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大陸蝴蝶蘭產業兩三事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今年九月底至中國大陸北方參觀蝴蝶蘭產業,包括台商經營的蘭花公司,也有大陸企業所從事的生產基地。大陸的蝴蝶蘭產業在數量急集劇擴充之後,已有公司已成功地開始朝向 的轉變。在品質方面能夠提昇,在數量方面能夠穩定,在生長時程能夠掌控的蘭花公司,則可以脫胎換骨,成為具有國際競爭能力的國際企業公司。如果維持原狀,只是求得生產面積和生產數量不斷的擴充,這種產業仍然離不開內銷市場的泥沼,仍是在一種本國市場為主的圈子內混戰。

        此參觀行程得到此種深刻印象。大陸蝴蝶蘭產業有些台商公司已經成功的自我提昇,自量變至質變,能夠魚躍龍門,跨足國際。但是也仍有許多公司仍是停留原地,陷入泥濘而難以動彈。

        大陸成功轉型的台商公司並不多,雖然只有兩三家,其外銷的蘭苗數量每年已超過一千萬株,而且此數量正是逐年增加。其成功的原因可以由技術層面與觀念層面歸納如下:

一、技術面

(一)內銷年花比例降低與品質提升,把握年花時程

內銷數量已減少,但是仍然維持高品質,做到了減少數量,掌握開花時程與提升開花品質的三項要求。掌握時程係以栽培經驗,配合品種生長習性與收集齊全的氣象資料。因此在舊曆年節之前能夠即時供貨。

(二)歐洲外銷市場的開拓

蘭花公司數年前開始至歐洲考察,瞭解歐洲市場的需求:

1.選育低光量品種。以大陸北方冬季低光量的氣候特性,由自身已具有的品種中自然篩選低光量需求品種,此種低光量需求的品種特性恰好適合歐洲特定市場。

2. 栽培管理的溫度設定接近歐洲的栽培溫度(28℃/26℃)。

3. 病毒檢測:嚴格執行只有無病毒的花梗才能作為母瓶的製作材料。

(). 銷售後的技術支援

     提供客戶售後的服務,定期訪察客戶,瞭解其技術水準與應該改善之處。

二、觀念面

1. 獨立自主的基本態度:不接受大陸官方輔助,靠自己努力經營公司。

2. 學習精神:不斷地自我學習、不斷地研發相關資訊。自生產技術至市場的變化,均能保持敏銳的觀察力。不斷的進行試驗研究,以觀察與推理方式增進新技術。

3. 瞭解大陸生產基地的特性與限制條件。

A.把握優勢:生產基地腹地廣大,面積容易擴大。人力資源充沛,員工容易招募,工資便宜。

B.承接劣勢:過度低溫是蝴蝶蘭的生長障害,甚至引起死亡,北方冬天的酷寒下,加溫系統不能有任何的閃失。因此自備加溫系統以確實維護蘭苗的安全環境。

C.化解劣勢轉為優勢:

    將原來不利的條件,轉變成可利的條件。例如北方地區冬季低光量,恰可作為歐洲品系選拔的基地。此地充沛的勞力資源,則可從中挑選可培養訓練的人才。

  4.商業品種的概念:

能夠區隔比賽用趣味栽培的茗花與商業量產用品種的兩者的不同。雖然這只是一個概念,但是決定了公司經營的整體技術與制度。

 

        以上為成功產業的介紹。但以中國大陸之大,大多數的蘭花公司其經營仍然無法跳脫國內市場的圈圈。因此最大的問題是內銷市場有限,外銷市場擴展不開。主要的問題則藉由大陸中國花卉報2006112日發布的網站資料恰可加以說明。此網站文章標題為 出國歐美市場,啥樣蝴蝶蘭種苗最吃香 。此篇文章首先介紹美國貝爾國際農業系統公司的負責人貝爾托馬斯先生對中國蝴蝶蘭產業的看法。托馬斯先生說明美國蘭花市場最有興趣的種苗是具有五個完整葉片,3吋半大苗,因為進口大苗容易及早進行催梗作業,可減少在美國的生產週期。托馬斯先生觀察到大陸蝴蝶蘭生產面積的急速增加,但是他看到生產過程中標準化作業的程度很低。相同的品種,無法具有相同的規格,更不能保證相同的品質,又無法提供足夠的數量。對於出口的品質檢查包括各種病蟲害與病毒,都無法在產地進行現地檢驗。因此直接在海關檢查如果未通過即造成巨額損失。

        托馬斯先生也提及中國蘭花產業對美國市場的種苗需求條件瞭解並不足夠。例如其公司至今在中國大陸已採購三萬株以上的種苗,為了此區區三萬株種苗,公司找遍大陸南北各地的蘭花公司,最後決定向四大公司訂貨。因為沒有一家公司可以提供足夠的貨源。

        網站文章第二段介紹一位荷蘭貿易商人夏克先生。這兩年來,他不斷的在大陸蘭園找尋合適的種苗以供應歐洲市場。此位夏克先生在台灣蘭界也是十分有名。他發現中國大陸的蘭苗供貨問題在於很難形成終年穩定的供應系統。以一萬株的一件訂單為例,往往需要自三、四家公司才能湊出數量。問題包括品種不合乎需求,生產數量不足,供應時間不符合。就是勉強湊足了數量,不同蘭花公司的生產品質、生產標準都不相同,因此整體的出口品質無法一致。

   

  此次大陸行只集中於大陸北方。台商在大陸蝴蝶蘭產業已走過那百花齊放的燦爛時期,許多公司退出此市場。但是能夠持續經營的公司已出現具有國際競爭的強者。這些公司能夠把握量產技術,能夠標準化生產作業,能夠分層分工管理,能夠把握歐洲市場的需求條件,而且更能發展出自己的品種。其育種時間都是在近八年之內進行。這些少數台商公司已是魚躍龍門,在國際蘭花產業走出自己的天地。

        大陸還有更多的蘭花公司,除了數量與面積的擴大,其生產方式、經營型態仍是停留於二十世紀,根本的問題在於心態未能調整,未能瞭解歐美市場需求,而也未能瞭解自己企業的根本問題。時代正在轉變,市場需求也已變化,而其心態仍是停在原點。

        此次大陸行,即是看到此種兩極化的產業現貌。以前由台灣蘭花產業的發展歷程以觀察大陸蝴蝶蘭的發展。如今藉由大陸蝴蝶蘭產業近期的變化,不是也可回首檢討台灣蝴蝶蘭產業的消長。海峽兩岸最大的相似點是經營者的心態、經營者的理念。有些人已大步向前,迎向二十一世紀,有許多人心態仍是停留在二十世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