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

農業數位化-農業4.0系統文獻評論

農業和營養物大數據

MICA 項目中將數據和資訊轉化為知識

 

 

非洲產業研究中心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武漢肺炎與產業
智能生物產業
活動公告區
數據分析與知識產業

 

 
氣候變化-為何世界無法承受無次序過渡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資料來源:

https://www.farmersweekly.co.za/opinion/by-invitation/climate-change-why-the-world-cannot-afford-a-disorderly-transition/

在一份新報告指出,應對氣候變化缺乏的協調行動,對社會構成了深刻的危險。其中包括增加已經嚴重的不平等現象。

氣候變化已經以乾旱、火災、洪水、資源稀缺和物種喪失,以及其他影響形式迅速顯現。2020年,世界上許多城市都經歷了極端溫度。例如馬德里創下42.7°C的歷史最高溫度和達拉斯的-19°C的72年最低溫度。北極圈等地區的夏季平均氣溫比正常溫度高10°C。

政府、企業和社會正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以阻止氣候變化最嚴重後果。但是以全球和跨部門不同軌跡為特徵的無序氣候過渡方式,將使國家之間的距離進一步擴大,社會更加分化,為合作製造障礙。

不幸的是,由於這種規模的技術、經濟和社會變革等複雜性,以及當前承諾的不足,到了2050年實現淨零目標的任何過渡都可能是無序的。

儘管COVID-19封鎖導致全球溫室氣體(GHG)排放量下降,但上升軌跡很快恢復。2021年的溫室氣體排放率上升速度快於過去十年的平均水準。

繼續依賴碳密集型行業的國家,可能會因碳成本升高、彈性降低、技術創新跟不上,以及貿易協定有限的影響力而失去競爭優勢。

然而從目前僱用數百萬工人的碳密集型行業轉移,將引發經濟波動、加深失業率並加劇社會和地緣政治緊張局勢。

簡而言之,因為未能考慮社會的轉型影響,將加劇國家內部和國家之間的不平等,加劇地緣政治摩擦。

採取倉促的環境政策也會對自然產生意想不到的後果。部署未經測試的生物技術和大地工程技術仍然存在許多未知風險,而缺乏公眾支持,對土地使用過渡或新定價計劃,將造成政治上的複雜性,從而進一步減緩行動。

氣候行動失敗的風險

2021年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成功地讓197個國家就《格拉斯哥氣候公約the, Glasgow Climate Pact》和其他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承諾達成一致。然而即使是有這些新的承諾,預計也會錯過2016年《巴黎氣候協定》將全球變暖限制在1.5°C的目標,並增加無序氣候過渡相關的風險。

COVID-19危機的經濟後遺症,以及發達經濟體和發展中經濟體的社會凝聚力減弱,可能會進一步限制可用於更強有力的氣候行動的金融和政治資本。

例如在COP26上,歐盟、英國和美國不願承諾制定正式的氣候融資目標,以幫助發展中國家適應日益惡化的氣候變化。中國和印度遊說將協議的措辭從“煤電和低效的化石燃料補貼”由”逐步淘汰”改為“逐步減少”。

COVID-19大流行造成的經濟危機有可能推遲應對氣候變化的努力。因為它鼓勵各國優先考慮恢復經濟增長的短期措施,而不考慮它們對氣候的影響,而不是追求綠色轉型。

例如,巴西與負責91%地球森林的其他140個國家一起支持了《格拉斯哥領導人關於森林和土地利用的宣言, the Glasgow Leaders’ Declaration on Forests and Land Use》,但在大流行引發的經濟衰退之後,亞馬遜的森林砍伐在2021年加速至15年來的最高水準。

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和國家至上的姿態也將使氣候行動複雜化。COP26揭示了氣候損害賠償方面的緊張局勢加劇,受影響的國家面臨著包括美國在內的大型排放國的抵制。

氣候變化仍然被該領域的大多數主要專家視為對人類的最嚴重的長期威脅。未能對這個問題採取行動,被評估為有可能在全球範圍內造成最大破壞的風險>

下一個十年

儘管如此,世界經濟論壇執行意見調查的結果表明,地區和國家之間存在不同的緊迫感。氣候行動失敗作為的短期風險,美國排名第二。但在世界上最大的兩個二氧化碳排放國的中國排名第23。氣候行動失敗也是其他11個G20經濟體的十大短期風險之一。

COP26和COP15的成果

COP26結束了實現1.5°C目標的重要步驟:它要求153個國家的政府更新和加強其國家自主貢獻,加強氣候適應融資工作。並繼續籌集數十億美元用於氣候資金以及私人機構和中央銀行將數万億美元重新分配給全球淨零。

COP26是由全球淨零金融聯盟代表的金融部門參加的第一次此類活動。其成員管理的資產超過130萬億美元資產,並已積極為可持續投資提供資金。該協議第一次明確提到了從煤炭轉型的重要性。但沒有承諾“逐步淘汰”低效的化石燃料補貼。

然而,正如聯合國環境規劃署2021年排放差距報告所顯示的那樣,實現1.5°C目標的可能性仍然很小。

另一個關鍵成果是就與《巴黎協定》第6條(碳市場)相關的基本規範達成協議,使其現已全面運作。企業和政府還同意對清潔技術進行更積極的投資,包括更快地邁向電動汽車過渡,以及對甲烷排放和森林砍伐做出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承諾。

在COP26上實現的主要承諾

印度承諾到2070年實現淨零排放,並宣佈到2030年實現50%可再生能源的目標。

所有最大的排放國現在都同意開始逐步淘汰化石燃料。46個國家承諾到2040年從煤炭轉向清潔能源,104個國家承諾到2030年將甲烷排放量減少30%。甲烷占歷史全球變暖的30%。佔世界森林91%的141個國家承諾到2030年結束森林砍伐。

2021年生物多樣性公約締約方大會(COP15,在中國昆明舉行)產生了“保護地球生命的強有力宣言”,以及採取保護行動和解決不可持續生產和消費的聯合措施。它還為2022年5月舉行的COP15第二部分談判2020年後全球生物多樣性框架鋪平了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