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美國南加州蘭花產業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一、南加州的產業背景與氣候特性

        美國加州南部的大城首推洛杉磯與聖地牙哥,尤其是洛杉磯,已是美國華人的大本營。此地可以吃到台南小吃,可看到台灣電視台節目,當然也是台灣蘭花銷美的最大市場。華人經營的蘭園有老招牌Norman’s Orchids,也有新起的蘭園。今年8月,自舊金山到達後,以四天的時間拜訪栽培蘭園,和販賣蘭花的業者會談,參觀花市的銷售,也到了日本人經營的虎頭蘭園。唯一遺憾,韓國人經營的蘭場無法進入參觀。

        大洛杉磯地區華人蘭園每年的大苗需求量約需70萬株左右,但是市場需求量遠超過此數目。大苗需求量未來有否擴充的可能?此中仍有許多待克服的問題,在近年來,華人經營的蘭園擴張速度並不快,但是市場售價逐漸下滑,以前動輒30美元、40美元的美景已是過去。自從舊金山Matsui公司進入市場後,蝴蝶蘭等蘭花價格更是加速下滑,產地以10~12美元的出售價格,也幾乎是探底。未來是否再降至8~10美元,也無法預料。除了北方南下的美國土產蘭花,荷蘭人在佛羅里達州建立的生產基地,自二吋小苗栽培至成熟株,也開始試銷加州的蘭園就地催花。這是台灣大苗輸美面對的勁敵。

        洛杉磯Riverside 2003年的氣候資料如圖1~圖3。Riverside可稱為此地的農業區。此地的光量與光週期都是十分穩定,換言之,此地很少見到雨水,因此陽光充沛是蘭花栽培的好條件。長期平均高低溫如圖1。在冬季,白日溫度也在20℃以上,夜間溫度為5℃。到了夏季,白日高溫接近35℃,夜間高溫為18℃。以夜間溫度而言,幾乎在蝴蝶蘭催花溫度的範圍,但因白日高溫,因此催花效應不如舊金山地區之顯著。

        以50年的氣候記錄比較絕對溫度與平均溫度如圖2,絕對高溫自3月至10月都有接近40℃的記錄,因此蒸發冷卻降溫設備不可或缺。長年的絕對低溫記錄顯示。偶有零下的氣溫,因此加溫機的能力至少能夠增加溫室內部氣溫達20℃,此地雖然具有白日高溫特性,但是地近沙漠,氣候乾燥,相對溼度低。使用水牆的作業效率在維持80%的情況下,溫室內部降溫能力如圖3所示。在白日都能控制於20~22℃,因此有利於白日催花作業。

二、溫室結構與環境設備

        此地蘭園所用溫室有兩型,一種是台灣所用的溫室直接引入在此地搭建,另一種則是以當地原有溫室加以修改。新建溫室不見得有最佳的產品,以當地圓弧連棟溫室改裝的溫室也有好成績。在Riverside地區,適合栽培蝴蝶蘭開花株的溫室結構與環境設備說明如下:

1.      負壓風扇,換氣率為1.3倍體積/分鐘。

2.      水牆厚度10公分。

3.      外遮網,內遮網或能布。遮率必需低於台灣設備。換言之透光率要大於台灣。

4.      牆壁為雙層塑膠布。

5.      具內循環風扇。

6.      熱風加溫機。

7.      微噴灌加溼設備(配合內循環風扇使用),或加裝噴霧。

三、蘭園的訪談心得

        在美國舊金山與洛杉磯地區拜訪蘭園,能體會加州面積之大。往往車行數小時,才由此家蘭園到達另一家蘭園。每家蘭園各有其不同的栽培技術,對裸根苗的回復技術也不盡相同。有10天~14天即可恢復活性的高手,也有1.5月至2.0月才恢復活力而開始催花。在三天的拜訪中,談了許許多多技術問題與對台灣蘭業,對官方政策的看法。對於涉及個別蘭園業務而不便公開發表的意見在此報告則加以保留。而可介紹的參觀心得與當地蘭園意見反應則說明如下:

1.此地的蝴蝶蘭產地售價約10~12元,與銷售時期有關,母親節與聖誕節是旺季,價格高。每年3月至4月初,因北半球低溫效應自然催花,許多小園的產品傾銷送至市場,造成價格慘跌。每年7─8月是另一波淡季,而每年2月的情人節其需求量逐年增加。

2.在市場分類中,8朵以上的大花是高級品,6─7朵算是二級品,3─5朵則是為廉價品,價格自然有所區隔。好品質的蝴蝶蘭其要求條件為:8朵以上,花朵10cm以上,花梗70─80cm,花序整齊,葉片亮。在花色方面,美國人偏好白色,華人、韓國人與中東人偏愛深紅色。在所有的蘭花產品,蝴蝶蘭最受歡迎,占有60%─70%,其次為虎頭蘭約有10%─15%,其他蘭屬市場比例約為20%─25%。

3.南加州的蘭園溫室業者的問題如下:

a.光量不足,此地蘭園普遍現象是光量不夠。對新場而言,因為此地光量強度不如台灣,沿用台灣設計,在此不適用。對舊場而言,因為通風量不足,只有犧牲陽光強度,以達到降溫需求。

b.通風量不夠:此地溫室通風量的換氣標準0.7次/分鐘,此工程標準是沿用美國東北部溫室工程手冊。對夏季35℃的洛杉磯地區,通風量不足,因此唯有犧牲光量,以達到降溫效果。

c.水牆厚度不:水牆厚度只有3─5cm,蒸發冷卻的效率無法發揮。

        台灣溫室工程的技術水準早已超越美國,由在加州原來使用溫室其環控能力即可證明,但是台灣用溫室絕不可以直接全盤引用至此地。

4.蘭園管理出現的問題如下:

a.灌溉次數太少。在此地低相對溼度環境下,水分蒸散快,水草內部殘存水量不多、鹽份濃度高,EC值增加快,改善方法為增加灌溉次數,但是必需降低肥份。而在表面水分蒸散後,缺乏經驗栽培者其極端改善方式為以相同於台灣的肥份進行澆水,一方面由於介質表面層乾內層未乾、過度澆水形成過溼,一方面造成鹽害。

 b.恢復期掌握方式通常是重新包裝水草,再一週後再澆水,在低濕氣後下水份供應不足。合理的活力恢復方法是自包完水草後,以低水量直接澆注至根圈附近,而不是澆溼表面。把握此原則:根部需要水氣,而不是需要水分。

 5.大苗的栽培過程中,此地蘭園收到裸根大苗後,其生產階段有四步驟:大苗恢復,催花梗,開花,送出銷售。台灣春節內銷的方式是送到山上低溫催花或是以冷氣房催出花梗,再利用冬天低溫維持開花品質。在加州氣候其大氣、光量、溫度與相對溼度都與台灣不同,台灣業者經驗無法直接應用於加州。

            如果沿用台灣的方式,白日高溫時以水牆降溫,溫室內部溫度在25℃以下,夜間自然低溫為20℃以下,都是蝴蝶蘭低溫催花的溫度範圍,許多大苗在適應環境不良,下位葉掉落的情況下,即因累積低溫而抽出花梗,由於營養不足而品質低下,造成損失。此現象與舊金山相同。由上述3─5項的討論,可知台灣與海外蘭園所處環境的相異。而以台灣蘭友多年辛苦累積的經驗,不能直接應用於國外不同的環境。

6.台灣的大苗運達此地,幾乎無法以標準作業程序全程處理上述問題。而且品種的差異性極大,對環境的要求不同。因此每批大苗的管理方式都要摸索,以瞭解其管理技術。因此蘭園反應向台灣購買大苗如同買彩券,總有運氣成份,而不能計劃生產。台灣的賣方與美國的買方的栽培經驗少有管理依據,一切憑經驗累積與運氣。以2003年下半年與2004年上半年為例,白花的問題是短梗,花朵變小;紅花則是不容易恢復,開花品質差。分生苗開花後的變異也有10%─15%之記錄。

 

7.附水草銷美對美國蘭園的影響,以下表說明:     

                                                                            

作業情況                                                                   (月)   

                                                  回復活力 催花梗   開花    合計    平均  損失率(%)

裸根,業者能處理(高手)

0.5

1.5

2.5─3.0

4.5─5.0

4.5

10─15%

裸根,業者經驗不足(生手) 

1.5─2.0

1.5

2.5─3.0

5.5─6.5

6.0

30─40%

附水草,業者經驗不足

0.3

1.5

2.5─3.0

4.3─4.8

4.5

5─10%

附水草,帶花梗              

0.25

0

2.5─3.0

2.8─3.3

3.0

5─10%

                                                                      

由此時程表可知,對富有經驗可以處理裸根的業者,蘭苗附水草輸美對其經營時程影響並不大。但是對於恢復活力技術較生疏業者,附水草輸美可以縮短時期,可以減少損失率,此利基十分顯著,更可開拓更多海外市場。

    附水草輸美最大的優勢應是帶花梗銷美,時程可減少至3個月,溫室週轉率可大幅度提高方便於建立更多的生產基地。

8.加州蘭園經營的另一問題是開花期的調節。兩大銷售節日的期限為母親節(5月1日─15日)與聖誕節(12月5日─25日)。通常蘭園都是出售開花株後,清出植床空間再放入大苗。因此母親節後5月下旬進貨大苗至聖誕節出售,共有6個半月的栽培期。但是聖誕節後12月下旬或1月上旬大苗送至溫室,至母親節節日賣出,只有4個半月的時間。此4.5月內必須能夠使得大苗自恢復,催梗至開花在此期限完成。兩個節日的栽培時期不同(6個半月與4個半月),在不同時期的加州自然氣候也不同。因此大氣環境,溫室環控性能,栽培管理技術與品種生理特性要如何搭配?這正是考驗著台灣蘭界。兩個節日需求量約占全年的55%─65%,其他月份、其他節日(如2月情人節)的行銷計畫搭配,又是另一種考驗。

9.對所有蘭園而言,最大的困擾是品質的不穩定。台灣送到此地的大苗,有太多的變數。曾經栽培而品質良好的大苗,在第二年不見得有相同的表現,或是台灣已無此品種可購買。此責任不見得是屬於台灣的供應者。因為台灣經驗不能直接橫向移植至加州。如何依據市場的需求時間,需求的花型花色,當地栽培期的自然環境,在當地建構適用的溫室,在台灣產地選擇適用的品種。而在台灣計劃生產至大苗,在美國以接力方式進行開花,銷售。這才是合理性的生產。而在加州,看到是逢機運氣般的湊合,栽培成功屬於運氣與自身努力,但努力者不見得有好運氣。在以前蝴蝶蘭單價高,收入多,這種無計畫生產的問題並不算嚴重。而在2004年,價格逐漸下滑,加州北方Matsui公司不斷擴大產量而向南銷售,東南的荷蘭基地,也以成熟株銷至南加州,這些公司都是看好大洛杉磯地區的購買能力。蘭花市場已成為國際花卉產業的競技場,在此台灣蘭界勝算的條件是什麼?

10.在市場開拓方面,此地蘭園資格最老,經營者最早首推Norman’s Orchids在花市上有自己的展售單位,其售價也高於其他蘭園,由其自建網站上的資料,也可看到其用心與努力。但是此蘭園占有的市場是消費金字塔的頂端,是高收入,高支出的一群消費者,對整個蘭花市場而言,似乎有著類似“不食人間煙火”的經營方式。對於其他蘭園,也有走著類似Matsui公司廉價傾銷的路線。但是多數蘭園仍然希望能夠維持著一定的技術水準,提供一定水準的產品,也希望藉此維持市場的一定售價。只是在市場銷售方面,求的消費市場是華人、亞洲人或是大洛杉磯所有的居民。市場需求的數量如Matsui公司的調查,五年內一定只有增加,而這些新增的市場在那裡?需求的花型花色又是什麼?在銷售花店的調查中,列出的花卉特色是紅花、白花、多花、長梗、亮葉……等。這是華人的市場或是所有居民的市場,這種市場需求都需要進一步瞭解。

 

四、沉重的感言

           加州華人蘭園的心聲是什麼?在技術面,需要各種技術的支援,包括溫室微氣候調節,水質調節,灌溉,肥培,病蟲害防治等。在貨源供應方面,需要一定可信賴的服務公司,有能力也有法令保障的,能夠為他們提供合適生產且管制品質的大苗。能夠定出大苗品質的鑑定條件例如葉面積、葉綠素含量,單莖成熟度、根系活力等,能夠為他們進行大苗品管與品種選購。使他們在異鄉安心種花,使得市場需求,當地自然環境,溫室環控能力與大苗品種特性得到最佳組合。只有在海外建立生產基地,使台灣的大苗得以在當地開花銷售。在蘭花生產的接力賽,海外基地市承接最後一棒。前面的跑著如果不爭氣,最後一位是完全沒有機會。因此如何建立大苗穩定的供應鏈。及時送達定量,良好品質的大苗到海外?

            在今年農委會旗艦計畫下,一些蘭園或一些從事花卉行銷的華人都曾收到外貿協會的調查詢問。面對這種外行幼稚的問題,面對產業生疏不解而進行的調查作業,海外蘭園的問題是「國家浪費這些錢是為了什麼?」。對此問題,我無言以應對。國內花卉促銷所用的展示會、促銷會,建立拍賣網站等招數,根本就是用錯力氣,文不對題,只是成就個人或單位的財富,而對蘭花外銷少有幫助。其行銷方式,還是脫離不了將台灣經驗直接用在海外。

            在紐約時報刊出夏威夷蘭界對台灣的指控,也是附水草輸美問題揚揚沸沸的時期,在中文報紙海外版也熱鬧一時,刊出官員奇奇怪怪的言論,發表的數據正好成為夏威夷蘭界用來攻擊宣傳的資料。這只是再次應驗”台灣蘭業最大的問題是來自自己的內部”。在技術面,個人可以協助國內與海外的蘭友。但對此官僚精神,心中只有沉痛,一種「無力回天的沉痛!」。如同海外蘭界的疑問;「這些人到底是要幫助蘭花產業還是要毀掉此產業?」。

        「不到美國,不知美國蘭花市場之大,

          不到美國,不知美國蘭花產業之難。」

這是此段美國加州行的最深感觸。台灣蘭花產業是要走出去,是要揚名國際,還是退守海島,成為外國蘭花公司的育種者或是種苗代工者?台灣蘭界有豐富的品種,有卓越的育種選種能力,有良好的組培苗生產技術,有多年豐富的栽培經驗,有辛勤努力的蘭友,但是要競逐國際市場,上述的優點還是不夠,台灣蘭界需要面對如下的問題:

1.自品種育種開始至海外基地建立與開花株銷售,各階段有哪些技術已領先對手?而這些技術是學理基礎,而不是純經驗累積。

2.如何將上述單項技術,循序建立一個完整與具備品管的生產鏈?

3.誰能建立此供應鏈?蘭界能否接受此系統化生產的概念?官界能否不負面影響此產業?

台灣蝴蝶蘭外銷的主要國家,在亞洲是中國大陸、日本與韓國,然而中國、韓國逐漸成對手。在美洲有美國、加拿大,而另一大塊市場在歐洲。台灣蘭花產業的組成有蘭園,代工場與蘭花公司。蘭園的規模不一,以育種與選種能力為關鍵技術。能夠以少量多樣化方式提供世界趣味栽培市場,也可擔任國外其他蘭園的代工場,台灣對日本的外銷即有此型態,而國內的內銷數量可用以調節供需。由於規模不大,有其特色,已有其生存條件。代工場以小、中、大苗代工。擔任國外蘭花公司的中游生產,對國際市場的依存性高,由國際市場需求與本身代工技術以決定能否在國際競爭下生存。蘭花公司的規模不一,如水泡此起彼落,自育種,生產,組培苗,小、中、大苗,催花苗,開花株等各階段,都可選擇自己的著力點,只是要認識自己的特色,此種公司在國際競爭下,壓力也最大。至於官學硏此三角體,投入此產業是為了理想抱負,是爲了爲台灣產業有所貢獻?或是只是中性的立場:針對一份產業 下的一項工作?還是爲爭權利,爭名利以成就個人的官位財富?對此社會自有公斷,歷史自有評斷。,薪資如果來自人民的稅收,其工作成效也要對此社會負責。在花卉產業中,蘭花市場此塊大餅在2008年前不斷的擴大,台灣是要擁有其中的一大塊、一小塊,或只是掉落的餅屑。

 

五、致謝與期盼

            此次加州之行,在舊金山地區參觀3天,在南加州參觀4天。感謝朋友的協助,得以完成此次加州行。也特別感謝各家蘭園,能夠開放園區使我有機會瞭解蝴蝶蘭在加州的產業現況。再次感謝加州地區的朋友,由於你們的接待,我得以完成此加州蘭園的參觀。在深夜,自洛杉磯機場搭機返台,心情的沉重不是來自連日旅程的疲憊,而是在海外蘭園我所看到的問題面,與及不斷思考要如何解決許多的問題。 唯有期盼,蘭界能由瞭解問題而共同解決問題,台灣蘭界有基礎、有經驗,這是優勢,但是對手正在成長進步,我們的優勢正在流失,台灣進步的速度能否更快?在飛機上望著夜空,唯有期盼「天佑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