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蘭花競爭國家的技術現況與行銷市場

中興大學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此篇文章為演講稿的文字內容,預定於104日下午1:00發表於中華盆花協會於台南縣

烏樹林所舉辦的研討會。

 

        台灣蘭花產業主要的行銷地區是日本、歐洲與北美洲,因此台灣蘭花競爭者即是與台灣蘭界競爭上述三大市場的國家。對日本市場而言,主要的競爭對手是中國大陸與荷蘭。歐洲市場的競爭者是荷蘭。北美市場的對手是荷蘭與美國本土蘭園。荷蘭與美國此兩大競爭對手有個共同的特徵:以公司企業方式經營此蘭花產業。例如荷蘭的FloriculturaAnthura公司,美國舊金山Matsui公司與佛羅里達 Kerry,s公司。台灣蘭花產業的主力反而是600-2000坪的中型蘭園。

        不同的蘭花公司因其國家經濟水準、國民所得現況、薪資結構與其行銷市場的不同,技術的開發與利用也為之不同。能夠針對行銷市場的需求,配合本國的經濟條件調整蘭花生產的技術,即可達到最低成本、最高收益的目的。因此技術的應用與研發,不是蘭花公司從事人員的主觀喜好自由心證,而是需要經由全盤的考量。

        台灣許多蘭花產業的相關人員,往往認為生產技術與市場行銷並不相關。然而兩者卻是相輔相成,甚至於市場需求性反而決定了使用的技術。例如日本的大花市場與歐洲小花多花市場兩者絕然不同,因此在生產技術上所用的介質、環控系統的調節、催花作業等技術都是不同。以單位面積生產的數量即可判別此分野,大白花每平方公尺約放置30株,小花則可放置至48株。不同的栽培密度對於溫室內部植床上方通風速率、葉片的蒸散速率也不相同,也因此直接影響了栽培技術。

        對蘭花生產技術而言,可區隔為縱向的技術與橫向的技術。縱向技術代表自組培苗,小、大苗,催梗,開花至成花輸送等技術。橫向技術如灌溉、施肥、病蟲害防治等項目。市場目標與生產技術的配合可以以日本和荷蘭蘭花產業加以比較說明。日本的蘭花生產猶如北海道壽司都市小樽的握壽司。料理人自準備材料開始,料理與調味食物原料,製作醋飯,至顧客上門時現場捏製壽司,每一塊壽司都是料理人的傑作,因此數量有限、精緻可口,但是價格十分昂貴,不是一般民眾可以享用。在東京蘭展,在日本各都市大飯店看到的蘭花,都是如此壯麗。荷蘭的蘭花生產則如同速食店。不論是麥當勞、漢堡王或是肯達基,都是具有標準生產作業方式,有口味相同一致的商品。顧客不論到何處,只要看到相同的招牌,就可吃到相同的速食。速食不見得最美味,但是可以滿足大眾的需要。兩國蘭花業者對於產品有不同的理念。日本蘭園著重少量高品質,因此溫室面積少有超過千坪,機械化與自動化的程度不如台灣。荷蘭蘭花生產的種類並不多,但是生產數量大。荷蘭蘭花並不標榜品種特殊性,也因此並未看到荷蘭人參加世界性的蘭展競逐金牌獎項。日本蘭花產業是建立於趣味栽培的小戶,每家蘭園有其肥培秘方、有其獨特的催梗技術,目標是種出最漂亮的蘭花。荷蘭蘭花產業是沿襲其花卉企業的經營方式,以企業化、商業化的理念進入此產業,因此其經營目標是生產是具有一定水準、適合工業式生產的蘭花。蝴蝶蘭與虎頭蘭的花期因為受到低溫環境春化作用的影響,可以以溫室環控技術加以掌握,可以進行產期控制,因而成為蘭花產業的首選。

        不同的市場需求則需要應用不同的生產技術。蘭花栽培時間長,每一階段的生產品質環環相扣,因此面對不同的市場所因應的生產技術必須完整性與系統化。對於溫室產業而言,完整的生產技術包括:1.溫室結構與自動化,2.栽培作業的機械化與自動化,3.生產規劃。三者的綜合完整表現稱為生產體系。然而完整性與系統化的生產體系不容易瞭解。許多人員至國外參觀其蘭花產業,看得見的是機器與溫室,看不見的是技術的細節與各項技術的相互配合,看不懂的是其企業管理概念。例如在1980年代,台灣引入荷蘭溫室與蔬菜種苗自動化作業系統,最後是以廢棄建築物收場。近年來一些公司至荷蘭參觀後引入樹皮栽培蝴蝶蘭,但是並不明瞭荷蘭是使用混合介質而不是純粹只使用樹皮。對於介質的通氣、保水、保肥等相互作用只是一知半解。

        因應市場需求調整自身栽培技術的產業可再以日本大白花為例。因為市場品質要求為花梗長、花朵大、花朵數目多、排序整齊。日本蘭界相應的栽培技術是以足夠的成熟度(營養累積)以得到此種高品質水準的蘭花。因此日本業者對台灣購買大苗,即要求台灣業者要種植更久、葉片更大。在日本全程栽培的蘭苗,往往種植多年再進行催花。

        歐洲的蘭花市場以小花、多梗、短梗為主。因此品系之選擇以此類品種為商業品種。在栽培時期維持高溫,催梗時期為低溫。利用溫度的急遽變化以促進多梗與矮梗,這也是以栽培技術配合市場需求的例子。

        台灣蘭花產業對於技術的採用還是以經驗為主,技術的創新與研發速度並不快,更少有因應國際市場需求的不同而調整本身栽培體系。主要的原因在於生產者對於自身市場的定位尚未明確。以趣味栽培,以育種與蘭展得獎為主要目標的生產方式仍是停留於以經驗嘗試方法建立技術。大量生產的蘭界或公司則必須面對此技術調整問題:不同的銷售市場其品系要求不同,因此要如何因應以建立完整化、系統化的作業體系?而國際蘭花市場的需求特性除了花型,花色並不相同,其需求數量也因月份、節日而不同。例如歐洲市場幾乎每個月都有相同的需求數量,但是美國的情人節、母親節、感恩節與聖誕節則是市場需求大月,三月底至四月、與八月此兩段時期是蘭花需求的谷底。因此栽培技術又必須因應不同時間的市場需求數量而調整。

        台灣蘭花產業的競爭國家是荷蘭與美國。荷蘭蘭花產業即有兩種不同的範例。第一種栽培方式是以大公司、大企業為主的生產技術,新建溫室,以冷凍機械與噴霧加溼為主要溫控設備,以天車懸臂搬運系統配合影像處理技術進行分級與選別。此種栽培系統主要的問題是過度自動化、資金過度浪費。第二種栽培技術為小規模的家庭式企業,自原來舊溫室局部改裝,添購上盆設備,以人力配合機械化設備。第二種栽培方式的栽培水準並不輸於第一種大企業,其單位面積的所得利潤更遠超過大企業。

        荷蘭的蘭業產業因生產流程的分工逐漸區分成兩種產業。一種是以育種、選種與種苗(二吋苗)生產為主的種苗公司,另一種是自二吋苗栽培至開花株的蘭花公司。自育種至開花株銷售全程參預的蘭花公司其比例已逐漸降低。

        另一個競爭國家是美國本土的蘭花公司,以加州的Matsui公司與東南佛羅里達州的Kerrys Bromeliad公司為例。其企業經營方式是以最低成本為主要考量,雖然利潤低但是生產數量大,因此收益可觀。勞力供應量足夠,因此許多作業例如搬運、移植,仍然停留於人力階段。這些公司沿襲美國大企業薄利多銷的經濟生產型態。但是此種經營方式缺乏提升品質的關鍵技術,未來低品質蘭花市場勢必縮減,而且蘭花生產技術不是輕易獲得。因此這些公司以企業結盟方式改善其生產品質。例如美國Matsui公司即是與荷蘭Floricultura公司共同聯盟。Matsui公司不必操心種苗供給面。Matsui公司的自我定位為自二吋苗栽培至成熟株,再利用舊金山冷涼氣候進行催花,利用已建立的行銷管道銷售此開花株,也可銷售已可催梗的成熟株。Floricultura公司由Matsui公司引進在舊金山設廠,擔任組培苗與二吋苗的生產。此兩家聯手在技術上互補以搶攻美國市場。

        上述不同國家的蘭花產業,其生存茁壯的方式是依據其目標市場的需求,建立自己適用的栽培技術。台灣的蘭花產業能否由行銷市場的定位,用以調整自己的栽培技術?

        1997 ~ 2003年為國際蘭花產業的第一波。也是荷蘭與美國花卉產業投入蘭花產業的第一階段,因此在2001 ~ 2003年為台灣蘭花產業銷售的黃金時期,自組培苗至開花株各項產品都容易銷售。在2006年至2008年為國際花卉產業投入蘭花產業的第二波。在此第二階段中,種苗需求量大增,2006 ~ 2007年台灣蘭業將有一段好時光。因為世界蘭花種苗需求量的擴增,台灣蘭花產業外銷量也因此水漲船高。然而台灣整體的增長率卻遠低於世界蘭花產業的增長率。市場定位不明是台灣蘭花產業的一項大問題。

台灣蘭業的特殊性是什麼?台灣蘭花產業永遠有顧客,但是沒有永遠的顧客

    台灣蘭花產業需要不斷地創新,能夠針對市場的需求,包括生產的時程,生產的數量與生產的品質,調整改善栽培技術,以建立完整性、系統性的栽培體系,然而最需要改變地不只是技術,還有觀念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