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0分至70分:20054月的上海參觀行程

國立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4月上旬至中國上海參觀中國國際花卉園藝展覽會,也到上海市附近三個農業專業區訪問台灣業者在此地經營的蘭花產業。自上次大陸行至今已有兩年,再度參訪大陸看到兩年來上海市房地產日益熱絡,上海市建設增加不少,但是在花卉園藝展覽會現場,卻是看到的是表面的亮麗與實質的停滯。

一、參觀現況

展覽會場內仍然維持兩層樓面的展出會場,但是蝴蝶蘭公司與溫室公司的數量已不如以往。除了厄瓜多爾、荷蘭、德國與韓國等外商公司的產品,會場內展出最多的花卉是切花,而不是以往的蘭花。最大的展示攤位是資材公司而不是溫室公司。以往一些以溫室工程為主體的公司已開始兼售資材或種苗。

在會場內的蝴蝶蘭,最亮麗的品系是V3大白花,V31大紅花與滿天紅小紅花。其他品系並不見顯眼,開花品質並未進步。在溫室公司的展出設備中,控制系統仍然停留於回饋控制技術,而未見精密準確的感測器。環控設備中的負壓風扇與水牆,幾乎處處見到仿製品,性能未能規格化。氣密性與精準性都是不如外國原廠產品。由此會場展出的蘭花品質與溫室工程技術,看到是停滯不前,看不到進步。

在展覽會的入口右側,荷蘭Anthura公司佔有醒目的位置。火鶴花、鳳梨花滿滿地佈置在其展覽區,其網站介紹的新興觀賞植物豬籠草,也掛滿了一面牆。值得注意地是其攤位並未見到任何一株蝴蝶蘭。該公司展示人員明白的表示,在現今階段,Anthura公司不會在中國大陸介入蝴蝶蘭市場。

    次日參觀三處科學農業專業區。專業區的特色是由大陸政府搭建再租給進駐使用者。近日開發的新專業區則由進駐者提出溫室結構需求,再由官方搭建不同的溫室設施給予使用。三處的專業區有一處由北京三益公司搭建,由於其技術沿自台灣,溫室的結構與環控設備尚能維持一定水準。其餘的溫室興建公司,技術均以模仿為主。搭建的溫室結構十分粗糙,溫室氣密性差,樑柱遮光率偏高,加溫機加溫能力與降溫設備能力均不合乎溫室工程標準。內部空氣導流管擺置不當,嚴重影響日光分佈。在新成立的農業專業區,以中央加溫系統製作熱水再分配到各溫室。加熱設備的能量未加規劃,加熱管輸送距離過於遙遠,冬天溫室內部溫度過低。風扇的通風量因數目太少而不足。新搭建的花卉拍賣中心為溫室結構,以天窗搭配內遮蔭網,而內遮蔭網阻礙了底部空氣向上流動,天窗無法發揮功能。在這些外表亮麗的專業區,處處可以看到外行的規劃設計。結構與設備只有模仿並無學理基礎。專業區生長的作物無合適的溫室,無合理的栽培技術,當然沒有好的產品。

    一個國家的基礎命脈在於學術力量,蘭花產業與溫室工程技術也是如此。此次大陸行收集近年來此地區發表的學術論文,包括學會的會刊與各大學出版的研究報告。近年來,仍未脫離輕、薄、短、小的型態。許多論文只有2-3頁,扣除大字標題與圖表,文章內容不足A4大小的兩頁。進步之處在於總篇數的增加與印刷品質的精美。論文由黑白進步為彩色,但是內容比起以前未有多大改進。中國大陸近年來在國際期刊發表的論文數目逐漸增加,顯示已有許多才智之士在學術上努力。但是在蘭花產業與溫室工程領域,卻未見到大陸學術界真正的投入。

    在與台商的訪談中,看到蝴蝶蘭此年花的市場變化。大陸四大盆花產業為蝴蝶蘭、虎頭蘭(稱為大花蕙蘭)、火鶴花與觀賞鳳梨。蝴蝶蘭的銷售數量仍是第一。但是由近年來年節年花的銷售金額可以觀察其市場價值的演變。在2001年年節,每盆最高價格還有95-100人民幣的價位,2003年最高為69元人民幣,2004年則為49元人民幣。到了今年2月,年花每盆已跌至29元人民幣,產地價格為15元。過了舊曆年,產地價格則跌到5-10元。

2005年的年花銷售數量到底有多少?近十家台商所估計的總量範圍為500-660萬株。而年節以外的銷售量約為年節的20-25%,以此估算20043月至20052月,中國大陸最大的可能銷售量為825萬株(660 × 1.25)。此數字與荷蘭公司的調查估計值850萬株十分接近。然而今年冬天開花株的供應量有多少?一些台商的估計範圍則自1,400萬株至2,000萬株。也有台商認為數字不止如此。

    2001年開始,大陸蝴蝶蘭產業最大的變化是大陸半官方公司的投入。許多農業研究單位,有中央級、有省級與縣級,在經費自籌的壓力下紛紛投入蝴蝶蘭產業。而大學本身科系或由大學衍生的生技公司,也急於進入此產業。這些帶有官方色彩的生技公司,其土地成本與溫室成本幾乎是免費。人事費用、水電種苗費用等開支也可得到官方補助。在投資成本幾乎歸零的情況下,蝴蝶蘭生產面積在2001年至2004年達到頂峰。

    為了符合年花的市場需求,大陸蝴蝶蘭的生產時程如下:在第一年3-5月自組培瓶取出瓶苗開始移植,經過第一年至第二年夏季形成大苗。在第二年秋季開始催花梗,第三年的春節(1月或2)以開花株出售,自組培苗成長至大苗為15-18個月。由於大陸地區氣候顯著不同,南方的福建與廣東,西南的雲南昆明,華中的上海與長江三角區,華北的山東、天津與北京,各有其氣候特性。近兩年來北半球日夜溫度普遍提高,高低溫差極為混亂。台商與大陸本地所栽培品種也未依品種特性加以區分栽培,因此大陸的蝴蝶蘭栽培開花作業只能以紊亂形容。由於北半球在秋天後進入低溫階段,許多溫室的加溫設備能力不足,或是氣密性不良,或是不願意投資太多加溫成本,因此蝴蝶蘭溫室內溫度偏低,春化效應十分快速,品系雜亂使得抽梗與開花無法掌握。高溫品種往往在中苗階段就抽梗開花。因而造成開花品質普遍低落,花梗短,花朵數目少,花朵尺寸小。在年節之前,大量且品質不佳的產品充斥於市場。

大陸蝴蝶蘭的生產量有多大,以實地參訪的一家組培場為例:全場共有80個操作台,一人一天工作10小時,可採取兩班制。換言之每一個操作台可以每日工作20小時,至少生產100個組培瓶,每瓶放置20株分生苗。每天產量為16萬株。以每年250個工作天,可推估其年產量。自2001年是半官方單位開始介入蝴蝶蘭產業,2002年開始進行量產,而此大量產品的波浪於2005年春節衝擊年花市場。2001年至2003年是大陸官方單位,民間與外資公司大量進入此產業時代,2005年至2007年春節的年花則必須承擔此浪潮。由於蝴蝶蘭栽培面積急速的增加,各省農業專業區內有大批的溫室其內部植床需要填滿蘭苗。在此急遽擴增的時代,除了大陸自產的種苗,台灣蝴蝶蘭產業也藉此將組培苗、小、中、大苗銷售至大陸,以協助填滿溫室,數量估計年約400-650萬株,因此也在2002年至2004年為台灣蘭花產業增加一個產品出口區。2005年春節進入市場的年花數量遠超過以往年節,但是銷售量不增反減,售出價格再度下滑。在春節之後,開花株價格下滑到谷底,而其他未售出的開花株是如何處理,是丟棄銷毀或是剪掉花梗等待明年?大多數的蘭花公司採取後者。

歐洲的蝴蝶蘭產業趨向卻是如此:數量逐年增加,品質逐年改進,售價則由高價位逐年下滑而趨向穩定。對整體產業而言,總獲利量仍然持續增加,代表此產業已可立足,已趨向成熟穩定。大陸的蝴蝶蘭產業生產數量逐年暴漲,整體品質逐漸低落,價格下滑。台商的感嘆與抱怨:「大陸的蝴蝶蘭被玩爛了,被玩壞了」。

大陸自2001年開始拓展溫室與蘭花產業。目前蝴蝶蘭已是氾濫成災,而另一個新興作物虎頭蘭,卻又是大量自韓國進口,數量已達百萬株。在蘭花大量生產情況下,溫室需求面積數量也為之大增,然而溫室技術與蘭花生產品質不僅只是停滯反而下降。自1990年後的10年,技術自進步趨向平穩,而又向後倒退。這種發展的歷程,應驗了荷蘭公司對中國大陸產業的批評:自0分至70分。荷蘭人認為中國大陸對於生產技術是沿襲著自0分至70分的定律。

1. 自無而有,自0分至50分,由引進至模仿,短短35年即可達成。

2. 50分至60分,時間總共要7-10年。

3. 60分至70分,時間總共要10-15年。

4. 70分以上,需要的時間不知要多久?

 

二、自0分至70

    以溫室工程與蘭花栽培技術為例,將技術依發展階段分別計分如下:

 (). 溫室工程

1. 0-50分:能夠搭建溫室,具有抗拒風雪、暴風等異常天候的能力。其機構組件,機電設備均以人力動作。溫室具有保護作物生長,不為異常氣候所傷害的基本功能。

2. 50-60分:裝置微氣候控制設備,環控策略主要為開閉控制或是回饋控制,作

           物能夠終年栽培於溫室內部,達到不死能成長的功能。

3. 60-65分:引入內部作業機具,包括灌溉、施肥、施藥等管理機具,達到省人

           力的需求。

4. 65-75分:以作物需求的最佳環境為控制目標,以作物生理為感測對象,因此可以提供作物最佳生產環境,達到提昇品質與穩定生產數量之要求,環控策略採取前授式控制。

5. 75-85分:以生產效率、生產成本、生態環境三項條件加以考量。將灌溉,

           施肥,病蟲害防治等作業建立量化模式,並且併入微氣候環境

           模式進行綜合性生產模式管理。環控系統為生理需求為主的的模式

           控制。

6. 85分以上:進行區域規劃,區別作物之生理特性,依生產地區氣候特性與市場行銷目標進行溫室生產規劃。達到生產效率最高,能源最少,污染最低、與利潤最高之境界。

(). 蘭花生產技術

1. 0分至50分:在溫室內能夠種植蘭花的小苗、中苗、大苗至開花株,維持不死且能開花。

2. 50分至55分:收集種源與育種,自行生產種子播種之實生苗。

3. 55分至65分:生產分生苗,放大產量,開花時期能夠局部調節。

4. 65分至75分:分生苗朝向無病毒、少變異的生產目標,而且能夠控制變異與

污染的比例。大苗與開花株的生產品質穩定。

5. 75分至85分:熟悉蘭花栽培品種的生理特性,以此特性進行生產管理。作物生產能夠依據生產計劃達到數量一定、品質整齊、供貨及時之要求,出成率至少8成。

6. 85分以上:依銷售市場的需求訂定生產計劃。在一段時間間隔建立品管查核點,建立完整的生產供應鏈。將市場需求之品質、數量、時程、品種生理特性與國內生產地區加以規劃結合。

    由上述兩項技術的發展層次可知,自0分至50分,可以自國外引進技術,可以藉由模仿、抄襲,甚至盜用因而容易得到技術,也因此很容易在短期內即達到此水準。要達到65分的水準,技術的困難度增加,學習的速度也開始變慢。要增加至75分的程度,業者被要求自我不斷學習,不斷地提昇自身能力。研究人員技術的研發創新是自75分至85分的關鍵,因此一個國家的研發能力,研究人員的研究水準即可做為技術能否不斷昇級的指標。

   

對於溫室技術與蘭花栽培而言,除了育種能力,台灣產業維持著70-75分之平均水準,然而進步的速度已經變慢。大陸15年來平均水準已可達60-65分,近年來反而因過快的擴張,自此65分的程度向後退步。這已應驗了荷蘭人對大陸產業的批評,停留在60分與65分之間。

 

三、大陸蝴蝶蘭產業的近期演變

    大陸的蝴蝶蘭產業生產面積與產量已逐漸的到達高峰期,品質與售價也日趨下滑,未來的趨勢只有兩種,一是先下滑而在一個界限內趨向穩定,另一是下滑至谷底再反彈回升。無論是那一種型態,對台灣蝴蝶蘭產業均造成影響。

大陸的蝴蝶蘭產業,並非依市場需求而逐次開發興起的產業。蝴蝶蘭產業的崛起是政治因素而非經濟因素。在面對WTO的挑戰,面對大陸自身農業產品與國外競爭的問題,大陸當局首先倡導科學農業,規劃農業專業區以吸引外商。而溫室產業正是專業區的最愛,也是因為這是最有看頭的生產型態。科學農業此口號之後,第二個動人的口號是生技農業。在目前農業生物技術中具有產業型態唯有蘭花,尤其蝴蝶蘭可藉由實生苗與分生苗加以繁殖。在此兩大口號之下,專業區內溫室的種植作物當然以蝴蝶蘭為唯一選擇。自2001年後,大陸各官方研究單位、各一般大學、科技大學等紛紛自謀財源。大陸政府也藉由補助土地、溫室、資材等費用,鼓勵原來大批農業研究人員從事生產行為。這些出身公務體系下的研究人員,在土地與溫室成本可以不計的前提下,第一選擇當然是單價最高的蝴蝶蘭。自2001年以後,有政府口號支援,有大批溫室提供為生產工具,有官方的鼓勵,有大批公務人員的投入,造成了2004年之後大陸蝴蝶蘭的栽培面積與產量氾濫成災。由大陸官方的資料顯示,栽培溫室面積宣稱已超過1,500公頃。實際已使用的面積宣稱約在60-70%之間。龐大的栽培面積需要大批組培苗、小、中、大苗加以填補植床空間,這也是台灣蘭界自2001年至2004年,三年之間種苗仍能持續銷往大陸的主因。

    一個花卉產業在短短數年之間生產面積暴增,此產業需要的人才包括栽培技術、溫室管理,市場行銷等各種專業人才,根本無法在短期內加以系統性、全面性的培養。此外蝴蝶蘭品系生理的複雜性更不是初入門者所能想像。不同的品種有不同的日夜溫度需求,有不同的光周期,對於容忍光量更是不同。而大陸幅員之大,各地氣候顯著的差異,更不是貿然投入此產業的台商以台灣栽培經驗所能應付。大陸農業學術的研究水準當然無法支援此產業。因此生產品質不穩定,出成率不一致,而且地處北半球,無法逃過大自然低溫之影響。在春化效應下,許多品種在營養累積不良的情況下一一抽梗,而這種開花株品質只有江河日下。大量低品質的開花株充塞於花卉市場,這就是盲目量產的結果。這也是台商的感慨蝴蝶蘭已被玩壞了、玩爛了。大量低品質的產品塞滿市場,不但沒有增加銷售量,而是嚇走更多顧客。到了每年5月至9月,大陸市場反而難以找到蝴蝶蘭開花株。因此只有永遠停留在年花傾銷的方式。

    蝴蝶蘭的生理特性如是弔詭,要種死此作物還真是不容易。因為CAM作物的生理特性,使其在逆境中能維持生命,這也是大陸許多蘭花公司在投入此產業時認為容易經營的主因。但是蝴蝶蘭的另一特性卻也如是:要及時開出好花更是困難。因此如果不顧及年節的時間壓力,只要求種出有3-5花苞的開花株,此門檻並不困難。要在春節前兩週送出8朵以上的開花株才是考驗真功夫。

今年2005年大陸春節市場就在銷售量降低,銷售價格下跌的結局下落幕,但是產生的產銷問題並未因此而告一段落。今年抽梗開花而未能處理的開花株是如何處理?是加以毀棄還是剪掉花梗留置溫室內以待來年。由於大陸農業專業區內仍有許多溫室需要填入作物,因此今年絕大多數的殘花仍是留駐以待明年。在2006年春節,甚至2007年的春節,一波再一波的開花株對市場會有多大影響?由於大陸的生產資訊並未透明化,也無法直接判斷。

 

四、大陸蝴蝶蘭產業與台灣

    大陸蝴蝶蘭產業對台灣的影響可以分成兩部份討論:

()、在大陸的台商

台商在大陸從事蝴蝶蘭生產有著不同的層次。

境界最高的生產方式是能夠區隔市場,建立品牌,以高品質取勝。在大陸蘭花品質普遍低落時,高品質的蘭花仍舊有其出路,例如10朵以上,排序整齊,花朵直徑大於10公分的大白花、大紅花。能開出雙梗或多梗,花朵數目多,花色亮麗而且耐看的滿天紅。在年節送禮市場上有固定的銷售額。在每年4月至10月,如果能維持一定的供貨量與一定的品質,以大陸沿海城市財富集中的現況,仍然是有利可圖。只是從事此大陸內需且高價位市場的蘭花公司,對內必須穩定生產,對外必須正確的評估市場需求量。能夠以量制價,能夠站穩此高品質的送禮市場。此種高品質市場的主要問題是每年需求數量有多少?大陸具有購買高級花卉能力的人數是多少人?

大多數的台商蘭花公司則憑藉靈活的經營手段與廣結的人脈,自組培苗、小、中、大苗都可生產與銷售,也可自行催花成為開花株進軍年節市場。由於蝴蝶蘭此產品的特殊性,在各階段都可以成為商品出售,因此許多台商可自台灣引進或直接在大陸生產。生產的產品可自用,也可協助大陸新興的專業區溫室填滿其空間。使農業專業區可以維持熱烈招商的形象,也可以應付上級的督察。台商蘭園擔任為種苗供應的角色,與大陸各農業專業區維持著共存共榮。此種經營方式所面對的關鍵點在於何時是大陸蝴蝶蘭產業的飽和點。在到達飽和點那段時期,可能有許多專業區放棄了栽培蘭花,也有可能大陸的種苗供應量已足夠需求不再需要外界供應。如果此大限到臨,而台商的蘭園仍充滿著種苗,這些小、中、大苗又該往那處傾銷?換言之,在大陸是持續生產,還是見好即收?這正是考驗台商的經營智慧。大陸的國際事業有如體型龐大的巨輪,台商蘭園是體態靈活的補給艦。可見機而作,賺取利益。但是在大船沉沒之前,小艦能否及時逃離那漩渦?

()、對台灣國內蘭業的影響

    大陸蝴蝶蘭產業對於台灣產業的影響如何?大陸產品是否有能力回銷台灣。對於小、中、大苗或是開花株而言,此機會並不大,主要是品質與售價。大陸的組培苗(分生苗)是否將回售台灣,答案也是由品質與價格決定。目前大陸分生苗售價每棵約3元人民幣。而品質的條件就是變異率,健化成活率與組培苗本身整齊性。

大陸蝴蝶蘭種苗供應於飽和點時,相對也影響台灣的一些蘭業。如果台灣島內生產的組培苗、小、中、大苗是以大陸為主要市場,在大陸市場飽和或崩盤後,台灣島內蘭園原來待售的苗株將何去何從?這也是台灣蘭界需要準備面對的問題。

大陸是否能與台灣競爭海外市場?目前大陸已有少量的組培苗銷售至歐洲,2004年也有數萬株大苗銷往美國。大陸與台灣大苗的市場競爭將是美國的華人蘭園與日本的小蘭園。

美國大規模的蘭花公司,其最低基本需求量是每次供貨一萬株,一年供貨十次。而且要求準時供貨,品質整齊,數量一定。台灣的蘭花產業的致命傷即是此量產能力。而以大陸之生產規模與生產品質,一年10次,每次出貨要求1萬株整齊大苗,此型供應方式仍是大陸蘭花公司難以達成的高門檻。但是對於在美的華人蘭園,每次需求量為數百至數千株,而且不是需要每月供貨,每年取貨次數有限,每次品種也未必固定。日本小面積蘭園對大苗需求狀況也是如此情況。雖然大陸蘭園品質整齊度不高,但是由於生產數量龐大,在大面積的蘭園內,自大量苗株中一次挑選數百、數千株合格大苗並不困難。因此此種品種不定,數量不大的大苗行銷方式,大陸可以與台灣競爭。對台灣而言,許多小規模蘭園依賴貿易商代為銷售其大苗。而這些貿易商也已有部分轉往大陸尋覓種苗。台灣這類小蘭園,銷售管道完全依賴他人而未能自闢市場的生產型態,這是近年內最令人憂心的產業。

對台灣蝴蝶蘭產業而言,大陸有語言相同之便利。大陸官方的人治方式,也是許多台灣人已習於為常的官場文化。但是大陸的蝴蝶蘭市場是政治炒作下的產業,並非從市場需求逐次發展的產業。大陸內需市場對品質的要求並不高,這種不講求品質的市場心態,也是荷蘭公司不願意在此時期進入大陸市場的主因。Anthura公司對中國大陸的市場分析中即指出此關鍵點。或許在若干年之後,大陸蝴蝶蘭產業回到市場機制,回到供需基本面。台灣與荷蘭將在中國大陸本土相互競爭。

台灣真正的蝴蝶蘭市場不在島內,因為內需有限。也不是在中國大陸,因為不是一個正常機制的地區。真正的市場在外國,尤其是歐洲與美國,高所得,有固定購買觀賞花卉之生活習慣,對花卉有品質要求的銷售市場。也只有在此市場,高科技產品才能夠著力競爭。

 

五、結語與感言

大陸的蝴蝶蘭產業是由台商的投入才開始發展。也因為此種風雲際會,在"科學農業""生技農業"兩大口號下,因政治力量的介入使得栽培面積與數量暴增。而一波又一波的種苗開始量產後,銷售市場的問題已全面浮現。因為此產業是炒作下的產業,不是正常的市場發展。過快過大的膨脹,產業的本質是空虛不實。由於此銷售市場有著太多未能預測的變數,荷蘭蘭花公司目前維持著觀望的態度。

台灣的蝴蝶蘭產業是自立發展的產業,育種的基礎在數十年前已奠定,因此台灣的育種能力已在世界蘭花產業中無可取代。中、小蘭園憑藉分工方式與台灣中小企業在國際上的行銷能力,逐步開拓世界性的蘭花市場。在蝴蝶蘭產業浮出檯面之後,當然也有許多傳統負面因子逐漸滲入此產業。例如國家級生技計劃中,許多不負責任的研究人員以此名目奪取經費。在蘭花生技園區的建立中,處處看到政客無恥的嘴臉。但是這種負面現象並不是台灣蝴蝶蘭產業原來的本質,這是台灣產業遠勝於大陸蝴蝶蘭產業的主因。

1995年至2001年,大陸的溫室設施產業與花卉產業進步快速,在2001年之後,速度停滯漸緩。此現象即是荷蘭人所稱自0分至70分的現象,為何大陸相關產業自停留於60-65分的平均水準而近年來向後倒退?除了急功近利,除了大陸人所說的假、大、空宣傳習慣,研究能力不強也是主要的因子。國家與產業發展的命脈都相同,都在於學術研究,在於其基本心態能否尊重學術真理。

蝴蝶蘭的品系如是複雜,有其不同的環境要求條件,有其不同的養分吸收能力,也有不同的抗病蟲害特質。以中國大陸面積之大,各地氣候如是差異。以台灣多年累積經驗無法在大陸各地完全以經驗法則而能得心應手,而且大陸主要銷售市場的各大都市也都是如此分散,必須在消費市場附近建立催花與開花基地,這種市場型態與美國十分類似。

台灣的地理環境本來十分複雜,有不同地形與氣候特性,加上蝴蝶蘭品系生理特性差異。本來即可以依市場需求的花型、花色與售出開花株的時間,數量、品質等條件,在台灣選擇最適合栽培的地區分別建立專業生產區。中、大苗再送達購買市場附近之海外基地進行開花作業。世界各地區氣候的特殊性與台灣蝴蝶蘭品種的豐富性在此恰好可以互相配合。因此台灣可因品種豐富的優良條件,藉由對品種栽培生理的瞭解,可以位於世界蝴蝶蘭產業的制高點,可以領導此產業。但是台灣蝴蝶蘭產業的深層問題已開始浮現,蘭花育種能力高達90分以上,但是蝴蝶蘭產業到達平均分數70-75分則停滯不前,難道海峽兩岸果真是同文同種,逃不出070分的宿命。

台灣蝴蝶蘭產業的優勢條件例如種源豐富、氣候適宜、多年栽培經驗等,這都已成為老生常談,這也是此產業具有70-75分實力的一項原因。但是要自70分的層次提昇至80分,面臨的問題不僅只是量產技術無法落實與國際行銷資訊不明,真正的深層問題更在於專業能力並不受重視,官僚心態橫行,研究人員缺乏職業道德,從事蘭花產業人員見識淺近等。曾有蘭界人員批評台灣蘭花產業因為受到傳統文化的影響,其根本的心態是無法合作成事。但是在「輸美蝴蝶蘭附帶介質工作計畫」的工作內容執行過程中,政府防檢局官員,研究界中蟲害研究人員與溫室工程研究人員能夠攜手合作,加上業者的配合。使得附帶水草的蝴蝶蘭,已在今年1月中旬成功輸入美國。這已證明只要官員不具官僚心態,只要研究人員具有真才實學能夠拋棄門戶之見,業者又能配合實施,在各方面的努力下台灣蝴蝶蘭產業可以自75分的水準門檻再向上提昇,也可擺脫大陸、韓國、印尼等國家的糾纏。

台商如何在大陸蝴蝶蘭產業中生存茁壯,成敗關鍵是其投機或投資的心態。以投機心態是基於土地與溫室租金廉價而盲目投入,一昧大量生產而不考慮市場需求,因此成敗的機率已是如此明顯。投資者是瞭解市場的需求變化,瞭解自己的能力與在此市場的定位。可以以高品質產品以區隔市場,也可以以種苗供應者的角色對大陸國營產業擔任補給角色,可以與大陸產業共存共榮。只是此時間點要如何準確的掌握?在龐大船隻觸礁沈沒時,小艦如何逃開不為漩渦捲入,這種時機判斷只有依憑經營者的智慧。

0分至70分的過程,此是荷蘭人對中國產業發展的評語,適用於現今的大陸蝴蝶蘭產業,也適用於目前台灣蘭花產業。台灣自身的基本問題即是如何自我提昇產業超越目前的平均水準7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