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

農業數位化-農業4.0系統文獻評論

農業和營養物大數據

MICA 項目中將數據和資訊轉化為知識

 

 

無官御史台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非洲產業研究中心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武漢肺炎與產業
智能生物產業
活動公告區
數據分析與知識產業

 

 
政府計畫標案與審查委員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近期以來,桃園市長候選人其在宏痐膝q任職時,曾經執行農委會委託計劃,而其計劃結案報告涉及大量抄襲,因此在台灣政治圈中沸沸揚揚。

在此以另一種觀點來面視此問題。

政府的標案,無論是中央或各縣市,無論計劃內容是研究型計劃、委辦型計劃,或是各種規劃案,都是必須通過審查。自申請計劃到得標實施,計劃執行期間的期中審查,或是期末報告的結案審查,都市需要通過一系列的審查後,才有撥款與結案程序。

計畫之相關人物有三大類人:一是申請者或是申請公司,也是計畫執行者。二是政府官員,也是負責的官員。有些是單位主管,又些是負責技正。第三種人物是審查委員,主要是大學教授或是相關產業的德高望重人物。

在一個正常國家,這種組成委員會的審查制度有其意義。由審查委員負責計劃之審查與考核。其中政府單位最多只有一兩個名額,也是單位主管或是負責技正。委員會是以多數決方式,因此政府官員最多只能有一、兩位。審查委員才是計畫執行的重心人物。

審查委員依其專業針對計畫執行內容提出審查意見。如果計畫主持人無法回覆這些審查意見。或是被審查委員發現計劃執行結果與原計畫目標不相符合,委員可以在期中審查就中止計劃進行,在期末審查可以要求不通過。

但是政府此審查制度最大問題在於如何產生審查委員?審查委員是依據那些標準聘任的?這些標準是由何人制定的?因為審查委員的聘任沒有標準,沒有依據,因此官員就有此絕對無限的權利,由單位主管或負責技正聘用審查委員。因為無依據,無標準,因此官員可以自由心證,可以依據個人交情,甚至個人利益,不受約束的聘任所謂專家學者型審查委員。

簡單的比喻, 球賽進行時要服從裁判。但是擔任裁判的標準是甚麼?由谁來聘請裁判?

而且這些審查委員大多是向農委會,經濟部等官方機構申請計劃。這些學者專家,本來就是另一類計劃申請人。他們在此場合擔任裁判,在另一場成為球員。面對掌握其自身計劃生殺大權的官員,這些學者專家豈敢得罪這些官員。

如果學術界的成員,絕大多數具有學術良知,具有專業能力。無論官員挑選那些人擔任委員,大多數的委員都是有德有能,那麼官方計劃就能受到專業的監督。官方計劃的執行考核,絕大比例一定可以走上正軌。如果學術圈內大多人是奴婢心態,抱著"官大學問大""有奶就是娘"的心態,官方的計劃即是成為眾人聯合分錢的資金來源,難以看到計劃成果。

這就是為何學術界是國家社會的最後防線。學術界上正軌,如果當時的政局社會不盡理想,總是還有向上提升的一天。如果學術界自甘墮落,國家社會各行各業就向下墮落,失去了競爭力。

回到這次桃園縣長候選人所主持的農委會計劃。其計劃結案報告與審查委員們的審查意見都在網路上公告,都可以下載閱讀。對於這種荒腔走板,昂貴的委辦計劃,其結案報告內容只有大量的抄襲資料,而沒有對於台灣農業電子化提出具體有用的方法。就不是具有農業電子化專業的學界人員,也可輕易看出計畫報告之不合理。但是看到那些委員的審查意,個個吞吞吐吐,態度委婉輕聲細語,無法相信這些人是台灣學界的學者專家。不論其專業背景是什麼,基本上缺乏了一個學術良知。

對於農委會負責官員,關鍵的質疑問題在此:當時是用哪一種標準挑選這些審查委員?擔任此計畫審查委員的標準是什麼?

政客之所以為政客,因為其心中只有自己的私利,而且毫無良知,不知羞恥的強取利益。唯一能夠使得政府清明,除了立法與司法權力分立,還有與論與學術。而學術界是國家最後一道防線。學術界的崩潰是國家根本危機。

因此這次農委會計畫事件,看到了政客的嘴臉,看到離職官員之蠻橫無理。但是其深層問題是看到了台灣學術界的墮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