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Fransen Orchideeën與泰國育種者Suphachadiwong Orchids結盟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大陸花卉產業與台商蘭花生產的報導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大陸花卉產業有多大,將來是否扮演世界花卉工廠的角色?台灣蘭界西進的結局是什麼?是傳說中遍地黃金或是羊入虎口而一去不返。台灣的多數媒體將大陸描述成為強大的生產者,強調其市場規模有多大,賺錢機會有多少,而對於不利的消息則很少報導。然而在今年6月,一份荷蘭發行的國際花卉技術刊物:FlowerTECH 其6(3)期有兩篇文章報導了大陸花卉產業的現況及問題與台商在大陸雲南生產蘭花的故事。第一篇文章的作者為荷蘭Wagenigen大學的研究人員,第二篇作者為為香港作家。這兩篇文章是由外國的花卉刊物與外國的撰稿人,以不同的角度描述中國花卉產業的另一面。

兩篇文章提供了關於中國大陸花卉產業不一樣的資訊,因此將其主要內容介紹如下而不增加任何評論:

一、大陸花卉產業

第一篇文章的標題為”小規模生產限制中國的成長”(Small-scale units limited growth in China)。文章是由Wagenigen 大學研究計劃的內部報告”中國溫室園藝:現況與展望”加以整理。文章的子標題如下:『中國將有可能成為世界花卉貿易的主要國際伙伴嗎?雖然其國家面積大,而且為WTO的一員,但是由於有許多的限制因子,因此此國家並不像一個主要花卉企業伙伴。』

在過去的二十年,大陸園藝產業急劇的增加。對於水果與蔬菜而言,中國是世界最大的生產者。觀賞園藝作物也快速的發展。2000年估計有15萬公頃,產值約為美金2億元。在此觀賞作物中,40%為庭園樹木。盆花生產面積為19,000公頃。切花面積為11,000公頃。其餘部份則是生產藥草、工業原料用花朵、球根花卉、幼苗、花卉種子與草皮種子。主要的切花為玫瑰、康乃馨、菊花、劍蘭與其他作物。近年來火鶴花與虎頭蘭由於利潤高,栽培面積也不斷增加。在盆花與觀葉作物中,主要栽培的種類為石斛蘭、櫻草、聖誕紅、蝴蝶蘭、鷲尾草等。南方的廣東與雲南省為主要產地。廣東以盆花為主,雲南則主要生產切花。生產者的栽培面積不大,通常為0.1~0.2公頃。從事生產作業往往為一個農民,必要時再加上家人協助工作。

中國市場的結構己有改善,但是缺乏效率,而且無組織。銷售方式為批發市場,拍賣市場與街道販售。近年來超鮮市場的銷售管道開始盛行,但是以蔬菜與水果為主。

園藝作物生產量的增加,設施栽培面積也隨之增加。在2001年包含隧道式設施的設施面積己到逹85萬公頃。典型的中國式溫室是來自東北遼寧省的太陽能溫室(Solar greenhouse)。如同其名稱所示,主要的能源是來自太陽,因此其方向朝南。此溫室與傳統的塑膠布或玻璃溫室最大不同點於其三個牆壁都是不透光,通常由土塊建構以維持內部熱量。屋頂為塑膠布,夜間覆蓋草蓆以保溫,在日出時捲起草蓆,夜間再放下。典型的太陽能溫室寬為5-10公尺,長度30-80公尺,面積150-800m2。適合一個具有3名人力的家庭從事經營。此種溫室的通風方式是自底部捲收塑膠布或自屋頂向下收捲部份塑膠布。在2001年,此型溫室的總面積約36.5萬公頃。溫室的特點是便宜,使用當地可取得的材料,管理容易,冬天只利用太陽能。但是約有5%以下的溫室使用燒煤方式提高內部溫度。

現代化的溫室面積仍然不多,估計為300-400公頃,興建的目的為作為政府的示範計劃或用是以吸引海外投資者。

2001年,中國參加WTO。中國園藝產業設法引起世界各地的注意。對外國而言這是新的投資機會,許多國家也開始關心中國產品是否會構成威脅,然而中國園藝產業仍然嚴重依賴外國產品。除了種子、球根等種苗自國外輸入,中國開始輸入的物項包括切花、盆花、水果、介質、塑膠布、殺蟲劑等。而且中國目前是全世界最大的肥料輸入國。

雖然中國有充沛的勞力與低廉的工資(每天約1.8美元),但是許多束縛因子限制了園藝產業的未來發展。小面積的生產方式是最大的問題。生產力低落、效率低使推廣作業與法令推展都遭遇了問題。由於中國鄉村為了保証充份就業與維持社會穩定,此種狀況不是容易改變。

與國際標準加以比較,中國園藝作物的生產方式缺乏品質觀念。尤其在觀賞作物更為明顯。由於生產作業與採收後處理作業都缺乏技術,因此在供給面上不容易改變現況。此外中國的消費者消費習性是以價格為主而不是以品質為主。只有在大都市才開始要求品質增加。由於中國採用低成本的生產方式,因此要將中國產品提昇至國際水準遭到了阻力。缺乏適當的運輸與儲存設備又是另一個重要的限制因子。然而生產地區通常遠離重要的消費都市。

全世界所有國家中雖然中國面積相當大,但是缺乏足夠的土地與水資源以供應所有的人口需求,中國己開始面對土地與水資源的劇烈問題。每個人可用土地為全球平均值的四分之一,可利用的水資源為世界全球平均值的三分之一。更糟糕的在於水資源利用率非常低。由於大量使用農業化學物,土壤與水源都有嚴重污染問題。土壤的侵蝕與塩化也是主要問題。已有更多的中國消費者,尤其大城市的居民,開始關心農藥殘留物引起的健康與環境危機,因此迫使中國政府面對此問題。

中國於2000年通過種苗法。中國種苗產業其特性為政府官僚化、無效率、產品品質低、生產規模小。種苗法代表促使中國種苗產業再組織化與促進競爭力。種苗法之法令基礎在於保障育種家的權利能受到保護,也建立種苗公司在中國市場的作業規範。不幸地這些問題目前反而更惡化。

生物技術與基因轉殖作物似乎成為中國的未來希望。自1996-2000年,中國政府投資超過1億8仟萬美元的研究資金於此研究主題。然而至今種苗產業仍未能夠選出適合溫室栽培的高產品種。

自從毛澤東時代結束後,中國的大學與教育系統己有鉅大的改變。最重要的改變是國際化。已有成千的學生與研究人員赴國外學習。許多國外專家也受邀請至中國各大學授課。這是改善課程品質與領域最快速的方法。根據其教育部統計數字,在1997-1998年,中國有62間農學院與大學,25,000教員,7,000研究生與18萬學生。此外還有農業技術學校與政府各研究中心。

在各研究專區已開始建立私人的研究中心。目的在於增加園藝作物的生產效率與品質,用以改善出口量。育種與種苗研究中心即是一個例子。

中國擁有全球最大的農業推廣系統,有40萬農業推廣人員分佈於不同層級的機關,包括農業部、各省政府、市政府、縣政府與鄉鎮政府。龐大複雜的體系與瑣碎的政府結構可以解釋為何政府與農民之間的技術傳播有如此多的問題。

最後的結論如下:如果快速發展園藝作物生產面積與擴大內需市場,中國的觀賞作物發展具有潛力,需求量也十分龐大。然而短期內中國在國際花卉產業無法成為一個重要角色。

 

二、台商蘭花生產的故事

第二篇文章是描寫台商在雲南種植蘭花故事。標題是“被官僚擊敗”。描述一個蘭花生產者成為笑柄,企業被中國官方捏住,最後退回台灣發展其蘭花事業。文章描述的真實故事介紹如下:

海外企業到中國從事生意或是建立自己的公司,經常受到挫折而且無利可圖,尤其是與大陸共同經營的企業。其結局以“同床異夢”形容。不僅海外投資,在地區發展的企業也是如此。吳先生就是一個個例。他投資360萬美元用以建立蘭花企業,最後被中國官僚主義所打敗。

1991 年,吳先生在雲南昆明建立300公頃的蘭花生產區,當時的朱榕基副總理答應他對此投資計畫給予一切的支援,因此雲南省政府配合此計劃以發展專業生物技術。由於此計畫如此重要,省政府給予吳先生的蘭園200萬美元的補助款以擴大此生產場,但是吳先生發現這才是主要的問題。

省政府官員視察此擴充計劃,立刻發現這些金錢帶來的利益,因此堅持提供一些表面上的管理協助,以保證此專款得到適當的利用。事實上這些管理人員已任職於省營公司。這些人以省營公司管理代理人的身分每月得到2000元的收入,此為其每月已得到薪水的兩倍。

在以後的經營過程中,吳先生說明其公司必須僱用15個此種管理人員。這些人幾乎不曾出現該公司,對於管理工作毫無用途,也不具備任何技術,也未曾利用他們經常吹噓的政商關係為公司爭取出口訂單。他們成為此企業無法維持的現金負擔。因此此蘭花生產場不是被昆明嚴寒的氣候、病害、缺乏市場等因子所摧毀,而是被毀於這些無能、貪婪、處處干涉的共產黨官員。這些官員不但成為公司現金週轉的負擔,也從未以他們在共產黨系統下的影響力以協助此公司。蘭花是一種容易損壞的產品,必須快速的運送。在其他地區的顧客有需求時,這些人無法保障產品能依契約內容及時送達。

除了上述因素,中國的企業能力屬於尚待開發層次。國內的顧客有不同程度的管理能力。表現不佳的銷售員赤裸裸地表現不誠實。吳先生的公司曾以契約方式運送其產品,下游顧客可能宣稱他們的產品未準時送達或是送到時已經損毀。在無法賣出時將貨品退回而宣稱是因為花卉品質不佳而要求公司賠償。小偷也成為另一個新增的問題。建立園籬保護財產的經費太高,因此植株與蘭花不斷的被偷走!

吳先生最後承認無法對抗此共產制度。在1999年他退回台灣台南縣建立其蘭花產業,主要產品為蝴蝶蘭與嘉得利亞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