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無官御史台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2007年首頁郊原雨足雲歸岫

        在2006年整年,研究生涯仍是忙碌。研究、教學、推廣三者幾乎填滿了每天的生活。這一年在我人生旅途有著不同的意義,2006年我已年滿五十歲。在生日那天中午,研究室學生為我準備樸實又溫馨的慶生會。學生問及老師五十歲的感受是什麼?我的感言是希望五十之年能夠真正知曉天命。

        五十之年對一個人而言,代表體力已開始衰退,但是人生的體驗得以更為深刻。在大學時代所研讀的四書、老莊與佛書,其中義理是以三十年的經歷加以體會。人的一生不免有許多期望,蘭花產業則是我一生中志願之一。希望藉由此產業,使台灣農業走向國際,使得台灣農村的青年可以揚眉吐氣。唯有高技術的產業才能為農村帶來富裕,能使年輕人願意留於鄉間獻身此產業,使這些人有自尊與自信。農村有年輕人留駐,此鄉間才有活力、才有生機。建立台灣的蘭花產業即是我一生不變的志願。

        在踏入研究生涯後,許多前輩強調研究者要客觀,研究工作與個人主觀性格無關,也與個人人格特質無關。研究工作即是純研究。只有純粹研究才有成就。在年長之後,反觀自己的研究生涯,對學術研究的體會反而更是深邃。真正客觀的研究是在進行試驗時不存成見,不預設結局的態度。而真正的原動力不是冷冰冰的心境,而應該是對此社會,對此人群的真心關懷。在冷漠的心境下,其研究動機不免夾雜著追求名利與權勢,因此其研究結果格局無法大,無法真實。關於學術研究,對我自己,對學生的期勉,即是:

沒有真性情,就沒有真學問胸襟格局能大,學問才能大

        對蘭花產業,有著無法割捨的情感。我心智付出最大的部份曾是此產業。台灣蘭花產業原來是自行茁壯的產業,但是在旗艦口號下,傳統農業人員紛紛進駐,硬將此產業拗入其傳統思維的架構下。這些作法與原來蘭花產業的發展幾乎相反。我原先所期望的蘭花產業是以蝴蝶蘭產業開始,再逐漸帶動其他蘭花產業。此蘭花產業的發展,不僅要有著昔日務農者的勤勞,也要有智慧與創新。不是以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恆定,也不是以弱者自居處處要求輔助,而是以智慧與勤勞,創造在國際上的競爭力。這樣的農業才有生存空間。此產業需要技術,需要建立制度,更需要人才。遺憾地,旗艦口號下的蘭花產業,其走向與我原先的理想愈離愈遠。明末 王船山先生之言為害莫大於浮淺,正是今日此產業做出的見證。

        2006年是台灣蘭花產業奇蹟的一年。而在今後這一、兩年間,也是台灣產業蛻變的機會,有些蘭園藉由此良機而更加茁壯、更上一層樓。也有驕縱或墨守成規的蘭園,逐漸失去競爭力。此年的蘭花種苗爭奪戰是導致於歐洲一家大種苗公司的生產失誤。由於無法預期其損失量,因此造成全球性的種苗荒。但是在此階段,其他兩大種苗公司不曾因此而提高種苗售價,更能增加產能交由此公司售予顧客以彌補原先的缺口。在此可看到荷蘭蘭花產業的成熟,也是我常比喻的大人有大樣

        歐洲蝴蝶蘭產業的發展可分為三梯次。第一梯次於1997年,Floricultural, Anthura等公司擴大產能,開始量產。第二梯次是2001年,Sion, Ter laak, Peerdeman等公司開始量產蘭花。第三梯次則是2005年,更多的公司投入此蘭花產業,也是促成2006年全球性種苗缺乏的另一個原因。2008年是國際蘭花產業所稱為關鍵年。但並不是代表在2008年全球蘭花產業將到達飽和點,而是代表此蘭業進入成熟的階段。栽培技術與市場行銷都已普及,因此如同2006年盲目購苗的盛況也難以再現。在此產業進入成熟階段後,在資訊發達的電子化時代,無信譽、搶短線的生產者逐漸在國際市場淘汰出局,只留在國內市場繼續混戰。因此2008年不是完結篇,而是代表資格賽的結束,代表一批能進入此產業的競爭者,展開另一階段的競賽。

        台灣蘭花產業在這段資格賽中,算是一名資深的選手。關於此產業的本質與台灣本身環境的優劣點等特性,我該表達已表達,也到了多言無益的階段。未來能夠生存發展的蘭園或公司,在2008年後仍是能夠在國際舞台的競爭者,其生存條件也是如此清楚。因此問題面已不是資訊的獲取,而是真正的行動力。

        對台灣蘭花產業的發展沿革,我是參與者,也是見證者。見證著蘭花產業技術的演變更新,見證著制度面、經營面的改變,也見證著此產業中人心的演變。只有真實,只有認真,此蘭園或蘭業公司才可長久,才可永續經營。在國際競爭下可以生存、可以茁壯的蘭花公司,其共同的特性即是真實,即是持久的努力。而不在於其規模的大小,更不是其資金的雄厚或人脈的豐沛。台灣有著持續奮鬥的蘭園,有許多蘭業的朋友在人格、在能力上都是我的學習典範。我也與他們持續的奮鬥。

         三十年前是我就讀大學的年代。在那政治高壓、沉悶肅殺的時代,大學宿舍的牆上,貼著是明代 吳康齋先生的聯語佇看風急天寒夜,誰是當門定腳人。十八年前自美國返台而就職農業試驗所,當時年輕氣盛,辦公室掛著是 梁啟超先生的詩句世界有窮願無盡,海天遼闊立多時。十一年前至興大任教,研究室牆上則是摘自 李商隱安定城樓詩句永憶江湖歸白髮,欲迴天地入扁舟。這兩句聯語仍將伴我至以後的一、二十年。

        在此五十之年,魯冰花這首歌歌詞中的一句烏絲將變成白髮令我感詠不已。許多人步入中年,開始有了退隱之意,也開始安排下半生。陶淵明的歸去來兮詞中雲無心以出岫,鳥倦飛而知返,常是中年之後所嚮往的境界。但是除了此種清淨無為心態,還有另一種心志。清代中葉 林則徐先生56歲於廣州實施禁煙,爾後被遣戍新疆伊黎,直到66歲才返回福建老家。在福州文藻山的書房,他自撰如下對聯:郊原雨足雲歸岫,臺閣風清月在天

        在此新年,蘭花產業還有許多研究題目不斷進行。在國際行銷面,正要逐漸建立制度。在人才面,有許多技術推廣工作仍要持續。除了蘭花產業,研究室更有更多的研究題目。五十歲後,對集眾人之力才能有所成就的蘭花產業,只能以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加以述明。此種體驗是以人生多年的歷練才得知其意理。除了協助產業的發展,更要為台灣培養更多的人才,因此尚未到達倦鳥歸返的悠遊歲月,而是力求郊原雨足雲歸岫的境界。這是2007年首頁的感言,也以此與共同奮鬥的朋友們互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