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美國蘭花溫室種大麻

 

 

無官御台史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由課綱問題看各種官方委員會

 

中興大學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2015年的課綱調整問題,結局是中學生包圍教育部。而此次課綱調整之過程中,最大的問題是審議委員會。以歷史領域為例,所有的審議委員都無歷史背景,無高中教師參與,因此形成了問題重重的課綱委員會。委員會之問題不僅出現在教育部,也出現在其他部會,除了中央政府,也出現在各縣市政府。

委員會是什麼,其實其本身即代表一種合議制度。在政府機關有政策需要決定,有標購案需要審查,有課本綱領需要制定,則由負責之公務人員召集委員會。委員會的成員包括政府官員、學術研究代表與產業代表。學術代表可來自大學與相關官方研究單位,因此俗稱為學者專家。產業代表通常為公會、協會等組織之負責人,例如理事長與秘書長。

委員會在審查標購案,在討論政府決策時,由於委員會成員有行政人員,有專業人員,有產業代表,經過合議制度徵求各方意見,可以使得行政事務更加周延。這本來是個合理的制度。但是魔鬼就是藏在細節裡。由行政人員召集的委員會其中有許多細節,可以上下其手,可以用心機、耍手段,而且使用工法越來越細膩。

1.      委員會的代表比例是多少?原單位官方人員多少人?學者專家多少人?產業代表多少人?這些人數比例在必要動用表決時,人數比例優勢即看到效果。

2.      專家學者是如何產生?以什麼標準判斷其專業能力?以農委會之慣例是選用特定科系之人員,或是此人執行過相關計畫。但是屬於一個科系與具有專業能力彼此不相關,所謂曾執行相關計畫即代表有能力更是不知所云。以蘭花計畫為例,不見得園藝科系的成員即瞭解此產業。

3.      負責之行政人員,在面臨上級長官有所交待的情況下,無論是明示,或是暗示,要如何應對?

以個人親身經歷為例,20134月,在台南後壁蘭花生技園區的會議室,有個蘭花產業的座談會。農委會最大的大官,突然宣布將由工研院執行溫室研究計畫。依據農委會自已的規範,委辦計畫需要先行公告,由各單位提出構想書與計畫書,再由計畫審查委員會加以審查。但是一個陳姓主委可以跳脫農委會此行政程序公開指定計畫執行單位。同行的科技處技正也在2013年下半年圓滿完成任務,透過召開委員會,通過工研院的申請案。試問這些被挑出的審查委員是否有那些學經歷與學術著作證明其有溫室工程專業能力。他們是如何判斷工研院能夠執行溫室研究?如今這筆大筆經費支持下的計畫其成效是什麼?依然未見公佈,仍然不敢攤在陽光之下接受質疑。此個案即是代表藉由委員會議方式通過上級要求之典型方式。一切依法行政,合法而根本不合理。

只要上級長官明示或暗示,官員即能設法護航成功,而且手段如此細緻。 在法令上似乎合理,而在真理專業上,則是有許多見不得人之污穢。行政人員為了升遷,為了考績,有多少人能秉持良心做事?

這就是在教育部的課綱調整過程中,為何引起如此大之爭議。由一些無歷史專業背景,只有意識形態掛帥者糾結成群來審議歷史課綱。其結果無論是審議過程,或是審議內容,如何為民眾信服?連高中生都騙不了,要如何欺騙全台灣的民眾?

委員會此制度,在西方將其合議制的優點發揮的淋漓盡致。委員會此制度本身無錯誤,真正的問題是出現在中國官場的善於知法玩法。對於這種手段,破解之道十分簡單。何謂學者專家?定義是什麼?這些學者具體成果是什麼?選聘的標準是什麼?只要一切透明化,只要攤在陽光下,官場的骯髒手段即一切呈現。以農業界為例,只要公開透明,台北市南海路的一些魑魅魍魎則一一現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