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

農業數位化-農業4.0系統文獻評論

農業和營養物大數據

MICA 項目中將數據和資訊轉化為知識

 

 

非洲產業研究中心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武漢肺炎與產業
智能生物產業
活動公告區
數據分析與知識產業

 

 
從它自己挖的坑裡爬出來,中國沒有什麼好的選擇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資料來源:

https://asia.nikkei.com/Opinion/China-can-turn-debt-trap-of-its-own-making-into-historic-opportunity

談到中國與發展中國家的經濟交往,最具爭議性是過去 15 年來向貧窮國家,提供數千億美元貸款的大規模貸款計劃。

批評者譴責北京的海外貸款做法是一種險惡的債務陷阱,最終將貸款接受者變成經濟附庸國。然而,今天這種說法的另一面是,中國本身已經落入了它為其他國家挖的債務陷阱。

隨著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高通貨膨脹率、利率上升以及美國和歐洲的經濟衰退迫在眉睫,許多貧窮國家正面臨著自2008年全球金融體系幾近崩潰以來,最嚴重的經濟危機。

由於資本外逃、糧食短缺,和除石油和天然氣外的大宗商品價格暴跌。低收入國家的政府將發現越來越難以償還或償還中國貸款。

儘管沒有關於北京向發展中國家提供貸款的數據,但是現在中國是發展中國家最大的官方債權國。很可能,實際的中國貸款可能比大多數估計值要大得多。

經濟學家Carmen Reinhart 和她的同事在 2018年對中國海外貸款進行了仔細調查,發現中國向海外借款人主要是發展中國家,提供的未報告貸款,佔這些國家國內生產總值的 15%平均值。

隨著世界經濟陰雲密布,北京應該為自己製造的債務危機做好準備。

斯里蘭卡最近的經濟崩潰,是眾所周知的煤礦中的金絲雀。這個南亞國家的外債已達386億美元,約占其GDP47%。其中大約 10%是欠中國。

2022 年初,斯里蘭卡無法償還近 70億美元的到期債務。在北京未能提供債務減免後,斯里蘭卡 4月選擇暫停償還部分外債,等待重組。不久之後,大規模的抗議活動推翻了斯里蘭卡政府。

4 19日,在可倫坡舉行的反對經濟危機的抗議集會上,示威者高喊口號:斯里蘭卡是眾所周知的煤礦裡的金絲雀。

隨著全球經濟狀況必將進一步惡化,許多其他發展中國家,例如斯里蘭卡,預計將拖欠其外國貸款。其中許多國家已經從中國獲得了數千億美元的貸款,對於習近平主席構成了幾乎不可能的挑戰。

在習近平的統治下,中國大力宣傳自己是西方的替代者,並慷慨資助發展中國家的高風險項目。但是現在中國向貧窮國家提供的價值數千億美元的貸款面臨著風險,因為這些附加的條件使它們特別容易受到經濟衰退的影響。

首先,雖然西方政府和國際金融機構的55%貸款和贈款是作為衛生、教育和人道主義項目等社會項目提供資金。但是中國近三分之二的貸款用於基礎設施建設。

在經濟低迷時期,高速公路、港口和發電廠等已建成的基礎設施項目,將因交通和電力消耗減少因而收入減少。從而使項目本身收入更難償還貸款所需的收入。

其次,由於中國的貸款通常以資源產生的收入為抵押,因此在經濟衰退期間違約風險會顯著上升。因為需求下降通常會壓低大宗商品價格。這次石油成為例外,因為俄羅斯因烏克蘭戰爭而受到製裁。這進一步拖累了償還債務所需的收入。

中國幾乎沒有什麼其他好的選擇,以擺脫它為自己挖的這個坑。在經濟危機期間向斯里蘭卡等資金無法抵債的政府施壓以償還貸款將是徒勞的,而且會適得其反。在此過程中,中國不僅會賠錢,還會毀掉自己的聲譽。儘管如此,完全註銷債務,將破壞中國國有銀行的資產負債表。這些銀行提供了這些貸款,而北京最終將不得不彌補它們的損失。

中國最好的選擇是採取多管齊下的方式,來挽救其形象並減少其損失。

第一個方面應該是為最貧窮國家減免債務。由於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的低收入國家占中國海外貸款的一半左右。如果北京計劃註銷大部分債務,這些國家應該優先考慮。

這些國家減免債務的理由尤其強烈,因為它們可能受到全球糧食危機的最大傷害。在街頭發生麵包騷亂的情況下,如果繼續敦促這些國家償還債務,中國將遭受無法彌補的聲譽損失。

第二個方面應該是債務重組。中國應降低利率、暫停償債並延長貸款期限。以避免進一步貸款違約的短期威脅。

第三個方面應該與其他國際捐助者和貸方合作。作為全球最大的官方貸款人,中國擁有實實在在的影響力。如果它可以使用債務減免計劃來鼓勵其他貸方也這樣做,中國就有可能引領國際努力,幫助發展中國家度過即將到來的全球經濟風暴。

結果是,這可能是中國展示其國際領導地位的歷史性機遇。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最初創造這個機會的是中國的魯莽金融(financial recklessness),而不是其戰略遠見(strategic fores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