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

農業數位化-農業4.0系統文獻評論

農業和營養物大數據

MICA 項目中將數據和資訊轉化為知識

 

 

非洲產業研究中心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武漢肺炎與產業
智能生物產業
活動公告區
數據分析與知識產業

 

 
中國一帶一路現況與非洲建設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資料來源:

https://technews.tw/2021/12/03/african-nations-mend-and-make-do-as-china-tightens-belt-and-road/

2013 年中國提出一帶一路,至 2021 11 19 日,習近平於北京出席第三次一帶一路建設座談會,發表講話稱:「國際格局發展戰略態勢仍對中國有利,共建『一帶一路』仍具有重要機遇」,11  22 日,為了不要丟習近平的臉,中國與西非國家幾內亞比索簽訂合作備忘錄,為一帶一路的最新發展。

其實一帶一路許多非洲計畫已觸礁,在肯亞,穿過奈洛比國家公園、連接首都奈洛比與奈瓦沙湖畔大城奈瓦沙的標準軌高架鐵路橋,完工遙遙無期而沒有任何列車經過,施工停擺的高架橋下長頸鹿悠閒漫步,這是 1,000 公里連接蒙巴薩港至鄰國烏干達高速鐵路的一部分,原本該是宏大建設,卻因資金中斷,施工進度停在離邊界還有 468 公里處的荒煙漫草間,若要興建到能接通烏干達,尚需 37 億美元經費。

東非大裂谷中,肯亞動用國家青年隊的年輕勞力,揮舞著開山刀,清除茂密的灌木叢,以把英國殖民年代的老舊鐵路軌道從叢生的野外植物下重新掘出,打算利用這些舊軌道,連接建到一半的新軌道,完成連到烏干達的路段,否則先前興建的部分將變成巨大裝置藝術,這替代方案預期要花 9,100 萬美元,同時也影響到烏干達方面原本預定連接的鐵路建設。

這類超現實的荒謬劇,似乎反映整個中國一帶一路在非洲的現況。其他中國在非洲的一帶一路基礎建設計畫也一一告吹,包括 30 億美元預算的奈及利亞鐵路計畫,以及喀麥隆銜接首都雅溫得與經濟中心杜阿拉高速公路,4.5 億美元預算本來自 2012 年起由中國進出口銀行資助,2019 年停止撥款,因此停擺。

中國一帶一路支出正在縮減,投資於 2015 年達高峰,投注 1,252.5 億美元,除了 2018 年回升至 6.7%,之後年年下滑。2017 年中國投資非洲基礎建設資金達 110 億美元,至 2020 年僅剩 33 億美元。2020 年借給 138 個相關計畫國家的資金,較 2019 年大減 54%,減至 470 億美元,非洲減少幅度相當可觀。2021 年一帶一路投資進一步減少,2021 上半年投入 193 億美元,較 2020 上半年 275 億美元銳減。

一帶一路面臨許多內外挑戰,中國內部受中美貿易衝突、疫情及經濟結構問題影響,越來越嚴格控制資金流出,加上國際能源、原物料大漲,更讓中國必須準備更多外匯因應基本需求,此狀況下中國無法再一擲千金執行海外計畫。

要求確實的抵押品以確保債權遭拒

中國借給一帶一路國家的基礎建設貸款,可償還性大多有嚴重問題,為了隱瞞債務,許多貸款不直接貸給國家,而是貸給國營企業、銀行、特殊目的投資機構、合資公司、政府擔保的民營機構等,如此隱瞞債務高達 3,850 億美元,導致 42 個接受中國貸款的國家負債超過 GDP 10%,且投入計畫往往釀成貪腐,更讓各國國民不滿。非洲國家指責中國讓自己落入債務陷阱,故許多國家一一與中國劃清界線。

對中國而言,這些債權非常可能成為無法還款的呆帳,尚比亞 2020 年債務違約高達 120 億美元,有半數來自中國官方與民間貸款。2018 年末,中國同意衣索比亞所欠數十億美元債務進行債務重整。如今中國自身也有外匯危機,可不能再繼續隨意讓非洲國家揮霍又不還錢。

如今中國要求投資保障海外利益,提升中國企業的投資安全,保證中國勞工的需求,保障中國的原物料需求,以及保障中國的資本不被侵蝕。過去中國貸款條件寬鬆,非洲國家樂得接受,如今中國要求確實的抵押品以確保債權,非洲國家越來越不願配合,認為國家礦產等資源拿來抵押是主權受損。烏干達表示國家資源石油蘊藏不能拿來抵押,因此拒絕承諾以蘊藏石油抵押取得中國的鐵路建設貸款。

另一方面,中國一帶一路計畫因確保原物料供應,結果是讓中國在全球減碳風潮中大逆風,2014~2017 90% 中國金融機構貸款給一帶一路國家的計畫都是化石燃料相關計畫,光 2016 年中國就涉入 240 個煤計畫,2018 年有 40% 一帶一路資金都投入煤相關計畫,2020 年更高達 57% 一帶一路都投資能源計畫。受國際減碳壓力,中國表示一帶一路要配合聯合國氣候大會決議,投資也要綠化。適逢歐美及盟國因中國以一帶一路擴張勢力,積極前來競爭,美國計劃全球投資 5~10 個大型基礎建設,歐盟也積極規劃資助基礎建設,這些競爭性援助,讓許多非洲國家轉而尋求歐美補助。奈及利亞就改尋求英國渣打銀行資助 30 億美元的鐵路計畫。

一帶一路不僅在非洲遭受阻力,在斯里蘭卡引起抗爭,巴基斯坦也對興建鐵路費用過高有疑慮,馬來西亞取消 115.8 億美元計畫,哈薩克取消近 15 億美元計畫,玻利維亞取消 10 億多美元計畫。第三世界國家對一帶一路投資計畫來越有意見,認為預算過高、造成貪腐,債務不可償還,中國則擔心貸出款項很可能面臨最終遭倒帳的結局。

郎漸無心、妹也無意,一帶一路逐漸難行。三年一度、2021 11 29~30 日於內加爾首都達卡舉辦的中非合作論壇,從過去元首峰會淪為部長級會議,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更在論壇前先一步造訪達卡,爭奪外交結盟與話語權,中非合作論壇的低迷氣氛,反映出一帶一路在非洲逐漸走入死胡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