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國際蝴蝶蘭產業現況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在2007530日早上10:00am由中華盆花協會之蝴蝶蘭產銷協會賴本智先生邀請至台南農改場演講。相關內容整理如下。文章內容由網站內數篇文章綜合編輯而成,並無新內容,僅是方便蘭花產業進行比較。

一、產業背景

I. 對蝴蝶蘭產業的認識測驗題:是非題

 

1. 台灣將蝴蝶蘭開花株直接銷售至國外

 

2. 世界上的蝴蝶蘭二株就有一株來自台灣

 

3. 品種即是一切,台灣握有種源,因此可以掌控全球市場

 

4. 台灣蝴蝶蘭只有品牌問題,沒有生產問題

 

5. 國營事業台糖公司是台灣蝴蝶蘭的推手

 

6. 台灣的生物技術促進了蝴蝶蘭產業

 

7. 台灣蝴蝶蘭產業是世界蝴蝶蘭的領導者

 

真實答案: 全部為

    讓數字呈現事實:

1. 世界上的蝴蝶蘭二株就有一株來自台灣

  以2006年為例,歐洲消費了約7000萬株,美國有2500萬株,日本3000萬株,中國大陸內外銷3000萬株,其他國家以1000萬株估計。台灣的內銷也近800萬株,外銷2000萬株,整體數量約3000萬株。扣除國際間相互行銷,台灣提供的蝴蝶蘭占全球比例約佔15~20%。此市場占有率正在逐年遞減。因此如果不能真正面對台灣量產技術推展不開的問題,此種二株有一株來自台灣的口號只有自我壯膽的作用,只是喊喊口號過過乾癮。

2.台灣蝴蝶蘭只有品牌問題

     台灣蝴蝶蘭產業主要產品是各階段的種苗,各消費國買到的產品是當地栽培的開花株。因此在各消費國,在全世界建立台灣蝴蝶蘭品牌對此產業幫助是什麼?

        如果到了竹科、中科、或南科,參觀數小時就可以發表對電子產業的看法,科學園區的人員會將這個人當做天才、瘋子或是無聊?

3.台灣蝴蝶蘭產業是世界蝴蝶蘭的領導者

  此口號與蝴蝶蘭王國最為接近。在整體產業中,生產技術包括育種、組培苗生產、栽培、催花等,在行銷方面包括技術指導、市場定位等。以產量指標而言,是生產量、銷售量、售價利潤等。台灣那一項是世界蝴蝶蘭產業之首?

4. 兩個國家產業的消長

  2001年:台灣銷售2200萬株、荷蘭銷售100萬株

  2006年:台灣銷售3000萬株、荷蘭銷售8500萬株

2005年之統計數字

 

面積 (公頃)

可銷售量 (萬株)

淨利 (新台幣億 )

每公頃作業人數

台灣

160

1800

31

25

荷蘭

80

3200

94

5

 

5. 台灣蝴蝶蘭產業的目標

  A. 守住3000萬株的市場,最多再增加至3500萬株

  B. 建立量產體系,在世界成立海外基地,成為真正的蘭花王國

 

二、 傳統主力市場:日本

        日本大學米田和夫教授提供的資料,日本蝴蝶蘭的生產資料如下:2003年,共有343家蘭園,生產面積53.9公頃。2004345家蘭園,80.2公頃。2005343家蘭園,80.4公頃,平均每戶蘭園面積2,344平方公尺,約710坪。在343家蘭園中約有三分之一曾自台灣購買蝴蝶蘭。米田教授對此116家蘭園進行問卷調查,回收41份。

        2006年這些蘭園有39%轉向日本本國蘭園購買種苗,有23(56%)繼續向台灣購買種苗,5%向大陸、韓國、印尼、泰國購苗。向國外購買蝴蝶蘭種苗,最關心的問題如下:

a.品質保證,價格一定。

b.病害問題:鐮刀菌、褐斑病與軟腐病三者最為嚴重。

c.連續栽培技術的配合性。

   由日本蘭園的調查,米田教授提出的五項建議:

1.價格與數量問題

日本蘭園購買國外種苗的最主要原因是由於價格低廉,因此希望能夠維持低廉售價。除此之外,也希望供應的數量、品質都能穩定。

2.開花株的問題

目前購買分生苗的比例已超過一半,目的是要求一致的開花品質。但是日本業者反應的問題包括抽梗不一致與畸形花的產生。因此台灣的栽培技術必須面對此兩大問題:1.抽梗率不整齊,2.不正常花朵的產生。

3.病株的問題

大多數的日本買主都擔心病株的問題,一半以上的業者都曾發現病株存在。因此台灣栽培者必須解決的問題在於栽培過程中病害防治與無病毒母株的判別。

4.台灣與日本栽培方式的不同

日本蘭園認為台灣栽培者傾向採用多肥栽培的方式,尤其配合低光量以增加葉面積。日本栽培方式卻不相同,因此認為台灣蝴蝶蘭種苗品質因此而降低。台灣栽培者必須與日本蘭園建立一貫化的栽培技術,使得此接力作業式的栽培技術能夠連貫。

5.交易的契約問題

沒有貿易契約,種苗交易糾紛的解決不能正常化。因此要設法訂定對於台灣與日本均有利的契約。

由台灣各蘭園的調查,米田教授提出的五項建議:

1、台灣與日本蘭園認知最大的差異在於病株的認定。尤其是到達日本出貨時無

病徵,而在日本蘭園陸續發生病害。兩國蝴蝶蘭栽培環境加以比較,台灣栽培溫度高,施肥量較多。因此兩國之間蝴蝶蘭栽培環境的連結需要檢討。

2、在運輸過程,是否有可能造成病害的發生?

3、台灣的大苗在日本以低溫催梗。整齊性的問題與產生不正常花的問題?

4、台灣以輸日為目的的蘭花栽培場,能否以日本要求標準為生產目標?

5、兩國之間能否建立常設組織以解決雙方蘭園發生的問題與糾紛?

        台灣的蝴蝶蘭外銷是由日本市場開始。至今在所有的外銷市場,日本市場的售價也是最高。而日本小農制、小面積的生產方式與台灣傳統蘭業類似,日本蘭界與台灣蘭界已有多年的交流往來。日本的重情感、重人事的文化,正與台灣文化相近,因此台灣與日本蘭花產業來往如此密切。近年來,台灣蝴蝶蘭在日本市場開始負成長,中國大陸與韓國也已進入此市場競逐。日本蘭界原來具備豐富栽培經驗,過去的時代只要將種苗售出,後續的栽培技術日本蘭園能夠自行設法,因此也造成台灣蘭界一向不重視售後的技術指導。由於重人情、重人治,也少用契約往來,在產生貿易糾紛時難以處理。

        日本的經濟與社會狀態正在轉變,蘭花產業也在變化,年輕的一輩逐漸地接班。二次戰後出生的一代其經營理念也與戰前出生的老前輩不盡相同。未來的日本蘭園除了重視品質,也勢必走向計劃生產,重視出貨整齊性,重視供貨時程的現代經營方式。日本蘭界老前輩的栽培經驗已不見得能符合現代產業需求。為了尋覓更低廉的種苗,日商已勤於出入中國大陸。台灣蘭花種苗要持續維持此高售價的日本市場,除了低廉售價,還要增加更多的附加價值。附加價值包括兩國栽培方式的連貫,品種特性的清楚明瞭與能提供在日本催梗開花的管理技術。台灣蘭界已不只是提供種苗,還要提供成套的技術。海外的售後服務需要完整全套的栽培技術。

        台灣的三大海外市場中,銷售至日本的數量與產值逐漸縮減。米田教授的調查已說明了一些原因。除了病害的認知不同,開花品質無法得到對方滿意等技術問題,還有此接力生產的相互連結問題。而問題深處是台灣蘭園栽培者觀念的調整。台灣已有一些蘭園在銷日市場上做的十分完善。其成功的因子在於認真與誠實,在適當的生產地種植適合的品種,送到日本適合的地區,適時的提供開花株,以良好品質,穩定數量的行銷方式,與日本蘭園合作生產穩穩占有日本一定的市場。台灣栽培環境的高溫用以栽培種苗,日本蘭園的低溫環境作為催梗與開花。兩國氣候的差異恰好是蝴蝶蘭分工接力栽培最好的組合。

        台灣蝴蝶蘭如何持續銷日?技術的問題不難克服,最難克服的是觀念的調整。

 

三、美國市場:很大的市場,也是很難經營的市場

        台灣與美國蘭園的行銷流程如圖1。路徑1為層次最多,路徑3則是最為直接。而台灣蘭園也有直接到美國開設公司,將台灣生產的蘭苗直接運達美國自身經營的蘭花公司,在達到開花株階段後出售成品。在2006年美國蘭花產品的行銷方式,拍賣市場只占有15%55%的市場為批發商,27%為零售商,直銷商僅有3%。批發商的產品也可再銷售至超級市場、連鎖店、量販店等。美國與荷蘭的蘭花在行銷方面有如此巨大的差異,生產者必須自己尋覓銷售通路。此原因在於其特殊的人文地理,美國主要的人口分佈於東西兩岸,而且各大城市距離如是遙遠,因此至今美國蘭花主要產地集中於人口密集的西岸與東北部。

        台灣蝴蝶蘭大苗的主要銷售對象仍然是華人經營的蘭園。台灣大苗在美國蘭花產業的拓展十分緩慢,主要的原因仍然在於台灣業者的心態,永遠維持於華人的世界或是自己建廠自己銷售,而與美國原來的花卉產業脫節。要開拓美國的蘭花產業,必須連結美國已有的花卉產業。

        荷蘭蝴蝶蘭產業發展快速的主因在於原來的花卉產業基礎。生產切花、草花的公司,已經具有溫室,已有機械化設備,有公司制度,有員工組織。荷蘭早有拍賣市場與通路。花卉公司進入此產業只是增加一項蝴蝶蘭產品。在瞭解此作物的生產技術後,此蘭花即是其新作物的一項,而生產、管理與行銷都可沿有以往切花、草花的經營經驗。以Anthura為例,原來是以一家火鶴花為主的公司,如今蝴蝶蘭已是其公司的重要作物。在2001年投入蝴蝶蘭產業的其他荷蘭公司,也是依循此方式。而近年來,原來以果菜生產為主的公司,也一一投入此產業。

        在美國本土除了幾個大都市之外人口分散各地。一些台灣的蘭園,在此搭蓋溫室引入台灣的種苗成為開花株出售,但是生產格局仍是有限。舊金山的Matsui公司則是依循荷蘭公司的方式,轉換其切花生產線成為蘭花生產。此公司原來是生產玫瑰切花與草花,在舊金山的農業區利用其原有的溫室與人員,逐次的投入蘭花生產,而今成為美國最大的蘭花生產地。

        目前美國市場的開拓還有許多機會。原來的生產切花與草花公司,面對中美洲產品的競爭,也需要改變生產作物才能生存。台灣蘭園可以與這些公司合作,提供種苗與生產技術,再由這些公司以其原來行銷通路出售蘭花。荷蘭蘭花公司已注意此策略,也開始佈局,如果Floricultura公司順利在舊金山立足,完成組培苗生產場與二吋苗生產溫室,在此地生產组培苗與二吋苗。其銷售方式是與美國原來花卉生產公司結盟,提供種苗與技術。將歐洲擴展生產的方式在美國重現。

        如果此拓展方式成功,台灣在美國擴大市場的機會即在於近兩、三年告一段落。

展望未來:

A.     美國的蝴蝶蘭市場要什麼?

資料來源: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美國及加拿大蝴蝶蘭市場調查參訪」報告

 民國950506日至17

 1. P.5 芝加哥蝴蝶蘭栽培場(台灣經營者)

    市場花色喜好以大白為主,大紅次之,小花居後。目前量販店喜好多花色。

 2. P.6 洛杉磯蝴蝶蘭栽培場 (台灣經營者)

     市場喜好大白花佔6成,大紅花約3成,其他雜色花約1成,雜色花也要大花。

 3. P.14此篇參訪報告的結論:市場對花型花色之偏好

     蝴蝶蘭盆花在美國市場之接受性以大白花最高,約45-55%,其次大紅花,約30-40%,最後為其他,包括雜色花以及中小輪花,約佔20-30%

4. P.7 舊金山Matsui蘭園 (美國經營者)

   出售給量販店時,一次出貨以多種類蘭花混合較好,因為在超市,同時有許多種類蘭花放一起較好賣

思考題:

1. 為什麼台灣人與美國人對於美國市場的觀念不一樣? 真正市場需求是什麼?

2. 品質與市場價格

    原來構想:裸根苗空運進口,栽培品質較低,帶介質進口將有利於蝴蝶蘭之發展。

     實際結果:售價自6美元裸根苗跌落至3美元帶介質苗。

 

1. 美國蘭花的行銷方式

 

四、大陸蝴蝶蘭產業:極強與極弱

        大陸的蝴蝶蘭產業在數量急集劇擴充之後,已有公司已成功地開始朝向 的轉變。在品質方面能夠提昇,在數量方面能夠穩定,在生長時程能夠掌控的蘭花公司,則可以脫胎換骨,成為具有國際競爭能力的國際企業公司。如果維持原狀,只是求得生產面積和生產數量不斷的擴充,這種產業仍然離不開內銷市場的泥沼,仍是在一種本國市場為主的圈子內混戰。

()、極強的產業   

        大陸成功轉型的台商公司並不多,雖然只有兩三家,其外銷的蘭苗數量每年已超過一千萬株,而且此數量正是逐年增加。其成功的原因可以由技術層面與觀念層面歸納如下:

A、技術面

a.內銷年花比例降低與品質提升,把握年花時程

內銷數量已減少,但是仍然維持高品質,做到了減少數量,掌握開花時程與提升開花品質的三項要求。掌握時程係以栽培經驗,配合品種生長習性與收集齊全的氣象資料。因此在舊曆年節之前能夠即時供貨。

b.歐洲外銷市場的開拓

蘭花公司數年前開始至歐洲考察,瞭解歐洲市場的需求:

1. 選育低光量品種。以大陸北方冬季低光量的氣候特性,由自身已具有的品種中自然篩選低光量需求品種,此種低光量需求的品種特性恰好適合歐洲特定市場。

2. 栽培管理的溫度設定接近歐洲的栽培溫度(28℃/26℃)。

3. 病毒檢測:嚴格執行只有無病毒的花梗才能作為母瓶的製作材料。

c. 銷售後的技術支援

提供客戶售後的服務,定期訪察客戶,瞭解其技術水準與應該改善之處。

B、觀念面

a. 獨立自主的基本態度:不接受大陸官方輔助,靠自己努力經營公司。

b. 學習精神:不斷地自我學習、不斷地研發相關資訊。自生產技術至市場的變化,均能保持敏銳的觀察力。不斷的進行試驗研究,以觀察與推理方式增進新技術。

c. 瞭解大陸生產基地的特性與限制條件。

1.把握優勢:生產基地腹地廣大,面積容易擴大。人力資源充沛,員工容易招募,工資便宜。

2.承接劣勢:過度低溫是蝴蝶蘭的生長障害,甚至引起死亡,北方冬天的酷寒下,加溫系統不能有任何的閃失。因此自備加溫系統以確實維護蘭苗的安全環境。

3.化解劣勢轉為優勢:

    將原來不利的條件,轉變成可利的條件。例如北方地區冬季低光量,恰可作為歐洲品系選拔的基地。此地充沛的勞力資源,則可從中挑選可培養訓練的人才。

  d.商業品種的概念:

能夠區隔比賽用趣味栽培的茗花與商業量產用品種的兩者的不同。雖然這只是一個概念,但是決定了公司經營的整體技術與制度。

()、極弱的產業   

    大陸中國花卉報2006112日發布的網站資料,標題為 出國歐美市場,啥樣蝴蝶蘭種苗最吃香

A.     美國貝爾國際農業系統公司貝爾托馬斯先生對中國蝴蝶蘭產業的看法

      托馬斯先生說明美國蘭花市場最有興趣的種苗是具有五個完整葉片,3吋半大苗,因為進口大苗容易及早進行催梗作業,可減少在美國的生產週期。大陸蝴蝶蘭生產面積的急速增加,但是生產過程中標準化作業的程度很低。相同的品種,無法具有相同的規格,更不能保證相同的品質,又無法提供足夠的數量。對於出口的品質檢查包括各種病蟲害與病毒,都無法在產地進行現地檢驗。因此直接在海關檢查如果未通過即造成巨額損失。中國蘭花產業對美國市場的種苗需求條件瞭解並不足夠。例如其公司至今在中國大陸已採購三萬株以上的種苗,為了此區區三萬株種苗,公司找遍大陸南北各地的蘭花公司,最後決定向四大公司訂貨。因為沒有一家公司可以提供足夠的貨源。

B.     荷蘭貿易商人夏克先生

      夏克先生發現中國大陸的蘭苗供貨問題在於很難形成終年穩定的供應系統。以一萬株的一件訂單為例,往往需要自三、四家公司才能湊出數量。問題包括品種不合乎需求,生產數量不足,供應時間不符合。就是勉強湊足了數量,不同蘭花公司的生產品質、生產標準都不相同,因此整體的出口品質無法一致。   

()2006年帶來的變化

        中國花卉園藝”20077期的採訪報導,2005年大陸蝴蝶蘭種苗輸出1200萬株,其中700萬株為歐洲。2006年輸出量為2500~2700萬株,銷售到歐洲為2000萬株,其中1200萬株售至荷蘭。這些數據與歐洲蘭業提供的資料相接近。在參訪的大陸蘭花公司中,可以見到另一種明顯事實。大陸外銷的蘭苗有7成的比例集中在少數廠家,而多數小廠分到了3成的數量。未來此種集中化的現象將更為顯著。主要的歐洲銷售量更是集中於少數的蘭花公司,這些公司的特色不見得是品質最高,而是品質十分整齊,生產數量與生產時程能夠兼顧。其他的蘭花公司雖然數量增多,但是無法達到生產數量與時程的管理控制,更談不到整齊的品質,因此只能分沾一些邊緣數量。此參觀行程另一令人印象深刻是在另一家蘭花組培苗生產公司的實地採訪中,看到此公司與荷蘭公司進行合作生產的方式。

    由荷蘭一家公司提供的資料顯示在2006年,台灣銷售到荷蘭數量以組培苗、小苗與3.5吋苗合計約600-650萬株。大陸銷售至荷蘭的數量為900-1000萬株。預計2007年,大陸銷售至荷蘭的數量預估為1500~1800萬株。

       依另一家歐洲種苗公司的估計,2006年中各種苗公司的生產數量估計為Floricultura 3200萬株(原預定4500萬株)Anthura2500萬、Hark500萬株,Peedeerman公司500萬株,其餘種苗公司約600萬,原來預計生產8600萬株,實際為7300萬株。其中約有65%於荷蘭生產。在2006年歐州需求預估為10000萬株,因此產生了2700萬株的缺口,此缺口由台灣與大陸填補,填入的種苗數量並無到達此缺口量,因此2006年成為種苗空缺年。

        對於2007年蘭花產業仍維持樂觀。因為各種苗公司生產數量預估如下:Florichltura公司4500-5000萬株、Anthura公司3500-4000萬株、Hark Peedeerman等公司產量為2000萬株,合計供應量為10000-11000萬株,歐洲預定需求量為12000-12500萬株,種苗缺口可能為2000萬株。缺口量將取決於前兩家公司的實際供應量。此缺口量也是以台灣與大陸為主要供應國。因為資料來源有限,上述的數據無法比對精算,但可說明此種苗供應趨勢。

        大陸花卉雜誌的編輯,記者們最常問及的問題是歐洲蝴蝶蘭其最大需求量到底有多大?不僅是雜誌人員,這也是從事蝴蝶蘭的生產者最想知道的答案,因此歐洲的需求量到底有多少?未來要如何應對?這是兩岸蘭花產業必須面對的問題。

()、蝴蝶蘭國際產業新時代:荷蘭+大陸

        2006年,大陸一家台商公司開始為荷蘭種苗公司進行組培苗代工,數量將近720萬株,這種結盟對於整體蘭花產業影響有多大?

表一 荷蘭兩家種苗公司的產量

 

年代

A 公司

B公司

其他公司

(含台灣、大陸)

產量

(萬株)

市場佔有率(%)

產量

(萬株)

市場佔有率(%)

產量

(萬株)

2006

3200

(預定4500)

34.8

2500

27.1

3500

2007

5000

35.7

4500

32.1

4500

預估2009

7000

35.9

7000

35.9

5000

 

表二 荷蘭、台灣與中國大陸之種苗成本結構 (單位:歐元)

 

成本

荷蘭

台灣

中國大陸

組培苗

0.6~0.7

0.28~0.35

0.25

2吋苗

0.4

0.25~0.3

0.2

運費

0

0.20

0.2

合計

1.0~1.1

0.73~0.85

0.65

售價

1.2~1.3

0.85~0.9

0.70

    荷蘭種苗公司要在短期的擴大產業並增加利潤,最快的方式是尋找代工基地。利用此基地迅速擴大產業,並利用此基地廉價工資之條件以降低成本。例如以中國大陸之工資,生產出成本0.25歐元的組培苗。此種苗具有相當的品質水準,加上到歐洲的空運費用種成本不超過0.3歐元,可直接在歐洲銷售。此組培苗運回種苗公司栽培成2吋苗,成本為0.7歐元。比起種苗在歐洲自己生產之成本1.1-1.1歐元,可減少0.3~0.4歐元。因此在企業經營上為一種有效的經營方式。

    大陸的特點是成本低廉,令人詬病是其品質低下,尤其是病毒氾濫。但是中國大陸具有一些有利的基本條件,有易於取得的土地,容易自政府單位取得資金以降低設備成本,又有充沛的人力資源可從中挑選適合的作業人選。其主要問題在於生產技術、管理制度,與研發能力。而後三項要求正好是荷蘭產業的專長。荷蘭種苗公司與大陸組培公司的聯手生產、相互互補的合作方式,此即是台灣種苗產業的最大敵手。

 

五、荷蘭:只是風車,還是巨人

      可怕亦可敬的對手

        荷蘭蘭花的行銷流程可以由圖2表示。以台灣對荷蘭而言,路徑1層次為最多。台灣各家蘭園(如圖中1234等),經由台灣的貿易商銷售至荷蘭貿易商,再交自荷蘭蘭花公司(圖中ABC等)。荷蘭蘭花公司主要是直接向其本國種苗公司購買。荷蘭種苗公司也向台灣蘭園購買品種再量產。也有如路徑2,由台灣蘭園出貨給予荷蘭貿易商,再交予ABC等蘭花公司。台灣的蘭園也可以兼為貿易商。而兩國之間路徑3最是簡單。由台灣蘭園直接供貨至荷蘭業者。此行銷路徑中組培苗、小苗與大苗都是商品。

        荷蘭生產者(ABCD等)其產品絕大部分是藉由拍賣市場出售,再由物流商交至超級市場、連鎖店或花店。ABCD等生產者也可將產品直接交予物流商,但是其金錢往來仍然是透過拍賣市場,少部分產品可以以直銷方式出售,其中網路銷售更是少數。部分產品是直銷至其他國家,通常是拍賣市場不合格品。

    由圖可知荷蘭在歐洲的花卉產業地位。在荷蘭只要能夠生產合乎品質要求的蘭花,即可透過拍賣市場銷售,不必自己尋求市場通路,台灣的蘭花產業與荷蘭的蘭花公司相互結合,此將是最省力的產業發展方式。如果台灣蘭花業界在荷蘭有生產基地,栽培的開花株即可藉由拍賣市場進行銷售,不用擔心通路問題。

 

2. 荷蘭蘭花的行銷方式

 ()、荷蘭蝴蝶蘭生產的標準作業方式

        歐美蝴蝶蘭產業對於台灣與荷蘭的種苗有個普遍的看法:台灣的種源豐富,有機會買到好貨,但也可能買到垃圾。向台灣買種苗,只是買到組培苗或是小苗、大苗,而得不到技術支援。荷蘭的種苗或許豔麗新奇皆不如台灣,售價又比台灣昂貴,但是向荷蘭蘭花公司購買到的不只是種苗,也買到一套標準栽培技術。依循此套標準栽培技術管理荷蘭種苗,可以在一定的時程,得到相同品質的開花株。

        荷蘭蝴蝶蘭栽培的標準作業是什麼?是否如同工業式的生產方式,原料自一端送入,成本自另一端輸出。對於蝴蝶蘭如此複雜的生物體,如何進行標準化管理?有關荷蘭蝴蝶蘭產業的標準化程序與其衍生問題介紹如下:為使蝴蝶蘭的生產管理能夠整齊一致,荷蘭蘭花公司自數個基本因子加以考量,以建立其標準作業:

A.種源

為了使種植的蝴蝶蘭其生產習性相近甚至於相同,因此採用分生苗,絕不採用實生苗。實生苗先天生長習性的差異,再嚴謹的生產管理也無法使其生長整齊。為了避免病毒造成影響,因此種苗要求無病毒。

B.生長環境

栽培時期分成四個階段,地上部的氣體環境設定如下:

1. 自組培苗至2吋苗:時期26週,日夜溫度為28/26℃

2. 2吋苗至4吋苗:時期也為26週,日夜溫度也是28-26℃,光量

8000-10000 lux

3. 催梗階段:6週,日夜溫為20/18℃,光量12000 lux

4. 開花階段:10週,日溫21-22℃,夜溫19-20℃,光量10000 lux

 對地下部環境而言,標準化方式包括介質、水質與肥料的一致性 (相關資料請見BSE網站:荷蘭蝴蝶蘭栽培使用資材的相關資料http://bse.nchu.edu.tw/new_page_176.htm) 

        介質分成兩種配方,分別適用於二吋苗生產與四吋苗生產。介質一定經過蒸氣處理,一方面殺菌,另一方面去除原有養分,因此在開始栽培的時期介質不帶任何養份。水質採用RO逆滲透水使水質純化,不含任何酸鹼離子或任何化學成分。肥料也是依二吋苗與四吋苗有兩種配方。

    由上述介紹可知,荷蘭蝴蝶蘭栽培的標準作業其基本面是自1:)種苗,2.)溫室氣體環境(即蝴蝶蘭葉面微氣候環境)、3.)根部環境(介質、肥料、水質等)所構成。在一個溫室區內,每一株蝴蝶蘭有相同的遺傳特性,葉部維持於相同的氣體環境,根部置放於相同成分的介質,施肥時使用相同的配方,因此管理作業需要考慮只是澆水(含施肥)的時間與給水量。

        此種管理過程的干擾因子為病蟲害。病毒是在種苗階段先加以隔離,病害與蟲害管理則自環境的清潔衛生開始。蟲害以生物防治法加以預防。定期配合管理人員巡視溫室內部,發現病害植株即丟棄。

        荷蘭蝴蝶蘭產業即是以此標準化作業方式在其國內不斷地擴充其生產面積,也以此栽培方式維持一定的生產品質。更以此種作業方式在其他國家複製其標準管理程序。由其標準管理作業,相對建立了週邊產業,包括溫室、自然通風設備、介質處理設備、上盆移植系統、搬運系統、給水給肥裝置、加溫水管系統、冷凍機械降溫設備等。

        荷蘭蘭花公司的技術擴展即是複製 此套蝴蝶蘭生產標準化作業,因此不但賣出種苗,也賣出週邊設備。而且可以告訴下游的大苗生產者,不論對方是在溫帶或是亞熱帶,只要搭建其玻璃溫室,裝置其週邊設備,種植其提供的種苗(二吋苗),以相同介質栽培,使用相同的肥料配方,以相同方式的給水、給肥(時間間隔、次數與數量),在此種完全相同的管理作業下,蝴蝶蘭的生長至開花可成為可預測、可掌握的生產方式。這也是荷蘭公司宣稱其蝴蝶蘭生產是一種可以複製移轉的技術。購買其種苗的下游生產者,也因此有其技術保障。這即是荷蘭用以建立其蝴蝶蘭帝國 的真正武器。荷蘭蘭花產業的經營精神不是種出最漂亮的比賽花,而是種出品質一致,數量穩定,時程確定的蘭花。

()、荷蘭蝴蝶蘭生產作業的問題

       近幾年來,荷蘭蝴蝶蘭產業已出現如下問題:

1. 品種對環境的需求:並非所有的品種都是適合此栽培環境

在荷蘭蝴蝶蘭溫室,可以看到高溫栽培區仍有來梗的植株,低溫摧梗區仍有只長葉不開花的蘭苗。低光栽培的溫室仍可看到日燒影響的葉片。雖然植物本身對環境有其適應性,但是可調節的範圍仍是有限。以amabilis為例,最適日溫為30-32℃,夜溫24-26℃。因此在荷蘭式栽培環境日夜溫度28/26℃表現良好。但是高溫高光需求品系(例如V3),在此開花品質即不佳。低溫需求的黃花如台北黃金,日夜溫需求為25/21℃,在此種28-26℃環境下更是生長不良。近年來風行的黃底紅花P. Fortune Saltzman其日夜溫要求低,因此也不適合此種方式。滿天紅夜間要求低溫,雖然花型為多梗,花朵數多,花色亮麗,但是在歐洲市場即少見其踪影。對此種品種適應問題,荷蘭的蝴蝶蘭業者有如下的處理方式:

(1).最早進入此產業的種苗公司(第一梯次),以育種選種的經驗,自我選育適合此28/26℃栽培環境的品系,並且以此為商業品種,配合其標準作業技術。

(2).20012003年進入此產業的公司(稱為第二梯次),仍自世界各地購買種苗,然而發現不同習性的種苗有不同的生長表現。在得到教訓後,這些公司採用試種選拔的方式。每個品種最多購買500 ~ 3000株,放置於其荷蘭式栽培環境試種並觀察其生長特性。如果品種適合此栽培環境,催梗與開花性狀表現良好,即再大量選購或自行設法製作分生苗。

(3).2006年後進入此產業的第三梯次成員,為了早日熟悉此產業,瘋狂至世界各地搶購,因此造成蝴蝶蘭種苗普遍性缺貨。這些業者正在以時間、金錢換得經驗。但是此種種苗大量需求的現象會有多久?

2. 能源的問題

日溫28℃,夜溫26℃的栽培方式以蝴蝶蘭栽培生理而言其意義在於安全上的最大可能性。日溫28℃幾乎是所有蝴蝶蘭在低光環境下仍然能夠持續生長的溫度。夜溫26℃是對大多數蝴蝶蘭無春化作用的抗抽梗溫度。但是並非所有品種皆可適用。此外提高栽培溫度(28/26℃),在催梗階段使用低溫(20/18℃),目的是用以製造溫度應力(stress),以促成抽梗的技術,對於植株生長不見得是最佳。在能源使用方面,寒帶國家如北歐、英國等溫室經營都是難以支持這樣的日夜高溫,因為這些國家並不如荷蘭有天然氣輔助。在地中海地區,夜溫26℃代表大多數的月份其夜間仍須加溫。在美國佛羅里達州,28/26℃的環境代表大多數的月份白天必須使用冷氣,夜間必須進行加溫。這都是代表此荷蘭標準技術無法放諸四海皆準。

3. 光量變動的影響:

在此種環境調控下,光量仍是變動的因子,光量無法如同溫度容易調節掌控。光量的變化影響溫度,也影響了相對濕度。在低光環境使用冷氣降溫的能源已是可觀。若採用高光量,高光低溫的環境需要更多能源以維持溫度。相對濕度的變動影響蒸發與蒸散,因而影響給水作業的精確性。

4. 病蟲害問題

荷蘭的天然環境是低溫,因此病蟲害的發生機率比亞熱帶更低。現有的病害處理是採用發現即丟棄方式,蟲害的防治方式是以天然生物加以對付。但是栽培面積擴大,荷蘭大氣溫度又逐年增高,其病蟲害發生機率已逐漸上升,原來的病蟲害技術已不再勝任。

5. 自然通風型溫室是否適用溫度劇烈變化的大環境

   a.自然通風的降溫能力是使內部溫度高於大氣溫度1-3℃

   b.以風壓通風在有自然風力的地區才有效

6. 機械設備過度自動化,過度投資

  1公頃設備成本為1.9億新台幣

 

()、台灣與荷蘭

    台灣蘭花產業度過2006年的橫財年,此幸運仍然持續至2007年上半年。2007年下半年則有太多變數,而且是測不準的變數。台灣在未來的歐洲行銷,也是未來的考驗,面對如下問題:

1.      在歐洲市場,荷蘭的種苗被認定品質最好,售價最高。台灣種苗是次級品。此種品質分級評比未來在美州市場是否重演?

2.      荷蘭種苗公司的供應量與歐洲生產者的需求量,中間的空隙有多大?此空檔是海峽兩岸共同競逐的市場空間。

3.      荷蘭種苗公司開始區隔市場,將亞洲種苗與其衍生的開花株歸類成B級品,那麼荷蘭出產的A級產品與品質條件是什麼?

4.      荷蘭種苗公司與大陸組培場相互合作,結合荷蘭的生產技術與管理制度及大陸的人力資源,對於未來國際種苗的供應量有何影響?

5.      國際產業生存條件是提供足夠數量,具有一定品質的種苗。台灣大型公司投入此產業,是真正的投入或是方便公司資金的搬運移轉?小公司的分工制度如何建立?蘭園如何再分工?

6.      蘭花產業的成功條件有:第一為完整化,系統化的生產技術。第二是能夠為建立生產制度,包括品質管理,生產歷程等制度。第三為從事此產業的心態。有無此決心,有無胸襟氣度以面對世界。台灣那些蘭業具有此條件?

7.      台灣蘭業如果不能站穩歐洲市場,未來在美洲與其他地區有無競爭力?

 

六、夢幻球隊的組成:

爭一時,或是爭一世,爭三代

        自2006年下半年,全球蝴蝶蘭種苗缺貨,造成海峽兩岸的搶購潮。也自此時間點開始,台灣與大陸兩邊的組培業競相投入生產,因而到底在此段期間已生產多少種苗,根本無法評估與統計。因此2007年底開始,種苗是持續不足或是過剩?2006年下半年降臨的財富對台灣蝴蝶蘭產業是富裕時代的開始還是迴光反照?

        台灣蝴蝶蘭產業有其基礎,再差也不至於歸零。因此如果能夠結合優秀的業者組成一個夢幻球隊,將各階段最佳的生產者組成團隊。這個團隊一定在國際市場上可以生存,可以壯大。在此資訊混亂不明的階段,一個理想的團隊不是現在進場急於擴大產量,而是先建立一個完整的供應體系:自品種,特性研究,組培苗生產,小苗生產,大苗生產,儲運與活力恢復,海外基地生產等都建立完整的技術。

  在二吋苗的競爭中,荷蘭成本1.0~1.1元,售價1.2~1.3元。台灣成本0.73~0.85歐元,售價0.85~0.90元。中國大陸成本0.65歐元,售價0.7歐元。但是荷蘭種苗公司已到中國大陸與大陸種苗公司結盟,未來的產品特色為具有荷蘭品質但是在大陸生產的成本。因此台灣二吋種苗在歐洲未來需要面對此挑戰。以0.85~0.90之售價,被公認為二流的品質。要與0.7~0.75之售價而具有一流品質的產品相互競爭。這一天如果來臨,未來台灣的組培苗與二吋苗成本一定比荷蘭商品高昂。台灣組培苗的生產成本已無法再降低。台灣二吋苗的成本也無法低於荷蘭與中國大陸聯手生產之成本,因此在市場競爭上不能只停留於組織培養苗與二吋苗,而是要將未來商品開花株提高其附加價值。藉由種苗最後的成品品質以競爭市場。以荷蘭與西歐市場為例,未來的市場競爭力則由以下的各項技術逐次累積而成。

一、品種選擇:在西歐地區,選擇高度70公分以下,雙梗或單梗多分叉,高溫或中溫品系,但是為低光量品種。

二、組培苗生產:無病毒,變異低,品質整齊,貨源供應穩定。

三、二吋苗生產:健康,無病毒,莖部與根系比例均衡

四、大苗的生產、運輸前處理、空運或海運技術、與海外基地活力恢復技術

五、海外基地的技術指導:建立技術推廣作業,即時指導海外蘭花基地的各項技術。

五、新市場的開拓:除了西歐,歐洲潛在的市場仍有北歐、英國、南歐與東歐。不同的市場對蝴蝶蘭仍有不同的需求。

具有這些技術,才可以協助下游基地購買台灣種苗之後都能夠生產高品質、高售價的蘭花。由於提昇了產品價值,生產者提高了利潤,才願意提高種苗的購買價錢。換言之,不是在二吋苗或組培苗的階段競爭低成本的產品,而是競爭產品未來的高價值。但是此種較高成本的種苗其高售價是建立於未來的預期價值,因此供應者的信譽與能力是此種經營方式的唯一依據。

        建立信譽需要時間,但是建立了信譽,建立了商品量產的完整技術,此種競爭力才可以長久。因此是要爭一時,或是爭一世?能夠建立有競爭能力的產業才能代代相傳,由此不是只爭現在的市場,而是要爭一世的市場,因而可以爭三代的市場。

        在此大方向之下,最能把握,也最為踏實的方式是什麼?一方面建立生產制度,自品種育種、組培苗生產、小苗至大苗的栽培都能建立合作團隊。一方面對於栽培的蘭花品系能夠徹底,能夠完整的瞭解。在蘭苗的生產中,台灣擔任不只是接力選手。在蘭苗送達海外基地後,還要以教練的身分一路陪跑到底。因此台灣售出不只是種苗,還包括售後的技術服務。以此建立台灣此生產團隊的信譽,這是一條遲緩但是可行的道路。

        2006年的盛況中,產品能夠外銷的業者有著豐裕的一年。但是對於2006年種苗缺貨的原因卻不明瞭,以內銷為主的蘭園反是辛苦掙扎。台灣蘭花產業未來是如何?樂觀的業者加速投資,認為一片大好。悲觀的業者預測未來的崩盤。達觀者則是由自我蘭園體質的調整開始。在國際分工的蘭花產業接力賽中,擔任選手,也是擔任教練。建立生產團隊,也建立信譽。此方式雖然緩慢,但是可以長久,也才可以持續成長,才足以成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