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業感言篇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品種、農業專家與產業競爭力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自由時報在2007326A3版以整版報導台灣與大陸的農業。其中有兩個要點:一、台灣種苗大量流入中國大陸,例如蘭花、芒果、蓮霧、鳳梨等。二、標題為學界不設防,農技外流,內容中依據新華社報導,共有260多人次的台灣農業專家,到福建東山島交流農業技術。在同一專欄內容描寫為了取得台灣農業生物科技技術,中國近年來積極拉攏台灣農業專家,尤其是大學教授……”

        此篇文章的主題不在於評論品種或農業專家至中國大陸對兩岸農業活動的影響,只是用以討論品種農業專家在農業生產的重要性。因為農業專家與品種可流向大陸,也可流向世界其他地區。

品種與農業專家之關聯性可以由二十餘年的往事談起。在1980年代,美國加州開始發展稻米外銷東北亞計劃,希望於北加州種植東北亞地區民眾喜愛的稻米,以迎合日本、韓國與台灣消費市場口味。當時台灣最有名的品種為台農67號,此品種具有高產量,不易倒伏,容易機械化等優點,因此占有台灣70%以上的水稻栽培面積。美國人希望擁有適合東北亞地區消費的稻穀品種,他們的方式不是將台農67號帶到北加州繁殖,而是重金禮聘67號的育種者黃博士,請他至北加州擔任育種工作。在同時美國也聘請日本、韓國等多位稻米育種專家至加州。

        在全球化、自由化的貿易架構下,沒有品種權的流通品種,本身即可自由流通至其他地區。國內屬於自己育種而且具有品種權之品種,則必須加以保護。由此品種衍生的利潤,有一部份必須回饋此育種者。這是二十一世紀對於智慧財產權的尊重。

        台灣品種流通至其他地區,是否即刻對於台灣農業造成致命傷害,此答案並不盡然。如果品種再經過雜交選育成為新品種,舊品種的擁有者也只能尊重新品種所有人的權利。取得他人品種,不見得代表即有財富可言。因為作物的品種與工業的機械生產不同。在世界各地的工廠,以相同工作母機,在相同的動力源,以相同作業程序,即可生產相同的成品,不受到地域之限制。作物品種與工業產品不同。在不同的氣候環境,不一樣的土質與水分含量下,不一定能得到原產地的相同品質與產量。尤其是管理技術的不同,更限制了產品的質與量,也影響了收穫的時程。

        農產品生產是否有利潤可言,又必須考量售出的價格。農產品的行銷因其生物特性與市場時間條件,行銷方式也是另一種專業技術。

        由此可知,單純的品種流失隨雖然令人遺憾,但並不足以代表整體產業的連根拔取。因為農業此產業除了品種此條件,品種的種植地點需要考慮氣候、土質、水文等因子,生產過程需要管理照顧,還需要進行採收後處理,也需要完備的市場行銷等技術。因此農業此產業成功的條件不是只是依賴品種的獲取,好的品種是必要條件但不是唯一的條件。農業成功的條件是擁有系統化的生產技術,自栽培、採後處理至行銷均有完整的技術。具有這些技術者才是真正的專家。農業此產業又是不斷地進展,九十年代的卓越技術,在三、五年後也都可能被超越。因此農業專家要不斷地增進自己的專業學養,才能持續地促進農業技術。擁有真正的農業專家群,此國家才是農業的真正贏家。

        在農業發展內涵下,最重要因子是有現有品種,是生產技術,還是擁有專業技術的人才?以美國加州發展稻米生產而言,加州政府不是選擇引進台灣67號品種,因為此品種不見得適用加州旱田式栽培,而是直接聘用專業育種者到加州進行新品種選育,以育出適合北加州種植口味又合乎東北亞民眾需求的品種。

        由水稻品種可再延伸討論蘭花品種。近年來台灣品種大量銷售至歐美,尤其荷蘭自1997年之後,不斷地自台灣搜集種源。這些品種在歐洲很少直接量產,而是做為量產試驗的樣本,用以測試是否適合其特定栽培環境(栽培日夜溫度28/26℃,催梗日夜溫度20/18℃),如果適合此環境,再加以量產。另外收集種源是做為育種的父母本。其育種方式是針對每一品種調查數百項的生理特性資料,再以每一品種與其父母本的特性以統計機率加以歸納遺傳因子之相互關係。因此台灣蘭花品種外流至荷蘭還不算是最大的損失。荷蘭藉由對這些品種的遺傳特性研究以建立自己的品種資料庫與育種技術,這才是此國家商業品種逐漸豐富的主因。由此育種過程與量產技術研究所訓練培育的育種人才與栽培人才已是荷蘭蘭花產業最重要的資產。

        由此討論自由時報所報導標題學界不設防,農技外流,其中提到台灣生物科技技術因學者出訪而外流,但是真不知曉現今在台灣學術界有哪些農業生技已具有產業發展價值?這些技術哪些是真實?哪些是虛名?許多農業專家遊走於海峽兩岸是否對於台灣農業造成威脅?此問題的解答在於這些農業專家是否具有真才實學,是否有真正的專業能力。但是專家真正的專業能力要如何評定?台灣農業中有國際競爭力的產業哪些是來自農業學者的研究結果?或是農民辛勤努力發展的成果?一群具有真正能力的專家或學者們將育種技術、栽培技術等完完整整傳授至外國,配合其氣候、土質等條件選用適合的品種,將全套完整技術在他國建立,其產品又與台灣競爭共同市場,這才是台灣農業真正損失。否則對於徒具虛名無真正專業能力之學者,任其散兵游勇式遊走各國,對於台灣農業又有何傷?

        產業的命脈包括品種,但是品種不是農業成功唯一的條件。農業此產業要有國際競爭力,需要系統化,完整化的技術,也要不斷地研發創新。技術的擁有者與創新者,才是產業最重要資源。除了品種,育種的學問與育種家更是可貴。

        台灣農業的根本問題在於:誰才是真正的農業專家?如何評斷真正的農業專家?農業專家要如何培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