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荷蘭蝴蝶蘭三四五與台灣組培苗產業

中興大學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近年來,在海峽兩岸的組培界流行一句話:荷蘭蝴蝶蘭產業三四五。這句話的意義是說明荷蘭蝴蝶蘭的產地售價在2004年至2005年已趨向穩定。品質能夠達到如下要求:双梗,共12朵花以上、花朵大小7公分以上的產品,可以賣到5歐元。上述三條件不完全具備,例如花朵數不夠多或花朵尺寸不夠大,只有4歐元的售價。而如果為單梗、花朵數目太少,花朵太小而不合乎基本要求,最多只有3歐元的售價。

    近年來,歐洲組培苗的銷售市場成為兩岸蘭業競逐的對象。參與競爭者有台灣的組培場,台商在大陸開設的生產場與大陸自營的生產專區。對於歐洲市場,似乎只有組培苗才有競爭力。

    展望2005年至2007年,兩岸生產的組培苗是否持續維持歐洲市場的競爭力或是逐漸失去此歐洲市場?小中苗難道無外銷歐洲的機會?這些問題可以自蘭花生產的成本結構加以探討。

依據Anthura公司公佈的蝴蝶蘭生產成本資料,開花株自二吋苗生產至四吋苗。費時26週,催梗開花送至市場為18-22週。每平方公尺生產成本的固定費用50.5歐元,變動費用55.7歐元,種苗費用65歐元。蘭園每平方公尺生產45株,每株售價4.0歐元,因此收入為180歐元,利潤為8.83歐元。平均每株成本3.8元,利潤為0.2歐元。

    每株0.2歐元的利潤,以1公頃生產面積而言,總利潤為0.2歐元 × 45株 ×10,000平方公尺 × 92%(空間利用率) = 82,800歐元。此收入對花卉產業而言是個吸引投資的產業。而荷蘭蝴蝶蘭公司平均生產面積約為1.2-1.5公頃。

    支持此產業的利潤條件有兩大因子:

1.      生產的產品至少有4.0歐元的售價,因此產品品質要求有双梗,每梗6朵花以上的品質。未來此品質條件將更加嚴苛。換言之,蝴蝶蘭產品競爭將更加劇烈。

2.      在所有的成本因子中,固定成本的折舊、利息、人力與管理費用很難有降價空間。變動成本的能源、肥料、用水、資材、包裝材料與運輸費用等也難以降低。成本最有可能降低的因子在於種苗。而種苗成本的計算如下:購買50株二吋苗,在兩階段(二吋苗至四吋苗、四吋苗催梗至開花株出售)出成率各為95%,兩階段出成率共為90%(95%×95%)。因此每株蘭苗種苗成本為1.3歐元 × 50株/45株 = 1.444歐元。

    假設出成率為85%,生產成本仍為171.2歐元,每平方公尺可銷售產品成為42.5株,收入共為170歐元。此生產行為即無利潤可言。因此(1).出成率高於85%,(2).銷售時產品品質可得到4.0歐元是維持此產業的基本條件。

    在2004年,歐洲組培苗大廠的報價如下:Floricultura公司組培苗每株0.85歐元,二吋苗為1.30-1.35歐元。Anthura公司二吋苗1.20-1.30歐元。為了降低生產成本,荷蘭與歐洲諸國的蘭花公司紛紛到台灣與大陸兩地尋找便宜的組培苗。以台灣為例,分生苗每株售價15元新台幣,加上運費11元,以26元新台幣(約0.62歐元)的報價,比起Floricultura公司的0.85歐元的售價,對荷蘭蘭花公司而言,每株可以減少0.23歐元的成本。每公頃40萬株,成本可減少9.2萬歐元,已大於正常生產的利潤(8.3萬歐元)。這也是近兩三年來,隨著歐洲蘭花產業的生產規模不斷擴增,台灣與大陸組培苗生產場在歐洲找到了新出路,也適時疏解組培苗內銷市場的塞車問題。

    荷蘭蘭花公司自組培苗生產至二吋苗的出成率約90%,26週作業成本約0.36歐元/株。購買台灣的組培苗,每株0.62歐元的成本。如果交給荷蘭栽培者自組培苗至二吋苗也能達到90%的出成率,每株二吋苗的成本則成為0.62歐元/0.9(種苗成本)+0.36歐元(溫室作業成本) = 1.05歐元。與歐洲二吋苗每株1.3歐元比較,成本可低於0.25歐元。

    在荷蘭的溫室種植來自台灣的組培苗,在長成二吋苗後,每平方公尺種植50株,至開花售出的生產成本可以計算如下:固定成本50.5歐元,變動成本55.7歐元,種苗成本52.5歐元(50株×1.05歐元),總成本為158.7歐元。每株售價為4.0歐元,必須售出39.7株才有利潤可言。換言之,每平方公尺必需能夠生產40株可售出4.0歐元的成品。以比例換算自二吋苗至開花株的出成率至少要為80%(39.7/50株)。

    由上述的分析結果,可以瞭解台灣的蝴蝶蘭組培苗要能夠持續以0.62歐元/株的售價銷售到荷蘭,其基本條件如下:

1.      自組培苗至二吋苗出成率90%,自二吋苗至開花株的成功率為80%。換言之,二吋苗至四吋苗,四吋苗至開花株的兩階段都要有90%出成率。

2.      開花株的品質能夠以每株4.0歐元出售。

    如果無法滿足上述出成率與品質兩條件,要維持組培苗出售的競爭方式只有降低生產成本、降低售價,用以吸引荷蘭的蘭花公司持續購買。也因為為了降低生產成本,台灣一些組培場至大陸設場,希望以大陸低廉工資以降低成本。在這種低成本,廉價品的削價大戰中,品質因素反而被忽略,一種惡性循環已經呈現。低成本低售價的組培苗往往代表低品質。因此此種廉價品在各栽培階段無法達到90%出成率,開花品質也無法達到4.0歐元的要求。因此為了維持組培苗持續出售,只有以更低的報價吸引原來顧客。成本拼命壓低,品質也更加降低,此即台海兩岸組培場過度量產、惡性競爭的結局。今年天下雜誌330期以“血流成河”形容大陸蝴蝶蘭的開花株生產。對於兩岸一些組培場這種不顧品質,盲目量產惡性競爭的現象,也只能以“同歸於盡”加以形容。

    荷蘭大規模蘭花公司為了維持現有組培苗的品質與降低生產成本,已開始至東歐設廠。利用原東德、波蘭等國家高素質的人力與較低廉的工資,逐漸將產業東進移出荷蘭。以歐洲便捷的交通與相同的經濟脈落,產品的生產管理遠比自台灣或大陸購買產品而更為有利。荷蘭人對降低成本的前提條件是維持品質。新起的東歐高素質人力市場恰好提供此機會。

    面對歐洲的市場,台灣組培苗生產的問題不僅是維持低成本,更要能夠協助購買者在栽培各階段維持90%的出成率,能種出合乎售價4.0歐元的成品。除了提供組培苗,更也需要提供完善的栽培技術。不同品種的蝴蝶蘭其需求栽培環境也不同。有高溫品系(白日32-33℃),有適溫品系(白日28-30℃),還有低溫品系(白日25℃),更有極低溫品系(白日21-22℃)。有需求高光量的品種,也有低光性品種。在栽培過程中,對肥料濃度,對於化學藥劑接受程度也不相同。對根系發育而言,也各有其特性。對病蟲害忍受度更不大相同。荷蘭蘭花公司蝴蝶蘭生產標準作業程序是維持日夜27℃恆溫,8,000-12,000lux的光量。在這種環境下,台灣送出的組培苗在栽培過程中不完全能有好表現。雖然不見得是無法成長而致死,但是不見得都能夠具有好品質,無法保證達到每階段90%的出成率,更談不上每株4.0歐元的售出品質。台灣2003年售出的組培苗在2005年已陸續成為開花株。荷蘭人到台灣看到的母株是大花、双梗的好品種,而在荷蘭溫室種植完成的開花株卻常見到低品質的成品,也因此有些蘭花公司甚至懷疑台灣組培場出售不是他們原先預定的品種。在荷蘭的生產場,可以親眼看到因光量適應不良,葉片呈紫紅色的台灣蝴蝶蘭。可看到在27℃日夜溫環境下仍然抽梗的台灣高溫品種,也可看到在白日20℃夜間18℃催梗環境下,反而只長新葉而不抽花梗的低溫品種。這些品系無法在荷蘭蘭花溫室設定的環境下順利開花。由於台灣組培苗銷售者不論是生產場或是貿易商,往往無法提供完備的生產資訊給予購買者。因此歐洲蘭花生產者只能憑藉個人的經驗加以摸索。在出成率無法維持,開花株品質無法達到要求,台灣組培苗雖然成本低,需求量也逐漸降低。部份蘭花公司轉向中國大陸購買組培苗,栽培後產品也得到相同結局。荷蘭對於組培苗的購買心態也逐漸自購買種苗轉為品種收集。購買方式也演變成為少量多樣化。產品需求自子瓶漸漸轉變成為中母瓶。

    台灣蝴蝶蘭的優勢條件是種源豐富。荷蘭蘭花公司的特點是其對其商業品種特性的瞭解與其量產技術的完整性與系統化。台灣蘭業不是無法學習荷蘭的優點。以台灣人的聰明才智並不難學到荷蘭人的經營管理方式。但是最大的困難反而是心態的調整改變。要能改變“天下第一”的優越感,要能放棄投機取巧的短線心態,要能自基本學理加以研習。這種心態習性的調整,反而是台灣蘭界最大的難題。台灣擁有的眾多品種是數十年累積的優勢,但是如何利用品種特性創造財富則是另一種不同的學問。

    台灣蘭業的學術研究者仍然堅持所有蝴蝶蘭生長需求環境都是完全相同。有著只要使用相同的一種栽培方式即可應付所有品種的天下大一統心態,無法接受不同品種需求不同栽培方式的多元化觀念。荷蘭蘭花公司進入此產業則是先制定一套生產技術,而且只有先推廣適合在此種栽培方式下能夠量產的品系。但是荷蘭蘭花產業並不會只侷限於只種植27℃的品系,也朝向生產推廣不同的品系。荷蘭蘭花產業宣稱在2004年,其蝴蝶蘭栽培技術超越台灣。而在2008年,對於各種品種的應用特性與育種能力也將勝過台灣。事實是否如此,留待時間以證實。荷蘭已在越南與印尼高地試種低溫品系。台灣蘭界要如何善用現有的品種優勢?而此品種優勢已是台灣蝴蝶蘭產業最後的希望。兩岸在歐洲的組培苗競爭中,唯有能夠體會瞭解此問題的蘭花公司才有持續經營的機會。

 

〈後記〉

    在天下雜誌330期刊載大陸蝴蝶蘭產業的“血流成河”之後,一些業者問我為何數年前即有此種看法。9月下旬有位台商自大陸返台,前來研究室告知有家荷蘭蘭花公司早已承認蝴蝶蘭品種的多樣化特性,已開始在中國大陸不同地區生產不同特性之品種。第一個生產基地選在雲南昆明,用以栽培低溫品系。這位台商恭賀我的蝴蝶蘭生理研究得到荷蘭公司的肯定。聽到此消息,唯有回報以苦笑。看著台灣蘭花產業的興衰演變,內心唯有深沉的感嘆:此產業難道逃不出中國式產業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