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為何大數據在農業尚未有初步進展

 

 

無官御台史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2017年首頁 - 孤臣無力以回天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2016年之歲末,對於2016的代表字是。滯代表停止不前,代表沒有改變。但是台灣已是國際舞台的一環,其他國家日日向前,台灣本身停滯不動,停滯則代表的是國際競爭力下滑,代表國民所得無法提升,日子愈過愈苦。

為了打破此停滯之僵局,一連串的口號浮現出來,例如智能產業,例如產業4.0等,在農業則有南向產業,有設施整場輸出。最新的政策是成立台國農開發公司,組成國家代表隊進行農產品外銷。

2016年,台灣蝴蝶蘭產業如同原先之調查結果,成了供過於求的慘業。今年暑假接續的颱風,結局是80%的果菜溫室倒塌。如何建構抗颱風之溫室?台灣農業官、研、學等鐵三角又再次演出一場荒腔走板的鬧劇。對於個人努力奮鬥的農業,如今已是如此結局,因此個人必須重新省思。在未來的歲月,還能為台灣農業做些什麼?

1988年回到台灣,開始建立亞熱帶溫室,開始促進蘭花作物成為產業。當時最大的心願是希望藉由蝴蝶蘭,藉由亞熱帶溫室,使得台灣農業能夠走向國際。蝴蝶蘭產業與亞熱帶溫室結合成為一個典範。對於整體台灣農業,並不是只有限制於此典範。而是希望藉由此典範訓練農業人才,人才才是產業之根本。

2000年至2016年,兩次政權更換,農業只有更加停滯,人口更加老化。台灣農業原有資源不斷耗盡。外界產業之口號,如工業化,智能化,國際化,文創化等不斷進場套用於農業,這些過客只是用以瓜分政府之經費,不是要為台灣農村樹立可長可久之基礎。在所謂產官研等集團連結之下,專業能力已無用,實事求是成異端。台灣農村殘存的資源與能量也即將消耗殆盡。個人自1988年剛返台灣的年輕飛揚,在2016年已是60歲,已是邁入中老年。那麼個人還能為台灣農業做些什麼?在2017年首頁之感念,只有一句 孤臣無力可回天

對於農業,對於工程,這些都是應用科學,可以考驗,可以實證。但是一個社會,對於可以考驗,可以實證之項目,仍然以官僚制度處理,以和稀泥的心態應付,這個產業還有何希望?回台灣已是28年,個人一生建立的信譽就是無愧於心,所設計的溫室沒有倒塌過,完成之溫室其環控能力沒有功能不合,規劃的設施生產案件沒有賠過錢。台灣塑膠布結構加強型溫室能否抗颱風的問題,答案是當然可以。抗颱風的等級是什麼?是可以抵抗強烈颱風。但是其代價是成本更高,而又受到批覆材料老化問題之限制。抗颱風的研究在於研究人員是否用心。 2016年的颱風不是第一次,颱風不是只有到達台灣。 自過去,自其他國家的風災都可以學習。大自然是最殘酷的試驗者,抗颱溫室的起點在於能否把握災後的觀察檢視機會。不怕失敗,最怕是不能自失敗得到教訓。但是這些溫室工程專業能力,就是在台灣農業界一無用處。農業只有口號,只有成為官學研此集團用以分配國家經費之藉口。每年有數以千計之農業研究計劃,真正落實農業生產又有幾件。台灣農業的根本問題在於不能面對問題,不能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案。只有和稀泥,只有一句和諧共處,用以共用瓜分經費。

以塑膠布果菜溫室抗颱結構為例,這本來是農業工程早以解決的問題。在美國,日本都有抗颱溫室設計方案。2016的颱風並不是台灣的第一次。颱風也不是只有侵襲台灣。每年夏天的颱風,就是最嚴厲的考驗。而也是測試溫室抗颱能力的機會。台灣溫室抗颱技術本來已經存在,官方對此抗颱溫室之荒唐處理只是突顯專業能力不被重視,因為專業能力在台灣農業根本無用。

在此次8月颱風之後,此不重視專業能力之現象更加突顯。颱風吹垮80%之溫室,其餘20%未倒的溫室,以正規技術興建,可達到抗颱功能之溫室反而不被重視。官學研等集團也未能自此天災中加以盤點,得到教訓。風災之後。一堆人以此題目用來要求研究經費,大發國難財。農糧署倉促推出之方案是另行公佈ㄧ種溫室結構。然而此型溫室是誰設計?有些人可評估此設計案是否足以抗颱?如果不是依據此設計之溫室,政府單位是何人審核?審核的標準是什麼?這些實務之問題,官學研等輩不敢面對,更無法回答。

只有找到對的人,才能做到對的事。以各個層次看看台灣農業現有的運作方式:

一、抗颱溫室

是誰來設計?誰來認證?從事驗證的人(溫室技師)如何訂定資格?如果以設施協會的會員負責,那麼設施協會如何支援?溫室如果抗颱失敗,責任歸屬是何人?

二、抗颱溫室專家之養成條件

是在大學、研究所等曾經學習此專業?或是曾經從事溫室結構之研究計畫,或是已有具體的成果表現。是驢、是馬,牽出來溜一溜就知道。要考驗ㄧ個自稱是溫室專家是否有本事,只要他提出個人具體的事蹟即可知道。

三、溫室研究計畫

誰來從事研究與分配經費?審查委員如何生產?這些委員的學術背景與能力如何判定?研究計畫之成敗如何考核?

四、設施生產或溫室生產之整場輸出

誰來實施這種計劃?誰來評審這些計劃?評審委員如何產生?評審委員的資格如何判定?

五、南向,東協之溫室整廠輸出

有哪些國家需要設施生產?需要那類設施專業規劃?那些人有能力執行這些計劃?

只要以實事求是的精神,上述問題即有解答。

 

除了溫室,還有台灣蝴蝶蘭產業。為什麼決策官員看不到蘭花產業真正的資訊?2014之前國際種苗供不應求,種苗市場是賣方市場。2015之後,種苗過剩,種苗市場已是買方市場。在現實面,開花株市場已難再開拓,種苗市場已過剩,自20152019年是停滯期,然而荷蘭,印度、泰國等國家正準備2020的下一階段全球市場。台灣要如何自我調整?2016年開始,生產過剩的問題如何解決?此產業下次出發點在2020年。在未來的四年過渡期,台灣產業要如何穩定生產與提高品質?如何降低成本?如何區隔地區性市場?

以日本與美國為例,傳統市場正在改變。大白花比例逐年下降,大紅花比例不變,色花比例增加。新的農產公司要如何為台灣銷售蝴蝶蘭?市場現況是什麼?新的市場在哪裡?需要那ㄧ型蝴蝶蘭?關鍵點在於此公司對蝴蝶蘭產業是否真正瞭解?

農委會曾選定幾項台灣主力農產品打國際外銷戰,提出蝴蝶蘭除外銷也擬整廠輸出,認為新品種、具創意外銷模式,才是台農發公司未來的發展策略。而我在近期對農委會主政者的簡報,我的結論很簡單:

只有找到對的人,才能作對的事 !

不是宣稱台灣農業想要做什麼?

而是自省台灣農業有能力做什麼?

2016年年底,由亞熱帶溫室與蝴蝶蘭產業的所有教訓,我必須重新思考能夠為台灣農業再做甚麼?

1988年至2016年,台灣農業的發展經驗是做官者眾人,作事者少數。在今年颱風對溫室之風災,在蝴蝶蘭產業之生產過剩,都可以看到這種慘狀。大言誇語者眾多,能提出具體可用之方法者幾乎絕無。在政權輪替之後,無可用之才此更為明顯。只有聚眾成山寨,積非成是。只有口號,無具體作法。只有宣傳,無考核,無檢討。因而官學研者愈加妄為大膽。在農業,看到這些虛忙、瞎忙之現象。自上而下皆忙於開會,但是無法提出可用之方法。有口號,無具體方法,無可用之將,無可用之兵,這就是當今農業之慘狀。近期成立之台國農開發公司,不也是如此。因此農業只成為相互內耗,產業停滯不前之結局。在台灣,與農業官場文化結構相同之產業,以綠能為例,也是淪落至相同命運。

人才的培育才是台灣農業振衰起弊唯一出路。但是台灣農業未來的方向是什麼?需要那些技術?有這些技術之師資在何處?要如何訓練農民?台灣農業ㄧ向不缺專家。其他行業如資訊,智慧權,電機,管理學等領域不斷自稱具有農業專長,一同瓜分研究經費。台灣農業不缺資訊,而是混亂的資訊氾濫其災。台灣真正欠缺農業人才,但是農業專家人才要如何考核?在台灣,自稱溫室專家,自認為蝴蝶蘭專業的學者數以千計,但是具有可用技術及知識者,又有何人?三年之病需要七年之艾。在國際競爭下,台灣要重新培育真正之人才,農業能否來得及?

無論是溫室工程或是蝴蝶蘭產業,目前沒有一個學門,一個學科可以獨占。都是由自己領域開始學習,然後觸類旁通逐漸培養技術能力,才能成為真正的專業人才。台灣現今之官學研則是聚眾以成山寨,相互呼應以瓜分經費。農業需要的人才是又愚又智之人才。因為高智慧,才能處理此複雜之農業問題。因為愚且拙,因此才願意留在此產業。能夠處理此複雜產業,其能力早以足已在其他產業發光發熱。此種專業人才,在現今農業,一定遭受排擠。可用人才淘汰殆盡,農業此產業之未來發展,已可預知其結局。

在今年8月風災,這是對台灣溫室之真正考驗。今年蝴蝶蘭種苗生產過剩,正是對此產業是否持續生存之挑戰。在今年的風災考驗下,台灣官學研等山寨其真正之能力已完全呈現。台灣農業中農民人心的反應也在此颱風事件之暴露無遺。兩次颱風吹開了台灣農業的真相。而對問題與挑戰,看到農業主力官學研之荒謬鬧劇,台灣農業之未來命運,已是如此註定。

個人回台28年的奮鬥,在學術上有所增進,在個人修為也有所得。唯有苦心希望建立之台灣設施農業,成為如此之局面。台灣不缺專家學者,台灣不缺喊口號之官員,台灣更不缺扯虎皮、畫大餅之農業行銷公司。但是現實面,專業能力在此產業就是無用。

在此衰世,在返台28年之後對於個人在農業曾有之努力ㄧ一盤點檢視,竟只能感念丘逢甲的離台詩宰相有權能割地,孤臣無力可回天。對此台灣農業,我已努力過,我已盡力,但是在專業能力無用之現實環境,對農業已難能再有作為。在2017年之新年,唯有維持農業的一些元氣。協助一些蘭花公司,在此衰世中求生存,期待日後成為典範。這些典範作為後之來者得以參考,得以學習。在建立典範的過程,只能採用明初朱元璋爭天下之三大原則築高牆,廣積糧,緩稱王

今年九月帶著學生至日本山口縣的松陰神社。吉田松陰以其一人之力,短短數年在其松陰村塾所培育的人才,撼動了日本近代史。一個鄉間的讀書人,一群學生,可以改變日本歷史。山口縣讀書人在那時代留下詩句:

縱使身朽武藏野,生生不息大和魂

男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誓不道

埋骨何須桑梓地,人生到處有青山

一個偏遠小縣,蘊育出如許宏大氣魄人才。在此21世紀,台灣需要大開大闔之氣魄。日本山口小縣所蘊育人物之大氣魄,何時在台灣出現?

經過2016年對於台灣農業之檢討與盤點,已可預知此傳統產業之未來結局。2016年下半年,因為經費不足關閉BSE第二個網站。在專業無用之環境,2017年,BSE網站的設施與環控工程也即將結束。研究室不會離開農業,但只是更低調,更退隱。在沉寂中為台灣農業留下一些元氣,一些典範。除了傳統農業,研究室轉往智能生物產業的建立,轉向生醫感測之研發。這些領域已有更大的揮灑空間。

在台灣民間有句諺語,田螺含水會過冬。在寂然堅忍中,仍可維持此生機,留待否極泰來的一天。因而2017年首頁是:

孤臣無力以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