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蘭業感言篇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台灣蘭花產業需要的人才智者與愚者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台灣蘭花產業,尤其是蝴蝶蘭產業,已成為農業的顯學。投入此產業者愈來愈多,政府使用的經費也是愈砸愈深,每年成倍的增加。然而此產業近年來的發展進度仍是十分緩慢,與投入的人力與經費幾乎不成比例。此問題的根本意義是什麼?最受到官學研歡迎的答案是因為計畫不夠大,經費仍不夠多。要如何解決問題?當然是要擴大更多的節目、投入更多的經費、分配更多的研究計畫。

        近三、四年來,歐洲的蝴蝶蘭產業,每年以25-30公頃的數量擴增其生產面積,產量則每年增加1200萬株。產值也是依此比例擴充。反觀台灣,溫室面積緩慢增加至170公頃,產量與產值的增加率仍然有限。台灣蘭花產業的真正問題是什麼?其根本問題在於缺乏人才,缺乏具有智慧又是愚頑的領導人才。

        傳統蘭業主要組成人員是育種者與栽培者。育種者有種源,有豐富的育種經驗,但是育種家很少以產業經營的眼光進行育種,主要的目標還是期待蘭展的得獎。大多數的品種,往往最多生產數千株即售出海外。因此台灣成為國際蘭花產業挑選品種的天堂。

        栽培者在固定的蘭園辛勤工作,以多年時間換得經驗,但是無法放大其經驗,也無法提供其經驗至其他生產國家。為了維持開銷,日日辛勞工作因而無法有太多的空暇得以進修研習。

        台灣蘭花的銷售管道仍是依存貿易商。貿易商熟悉法令,瞭解各種通關報關的手續,也可在國外多方找尋新客戶。但是貿易商對此蘭花特性並不知曉,因此也無法溝通海內外蘭花生產的技術問題,無法解決此產業海內外上下游栽培技術的接軌問題。

        在旗艦作物的大旗下,近兩、三來年蘭花相關研究題目,研究經費,投入的研究人數逐年倍增。台灣投入的蘭花研究經費在世界上絕對是最多。眾多的研究計劃對於原來的產業卻沒有多少益處,技術未見提升與落實。台灣蘭花產業近兩、三年來的發展進度仍是十分緩慢。其中的主因是此產業缺乏領導人才。雖然有太多聰明人來自其他產業競相投入此蘭花產業,這些人員有過多的小聰明就是缺乏大智慧。因為只有小聰明,因此處處以個人利益為優先,以眼前利益為第一要務,缺乏基本的職業道德。集眾人的小聰明結果無法成就大產業。台灣的蘭花產業需要領導人才,需要具有綜覽全局能力的智者,然而此種智者卻是必須同時具有愚頑的本質。

        蘭花產業需要智者。智者對於此產業的技術面、制度面與文化背景都必須深入瞭解,也因此才能具有遠見,才能規劃此產業的未來。

        在技術面可區分成縱向的流程與橫向的管理。縱向的流程技術需要自品種特性開始,進而瞭解組培苗生產技術。自組培苗至小、中、大苗的生產、貯運、催梗開花等流程各有不同的技術需求。在橫向的管理技術包括介質處理、移植、灌溉、施肥、病蟲害管理等。這些技術在產業應用上必須配合機械化與自動化才能有效地節省人力,才能提高生產效率。

        由此可知,蘭花產業的領導者在生產技術方面需要對此產業有系統性與全面性的瞭解,他不是每個技術領域的頂尖專家,但是對於每項技術都要具有基本的知識,才能協調各專家的專長。此領導者的學術背景不只是農業、生物與工程,還要具有植物生理學、微生物學與工程學等最基本的學問。

        除了國內的技術,還要瞭解其他栽培蘭花國家的技術現況與技術水準,因此才得以能夠依當地的工業技術水準協助當地栽培者建立海外基地。

        蘭花生產技術並不只是此產業的全部。生產技術的連結、人員的訓練、物料與動線的管理等都是此產業不可或缺的內容,而且都要建立制度化。除了生產還有銷售問題。台灣的蘭花能夠在海外順利的銷售,包括品種權的保護、國外的檢疫、國外的行銷制度等問題都需要解決。因此領導者需要瞭解其他國家的品種保護法令,檢疫制度與市場行銷等種種不同的制度。例如在蘭花的行銷面,荷蘭以拍賣市場為主,美國以批發市場為主。要能夠瞭解國外的產業最基本的能力要求則是語言能力。

        在技術面、制度面之外,領導者需要具有人文素養。對於國外花卉主要銷售國家其歷史背景、地理位置、文化內涵都需要瞭解。藉由各國不同的文化內容才可以瞭解其市場需求,才能先期規劃銷售的蘭花花型、花色等品種特色,與發掘未來潛在的市場。

        由此可知,蘭花產業的領導者不僅是此產業技術的專才,也必須是整體產業的通才。有通識,才能夠全面性的規劃此產業,系統性的安排每個生產流程,使其環環相接。對於每一專門技術如環控、如施肥、如病害防治等專業項目,研究者以自身聰明加上努力,即可成為專家。然而能夠結合各專家的專長,使每個專家的才能可以適時適地的發揮,使得專業技術都能相互連結,這種人才已不是專業而已,而是需要智慧。因為具有智慧,因此在每一個專門技術領域都不如專業專家如此深入,但是智者能夠瞭解每一個專業的基本本質,也因此能夠串連這些專家的能力適時的應用於產業。

        在制度面與文化層面,已不只是聰明專業即能掌握,而是更需要具有人文素養,對產業的背景文化要深入瞭解,才能使得生產技術與制度面相互配合,才能建立量產制度,才能掌握行銷市場的變化,才能規劃未來。蘭花產業以蝴蝶蘭為例,自育種至量產行銷往往需要6-7年,因此需要市場的預測評估,此種遠見如是重要。蘭花需要培養遠見,需要有對此產業特性的洞悉能力,需要有毅力以推動產業,因此只具有專門生產技術仍然不足成為領導人才。

        蘭花產業的領導需要智者,但是智者只具有智力仍是不夠成就此蘭花產業。台灣蘭花產業的智者還需要具有愚頑的個性。

蘭花產業需要智者,智者必須具有跨領域的專業知識,具有語言能力,具有商業性的行銷能力,能夠瞭解他國的文化,具有行動力,具有推動理想的毅力。然而具有這種能力的人才,可以輕易地在工商業發揮其能力,可以出名,可以賺取更多的財富。具有生物與工程的雙重專業能力,則很容易在醫學領域嶄露頭角。因此以台灣蘭花產業的現況要如何留住智者在此產業努力獻身?唯一的解答是此種人才同時要具有智慧與愚頑兩種特質。若非愚頑固執,具有能力的智者早已離開蘭花產業另謀發展,何須留在此領域。

        台灣有許多領導人才,這也是此海島在有限的資源下,仍能在世界舞台上占有一席之地的主因。在工商界看到人才輩出,無論是研發、生產或是行銷,都可看到出類拔萃的人才正領導著產業。蘭花產業需要智者,才能領導此產業迎向未來,但是現階段的蘭花產業規模仍然不足回餽此種人才。荷蘭花卉產業規模則足以留下優秀人才,因此其花卉產業持續發展茁壯。台灣蘭花產業要如何留住有能力的人才?有人才才能擴大產業,產業規模足夠大才足以回饋人才,這是雞與雞蛋的輪迴問題,何者為先?

        真正與唯一的答案是蘭花產業需要又智又愚的人物。因為具有智慧,因而能夠總覽全局,能夠系統化的規劃此產業,因為有全球性的視野,因此可規劃產業未來的發展。但是此種人才又必須愚頑不靈,才能甘心留於此產業奮鬥,才不至於朝向其他領域發展。

        近年來,有太多聰明人投入此蘭業。然而具有基本的專業技能者都已難以覓尋。專業的技術專家需要有一定的專業能力,然而此種專家已是少見。具有職業道德,具有專門技能,有專業技術的專家都已是如此難得。台灣蘭花需要的領導者要如何培育?

        台灣蘭花產業的發展為何如此緩慢?我認為真正的答案在於缺乏人才,缺乏具有又智又愚特質的人才。產業面對的根本問題如此:此種又智又愚的人才要從何處培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