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中國農業物聯網的困境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首頁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2020首頁:乘桴浮於海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論語 公治長篇「道不行,乘桴浮於海」。此句乘桴浮於海,即是代表了2020年。

在2020年1月11日,老天能否給予台灣再有四年的機會?如果結局是台灣大多數人選擇自我毀滅,那麼也只能準備離開台灣前往海外定居。如果台灣人能依據理性進行投票,那麼未來的四年,台灣還有機會。而在未來四年,個人將是經常遠赴海外,讓世界看到台灣,讓世界珍惜台灣。

自2018年的選舉,看到台灣人心的荒誕。看到那些人渣政客的無恥言論。這些人渣,其所作所為與其經歷、學歷無相關。這些人只是為了個人短期的小利而不惜毀滅台灣。人渣對於台灣最深的傷害是那種對人性的汙染。而台灣海島上的一些人群,竟也如是輕而易舉,被媒體、被網路小道新聞不斷的霸凌而向下沉淪。一個國家,一個社會要能久遠,必須有三向的思維:遠、高、深。然而台灣的流行心態是短、平、快、淺、薄與小。

在2019年,同輩的大學同學不論在歐美或是在台灣,都已到達退休的年齡。以大學同學為時間座標,我們都到了需要退休,也是需要交棒的時刻。如果時間能夠重來,我不會後悔返回台灣,只是我會留在農業嗎?在台灣農業超過三十年的努力,最後是一場虛功。以32歲返回台灣為起點,自32歲至63歲此31年歲月,在學術界留下是加工工程、亞熱帶溫室工程、蘭花量產工程、組培苗量產與生醫感測等五個領域。但是在農業界,這些學術能力都不是台灣主流農業所重視。台灣主流農業就是以選票為工具,不斷地爭吵需要補助,需要援救。農業的相關學術研究只是成為一場秀場。在過去的三十年,在台灣農業界,曾經努力訓練一些在國際上有競爭力的人才與產業。只是這些產業,這些人與台灣整體產業相比較,比例如此低。

但是自63歲之後,我的選擇不是退休,不是自此悠游山林,而是乘桴浮於海。在世界各地,開創生物產業,開創另一個天地。

今年下半年,再重新研讀日本幕末維新之歷史。日本自被迫開港通商至明治維新,前後只有15年。在此15年間,各種主張、各種口號交雜而生,全國陷入衝突混亂。但是15年之後,全國有著一致的方向。日本開始明治維新,開始脫亞入歐,而今仍是世界強國。為何在此15年之間完成中國兩百年以來至今仍未做到的事實?其中的差別不是表面政爭程度的不同。日本的脫胎換骨,不僅只是富國強兵與改變制度,而是思想之革新。因為自日本幕未至二戰結束後之重建,日本社會都有一批讀書人,在危急時挺身而出。這些學者不是為自己的利益而爭權奪利,而是以宏觀的國家民族視野,規劃日本的未來。這些人有些入朝為官,但是有更多人在民間不斷地講學,以身教啟迪與維繫人心。

台灣的問題不但僅是鄰側大敵的窺視,而更是人心的浮淺無知。這是此社會的根本問題,更深層問題即是缺乏了中流砥柱的讀書人。真正的讀書人不是具有碩、博士之高學歷。維繫社會的讀書人,除了專業能力,更要有其道德良知,有其對真理的堅持。台灣根本問題就是缺乏此學術傳統,缺乏此種讀書人。吉田松陰之偉大不在其事功,而是在關鍵時刻為日本培養如許多的人才。至今日本人仍然感念其絕筆詩句” 縱使身朽武藏野,生生不息大和魂。”

因為農業此產業,很少看到有專業能力,有道德良知,術德雙修的讀書人,台灣農業才會淪陷成今日的秀場。一個產業,一個社會,一個國家,參預其中的人物素質如此重要。以前支持台灣農業之骨幹,傳統文化下的農村長輩日漸凋零。台灣農業研發人才在30年前不是具有日本式的精實幹勁,就是擁有歐美的創意革新。21世紀新時代農業所需要之科技訓練與職業道德,在年青一輩更為少見。沒有人才,此產業即沒有未來。

在2019年11月,再度到達歐洲。拜會了比利時,荷蘭與德國,參觀組培苗生產公司與蘭花產業。離上次到歐洲已有四年。四年間,比利時組培公司在東歐設廠,利用當地相對低廉勞力與原來公司之技術水準,蘭花種苗生產規模在歐洲已進入前三名。德國公司,其技術能力進展不大,但是由於管理技術不斷地增進,如今其品質仍是首屈一指,生產成本反而降低。荷蘭最大的公司,逐漸增加其印度分公司的產量。在面對勞力成本增加,能源成本增加,蘭花售價更低的多重壓力下,這些能夠生存的公司持續的面對挑戰,增進自己的能力,從競爭考驗中一次又一次的壯大。而且在2020年之後,由德國開始,農業生產公司必須面臨新的碳稅。歐洲社會對於農業生產,已提出必須能夠永續生產之要求。

而台灣的蘭花主流產業,如同當下檯面上之政客,抱怨外國競爭,抱怨政府不增加補助。官方與學界蘭花研究人員只有聲稱國外增加多少研究經費給予學術界,因此喊著要求增加經費。這些研究人員,當被詢問歐洲政府大量補助蘭花研究之訊息從何而來?詢問過去數十年間,他們得到大量研究經費而有哪些可用技術貢獻於產業?面對這些關鍵問題,這些檯面上風光至極之研究人員,唯有瞠目結舌,顧左右而言他。

以智慧農業為例,已成為台灣產、官、學、研等,全民總動員之分錢項目。無產業目標,無技術方向,其內容幾乎是保全公司攝影機加上數只活動式或無線式氣象站。國家大批研究經費,成為一個秀場。台灣學術界之評斷標準,竟然淪落以拿到多少研究經費作為評比。而學術評斷標準:有哪些可用技術?有哪些經審查之國際期刊論文?培養哪些人才?開授那些課程?這些學術群體成為同溫層,大夥兒避而不談。

氣候變遷已對台灣生態,對台灣農業產生影響,如何面對此問題?在台北的大學農學院院長,天龍國的學術權威,提出方案仍是擴大編制,增加研究人力,寬列研究經費。這些都是一喊再喊之口號。台灣農業每次出現問題,即是這些人大發國難財之機會。以相同心態,高喊著成立農業部以取代農委會,即能解決農業問題。一個國家有多少農民?農業生產每年多少?有多少農業研究人員?有多少農業研究經費?以此計算台灣每個農業研究人員分配之研究經費,在全球絕對名列前茅。但是這些研究人員對於產業之貢獻比例,以全球資料比較,其名次必須自後面算起。這些就是我回到台灣,在農業研究環境三十年來最深沈的感嘆!

每個產業的發展需要研發,需要人才。此是台灣現代農業最薄弱的一環。技術的落實,產業的產銷需要組織,這更是台灣農業最虛弱的一處。台灣不是無人,無組織從事於此農業,反而是有過多但是能力不足的人力充塞於農業。農業研究單位的所長場長,其學經歷,其語文能力,其專業能力與三十年前之首長比較,即可看到此蒼白虛弱的一面。因此農業此產業有喧嘩人力,無著力方向。似乎只能以氣勢已盡形容之。台灣農業研究以太平天國為比喻,三十年前大專院校,試驗場所等單位並無不多,其主管者則為一時之選,猶如太平天國最初的開國六王。而三十年後廣設科系與廣增政府研究單位,主管如此繁多,猷如太平天國敗亡之前那些數十餘位王侯。

而台灣農業,從事的農民則必須無所不能。所謂的六級產業,自生產、加工至行銷,農民都需要一一從事,也代表原來農業分工機制之瓦解。日本六級產業其存在背景是有高素質,能生產高品質產品之農民,有上軌道的農協組織。而且另外有一億人以上的內需市場與及消費者能夠接受的高昂農產品價格。台灣無此背景,無此條件,東施效顰,畫虎不成反類犬。寬列更多的研究經費,撒下更多的補助款,又是原來那批人成為唯一的獲益者。在此惡化的農業環境,在專業不受重視的台灣學術界。在多少場合,看到學術圈教授們為了計畫經費,一步一趨圍繞著,討好著政府官員。政府官員則已被寵壞,因此不會重視學術專業。學術人員的自我矮化,因此不受珍重。在此格局之下,台灣農業即陷入這種無法向前行之困局。

是幸也是不幸,台灣是個海島。如果自陷於此海島,在此有限空間,產業如果如同農業一般,有眾多要求補助的單位,最後那就是內爭內鬥的自我消滅。但是海島台灣,可以向內面對高山,也可以面對廣大海洋。面對海洋是走出去,選擇面對世界。

荷蘭農業的天然限制是低溫、低光的氣候加上低於海面的土地。也因此荷蘭人發展出保溫補光為主的溫室技術與水利工程。以色列的土地以沙漠佔大部份,缺水但是風向固定。這個國家創造了屋頂單邊開啟的地中海型溫室,加上配合充沛陽光的色網應用與節水滴灌技術。一個國家的限制條件反而可以促使此國家發展出具有國際競爭力之技術。台灣位於亞熱帶,高溫高濕,陽光充沛但不穩定。有夏季的颱風,有冬季的寒流,有繁重密度的病蟲害。小小海島有不同地形與氣候。但是台灣農業已發展出亞熱帶溫室之抗颱結構與通風技術。可利用充沛陽光進行作物輪作,有生物防治技術,更有善用微生物之堆肥生產技術。也具有因應地區氣候之不同,完成農業生產區域規劃能力。這些獨特卓越技術都可在世界舞台有一席之地。若加上畜產業與水產業,更可實施整合性農業生產。在台灣不利氣候的逆境下,所因應而成的農業技術,有其獨特之處,有世界性的競爭力。

但是台灣農業的致命傷是甚麼?除了畜產,水產有一些大規模企業,台灣農業缺少企業化。台灣農業鏈形成單打獨鬥,自生產、加工到行銷無所不為,此行業的分工化被瓦解,因而在內耗忙碌中相互抵銷能量。

反諷的,在過去被稱為黑色大陸的非洲,過去小農自給自足的生產方式已被認清是妨礙發展的主要因子。如今非洲的農業在2019年已有45%成為企業經營之型態。在過去的農業社會,農民安於農村,並無其他工商界發展機會。而今農村人口流入都市,都市化已是全球性無法挽回的潮流,因此必須思考,21世紀的農業是何去何從?

在去年開始,有著遠赴非洲的機會。而在此兩年,已經走了三次。第一次非洲行,在個人FB留下如是感言:”在約翰尼斯堡等待回台灣的班機。到過史瓦濟蘭,才能親見台灣有些官僚的顢頇無能,才能體會台灣僑胞在非洲的辛酸韌性,也已感受到台灣在國際處境的危險無奈。對於在此為台灣奮鬥的同胞,我致上最大的敬意。你們都是真正愛護台灣的勇者。面對現今時局,孤木或是無法支大廈。但是我已讓此國家的官員,看到台灣學界的專業能力與學術良心。我不會喊著天佑台灣!,我只求盡我全力,得我心安。”

在這些國家,在這些地方,沒有台灣的基本建設。不論是道路,通訊或是產業與教育,都是需要發展。而我的小團隊,逐漸在海外開展。這些國家,有太多工作需要進行。包括農業的產業化與現代化,自關鍵性的糧食作物與經濟作物開始。需要工業化,自輕工業,民生工業與醫療產業為起點。需要在農村與大都市之間建立二級城鎮。而最根本的是教育與人才培育。在這些國家,可以鼓勵台灣農業到此開創新的天地,其根本精神是以科技實力創造多贏。針對當地之自然與人文環境,根據可以行銷的市場開創農業、工業與醫療產業。使得投入與產出之比例值增高因而提升當地人民生活,提高台灣公司的收入。而持續的以人才培育,以教育為基礎進行永續經營。這些國家,這塊大地,處處是艱辛,但是處處是機會。以我們的努力,可以得到友邦的尊重。讓他們支持台灣,支援台灣的國際生存空間。

反觀台灣現有之農業,其中大多數成員,一方面高喊自己是天下第一,一方面要求政府補助,以吊點滴方式求得續命。病人一方面要求點滴注射,一方面又自認自己是金剛太極,無所不能。這就是台灣農業現實反諷的一面。對於此種現狀,自知已無能為力。三十年來,為台灣農業的付出,最後是虛功一場。所幸三十年磨一劍,而今在世界各地,處處有著自己可以發揮的舞台。這也是孔夫子乘桴浮於海之深嘆。而在今日,我們比起古人幸運,不需自己造船駕船。憑藉便利交通工具,可以輕而易舉遠赴世界各地,以自己的專業得到尊重。以自己的專業為他們,為台灣產業開創另一個天地。

自1988年返回台灣,已過了三十一年。台灣農業我已盡力,但是在專業能力無用的產業,已無可再努力之空間。而三十餘年累績之專業能力,成為在世界各地,能有實質的影響力。因此三十年磨一劍,功夫沒有白費。然而歲月不饒人,六十歲之後,體力已不再年輕,身體狀況已無出錯之機會。因此必須善自保養,小心調息,但是又要奮發向前。在精進與保養之間求得動態平衡。原定在兩年退休,而現今,還需要有十餘年之奮鬥。

道家喜用〝雲無心以出岫,鳥倦飛而知還〞以提醒芸芸眾生急流勇退,善自珍重。對個人而言,自去年開始,反而加重海外工作。因此再以 林則徐公其晚年對聯自勉〝郊原雨足雲歸岫,臺閣風清月在天〞。唯願郊原雨足時,浮雲即可歸隱山岫。

在2019年的歲末,最令人感動的是吳念真先生的這段話:「一直以來我們操勞打拚,無非是要讓下一代免受飢寒,可以讀書、識字、知道理,實在做人、認真做事,不會空思夢想、只想賺大錢。」。「是咱們腳踏實地,台灣才讓世界看得起。」

2020年的首頁,就是〝乘桴浮於海〞。以台灣海島為基地,以國際合作方式,在世界建立海外新天地。從2018年開始,自台灣至世界,使得世界看到台灣,使得世界珍惜台灣。使得台灣在國際舞台有更多的生存空間。一切的作為,不僅僅是為了三五年後的台灣,也是為了二三十年的未來台灣。
 

 

 
聯絡資訊
 
電話
        04-22857562
 
傳真機
        04-22857135
 
郵寄地址
        402台中市南區興大路145號
 
電子郵件
        陳加忠老師: ccchen@dragon.nchu.edu.tw
        Web 管理員: 網站維護工讀生
 
 

本網站自2005年12月14日起共 人次參觀過

Copyright ©2002 國立中興大學-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上次修改日期:2020/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