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由大陸蝴蝶蘭產業回顧台灣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今年四月訪問大陸上海,回台後完成一篇文章"自0分至70分:2005年4月的上海參觀行程"。不料此篇文章引起不少回應。有大陸台商以電話連絡告訴我此篇文章已說出他的心聲,也提供他未來的抉擇方向。也有台商抱怨認為此篇文章故意貶彽了大陸的蝴蝶蘭市場。大陸方面有大學教師以e-mail抗議我看輕了大陸的學術力量,也有溫室公司善意來函相邀前往訪問。對於所有的回應我盡量加以答覆。在5月與6月,再次收集大陸蝴蝶蘭產銷資料,對於上篇文章讀者的反應給予综合性的回答。因而此篇文章是為了在大陸投資蝴蝶蘭產業的台商朋友而寫,提出與大陸蘭花產業專家群不同的看法。

在大陸的花卉產業相關報導,有兩段句子常常出現,也是最常被引用的文字:

一、「台灣蝴蝶蘭走了十五年,大陸只花了五年」。

二、「大陸蝴蝶蘭的產業趨勢是生產國產化,價格平民化與品種多樣化」。

對第一句話而言,大陸以5~6年完成台灣15年的發展歷程,發展快速也代表發展過度,衝過了頭,脫離市場機制。大陸蝴蝶蘭的產業問題由兩句口號即可表達而出:生產國產化與價格平民化。

    生產國產化代表自國外(主要為為台灣)輸入蝴蝶蘭產品至大陸市場的機會已不多,大陸超過三百多家蘭園或公司的產量遠超過自身需求量。春節年花產期調節成功的比例雖然不算高,但是眾多蘭園的準備開花株數量大,高準備數量乘以低調節成功比例仍是鉅大的數額。因此年花供應量遠超過市場需求。2005年春節,供應與需求約為1300萬對550萬,而溫室內的存底貨源約2000萬。供需失調價格當然下跌,也因此引出第二句口號:價格平民化。

    價格平民化的原因是產銷問題。年花價格在2003年為35元(人民幣),2004年價格為25元,在2005年跌至15元。在今年3月至5月,大陸一些花卉相關雜誌或新聞紛紛報導大陸蝴蝶蘭產業的價格變化,希望將單株價格拉回到25~30元的價位。能夠拉回蝴蝶蘭售價的方法是建立品管門檻,而大陸蘭界專家提高門檻的藥方卻是"品種多樣化"。

大陸蝴蝶蘭產業的問題是什麼?要如何解決此問題?以個人的能力見識,無法解決此大問題,因為大陸蝴蝶蘭的產業的發展興起不僅是經濟發展緣故,還有夾雜著政治因子,因此問題更加複雜。大陸蝴蝶蘭市場變化之大,數量之多,價格之低,已不是以經濟學原理即可加以分析解釋。

    荷蘭蘭花公司在歐洲的發展模式如下:先進行基礎研究,收集選育適合的量產的品種,建立量產的技術,然後逐年擴大規模,也逐漸擴大市場。生產數量增大,價格下滑但趨向平穩。至此階段是供應國內市場,而第二階段才以國內經驗進行國外市場的開展。以其量產技術與量產品種為商品在國外推銷產品。至今歐洲蘭花的需求量仍然高於其供給量。但是荷蘭仍然以穩紮穩打方式,一步一步攻下市場而不是短期即放大產量。

    大陸花卉產業沾沾自喜"台灣15年的路,大陸5年就走完了"。以5年的時間將產量如此放大,急速擴充的下場是產品無法提昇,無法整齊。產業擴充的速度遠遠大於需求量。產業的擴充過程中,產業的根基如品種、技術與資金等很少是自己建立,而是來自國外,尤其以台商為主體。短短幾年內,大陸建立了沒有品質門檻的蝴蝶蘭產業。急速且過度擴張的結果,造成了售價的節節敗落,擴充的快速即是"生產國產化"此口號之由來。

"價格平民化"對蘭花產業不是壞事,如果能夠維持一定的銷售金額,而且扣除成本仍是有合理利潤。平價又能引出更多的銷售量。(合理利潤)×(大量銷售量)代表巨額的收益。但是如果售價跌至谷底,跌到無利可圖,銷售量無法增加,仍然只能維持500萬的年花,供應量又無法限制,"生產國產化"與"價格平民化"即代表同歸於盡的結局。

    要自上述"低利或無利","售出數量不增"的兩大主要問題解套脫困,大陸一些蘭花公司提出生產高檔貨的觀念,以品種新、花期長為賣點,因此希望以"品種多樣化"以提高出售價格,解決大陸蝴蝶蘭產業問題。品種多樣化的目的是為了提昇售價,這個方案是否可行?可以加以討論如下:

1.受歡迎的新品種是什麼?

  除了花期長,花型、花色的選擇標準是什麼?大紅花,中輪紅花或是線條花?自組培苗到開花株要三年,如何預估三年後市場喜好?

2.新品種的栽培技術要如何建立?

  每一品種的需求環境並不一致,溫室要調節溫、溼度、光量與光周期等微氣候。管理作業要考慮施肥肥份、澆水次數與數量,病蟲害的敏感性等。新品種進入市場之前,對於此品系生產技術必須熟悉。品種愈多樣化,建立完整的品種栽培技術則愈困難。

    要獲取利潤的另一途徑就是降低成本。在蝴蝶蘭盆花成本結構中,中國大陸固定成本主要為溫室造價的逐年折舊費用。變動成本包括種苗、能源、工資、資材等,最大的成本比例為種苗與能源。不同品種蝴蝶蘭可以生長的溫度範圍為20~33℃,而大陸近年流行的品系主要為偏高溫品系,日溫以25~30℃為主。在長江以北自組培苗生產至大苗,能源的成本遠大於南方。但是大陸的主要都市並非侷限於江南各省,因此分地區、分階段栽培苗株為大陸蝴蝶蘭產業的新思考方式。以往大陸蘭花公司常以一條龍式的生產方式為主,一家公司可能在大陸各地有十餘處基地,每個基地都自組培苗生產開始,一直延伸至小、中、大苗與開花株。如果開始採用分工接力方式,南方做為小苗至大苗的生產基地,在大城市附近為開花株基地。此方式則近似台灣生產大苗,在美國基地生產開花株的方式。此方式面臨的關鍵問題是產業分工,品質管制與產程控制。台灣的大企業與國營事業都已走過這條路,成效如何蘭界皆知。如果仍以中國傳統大鍋飯的概念而無法做到企業管理,採用分工接力生產能否有成效?在相同文化薰陶下的思考概念能否引進實踐企業化的生產方式?

    新品種栽培技術的建立又是另一個問題,傳統蘭業是以時間換取經驗,而品種自育成至量產,如何在短期內瞭解其生理特性?這只有藉由紮實的基礎研究才有機會。品種數量愈多,對每一品種的瞭解反而愈淺。”貪多嚼不爛”即點出”品種多樣化”的問題癥結。

    降低成本的另一個方式是提高出成率。以大陸的相關報導為例:天津有家台商蘭花公司生產面積1.4公頃而年產10萬餘株,未來增加生產面積至2.2公頃,準備年產目標為20萬株。而在江蘇的台商公司,一公頃年產5萬株年花。以大紅花為例,1公頃為3000坪,使用率88%,每坪100株,理論產量26.4萬株,以此數據評估上述報導的蘭花公司生產能力,出成率的確偏低,這也是大陸蝴蝶蘭最大栽培敗筆。

     蝴蝶蘭生產公司另一方式是改變生產對策。因此近年來石斛蘭(主要為春石斛),虎頭蘭的生產量開始擴張,也有蘭花公司轉向火鶴花與鳳梨花生產。有些先趨生產者可以得到好價錢,如同蝴蝶蘭當初進入市場每株有150~250元的高價。但這些新興的花卉仍是與蝴蝶蘭競爭相同的年花市場而不是開創另一個新市場。這些新興年花量產之後,仍然逃不出價格下跌的命運。

    大陸蝴蝶蘭產業有多少家?保守估計超過三百家。有大企業,有小公司,有國營企業等。小公司的生產規模小,資金少,市場占有量小,但是有靈活調度的優勢。大公司大企業的優缺點恰好與小公司相反。在相同中國文化的影響下,台灣大公司與國營企業以往在蘭花產業的表現,此相同劇本已在大陸蘭花大企業再演出一遍。

    大陸蝴蝶蘭產業自喜以5、6年時間走完了台灣15年的發展歷程,但也因為快速擴張,導致產銷嚴重失衡,也造成今日產業面臨的困境。與台灣產業相比,大陸的快速發展是衝過了頭。台灣蝴蝶蘭產業結局與大陸產業不同,在於台灣能夠不侷限於此海島的內銷市場,更不能再依賴大陸市場以疏解冬季的開花株,而是將眼界放眼於歐美花卉市場。

在大陸的台商要如何自處?大陸蝴蝶蘭產業並非一敗塗地而重新歸零,但更不是藉由一些相關雜誌的吹牛式報導,將大陸年花市場形容是無底洞的需求,將大陸比擬成滿地黃金,垂手可得的天堂。對於台商在大陸的蝴蝶蘭產業,以個人的觀察所得,提出一些建議。

    未來大陸的蝴蝶蘭市場將成為兩極化市場。第一種購花者是追求高檔貨,追求高品質,願意用較高價格買下好花,而且不限於年節才購買蘭花。此種有市場區隔,有購花習慣的市場才是台商應該努力競爭的市場。另一類市場仍是年花市場,買花是為了應景,因此在品質與低價之間,低價則佔有優勢。年花市場除了蝴蝶蘭盆花仍有其他蘭花,其他觀賞植物與切花共同競爭此市場。然而第一類市場的需求量有多大?年花之外平日購花數量有多大擴展機會?這種市場資訊收集才是企業經營的第一步。針對此特殊的花卉市場,蝴蝶蘭生產之規劃條件包括:

1.年花市場中高檔貨的銷售量有多大,價格有多高?平時購花數量能有多大?

2.自身蘭花公司預定生產的數量有多少,預定生產品種是什麼?在此”品種多樣化”反而是累贅與敗筆。生產太多品種只有造成管理複雜化與成本無法降低。

3.量產品種的生理特性是什麼?栽培條件是什麼?能否合乎公司生產基地的氣候條件?尤其是夜溫與光週期。

4.生產基地的氣候條件與溫室的環控能力要如何相互配合,才能合乎蘭花的需求條件?

5.預定上市的日期是哪一天?由此向前制訂管制點,何時到達開花階段?何時到達催花梗階段?何時到達大苗成熟可催花梗階段?

    要執行上述的計劃生產,需要市場資訊,需要品種知識與栽培技術。而對一個蘭花公司而言,真正需要的是人才。唯有人才,才能收集與判斷資訊,實踐管理目標。唯有人才才能進行研發,才能建立技術。

    大陸蝴蝶蘭不是循序建立的產業,而是急速擴張的產業。今日年花需求數量不再增長,價格年年跌落,這是以前快速膨脹種下的惡果,也是必須自行承擔的惡果。提高蘭花品質而與低品質貨品區隔市場這是另一條生路,但是高品質蘭花的行銷總數量勢必低於現今的年花市場量,因為蝴蝶蘭雖然是售價最高的盆花,但不是唯一的盆花。雖然數量降低但是售價穩定反而可以得到穩定的收益。在高檔花的競爭市場,技術門檻更高,技術在此產業的比重更為重要。資金、土地、工資已不是最主要的因子,而擁有技術之基礎為擁有人才。人才的培育是要求腳踏實地一步一步的訓練得來。在人才培育過程中,在技術提昇中無便宜可貪,無捷徑可超,一切都是真功夫。在年花市場一片混亂之中,高檔貨與高售價是另一條生路,此生路仍是奠定在最基本的工夫。

回顧臺灣

看到大陸蝴蝶蘭的產業演變,對台灣蝴蝶蘭產業而言能否引以為戒。對台灣慣喊口號的官、學、研界能否因此吸收經驗加以反省,或是為了面子不斷鼓勵擴產因而走向與大陸蝴蝶蘭產業同一結局。

    台灣今年年花滯銷後許多蘭園忍痛丟棄殘貨而不是剪下花梗再放一年,只是為了不影響明年內銷市場。這代表台灣蘭界能夠以成熟心態相互支撐此內需市場。然而也有蘭園在官方鼓勵下進駐園區而放大產量,然而這些新增加的產量如果無法投入海外市場,反而又與國內既有產業共同擠壓原本數量有限的內需市場,尤其春節市場,那麼2005年大陸蝴蝶蘭的故事反而接續在台灣演出。

台灣要如何開拓外銷市場?在網站上已寫過太多建言。個人對產業的憂心已被視為烏鴉言語,再多說又有何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