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蘭業感言篇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蝴蝶蘭的國際競爭-2004年的回顧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一、引言

2004年對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是轉換的一年,新的研究項目包括生技產業的生物反應器與生醫感測技術,在基本學理的開發則走向生物電學。回首過去研究室在蘭花的研究推廣已近十年,十年來看著此產業逐漸地成長、發展,但也看到了此產業的對手逐漸的掘起,壯大。五年之前是無所畏懼的推展此產業,而在今年對此產業的憂心不斷的擴大。台灣失去了一次又一次的機會,未來還有多少機會?

在今年,到過日本、美國與荷蘭,實地訪問當地的蘭花公司與華人經營的蘭園,由訪談中探討台灣蝴蝶蘭產業發展的問題。在國際市場上日本需求量停滯不前。歐洲自2001年開始,每年以30%的成長率增加產量。美國的市場正開始起步。而台灣的產業發展卻是如此遲緩。2004年荷蘭蘭花公司己開始在世界市場攻城掠地,美國本土自身的蘭花公司也正在掘起,台灣卻是逐漸退守,反諷地2004年正是官學研究界大規模投入此產業的旗艦元年。

今年9月到荷蘭參觀三家蘭花公司,接待者都是年青的一代,年紀在三十歲左右,對於自家公司,對於荷蘭蘭花產業,都充滿了自負與自信。對於世界蘭花市場,也有一番認識。在這些公司參觀,自育種溫室到栽培場,都可以全面的開放參觀。此種開放方式,並不是只對我個人,而是對於台灣、大陸、韓國等國家訪客都是如此。在詢問為何如此開放?他們的回答方式是如此地直率乾脆:

1 .來此參訪者,是否有足夠的專業背景,看得懂其作業方式?

2 .是否有一群人,具有不同專業,徹底瞭解荷蘭蘭花公司的栽培技術與經營方式?

3 .此種完整與系統化的生產技術,參訪團就是能夠瞭解學習,在回國後將此套概念加以講習,其國家蘭花業界能否瞭解與接受?

這就是荷蘭公司的自信,如果以1998-2003年為蓄勢待發期,2004年至2007年是其大步邁進的階段,而2008年之後則是其盤整調整的階段。

 

二、蝴蝶蘭國際市場的基準點

在美國與荷蘭的訪問,由蘭花公司其前景分析中發現兩大區塊的蘭花產業,對於國際市場有許多相同的看法,可稱為蘭花產業國際市場的基準點。

1 .蘭花產業與其他產業相同,要求時程掌控,產量一定,品質一定。換言之要能夠計劃生產,將不確定性降到最低。

2 .蘭花產業仍是以蝴蝶蘭為主,其蘭花市場占有率在數年來的平均比例值約為70%,虎頭蘭將有15%,其他蘭花約占15%。蝴蝶蘭的優勢是除了花型、花色多樣化之外,又能以低溫處理進行產期調節。

3 .由於2008年奧運中國熱,蘭花的全球銷售量將於此年度到達最高點,然後下滑而趨於穩定。因此在2006年要完成生產計劃調整。一方面準備2008年的最大值,一方面及早準備在需求量下滑後生產設施的調整與人力調配等。

4 .在購買蘭花的消費者,5%為趣味栽培,30%為購買低成本品質的產品,50%為購買具有一定水準的平價消費品,有15%為購買高品質,高售價的上級貨。此種統計不包括台灣與中國大陸特殊的年貨銷售市場需求。

由上述蘭花產業的基準點,歐美蘭業依自己現有條件各自調整經營方式

 

三、速度逐漸加快的荷蘭

對於荷蘭蘭花產業的發展,有個傳神的比喻。

最初有了第一條高速公路,久而久之開著跑車習慣在一高奔馳。在二高通車後,由於路況不熟馬路曲折,因此車子最初上二高後一開始速度不敢開太快,但是行車數次後已熟悉路況,駕駛人即以一高開車的基礎,在二高隨即開始快速前行。

荷蘭傳統花卉產業如菊花、玫瑰花、球根花卉等之運作,即如同在一高上快速前進。二高猶如蝴蝶蘭等蘭花產業。荷蘭人開始發展蘭花產業的最初階段,由於對於此產業不瞭解因此進展並不快,但是在逐漸瞭解此產業特性後,即加快發展速度,開始擴充其市場。而其憑藉的技術基礎如拍賣制度,如行銷通路,如產銷協會的建立,如研究的分工都是以前傳統花卉產業早以建立。

2004年後荷蘭的蘭花公司逐漸演變成此三種型態:

1 .從事育種、組培苗製作,至小苗生產

2 .購買組培苗或小苗、開始生產至大苗或開花株

3 .自育種至開花株進行一條龍式生產,但是此種公司逐漸減少。

至於行銷通路採用早已建立行銷管道。除了行銷,荷蘭蘭花產業可以依勢的已有基礎尚有:

1 .全球花卉市場的掌握

2 .研究界的研發能力

3 .花卉產業的原有分工基礎

進入蝴蝶蘭市場之後,為合乎其最佳運輸方式,在花型花色上選擇了60~70cm的花梗高度,因此配合雙梗多花以增加價值感。為了逹到時間(準時供應),數量與品質的一定,其品種選育的標準為栽培環境適合27℃/27℃日夜皕躓滶鰜~種。夜溫27℃不見得是生長最佳環境,但是可以仰制春化現象,使得花期可以控制。其抽梗期,開花期的環境管理也都有規則可循。其產業考慮重點是將此蘭花建立可掌控、可調節的栽培方式,因此可進行計劃生產。在海外市場的推展則不僅是出售成熟株,而是同時推展其生產技術。因此購買荷蘭公司成熟株,不但只是購得大苗,也是得到一套完整可靠的量產技術。荷蘭產業主力是針對消費者市場中50%購買具有一定品質的消費者。

回涉荷蘭對蘭花產業的準備工作,從一些事實可以看到此國家的企圖心。為了充實種源,不斷的在世界各地收購種源,尤其台灣組培界的中母瓶。Wageningen大學曾有一篇研究中的碩士論文,題目為”台灣蝴蝶蘭美州產業、市場與消費者研究”。同樣的大學,在2002年度一批師生到中國大陸實地考察參觀大陸花卉設施產業,已完成一本300頁的著作。在最近兩三年,荷蘭人藉由貿易商在台灣各地尋找代工者,試種高溫品系的蝴蝶蘭與文心蘭品系,並持續記錄各種生長性狀。也已篩選出適合種植的文心蘭盆花品系。對於台灣蘭花產業自育種者至各大生產場都有調查資料。此國家在蓄勢待發階段,所進行的準備工作是齊全的資訊收集。在2004年後,其量產技術已成熟,因此大步向前進。

荷蘭蝴蝶蘭產業並非無破綻,為了維持生長而不抽花梗,所選育的品種數量仍是有限。利用高溫栽培用以補償低光量(10,000lux-12,000lux),此種栽培方式在亞熱帶或地中海型氣候沿岸則不適用,這也是美國佛羅里達州成為荷蘭選擇的基地。第二個破綻在於其雙梗中輪花的花型、花色並非所有國家都能接受。以歐洲為例,除了荷蘭,其他主要行銷國家為比利時、法國與德國。次要行銷國家為丹麥、西班牙與義大利北部。而英國、北歐、東歐、南歐,與近地中海地區,仍是荷蘭勢力尚未壯大的地區。對北美州而言,美國東北角則是荷蘭主力宣傳地區。其他地區正在開始。

荷蘭不斷的收集台灣的資訊,台灣要如何應戰?台灣如果具有荷蘭量產能力,有荷蘭的計劃生產技術,而又能夠依各品種栽培特性進行全球佈局,台灣還有機會。但是機會不會永遠等待著,因為對手不斷地壯大、進步。

 

四、方興未艾的美國

    花卉產業並非美國園藝產業的主流,美國農企業的本質是其工業環境的一環,其特點即是大量生產,以最大利潤為目標,而不是最高品質。在大量生產下,單位收益並不是最高,但是因為成本低,仍然有利潤。生產數量龐大,因此總利潤也是可觀。美國園藝作物的生產作業有外國勞力支援,因此機械化、自動化的層次並不高,人工比例高於歐洲。園藝產品另一特色是通路暢通,市場為開放型態,內陸交通又是如此便捷。

以舊金山Matsui公司為例,以大量生產方式,目標是佔有蘭花購買者市場中30﹪的廉價市場。在由此段時期開始累積栽培經驗,改善產品品質,朝向更高價位的市場。未來類似Matsui公司的農企業是否有第二家、第三家或更多家?在美國本土已是無法預測。

    台灣蘭花在美國市場的定位是什麼?是與美國本土大蘭園競爭30﹪的低廉市場,或與荷蘭競爭那50﹪的一定品質市場。如果在此兩大區塊都無法切入,最後只有那5﹪趣味栽培與15﹪的高品質市場,而極高品質的市場,台灣能否掌握?

 

五、衰而不退的日本

日本經濟能力能否復甦,似乎無學者敢於預測。日本花卉市場需求量減少,但是減少的程度有限。由於日本人的高儲蓄與其愛花賞花的文化,蘭花仍是有其一定的市場需求量。

近年來,台灣蝴蝶蘭大苗的銷日量反而減少,有些業者歸咎於日本經濟不景氣。事實上由於經濟不景氣,蘭花栽培者需要降低成本,因此向海外購買大苗的意願反而更高,也因此要求愈有保障,品質要求愈高。相對地國內生產的大苗能夠合乎日方品質需求的數量反而減少,造成了銷日數量衰減。另一方面,中國大陸成立許許多多的生技專業區,有幾乎無價使用的溫室,有低成本的勞力,十分適合原來日本小面積集約的生產方式。因此日方到大陸生產大苗再送返日本開花的大苗數量也逐漸增加,也取代部份原由台灣供應的市場。而日本近年已由年輕人接班的蘭園,已開始接受荷蘭式的經營方式與其雙梗多花的產品,這也是荷蘭大苗攻入日本的一個原因。

    在台灣銷日的蘭園可看到此極端現象。具有生產大苗能力,具有良好品質的蘭園。供不應求而無法消化訂單。品質不合乎日方要求或品質數量不穩定的蘭園,則逐漸淘汰出局。

 

六、東亞的年節市場

    東亞地區的年節市場主要受到華人舊曆年慶的影響,此年節市場包括香港、新加坡、吉隆坡等。此地區為人口集中的大都市,年貨購買力強,上述都市人口合計已超過一千萬人,而且是消費能力高的都會人口。問題在於如何順利的送達年貨?

    此地的高溫高濕,很難以水牆與風扇設備提供春化催梗所需的低溫。都會區溫室用地又難覓。另一方式是以帶花苞的植株海運送貨,但是貯運技術尚待克服。

 

七、台灣2004年蝴蝶蘭產業

    台灣蝴蝶蘭產業的未來是什麼?美國加州與荷蘭的蘭花公司對於台灣蘭花產業都有著相同的看法,台灣蝴蝶蘭整體產業已走過高峰,以後只是維持目前的局面。台灣蝴蝶蘭的銷售只是存在以下的市場:1 .島內內銷市場,2 .日本傳統市場與海外華人市場,3 .國際蘭花公司購買的組培苗,而逐漸以中母瓶為主,4 .國際上的趣味栽培者。

國外的競爭對手對於台灣產業的特色瞭若指掌。台灣的優勢是豐富的種源,育種與選種能力,組培苗生產能力與自然氣候適合高溫品種。台灣蝴蝶蘭業者要成為企業經營,缺乏的條件是企業栽培的管理理念,工會的健全制度,花卉產業的運作基礎,政府官員的效率與研究人員的研發能力。

   由上述的認知中,荷蘭與美國本土蘭花公司對於台灣蝴蝶蘭產業的定位在於:

1 .育種與選種的王國,也是全球品種的提供者。

2 .組培苗的代工生產國,未來產品為中母瓶。

3 .高溫品種的代工基地。

    至於台灣的2,000萬株海外市場,台灣產品未來仍是不增不減。就是買賣雙方有所更換也只是台灣產業的自我取代、自我調整而談不上擴增。國外蘭業不會爭奪此塊地盤。這塊市場即是日本傳統市場,海外華人市場與趣味栽培市場。或許台灣未來出口量會增加,但是自有市場仍是2,000萬株的場面,增加的部份是國外公司的代工產品。

    台灣蝴蝶蘭產業的未來是什麼?是應驗國外蘭業公司的預言,只是擔任品種供應國,成為組培苗中母瓶代工場,為他國種值高溫品系的生產基地,還是結合現有的優勢,接受現代化的企業管理,成為真正的蝴蝶蘭帝國。

    在2004年,已看到此極端的變化。一些成功的蘭園,面積或許在1公頃以下,但是藉由其品質的提昇,生產數量的整齊,生產時程的把握,在海外建立品牌,產品供不應求。這些蘭園成功的共同特點不在於生產極多的品系,而是生產自己有把握的品系。品種不在多,在於徹底的瞭解這些品種的特性。

    在今年另一極端的變化是以往小、中、大苗代工型態的瓦解,逐次退回以前一條龍式的經營方式。小園自育種開始,組培苗生產或許是他人代工生產,而小、中、大苗、抽梗、開花、組盆、運輸、展示銷售都是自家蘭園完全承包,以求自家人力最大的利用。此種小園生存之道在於不斷地育種與推出新品種,在市場上以品種特殊性取勝。此種方式也是國外蘭園所稱“為國外市場育出大批品種”。

    對於大型蘭園或蘭花公司而言,由於代工者品質、數量與時程的不確定性,只得全程自我進行栽培與管理。溫室面積增大,栽培數量增大,每個品種的栽培數量還是與小場類似。為了在海外開創銷路,大公司已開始到國外購買或承租土地以搭建溫室,台灣公司的生產大苗送到國外成開花株,在當地尋找通路,因此將戰線延長至海外。與蘭花相關經營成功的荷蘭公司有三種型態:自育種至組培苗,自小苗至開花株,與商品行銷,各公司各自分工。而台灣的蘭花公司規模不如荷蘭,市場行銷不如荷蘭,但是其工作內容卻是涵蓋全部的產銷作業。

    台灣蝴蝶蘭產業茁壯成長的條件中,重要的項目是靈活的代工制度。如今代工制度由於無法穩定品質,無法成為一連貫的生產體系,造成代工制度的退化、瓦解。如果此分工制度無法維持,小蘭園一條龍式的生產則造成生產數量無法增加,又返回原來少量多樣化型態。大公司承攬全部,擔任一個產業所有的工作,在生產、在行銷都無法專業分工,造成成本無法降低,在國際市場上失去競爭力。

 

八、台灣蘭花產業的深層問題

    台灣蘭花產業的問題是什麼?要如何解決問題?答案則回到荷蘭蘭花公司為何勇於全面開放溫室生產系統給於東亞國家訪問者參觀?從源頭想想如下的問題:

1 .能否瞭解此種企業化生產體系的每一個環節?是專業性的瞭解而非表面浮層的認知。

2 .此種系統化的生產過程能否給予業者接受?

    因此在台灣,若是要求提昇蝴蝶蘭產業的競爭力,不論是生產者、服務業者、研究人員或官員,都必須反省這些深層問題。

(一)、研究界

產業競爭力的基礎在於技術的領先。技術的研發創新需要研究人員不斷地努力。研究界反省的問題如下:

1 .研究的題目是否為產業真正的需要?研究項目是個自獨立,浮光掠影的片段研究或是能夠相互配合成為完整的生產體系?

2 .從事研究的目的是什麼?要求研究人員具有不計名利的良知操守或許強人所難,但是基本的職業道德至少也應該存在。最常看到的鏡頭是為吃相難看的搶計劃。

3 .研究者自身的能力能否勝任?有否不斷地自我教育?不斷地進修?還是數十年如一日用同一招數執行各種計劃?

(二)、產業界

生產者是此產業的基本成員,無論是蘭園或是公司,面對此國際競爭,能否不斷地學習、不斷地自我調整。台灣蘭花產業要具有競爭力,要走向企業經營。企業化的量產經營方式不是要求生產數量的無限放大,而是要求生產效率的提昇與生產歷程的建立管制。現代化的量產概念不見得要是大規模的數量,而是要求生產過程的嚴謹。要能自立站起,在台灣開口要求補助的蘭園或公司,最終都走向倒閉一途。當自居弱勢,要求同情時,此公司即失去企圖心,失去競爭力因而注定要淘汰出局。

台灣蝴蝶蘭園中典型的成功案例是什麼?一棟300坪的溫室,放置數百種品種進行選種、育種。另一棟500坪的溫室,種植80-100個品種,進行生長性狀的觀察。數棟總面積近二~三千坪的溫室,種植著7-10個量產品種。只有依此量產過程,才有品質穩定,時程穩定的大苗供應。

曾經有蘭友反應,台灣的蝴蝶蘭品種如此多、如此漂亮,每年4月台南蘭展即可看到每年育種的成果,那荷蘭有何競爭力?這種態度即如同金庸武俠小說描述的故事。宋朝中原武林門派眾多,各家都有其獨門絕技,但是以全部武林之力,還是擋不住元朝的部隊,宋朝終究亡於元軍。台灣蘭業也是如此,單打獨鬥有其本事,國際蘭展常得到大獎,但是要集體作戰則是成為烏合之眾。如果只是要求自守此海島,台灣的市場特性是不用擔心國外品種的入侵,但是終究也只有守住此內在市場,無法走向國際。

(三)、服務業

與花卉產業相關的服務業有花卉輸出業同業公會,盆花發展協會、花卉發展協會、外貿協會等。在旗艦產品計劃的大項目下,因蝴蝶蘭而衍生的經費宛如天上掉下的禮物。服務業的工作有那些?有1 .蝴蝶蘭識別標誌及強化國際形象,2 .製作蝴蝶蘭宣傳片,3 .到國際花卉雜誌等媒體刊登廣告,4 .與航空公司合作促銷,5 .參加市場資訊收集整理與具有外銷潛力之市場調查。在這些林林總總的工作是否真正對蘭花產業有幫助?這些服務業人員有否可曾認清此蝴蝶蘭產業的本質?還是沿用國內花卉促銷方式,採用文心蘭、菊花等切花銷日方式,用老方法、老步驟、老觀念以處理此新產業?到國外大都市租場地,展出精品櫥窗的作法只是暴發戶式的擺闊心態,對蘭界而言這是幼稚無知的舉動。

蝴蝶蘭生產各階段中,自組培苗、小中大苗、抽梗苗、開花株等都可以為商品,但是最後產品的開花株,只是本國市場或是少量產品運至國外參展。或許未來貯運的進步,將來帶花苞的開花株直接銷售海外的數量可能增加,但是目前的市場主力仍是上中游的產品,非最後的開花株。世界性的消費群是向其當地蘭園購買成品開花株,而不是向台灣生產者買花。台灣的問題是要如何建立一貫化的生產體系,並在海外建立最後的生產地。荷蘭人瞭解此產業特色,韓國人也能因此到美國加州建立生產基地,將其國家大苗送到洛杉磯的溫室,加以催花後再出售。台灣的服務業在進入此蝴蝶蘭產業,是否真正瞭解此產業?

國內這些服務業人員對於蝴蝶蘭產業,仍是以傳統的思考方式,用慣用的行銷技術,將蝴蝶蘭產業當做菊花、唐菖蒲、文心蘭等切花,用數十年不變的形式進行推銷工作。在二十年前,此種行銷手法或許對宣傳台灣是蝴蝶蘭王國有些效果,但在二十一世紀國際蘭界對台灣產業的瞭解,此種宣傳都是多此一舉。

荷蘭的蘭花公司將產品交付拍賣市場,透過服務業在歐洲銷售。在台灣蘭花公司必須遠赴國外買地生產,自尋通路。如果此情況無法改善,這些服務業對於蝴蝶蘭產業而言只是一些無用的閒人、閒機關。造成蝴蝶蘭生產公司還需自行設置銷售部門,傳統行銷管道在此無濟於事。

(四)、政府官員

    政府行政人員能做什麼?如果無法積極有所為,無法具體提出有用的行政措施,則千萬不要介入此產業,否則只有擾民,只有干涉此產業的正常發展。

    在行政措施的積極協助面,農委會防檢局對於輸美附水草蝴蝶蘭認證工作即是一種正面有助益的好例。自與美方接洽,建立防蟲網溫室示範點,提出具體方案,制定標準作業程序,舉辦各種法規面與行政面的說明會與技術觀摩會,這些行政措施都值得肯定。有關人員的辛若也值得尊敬。

    蝴蝶蘭生技園區則是另一個極端的例子。在官僚態度下,此園區已失去了先機,成為以官方硬體建築為主,民間生產溫室為輔,不官不民的形態。規劃工作則是“外行當道,騙完即跑”的結局。在北縣八里污水處理場如今聳立著數個無用的蛋形物,難道未來在台南烏樹林也存放著一些水泥房積木,做為未來蝴蝶蘭產業發展失敗歷程碑的笑柄?在官僚精神下不重視專業能力,生技園區未來能夠成為什麼?因為無知所以官僚,因為官僚所以更加無知,此為無止盡的惡性循環。

    政府要做什麼?行政工作要如何執行?如何訂定具體的計劃以專業分工,定出時程一階段再一階段的執行。如果對此產業不加以深入瞭解,不收集資訊,不用功進修,只是道聽塗說,只是喊些“未來市場為100億、200億”的口號,不如偃兵息鼓,在不擾民的前提下,由市場機制來進行自然淘汰。

    在自然競爭下,使得可以生存有競爭力的蘭園與公司自然的成長壯大,使得一些不力求改善生產體質的公司或生產者自然淘汰,如此此產業則更加健全,能生存者則更有競爭力。

 

九、蝴蝶蘭產業的未來

沒有外在力量能夠決定一個人的未來,沒有命中注定,除非此人自我不努力。蘭花產業也是如此,只要努力即可以掌握此產業的發展。如果在心態上只是自私自利,在能力上只是浮面淺薄,此產業則看不到未來。台灣的蝴蝶蘭產業,未來要自限於此海島,還是要走出國際?

    在國際競爭下,蝴蝶蘭產業必須成為高科技產業,企業化量化生產的產業,而且是國際分工的產業。在產業的自我反省中,民間產業能否應戰此國際競爭,研究人員的水準與官員的素養能力是否具有國際競爭力?

    荷蘭有計劃有步驟地進入此市場,自收集資訊,進行生理研究,到達熟悉量產方式的階段。其營運目標先設定於2008年,而已開始調整2008年後的生產方式。美國本土蘭花產業正式開始,也在競逐此全世界最大的蘭花市場。自2004年底到2008年的轉捩點,台灣要如何應戰?是痛定思痛的重新建軍,還是只是高呼一些無具體做法的口號,或是沿用以前切花的概念與行銷方式,對此產業敷衍了事。

   台灣蘭花產業的未來是如同荷蘭、美國蘭花公司所預測,一個育種與品種供應國,組培苗中母瓶代工場,高溫品系代工場,還是重新調整成為真正的蘭花帝國。

    台灣蘭花產業的弱點正是對手的特點。無論是荷蘭或是美國,其蘭花產業的特點是選拔品種以適合商業化生產的品系為首一考量,要求好種與抗病,能夠計劃生產,能夠建立全程管控的生產技術。因此無論顧客購買的產品是組培苗、二吋小苗、四吋成熟大苗或是開花株,荷蘭公司都能提供技術支援,持續的指導顧客栽培其植株至開花階段。因此購買荷蘭的蝴蝶蘭不見得是購買最美、最有賣相的蝴蝶蘭,而是購得最有保障的蘭株。相反的海外顧客對台灣蘭苗的抱怨總是不整齊、不穩定與沒有保障,無法進行計劃生產。

    對台灣而言,因種源豐富而每年可育出許多新品種,這是優勢也是量產的負擔。擔任育種選種者,可延續此少量多樣化的產業,而且這也是台灣蝴蝶蘭的基礎。但是對於進行量產的蘭園與公司,必須有所取捨。必須對於特定的品種選定生產對象,徹底的瞭解這些品種特性,進行系統化的生產。而產品在外銷海外時,栽培技術的資訊也隨之成為一種商品。

    以適時適地的概念而言,台灣條件遠勝於荷蘭。台灣不需要如同荷蘭,只栽培日夜溫27℃/27℃的品種。台灣有豐富的種源,各有其不同栽培環境,只要能夠區隔品種,選擇不同氣候的海外市場,台灣蝴蝶蘭產業有其揮灑的空間。

    台灣整體優勢是什麼?豐富的種源,育種選種與組培苗生產的能力,勤奮的蘭友,便捷的交通,各地不同的氣候等。但是這些優點不足以造就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帝國。要成為真正的蝴蝶蘭帝國,每個行業都要盡其本分。除了蘭界,研究人員、服務業人員、政府行政官員都必須做好自己該做的事。而盡心盡力做事的第一步是用功學習,由認識此產業開始,知己知彼,才能打勝仗。知道問題,才能解決問題。不是以數十年來內銷市場或切花外銷的方式與習氣,辦些蘭展,排些海外參觀行程而應付了事。在技術層面,是要建立穩定的生產體系,適時適量提供海外基地品質整齊的產品。

    當自稱台灣農業天下第一,當自喜台灣是蝴蝶蘭王國時,荷蘭產業已全力奔馳,美國本土產業已興起,時間已不全在台灣這一邊,機會已漸漸流失。

    台灣蝴蝶蘭產業未來如何?似乎正走著難以挽回、難以轉向的道路。在近兩三年內還是有機會。通過了2008年,國際蘭花產業則已成定局。如果被淘汰出局,則難以再回到競爭場。

 

十、後記與感言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每年培養一批學生,就業市場在於生醫檢測是光電工業。當學生畢業踏上就業一途,就會告訴他們老師的一項心願,他日賺錢回饋研究室,使得研究室得以在陽台上搭建一座研究型溫室,預算是220萬新台幣。

    國家許多研究經費不知用在何方,而220萬元的預算如是難求。畢業的學生在社會工作一段時日,返回研究室對老師的建言是離開農業,放掉蘭花相關研究,因而研究室可以走得更快,更無負擔。

    自1994年7月,開始投入此蘭花產業,轉眼已十年。我自年青的神采奕奕走向兩鬢霜白,明知放下蘭花產業,是放下重擔,是一種解放,但是心中永是不甘與不忍。這是可以使得台灣農業在國際上揚眉吐氣,可使台灣農民從事高科技生產,能夠有自尊自信的產業。為何大家不能合力做好?

    今年9月在荷蘭一家父子聯手經營的蘭花公司參訪。傍晚員工下班離廠,老先生親自在巡視溫室。白髮的父親告訴我他對經營蘭花公司的理念。他希望他近三十歳的兒子未來有天參加高中同學會,同學們或許有律師、有銀行家、有教授、有董事長,但是他的兒子可以自豪地告訴同學:我是經營高科技蘭花產業的負責人。

    對蘭花產業界就是這一份執著,對此產業有所期盼,希望此產業走出國際,走出海外,使得台灣美麗的蝴蝶蘭出現在世界各地,然後與此蘭花產業共同奮鬥的每一份子,無論是生產者、蘭園、研究人員、服務業人員、政府官員,都能自豪地告訴外國人,台灣農業真正能揚威海外,而我們都為台灣成就了此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