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蘭業感言篇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蘭網工作室(I)

蘭網工作室之同仁:

        感謝你們對台灣蘭業的費心,對於蘭網之內容,我有感而發。收集所有蘭花的相關新聞,提供讀者訊息,對蘭界是正面?是負面?此方面我想說一些話多報導生產技術,少引用新聞宣傳

      我是個教師,也是研究人員,專長並非農業,所學是工程,只是有機緣走向了與蘭花相關的生產技術。在數年的工作中,看著蝴蝶蘭產業自小而大,自國內走向國際,看著因此產業帶動的組培苗產業,也看到其他蘭花如拖鞋蘭、文心蘭逐漸影響了世界市場。在分享此喜悅中帶著焦慮。而在今年下半季,我的焦慮更多。在今年的大量生產,在大陸生產面積逐次增大,在海外外銷市場未能持續開拓,我常思考台灣的蘭花產業未來將是何去何從?面對未來的變化,國際間之競爭,國內蘭花生產者又多少可以存活?但是有一個信念始終相伴著:唯有辛苦奮鬥得來的成果才能持久。今後一、兩年將是蘭花產業辛苦經營的一、兩年,也是此產業重新調整體質的一、兩年,不能在這個大浪衝擊下重新站起著,就註定淘汰出局。

        對於台灣媒體我始終有著疑問,為何媒體的報導與事實的真相相差如許之遠?由蘭網所引用的報導,若加以求證,或是親臨現場參觀,看到的不是如此。這是媒體記者的專業性問題(對蘭花產業的不瞭解),或是良知問題(對事實不願有真實性的報導)?在媒體報導所看到的蘭花產業以大企業,以國營事業為主,而且都是一片大好,彷彿投入此蘭花生產一定一帆風順,大賺其錢;然而在國營企業,在目前已投入的三家大企業之外,國內還有三百多家蘭園,有數十家組培苗生產場。這些蘭園,這些組培場才是蝴蝶蘭產業的創造者。國內蘭花產業之基礎,由這些人自父兄時代,甚至遠涉祖父那一代,自育種、栽培、管理技術,用數十年的時間奠下了基礎。而在民國八十年代之後,蝴蝶蘭開始大量生產。而花卉量產技術中,自溫室結構、環境控制設備、內部作業設備、組培苗生產流程改善等,少數研究人員與這些業者持續的奮鬥,才有今日的小小成就。而媒體從未對這些業者加以重視、報導,而只偏重集中於國營事業與少數數家投入的大企業。但是以企業經營追求利潤之標準加以檢視,國營事業與這些企業有否賺錢?大企業所公佈是銷售量之成長,還是利潤之獲得?不只一次聽到業者之訴苦,在海外的市場,只要被大企業得知,一定出面減價競爭,以同歸於盡的打法毀滅這些市場,而也毀了蘭界。因此這也可能是蘭園不希望曝光,不希望為外界得知的一項原因。蘭網上看到台三線訪問稿,看到上品蘭園與明星蘭園被採訪,這是第一次看到蘭界真正的訊息。

        國內蘭花界存有兩種栽培方式:蘭藝與蘭花產業。前者以品種發育,趣味栽培,參加蘭花比賽相互欣賞為主,而蘭花世界此月刊即`代表此蘭藝精神。另一種蘭花產業代表搭建以百坪為基本單位之溫室,大規模種植蝴蝶蘭,自組培苗、小苗、中苗與大苗均有專業分工,每個階段之產品均可銷售,而主要的行銷為5葉1心的外銷大苗和內銷的開花株。由於大規模生產,因此必須注意生產成本,掌握生產品質,以企業經營方式栽培蘭花。蘭藝與蘭花產業並非對立,而是相輔相成,如今蝴蝶蘭的競爭優勢,有品種,有技術,都是自蘭藝開始。

        國內的蘭花問題在哪裡,其根源在於此產業並未透明、開放。此產業尚未建立公平的制度,因此許多蘭園有外銷能力,但是不肯透漏外銷市場所在地。蘭園園主如同中小企業經營者,帶著產品型錄在世界各地奔馳找尋買主,而在這些蘭園之奮鬥才有今日之產業繁榮。

        到現今階段,政府官員、農試所與改良場農業專家,大學相關科系教師,對此蘭花產業仍是陌生,多數人只知道只有國營企業才種植蝴蝶蘭,只有國營事業才有育種研究。此錯覺來自研究人員不願到現場實地瞭解產業,相對也未能得到蘭界的信任。政府官員看到的是官方報表,看到媒體特製之一面報導,對蘭花產業更是不解。在國營事業開始賣切花到日本之時段,國內蘭界已開始走向國際分工,雙贏互利之方式,將大苗銷售到日本。也是先有蘭界售出花苗到美加兩國,國營事業與大企業才跟進。而這些企業卻厚顏自誇是蝴蝶蘭產業的創始者。

      今日蘭花產業的外銷方式以大苗為主。以日本為例,蘭園自組培苗到開花株幾乎要3年時間。而自台灣購買大苗,半年內開花銷售。前者為三年販售一次,後者為每年銷售兩次。這種國際分工方式,對國外蘭園有多大的吸引力,而國內蘭界也以此方式開拓市場,其創意、智慧都是國內農業的奇蹟。

        近一年來,蘭花開始成為農業的寵兒。自檯面上被忽視的醜小鴨,成為眾人注目的仙女。有多少研究人員爭先恐後要提出研究計劃以爭取經費,有多少企業紛紛宣佈設廠要栽培蘭花。由於蘭花之種苗來自組織栽培,因此又搭上生物技術之熱門列車。多少企業搖身一變將蘭花生產改名生技產業。而其宣傳之產量、產值更是無法想像。將這些企業宣稱的年產量加以總和,已超過全世界十年所能接受的數量。在此宣傳下,蘭花成為大好前景的產業,成為生技公司為上櫃上市股票用以吸金最有力的宣傳品。在國內蘭園開始守成,求穩定市場以爭取永續經營之時,大眾傳播不斷以媒體優勢為特定對象宣傳。

       蘭花,由政府不過問不輔導之下,在研究人員,在學校相關科系漠不關心下,自行奮鬥走出一條生路。而今年(2000年)反而成為炒作之對象,這些新聞炒作對腳踏實地辛苦經營的蘭界,其傷害並不大。因為在以往的基礎下,本來就可好好走下去。而真正的傷害是投資市民,盲目採購所謂生物技術之產業股。另一種傷害者就是不知情的農民,盲目搭建溫室,購買蘭苗,因為缺乏栽培技術,因而品質差,出成率低;因為不知市場而無處可售。在外銷不得,只有留待開花以等待國內市場。在今年年底將有大批蘭花送入市面,成為拍賣市場的殘貨或是路旁的路邊貨。辛勤成功者維持其產業,投機者失去了金錢,而中間賺足者是哪些人?

        國內媒體缺乏專業能力,或是缺乏良知判斷?這不是一兩天形成,這是台灣文化中尚未改善的社會問題。蘭網的的經營十分辛苦,希望不要因一直利用未證實的報導反而誤導了台灣蘭界。看到台三線訪問稿中的上品蘭園,明星蘭園使我好感動,第一次看到這種報導。拜託蘭網工作室的工作同仁,多報導辛勤工作的蘭界朋友,多報導栽培技術,而不要隨著媒體起舞,盲目引述那些新聞而誤導社會大眾。為國內蘭花產業多留持一些生機好嗎!

蘭網工作室(II)

蘭網工作室之同仁:看到了你們93日的E-mail,辛苦了你們。

        對於台灣的農業,台灣的花卉產業,我沒有悲觀,也沒有樂觀。我不認為蝴蝶蘭將如同仙克萊、水仙等花卉在台灣消失,因此我不悲觀。也不會認為台灣一家公司一年即能生產出一億兩千萬棵蝴蝶蘭,因為世界花卉市場蝴蝶蘭每年只有八千萬左右,因此我不樂觀。在悲觀、樂觀之上,有著不同之意見。

        我自1990年開始負責設施栽培自動化技術之研究,1994年開始花卉栽培之工程技術,1998年後,研究組織培養苗之量產工程。在十年中,早期是溫室設施工程技術,而後連結上了花卉產業。在花卉產業中,我選擇了蘭花產業為第一步,其中之關鍵點在於此產業具有外銷能力。而一個花卉產業有外銷能力,必須具備三大條件:

1. 適合生長溫度為25-35C之亞熱帶作物。

2. 生長時期在半年以上。

3. 必須在溫室,設施內栽培。

        在蘭花作物中,適合上述條件,而且在育種、栽培方面有國際競爭力者,我的工作重點有三種作物:蝴蝶蘭、拖鞋蘭與文心蘭。為什麼要有這些條件,請看附文花卉量產工程與國際競爭

        台灣有三百多家蘭園,我走過三分之二以上的蘭園。國內有二十餘家組培苗生產廠,我去過二十家以上。每週至少有一天,必須奔波在外。我不敢自稱對蘭界瞭解許多,但是我並不悲觀,因為蝴蝶蘭產業有今日之勝場,不是運氣,不是偶然,而是多少人、多少年累積之基礎,在艱苦中奮鬥而來的成果,因此不會輕易失去。

        台灣是個淺盤子經濟體,沒有外銷能力之產品,很容易飽和。水仙、仙克來等花卉,就是生產過剩之結局。但是蝴蝶蘭與其他花卉之不同,在於其國際競爭力,在於其行銷世界的能力。

        當我在海外,看到自己設計的溫室,蓋在異鄉的土地。在那蘭園溫室內,種著來自台灣的蝴蝶蘭大苗,這是我自傲的一刻。台灣不是出產廉價劣質品的國家,台灣也有能力設計、興建溫室,台灣也可種出美麗的蘭花。我對蝴蝶蘭,對蘭花產業的投入,只在此信念,它代表著台灣人的光榮。證明著只要肯努力,我們可走向世界舞台。

        蘭花產業不是沒有隱憂,在栽培技術上,仍有許多待克服的問題。對蝴蝶蘭而言,肥培與催花技術如何自經驗累積轉換為可量化、可控制之量產技術?因面積增加而新起之病害、蟲害如何防治?如何根除?對文心蘭而言,如何降低採收後損失比例?對拖鞋蘭而言,如何縮短產期?對組培苗而言,如何在分生苗量產以後不變異?最終的問題在於如何提高出成率?蘭花產業有許許多多的問題要克服,也看到許多人努力著,持續的研究。在沒有政府協助時,蘭界走出自己的通路,未來仍然可以走下去。在今後一、兩年,重新整頓,重新調整,能夠通過考驗者,都是勇者。

        蘭花產業代表著以高科技發展而出的農業,代表著台灣農業在國際上的競爭力,而在農村的蘭園,代表著一個公司,一個維持員工生計的公司。在台灣雲林的海邊,在四湖那窮困的鄉間,有家組培苗生產場:嵩蕙蘭園。有家蘭園:天農蘭園。我和學生到天農蘭園參觀,告訴學生天農蘭園在四湖鄉的意義 。天農蘭園的主人吳老師,守在鄉間經營此蘭園,它不僅是個蘭園,而是一個事業,在鄉間提供十餘人就業的工作場所,是個十餘個家庭的希望。

        台灣不能只有蝴蝶蘭,不能只有蘭花產業。僅有蘭花產業,台灣農村仍然不夠生存。但是此產業是個典範,是讓此海島自尊、自信的作物。水仙、仙克萊、聖誕紅等是外來的花卉,而蘭花是我們自己努力建立的產業。今年四月和學生到日本,帶著他們到宇都宮市,讓他們能親眼看到國人種出的大苗,在日本溫室內成長、開花。讓他們看到台灣農業仍有自信、自負的一面。

        農委會主委認為蘭花產值佔全部農產品產值比例太小,此看法我並不驚奇。然而換一種算法,每單位面積產值與本益比最高是哪一種作物?在冷氣房內的辦公室自媒體報導得到新聞到生產現場實地瞭解本來就是兩回事?有關蝴蝶蘭的產銷資料如下: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 生產資料

年         代      溫   室   面   積(ha)    組    培     苗            蝴  蝶  蘭  苗

                       累 計 與 增 加 量      產    量(萬棵)    銷    售(萬棵)

--------------     -------------------------   -----------------------    ----------------------

    1997              80                            7100                                  2000

    1998              95(增加15ha)    9100                                  2300

    1999            130(增加35ha)    9100                                  2300

20006      140(增加10ha )        6000(無菌播種)

                        100(分生苗)

-----------------------------------------------------------------------------------------------------

B.產       值 :      199826        199934      

                       (不含溫室資料,僅為花苗收入)

------------------------------------------------------------------------------------------------------

C.銷  售  地:     1999    2300

    日       本:     300萬棵,美加: 950萬棵

    歐       洲:       50萬棵,大陸: 550萬棵  內銷: 450萬棵

-------------------------------------------------------------------------------------------------------          

        國營事業在蝴蝶蘭方面的負責人、工作人員、研究人員,許多都是我所相識。一個國營事業不斷自政府其他單位如農委會、國科會、經濟部等汲取經費資源,技術不但無法回饋民間,最後競爭力更不如民間,而民間產業也不畏懼此競爭對手。民營化是國營事業未來必走的道路,國營事業在民營化後,原來員工之結局台灣已可看到許多實例。

        今年夏天,帶著學生到宜蘭金車,台東今日蘭園,加上西部各蘭園,恰好又走了一圈。看著許多不斷努力的業者,大家互相期勉,共同奮鬥。也與此與蘭網工作室共勉:只要努力,就有希望,在悲觀與樂觀之外,讓我們迎向未來。

        在每年寒暑假,我的研究室都會行走國內蘭園。開學期間,也各有一次一日行,歡迎你們到中部一遊,共同到民間蘭園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