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蘭業感言篇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蘭花生技園區與新官僚主義

中興大學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引言: 本人並不是”台灣花卉園藝”的訂戶,但是近日收到蘭友寄來一篇2004年9月號的文章,”台南蘭花生物科技園區開發進度介紹”。無法想像在21世紀仍然存在此種官僚心態,因此回應如下個人意見。

 

今年暑季,蘭花產業最熱鬧的新聞是美國通過台灣蝴蝶蘭可以附水草輸美,而也因此引起夏威夷蘭界的反彈,在美國國會請願與提出行政控訴,其中兩點理由是台灣蘭花附水草將可能將病蟲害帶入美國夏威夷,第二點是台灣政府提供經費成立台南蘭花生技園區,因此這是不公平的競爭。對於第一點理由很容易反駁,因為蘭花附水草輸美還是要經過美國海關檢查,而且台灣產品銷售至夏威夷的數量本來就有限。第二點指控在紐約時報等海外媒體到台灣實際採訪後,也未能成立,因為蘭花生技園區根本沒有民間蘭界進駐,沒有產品與夏威夷競爭。

在海外參訪時,蘭花生技園區似乎成為台灣蘭花產業的笑柄,大陸業者大刺刺的誇口嘲笑:在廣東陳村,100公頃專業區都可以在一年內蓋好,台灣連10公頃的專業區做不好。在荷蘭看到一家專門種植蝴蝶蘭的公司,3.0公頃的溫室包括工作間,半年內建成、使用,並開始出售產品。荷蘭蘭花產業己不把台灣視為競爭對手,由生技園區的規劃興建似乎可以找到答案。

一、               為何需要園區?

蘭友進駐園區代表離開原有的生產園地,另建生產基地。進駐園區的先決條件是己有新市場,己有大訂單,但是沒有生產基地可以生產,因此在需要擴充產量,才需要園區的土地。在2003年下半年,台灣蝴蝶蘭外銷市場己停滯而且下滑。由夏威夷業者的指控內容也可發現此事實:“他們失掉日本這個市場,必須再創造另一個市場,而我們(美國)即是”。外銷訂單不再增加時,需求量也不增加,業者必須先維持自己現有的生產規模,蘭花生技園區的進駐意願自然降低。生技園區的開發新建己失去其時效性。

二、               園區的硬體規劃內容是什麼?

園區是一群人在同一地區生產相同作物,因此形成群聚效應,可以降低生產成本,增加行政效率。但是園區生產的對象是生物體,不是金屬、橡膠等材料組成的成品。以生態學角度,單一作物在一定的面積下即容易形成單一林相,病蟲害繁殖十分快速。

對個體蘭園而言,在有限的園區面積下面對的問題與自家土地並不相同。在自有土地搭建溫室,周圍空間可以利用。在溫室以外其他空間位置可搭建工作室,內有辦公室與衛浴空間。可搭建貯存庫,放置水草、穴盤、農藥、肥料等資材。而施藥機具灌溉與灌溉設備可放置在另一空間而不占用溫室內部。出貨時,去水草的工作區、蘭花預冷區、施藥區、包裝區等,都可先行準備。在台南園區的規劃,每人的可使用範圍限制在一棟溫室之內,要如何布置上述空間?

園區共同使用設備的第一項規劃是水、電等供應線,還有癈水癈棄物處理區劃。台灣溫室一定要利用水牆與負壓風扇。風扇開口不能直接面對他棟的水牆,兩排並列的溫室風扇其位置要錯開,要維持足夠的空間與距離。溫室上方外遮蔭網不能太高以影響旁側溫室。這種具體的溫室施工基本準則,在園區溫室規劃根本未曾留意,也未加以規範處理。

由於溫室集中興建,溫室的排出物無論氣體、排水或固形物都要特別處理,除了風扇排出氣體不得進入一間溫室,溫室排出的灌溉水要處理不使有流入其他溫室的機會。而最該留意是固體癈棄物與其他抛棄物。在個體溫室內要集中處理加以密封,依一定作業程序在指定時間送到外界迅速銷毀。每一個體溫室的病蟲害防治與用藥都需要記錄,以做為整體園區病蟲害管制之用。

除了上述基本條件,整體園區的動線規劃,能源供應與斷電緊急供應設備,癈棄物集中焚燒設備等都要準備妥當。這些整體要求在工業區規劃己有許多經驗可以參考。

在生技園區的規劃,在硬體設備的準備必須包括上述內容。在管理公司(經營主體)的運作之前,個體溫室的管理準則都需要預先制定。

如果一個生技園區無法提供這種基本設備,任憑業者自由心証自己搭建,進駐業者要如何相信自己能夠擁有一座可以安全地生產蘭花的空間設備?

三、               經營主體公司要做什麼?

經營主體公司要做什麼?在作文章時可以洋洋灑灑列出一堆工作事項“維護園區,提供出口及園區的檢疫服務,品種登記,...辦理研討會、交易會..”問題的層面是如何選出具有上述能力的公司?是那些人擔任栽判來挑選這家公司?而此經營主體的經費是從那裡來?

蘭花生產者最需要的協助是什麼?是最基本的作物生產技術的指導。對於病蟲害防治、對於灌溉施肥、對於溫室內部微氣候處理的管理,對於品種選用等技術,更需要建立規格化的量產管理作業。這些專業技術不是靠吹牛喊大話就存在,試問經營主體公司能否有此能力,如何招集有真正專業能力的人才?

在園區的管理已步上軌道、行有餘力才能談到市場的開拓。試問此“經營主體”有否開拓海外市場的能力?能否瞭解海外的市場在那裡?

四、               園區的溫室資金如何產生?

在溫室自動化貸款項目,農民可以以自家土地或其他有價物做為信用扺押品,取得資金進行溫室自動化工程作業。在台南園區土地不屬於農民,上述貸款條件不再存在。此事實在園區規劃時竟未曾考慮。而蘭友在考慮進駐園區,才發現無法取得貸款,進駐意願當然更為低落。

五、               園區的地理限制

台南蘭花生技園區位於台南縣,此地氣候特色是白日溫度高,但未高於35℃,夜溫有數個月高於25℃。光量與光週期條件優於嘉義、雲林地區,但是不如屏東平原。此地區適合種植特定品種的大白花、大紅花,但並不適合種植高溫,長光期的白花品系。對於雙梗多花,夜溫要求低的歐式品系也不適合,對於黃花或低溫品系,也不是適合栽培的基地。換言之,此地區氣候環境有其特點,但並不是代表適合栽培所有的蝴蝶蘭品系。

在園區規劃時,這種適地適種的觀念,未曾在規劃內容加以考慮,這是台灣學術界的悲哀。研究界的成果與專業技術在此無用。除了品系栽培生理的適地適種原則,有關溫室工程的基本概念,也看不到在此被專業區考慮接納,十餘年台灣溫室工程的努力,在此園區成為空白。

“知識經濟”己成為世界競相實踐的準則,在此生技園區的規劃看到的只是“知識無用論”。

六、               新官僚主義

在以前極權專制的時代,官僚代表權力、代表無法無天、代表可以妄行妄為。台灣經過多少人的流血犧牲,總算有了民主政治的時代,舊官僚己成過去。

21世紀,台灣的問題之一是新官僚主義,新官僚的不再有政權上的權力,但是擁有行政權。新官僚的特色就是認為專業無用,只有口號沒有具體作法,只有表面功夫沒有實質。不必進修、不必求知,只要動動口就可以辦事。

2004年9月號台灣花卉園藝44頁的標題”台南蘭花生物科技園區開發進度介紹”,在此文章,我看到的只是新官僚的言論,一種自認為”官大學問大“的心態。

文章中提到“第一期23公頃包括營運服務中心,國際花卉展覽中心...,停車場與道路,皆已大致完成”。花卉園區的真正主體是生產用溫室,是蘭友進駐生產的基本設備,而在宣傳中23公頃的建設硬體中,看不到民間溫室,為什麼不檢討民間業者需要的溫室在那裡?

文章中官員的言語,”現在我們的外銷額才30億,未來甚至可以開拓到100億,200億”。在這偉大的美景之下,問題是要如何開創第31億市場?100億市場在那裡?如何做?具體方法是什麼?官員放話“現在業者的觀念己導正過來了”,在使用此種由下而下的“導正”權威動詞之時,請問園區若能成功,新增的產量將銷往何處?是要如何“導正”這些業者的疑惑?

2003年之前,在台灣蘭花外銷數量逐年增加之時,蘭花生技園區曾是業者的希望。而今時空轉移,園區是否成功,對台灣蘭花產業己失去了重要性。在技術面,現有蘭園溫室出成率的提高,即可增加產量,提高品質。生技園區不再是蘭花產業的必需品,反而成為外國蘭業對台灣蘭花產業負面評價的依據。

蘭花生技園區成為今日之結局,自開始規劃就種下了敗因,試問最初的規劃公司有否工作經驗,有否規劃能力?是那些人依那種行政程序以挑選此外行公司?,然而蘭花生技園區形成今日的結局根本原因在於此新官僚主義,此主義的特徵即是喊口號,做做表面工夫,不用求知,不需要專業,因此反而看不起專業技術。對於政策的失敗,不必負責,不必擔當,只需要耍耍嘴皮就可安穩當官。

在美麗光鮮的表面圖騰(TOP)之下,看到的是不斷的自我膨脹,看到是自吹自擂的超級台南蘭花園區(Super Tainan Orchid Plantation),而其英文簡稱STOP“似乎更能真正代表此園區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