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台灣蝴蝶蘭銷日的調查:向 米田教授致敬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中華盆花發展協會蝴蝶蘭產銷委員會於94128日於台大蘭園舉辦研討會,當日由日本大學米田和夫教授主講蝴蝶蘭出口到日本接力栽培之問題探討。此篇演講內容是由米田教授針對其個人調查資料加以整理。這次調查是出自米田教授個人的努力,並無任何國家經費支援,因此對此位認真且對台灣蘭花產業真心關懷的學者加以致謝。

    日本蝴蝶蘭的生產資料如下:2003年,共有343家蘭園,生產面積53.9公頃。2004345家蘭園,80.2公頃。2005343家蘭園,80.4公頃,平均每戶蘭園面積2,344平方公尺,約710坪。在343家蘭園中約有三分之一曾自台灣購買蝴蝶蘭。米田教授對此116家蘭園進行問卷調查,回收41份。再由此41份回收問卷整理得到以下資料。

1.      目前這些蘭園有39%轉向日本本國蘭園購買種苗,有56%繼續向台灣購買種苗,5%向大陸、韓國、印尼、泰國購苗。

2.      向外國購買的原因48%在於比日本國內種苗低價,35%為希望購買到不同的品種。其他原因包括填滿溫室的空位,急需種苗,或為了來得及得到開花株。

3.      購入的種苗21%為實生苗,47%為分生苗,因品種而選擇實生苗或分生苗有32%

4.      輸入的種苗38%為組培苗,55%為附水草的種苗,其他有7%為裸根苗。

5.      購入的種苗,20%為不帶花芽的小中苗,53%為預定用以催花的大苗,25%則視品種而決定購買小中苗或大苗。

6.      購入種苗的整齊性,56%認為整齊,4%為不整齊,40%認為因品種特性而整齊性不同。

7.      購買種苗時,直接與生產者簽約有22%,與代理商簽約9%,沒有契約者有69%

8.      交貨的時間,品種與數量是否符合契約所約定? 22%表示可遵守約定,63%表示大致上合乎約定,但是有不符合現象。15%表示不能遵守約定。

9.      購買的種苗是否有病原菌?29%表示無病株,4%表示直接發現病株,57%表示購買後陸陸續續發現病株。

10.  日本蘭花溫室所在地:80%於平地,2%在於海拔300-700公尺之間,18%位於700公尺以上的山區。

11.  日本蝴蝶蘭溫室冬季的設定最低溫度:57%設定於20℃以下,28%設定於20-25℃15%維持於25-30℃

12.  日本蝴蝶蘭溫室夏季降溫方式:46%為冷凍機械,14%為風扇水牆或噴霧降溫,10%為到山上催花,30%為使用其他技術。

13.  未來是否繼續向台灣購買種苗:58%表示會再繼續購買,12%表示再考慮,30%表示不會再購買。

14.  向國外購買蝴蝶蘭種苗,最關心的問題是那些?

a.       品質保證,價格一定。

b.      病害問題、連續栽培技術的配合性。在病害中鐮刀菌、褐斑病與軟腐病三者最為嚴重。

米田教授針對以上的調查結果,提出以下的五項建議:

一、價格與數量問題

日本蘭園購買國外種苗的最主要原因是由於價格低廉,因此希望能夠維持低廉售價。除此之外,也希望供應的數量、品質都能穩定。

二、開花株的問題

目前購買分生苗的比例已超過一半,目的是要求一致的開花品質。但是日本業者反應的問題包括抽梗不一致與畸形花的產生。因此台灣的栽培技術必須面對此兩大問題:1.抽梗率不整齊,2.不正常花朵的產生。

三、病株的問題

大多數的日本買主都擔心病株的問題,一半以上的業者都曾發現病株存在。因此台灣栽培者必須解決的問題在於栽培過程中病害防治與無病毒母株的判別。

四、台灣與日本栽培方式的不同

日本蘭園認為台灣栽培者傾向採用多肥栽培的方式,尤其配合低光量以增加葉面積。日本栽培方式卻不相同,因此認為台灣蝴蝶蘭種苗品質因此而降低。台灣栽培者必須與日本蘭園建立一貫化的栽培技術,使得此接力作業式的栽培技術能夠連貫。

五、交易的契約問題

沒有貿易契約,種苗交易糾紛的解決不能正常化。因此要設法訂定對於台灣與日本均有利的契約。

 

米田教授也針對台灣輸日的蘭園進行問卷調查,發出的50份調查表回收了16份。這些調查結果恰好可以與日方蘭園的意見進行比較。

1.      台灣輸日蘭園有73%認為自己的貨品品質整齊,27%認為因品種差異造成整齊性的不同。

2.      台灣輸日蘭園,有33%先以殺菌處理,而以無病株方式出售。59%表示其蘭苗有部份病害,但是都以殺菌劑處理後再出售。

3.      台灣的蘭園,33%表示可準時出貨,50%則有無法準時出售的記錄。

4.      台灣的蘭園,有27%將持續對日本供貨,73%將考慮開拓日本以外的市場。

5.      對於日方抱怨品質不佳,有37%的蘭園表示未曾發生,37%有過此經驗,36%不表示意見。

6.      台灣的蘭園與日本購買者或代理商之間產生的主要問題,31%為語言溝通問題,31%為法律(包括植物檢疫問題)15%為貨品的品質問題,8%為品種問題,15%為契約的價格與出貨時間問題。

 

最後,米田教授針對台灣與日本蘭園的調查結果,提出如下建議:

一、台灣與日本蘭園認知最大的差異在於病株的認定。尤其是到達日本出貨時無

病徵,而在日本蘭園陸續發生病害。兩國蝴蝶蘭栽培環境加以比較,台灣栽培溫度高,施肥量較多。因此兩國之間蝴蝶蘭栽培環境的連結需要檢討。

二、在運輸過程,是否有可能造成病害的發生?

三、台灣的大苗在日本以低溫催梗。整齊性的問題與產生不正常花的問題?

四、台灣以輸日為目的的蘭花栽培場,能否以日本要求標準為生產目標?

五、兩國之間能否建立常設組織以解決雙方蘭園發生的問題與糾紛?

對此米田教授提出了建立營運委員會的構想。針對生產技術、病害、契約等問題成立各專門委員會,再結合所有專門委員會成立營運委員會以擔任台灣與日本蘭園雙方的橋樑,解決發生的技術問題與商業糾紛。

 

感言:

在無研究經費支援下,米田教授為台灣蝴蝶蘭輸日的現況進行調查,也由調查報告內容提出許多具體見解。對此向米田教授再度致敬。這種認真、敬業的精神正是台灣學術界所少見。

    台灣的蝴蝶蘭外銷是由日本市場開始。至今在所有的外銷市場,日本市場的售價也是最高。而日本小農制、小面積的生產方式與台灣傳統蘭業類似,日本蘭界與台灣蘭界已有多年的交流往來。日本的重情感、重人事的文化,正與台灣文化相近,因此台灣與日本蘭花產業來往如此密切。

    近年來,台灣蝴蝶蘭在日本市場開始負成長,中國大陸與韓國也已進入此市場競逐。日本蘭界原來具備豐富栽培經驗,過去的時代只要將種苗售出,後續的栽培技術日本蘭園能夠自行設法,因此也造成台灣蘭界一向不重視售後的技術指導。由於重人情、重人治,也少用契約往來,在產生貿易糾紛時難以處理。

    日本的經濟與社會狀態正在轉變,蘭花產業也在變化,年輕的一輩逐漸地接班。二次戰後出生的一代其經營理念也與戰前出生的老前輩不盡相同。未來的日本蘭園除了重視品質,也勢必走向計劃生產,重視出貨整齊性,重視供貨時程的現代經營方式。日本蘭界老前輩的栽培經驗已不見得能符合現代產業需求。為了尋覓更低廉的種苗,日商已勤於出入中國大陸。台灣蘭花種苗要持續維持此高售價的日本市場,除了低廉售價,還要增加更多的附加價值。附加價值包括兩國栽培方式的連貫,品種特性的清楚明瞭與能提供在日本催梗開花的管理技術。台灣蘭界已不只是提供種苗,還要提供成套的技術。海外的售後服務需要完整全套的栽培技術。

    台灣的三大海外市場中,銷售至日本的數量與產值逐漸縮減。米田教授的調查已說明了一些原因。除了病害的認知不同,開花品質無法得到對方滿意等技術問題,還有此接力生產的相互連結問題。而問題深處是台灣蘭園栽培者觀念的調整。台灣已有一些蘭園在銷日市場上做的十分完善。其成功的因子在於認真與誠實,在適當的生產地種植適合的品種,送到日本適合的地區,適時的提供開花株,以良好品質,穩定數量的行銷方式,與日本蘭園合作生產穩穩占有日本一定的市場。台灣栽培環境的高溫用以栽培種苗,日本蘭園的低溫環境作為催梗與開花。兩國氣候的差異恰好是蝴蝶蘭分工接力栽培最好的組合。

    台灣蝴蝶蘭如何持續銷日?技術的問題不難克服,最難克服的是觀念的調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