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蘭業感言篇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論述與回應分題之一: [旗艦]產品-蝴蝶蘭

 

    BSE網站成立已有數年,其中一項缺憾是缺少一個管道,用以提供閱讀者對網站文章的反應或是閱讀者與閱讀者的相互討論。因此網站在建立適當溝通方式之前,先成立一項分題:論述與回應

      “論述與回應分項的作業方式是接受並刊載有關蘭花產業的論述文章。閱讀者對此篇文章有所回應,則請以e-mail: ccchen@dragon.nchu.edu.tw 表達意見,經編列後依序附加於原篇文章公佈。發表者如果不願意署名也請通知。雖然此方式不是即時快速,但是文章表述或許更能系統化。

        此分項第一篇文章為台南縣新營清華蘭園高紀清先生對[旗艦]產品-蝴蝶蘭的感言。高先生本身為蘭花產業的經營者,對台灣蘭花產業有深入的觀察。希望關心此產業的朋友由此篇文章內容提出看法。集眾人之智慧能使此產業更好、更大、而且更長久。

-------------------------------------------------------------------------------

「旗艦」產業-蝴蝶蘭

台南縣新營市 清華蘭園 高紀清

   蝴蝶蘭近年被政府列為旗艦重點產業,大張旗鼓向國際間發出豪語要成為蝴蝶蘭王國。蝴蝶蘭產業政府大力加持下、配合台灣民間特殊的活力與衝勁,數年之間已成了產官學界的顯學。然而這艘旗艦該開往何方?作戰的目標與目的為何?卻鮮少有人願意討論或思考。台灣的業者的個人能力很強,但...(不再贅述)。記得越戰的教訓嗎?美軍裝備優良、訓練精實,戰術優秀最後卻輸掉了越戰。大和與武藏是日本在二次世界大戰末期所建造,希望能反敗為勝的旗艦。但海戰的態勢轉變,航母稱霸,砲艦隕歿。台灣的蝴蝶蘭業者品種優秀、有衝勁、市場敏銳度高。最後會贏得蝴蝶蘭市場嗎? 歷史的教訓告訴我們錯誤的政策或沒有政策只會帶來災難與不幸,蝴蝶蘭旗艦產業絕非喊一喊口號,激勵業界士氣就可以達到的。政府號稱投入多少經費進行國際行銷、市場調查、基礎研究能否達成業界預期的理想與目標;或是預算大餅,分而食之、雨露均沾? 筆者所接觸的官員與學界皆有為產業服務、奉獻的信念。但我看不見業界共同的願景。諸位何不闔眼冥想,十年後的台灣蝴蝶蘭產業是何番光景? 2016年蘭花科技園區一櫃一櫃輸美帶介質蝴蝶蘭拖往高雄港,輸出歐洲的貨櫃正在裝載........》僅僅是這樣嗎?2000年以前歐洲的業者早就把蘭花用貨櫃拖來拖去了!2000年以前台灣輸日也是一櫃櫃的出口不是嗎? 蝴蝶蘭帶介質輸美是蝴蝶蘭產業的萬靈丹嗎? 台灣可以獨佔這項優勢多久?難道蝴蝶蘭產業已經走向了盡頭,除了種更多、賣更多外沒有什麼新把戲了,準備走向其他夕陽產業的共同道路。

  以下我所提出的問題或許沒有標準答案,但可透過公開的討論與交流,在產業界形成共識,作為業界未來十餘年間努力與奮鬥的目標。

問題一:蝴蝶蘭產業的研發要放在台灣,但生產基地考不考慮外移,以降低運輸成本,以接近市場、接近客戶? 外移包含中國嗎?

問題二:蝴蝶蘭產業要創造大量就業機會、引進、採用農業外勞或或是自動全面自動化精簡人力?

問題三:台灣蝴蝶蘭對外輸出以成熟植株為主或種苗產業為主?

問題四:面臨原物料、能源、運費上漲,競爭者低價競爭、量販通路壓低單價,蝴蝶蘭如何提高利潤?增加產量或者有其他因應對策?

問題五:未來蝴蝶蘭輸出、生產,是以家族型中小型蘭園為主或是生產面積10,000坪以上的大型企業化蘭花生物科技公司為主?

問題六:如何促進蝴蝶蘭產業升級?要往哪裡升級,錢從哪裡來?大公司都沒有升級了,小蘭園等死嗎?

問題七:除了台灣以外,幾乎其他國家的蘭花銷售都要課稅。未來政府若對農民、農產品課稅,有多少業者能忍受收入一下子少了至少5%(軍教課稅在即,而營業稅率稅率蠢蠢欲動)

問題八:如何看待國內市場?外銷殘貨的終端銷售點或研發品種的試驗中心?如何讓國內市場的利潤足以支持新品種開發?

問題九:台灣蝴蝶蘭要做品牌的的代工者或品牌的擁有者?

問題十:萬一蝴蝶蘭產業不行了,只會生產蝴蝶蘭的溫室與農民要何去何從?

 依筆者看來,十餘年來蝴蝶蘭產業並沒有長進,只有品種的更替、產量的增加,水牆風扇與活動植床的廣泛使用而已,以上中國通通做得到。台灣有許多夕陽產業都面臨轉型與升級的危機,自行車產業可以創造品牌、生產高單價產品來延續台灣的生產線與研發中心。蝴蝶蘭要何去何從?荷蘭幾乎已經將蝴蝶蘭全自動化生產,台灣甘願作為其他國際花卉公司的代工育種、生產中心嗎?

 台積電可說是代工產業的典範,根據2006Q2財報,台積電的產能利用率為幾乎為100%,本業獲利率超過50%。這樣的成績單讓國際大公司放棄了自己生產的念頭,放心的將產品委外代工。台積電創造代工奇蹟的獲利核心與關鍵價值,有多少蝴蝶蘭產業可以借鏡參考的,而做不做得到呢?

 畫餅只能充飢,看的到卻吃不到的政策讓人徒呼奈何。或許這些選項都可以推給業者,美其名為自由市場競爭機制。這種說法在政府鼓勵蝴蝶蘭產業發展以前或許說的過去。但目前的狀況政府很難找藉口置身事外,多少億的行銷、研發經費的投入如無法達到成效,不如折合現金分配給農民和農企業好了,這樣對農民或農企業更為實際。目前於政府負責執行國際行銷「旗艦計畫」的是農委會國際處,但農業科技研究計畫又是由科技處所督管。各位看出眉目了嗎?如果某電子公司研發部門與行銷部門之上沒有強有力的協調機制,該電子公司產品的下場通常很慘。農委會的樣板產業、指標性產業、「旗艦」產業,請問整體政策由誰主管?以上的十個問題,有些甚至牽涉到我國未來的大陸政策、外交政策、勞工政策、經濟政策等、財稅政策等,這些是國際處或科技處所能協調、影響的層級嗎?蝴蝶蘭產業即便成功其產值不過鴻海、台積電、台塑產值的九牛一毛,比養豬業還低。也許對於目前政府這般「關愛的眼神」應該感到滿足了吧,這或許就是弱勢農業的悲哀吧!台灣有機會成為世界蝴蝶蘭產業的領導者而不是曇花一現的「蝴蝶蘭王國」,端看檯面上的諸位大人們端出什麼樣的政策牛肉了。------願景、目標、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