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蘭業感言篇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美麗與哀愁:4月台南縣立蘭展

中興大學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4月初到烏樹林參觀台南縣蘭展。在回程的高速公路上,開始聯絡蘭界的朋友協助為即將來訪的海外朋友安排新的行程。在往年,4月貝汝蘭展是招待海外朋友的好場所。在今年反而不忍心讓這些海外蘭業新客戶看到 烏樹林的台南縣立蘭展。

    當買了門票,踏入展示場的第一印象是看到許許多多蝴蝶蘭花瓣上佈滿了灰黴病的斑點,很快地找到了原因。在外界下雨的下午,展示場的噴頭定期的噴霧,空氣相對溼度將近飽和,這正是灰黴病的溫床,內部的病原菌也隨著人群走動在空間內迅速傳播。

    展示場另一個不可思議的裝置是向下直吹的冷氣口。冷氣沒有向兩側分散,而是直接由出口向下吹到花瓣上方。走過許多日本、美國與荷蘭的花卉展覽場,也看過國內多次蘭展,只有烏樹林的展示場是如此粗魯的對待蘭花,如此不愛惜美麗的蘭花。裝設噴霧裝置是利用蒸發冷卻原理,對又熱又乾的空氣進行加濕與降溫。但是在大氣相對溼度極高的陰雨天,噴霧只有增加病菌感染的機率,此狀況下真正需要的環控作業是維持通風而不是噴霧。在陰雨天,進行持續噴霧的動作只有顯示主辦單位的蠻橫與無知。由冷氣風管向下直接送風的裝置,也代表此展示建築物的設計者對花卉特性的外行。一個蘭展如果代表國家的蘭業水準,此種灰黴病橫行的展示區,只有使台灣蘭業蒙羞。

    在大眾媒體的宣傳下,蘭展參觀人數一直增加。在蘭展現場,可以吃到各種美食,在會場之外,有各型表演秀,有各式兒童遊戲器材。這是台南縣官方辦出的蘭展。一種嘉年華會的活動,一種國內農產品典型的促銷大會,有吃、有玩、又有拿。

    國際蘭展的目的是什麼?使得國際客戶可以在此時期到台灣,在極短的時間,在相同的場地,一次看完台灣一年內增加的品種,也藉此買賣雙方進行洽談而創造商機。然而台灣蘭業已是成熟的產業,許多外國客戶在過去都已完成台灣蘭園的品種資料收集。也早在非蘭展期間在貿易商的陪同下已走過了許多蘭園,買下需要的品種,對於這些熟客並不是藉此蘭展才得以開拓銷路。對於新客戶,蘭展的內容則十分重要。因此一個國際性的展覽對於外國參訪者的資料收集是不餘遺力。在入場之前,都要求參訪者填寫一份個人資料或是索取一張名片以換取參觀証。這些資料用來比較分析參觀展覽者的人數變化,用以追蹤所有未來的客戶。一個國際展覽參展的第一步從收集參觀者的資料開始。一個地方性蘭展當然無須如此。只要拼數量,拼人氣即可。

    十天以上的蘭展,的確是世界少見。花卉展覽著重品質。荷蘭每年十一月的世界花卉展示會場,也不會超過一週。其基本原則是將花卉最美的一面呈現於參觀者。在台南縣蘭展,看到的是不重視品質,不重視蘭花之美,是一個以媒體炒作、以吃喝玩樂為主的促銷大會。當然不免也要找些學術人員發表此次蘭展創造十億商機的神話。由官方補助的花卉刊物也隨後發表讚賞不已歌功頌德的文章。

    由貝汝至烏樹林,由民間協會轉移至縣府官員指揮,2005年台南縣蘭展是台灣蘭花產業的里程碑,代表官方將此蘭花產業由國際產業轉為地方產業。2005年4月是個轉捩點。以後毎年4月如果仍在此地舉行,可以想見是個國產蘭花的促銷大會。如果維持現在的局面,當蝴蝶蘭產業內外銷的比例逆轉,形成內銷居多外銷為輔的產業後,每年4月恰是將春節年花市場無法消化的餘花,藉由此四月縣立蘭展將其耗損或是進行促銷。因此以後四月的蘭展將與其他縣市的特產促銷大會相同。一個以吃喝玩樂為主的嘉年華會,可以看到官員聲嘶力竭的奮力拍賣,努力將蘭花於內銷市場促銷。

    今年春節的年花市場是不如往年,而明年前景如何?蘭界心中已有定論。大公司或大規模蘭園外銷受阻,年花市場成為搶救現金的最後希望,大批開花株擠入了內需市場,產銷問題更為惡化。難道此蝴蝶蘭產業終究走向由官員喊話、出面表演的促銷結局。此原來具有國際競爭的產業,最後難道要淪落成傳統農產品的命運,因為產銷失調而走向舉辦以內需市場為主的促銷活動。

    蝴蝶蘭產業與其他產業的發展並無不同,大陸市場不是主要的市場。對品質不重視、售價不高的市場,不是台灣蝴蝶蘭的目的市場,台灣蝴蝶蘭的主要市場在歐美。近年來,也看到國內一些蘭園不斷地努力,在世界各地不斷地努力開拓新天地。這些新市場仍是剛起步,對國內產量的容納吸收仍是有限,只是由這些不斷努力的蘭園,看到了台灣蘭界的希望。歐美市場尚未滿載,仍然有許多空間。台灣蘭界的根本問題還是量產技術的落實。如何在指定的時間,生產出數量穩定,品質整期的種苗。

    國內蝴蝶蘭產銷的問題已經浮現,美麗的蘭花已隱含產銷問題的哀愁。對於市場無法掌握,無法依訂單數量進行計劃生產的蘭園,在此時期只有縮小生產規模,減少生產數量,維持蘭園最低的運作。由小規模的生產量以演練量產技術,以“品質整齊、品質提昇、出成率提高”為生產目標。在國外市場逐次開拓後才能夠再出發。已不能只依賴國內市場或大陸市場以解決產銷問題。

    4月上旬到中國大陸上海參訪。大陸研究人員提及大陸農業的“假、大、空”。計劃是如是虛假,目標是如此巨大,最後成效是一場空。在蘭花生技園區,在此4月縣立蘭展,也可以看到此種心態官僚群的辦事方式。不瞭解台灣產業現況,不瞭解國際市場的需求,只有以自己私慾行事,只求成就自己的面子。國際蘭展的特質已喪失,而官員仍然自我吹噓要與世界蘭展、東京蘭展並駕成為世界性三大蘭展,這又為台灣農業發展史多添一個笑話。

    台灣蝴蝶蘭如是的美麗,而此產業卻隱含著哀愁。2005年4月蘭展是個轉捩點,代表著原來莊嚴、優雅的蘭展,轉變成為吃喝玩樂的農產品促銷大會。代表著一個國際性的產業,在官方主導下成為地方性的活動。只能期待台灣蘭界再調整,再出發,接受國際花卉產業的挑戰與競爭,再次呼喊著”臺灣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