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

馬來西亞正在面臨嚴重的糧食安全難題

日本正在提供一帶一路替代方案

非洲其大麻政策變化受歡迎。但小生產者是輸家

 

 

無官御史台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非洲產業研究中心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武漢肺炎與產業
智能生物產業
活動公告區
數據分析與知識產業

 

 
農企業全面有機化的結局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斯里蘭卡政府因宗教信仰,急遽轉為全國農業有機化,造成的結果是,稻米、茶葉等作物產量大減,全國經濟危機。此危機之根本原因在於自傳統農業至有機農業,缺乏實施路線與過度計畫。面對此宗教狂熱之政府機構,學界的批評是"政府將農業政策交給嚴守有機農機農業的信徒,當中許多人有加入從化肥禁令中受益的企業"

這兩位學者提出更重要的觀點:

想要把有機農業擴展至處於全球廣大中游經濟位置的國家,試圖用完全有機的生產方式養活大量城市人口,不可能成功。因為目前的全球農業,是靠廣泛應用化肥才養活近 80 億人。

至於有機農業的應用範圍,處於世界的兩個極端。

一方面是仍在極端貧困中生活的約 7 億人口,他們因無力購買化肥、取得提升產量的技術,只得以舊式自給自足的「有機」農業,靠土地勉強維持生計。

另一極端便是以西方為主、全球最富裕的群體。對他們而言,消費有機食品是生活方式,有機農業只是一個有利可圖的小眾市場(niche market),佔全球農業產量不足 1%

因而斯里蘭卡的結局是甚麼?

全球有機茶葉市場僅占整體市場0.5%。如果斯里蘭卡產量超過全球有機茶葉市場總和,還是無法彌補其他的整體損失。因此自宗教的狂熱,回到現實面。自傳統農業過渡到有機農業,有哪些步驟、方法、技術、能力等等,能夠使得現有產量不減少。否則實施有機耕作,造成糧食減產,全球出現糧荒。另一個或許是苛求條件,有機生產之品質,能否不降低現有之水準,也是符合消費大眾之最低水準。

這兩個問題,數量與品質,以宗教狂熱,或是以利潤導向的有機推廣者,能否思考如何發展此過度技術?

附件:因有機農業而釀成的經濟危機

資料來源 : https://www.cup.com.hk/2022/04/06/sri-lanka-financial-crisis-organic-farming/

https://www.cup.com.hk/wp-content/uploads/2022/04/000_9jm8ag.jpg

採茶工人在斯里蘭卡一個種植園的種植有機茶葉:Ishara S. KODIKARAAFP

斯里蘭卡經濟危機觸發全國各地示威,人們不滿食物、燃料及其他必需品短缺、通貨膨脹破紀錄,還有嚴重的停電問題。該國正面對自 1948 年獨立以來最嚴峻的經濟危機,政府上月甚至因為無法資助購買入口印刷紙,要取消數百萬學生的學期考試。斯里蘭卡 81% 以上人口於農村地區生活,國內 5 分之 4 貧困人口依賴農業;現任總統Mahinda Rajapaksa推動全國有機農業政策,正是造成經濟危機的重要原因。

農產量急降引致的災難

2019 年,Rajapaksa在競選總統期間承諾,將在 10 內把國家農業轉為有機農業。去年 4 月,Rajapaksa政府履行承諾,禁止全國入口及使用化肥和殺蟲劑,又命令國內 200 萬農民轉向有機耕作。惟急速轉向有機農業,結果是當地有機農業無法達到傳統農業的產量。美國加州環境研究機械突破研究所(Breakthrough Institute)執行董事 Ted Nordhaus 及食品和農業分析師 Saloni Shah 上月在雜誌「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指出,與傳統農業相比,斯里蘭卡國內的稻米產量,前 6 個月就下降了 2 成。一直以來稻米產量都能自給自足的斯里蘭卡,更不得不入口價值 4.5 億美元的稻米,而國內米價飆升約 5 成。

https://www.cup.com.hk/wp-content/uploads/2022/04/2022-04-04T0-600x457.jpg

44日,首都可倫坡抗議商品價格飆升、燃料短缺的民眾。Ishara S. KODIKARAAFP

除了稻米,Rajapaksa的禁令,還打擊作為該國主要出口和外匯收入來源的茶葉作物。斯里蘭卡是世界第四大茶葉出口國,佔該國農產品出口總收入 7 。直至去年 11 月,隨著茶葉產量下降,政府解除部分針對茶葉、橡膠和椰子等主要出口作物的化肥禁令;1 月因農民抗議而宣佈暫停這幾種作物的限制政策。農業部長當時表示,政府將向收成受化肥禁令影響的農民支付 2 美元補償,再撥 1.49 億美元向稻農提供價格補貼。

Nordhaus Saloni Shah 認為,政府的補救措施無法彌補禁令造成的損害。化肥禁令出台前,茶葉出口每年為國家帶來 13 美元收入,單是茶葉產量下降估計就造成 4.25 美元經濟損失;而到了 2 月底,當地外匯儲備只剩約 23 美元。斯里蘭卡茶葉委員會的數據顯示,2 月份茶葉產量降至只有 1,816 萬公斤,比去年同期減少近 2 成,是自 2009 年的 1,280 萬公斤月產紀錄以來最低。農民普遍批評政府賠償嚴重不足,且排除茶葉生產商在內的農業持份者,偏偏茶葉生產商正為國內農村提供大量職位。

排除農業專家意見的有機農業轉型

轉型有機農業過程缺乏路線圖和過渡計劃,是經濟危機成因之一。二人指,提倡逐步淘汰化肥、開發 200 萬個有機家庭花園、將全國森林及濕地轉變成生產生物肥料等農業專家意見,均未獲納入Rajapaksa競選的農業政策。據當地智庫 Verité Research 數據指,斯里蘭卡超過 9 農民使用化肥耕作,2021 年國家農業政策顯示,當地有機肥料使用量只得 1%,要在 3 年內提高至 30%、在缺少有機肥料補充的情況下突然禁止使用化肥,自然會導致肥料短缺

二人指,Rajapaksa治下的農業部成立了一系列委員會,就實施農業政策提供建議,卻再次排除大多數農學家及農業科學家的意見,另以一些小型有機農業組織為代表。例如獲吸納的政府醫務人員協會(GMOA)主席 Anurudha Padeniya 便一直宣揚農藥與慢性腎病有關的可疑說法,又曾表示農業用化學品「造成的死亡人數是 COVID 10 倍」。二人批評,政府將農業政策交給嚴守有機農業的信徒,當中許多人有加入從化肥禁令中受益的企業。2020 年,該國化肥進口及補貼總成本接近 5 美元,禁止進口化肥的「收益」,根本無法彌補茶葉及其他出口作物的收入損失。

斯里蘭卡在疫情大流行前,曾屬於中高收入國家,但二人批評,想要把有機農業擴展至處於全球廣大中游經濟位置的國家,試圖用完全有機的生產方式養活大量城市人口,不可能成功。因為目前的全球農業,是靠廣泛應用化肥才養活近 80 億人,其中約 40 億人依靠化肥提升的產量維生。至於有機農業的應用範圍,處於世界的兩個極端,一方面是仍在極端貧困中生活的約 7 億人口,他們因無力購買化肥、取得提升產量的技術,只得以舊式自給自足的「有機」農業,靠土地勉力維持生計。

另一極端便是以西方為主、全球最富裕的群體。對他們而言,消費有機食品是生活方式,有機農業只是一個有利可圖的小眾市場(niche market),佔全球農業產量不足 1%;但二人強調,對高價值有機市場的出口銷售,不可能抵銷整體產量急劇下降的損失。例如全球有機茶市場僅佔整個茶葉市場的 0.5% 左右, 即使斯里蘭卡的產量超過全球有機茶葉市場總和,都無法追回缺乏化肥導致其他茶葉產量下降的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