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中國大陸蝴蝶蘭產業記事:20074月至7

 

中興大學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蝴蝶蘭產業在2006年的洗牌效應之後,此產業已是徹底的國際化。幾個主要產地國與市場其產量與售價相互影響。中國大陸的產業自2006年開始進入國際市場,其出口量與產值遠超過台灣產業。不管台灣產業對此現象是否深惡痛絕或是漫不關心,大陸蝴蝶蘭產業的存在已是事實,而且也是必須正視的事實。

        自今年4月至7月,大陸的花卉期刊或是各地報紙對蘭花產業都有陸續報導。以其產地而言,恰可區隔成天津、上海與華南地區。不同的生產區對蝴蝶蘭產業見解則不盡相同。以下的教導內容來自大陸各相關刊物加以整理。

 

一、京津蝴蝶蘭企業觀點

第一篇報導的標題是 風光背後有思考。這家位於天津的蘭花公司在2007年其出口量成長了兩倍,公司負責人認為外銷前景是一片良好,但是產業本身存在著隱憂。由於歐洲市場的擴大,種苗需求量提高,但是對於種苗生產公司而言不能因此而過度樂觀。因為此種大規模的需求量對蝴蝶蘭產業而言只有這一次。未來2-3年,消費量與需求量趨向平穩。種苗公司如果不能自我節制,種苗大量進入市場只有惡性競爭。因此建議要維持現在的出口優勢,一定要量力而為而不是盲目跟隨。未來3- 4年後,除了歐洲本身的種苗公司大規模供貨,中國大陸、越南、印尼等國家都會有大量種苗投入市場。

        在中國大陸內銷市場方面,外銷量增加,內銷數量並未相對提高。大陸內銷生產者仍是成本導向而不是品質導向。

        在第二篇報導中,天津此公司負責人對歐洲市場的觀點認為因為歐洲市場為缺貨狀態,因此對於蝴蝶蘭的品種與品質要求標準尚是不高。但是市場逐漸飽和,其門檻則相對提高。此負責人對於大陸種苗出口到歐洲仍是維持著憂慮,因為他已發現兩年前於歐洲暢銷的品種今年已無人購買,這些蘭苗因出口受阻只有轉入大陸內銷市場。但是歐洲流行的品系不見得為大陸市場所接受,因此對於許多公司而言都已是嚴峻的考驗。

        對於此生產週期漫長的蝴蝶蘭產業,此負責人的建議是:

1.      具備品種的規劃眼光與市場洞察力。

2.      不斷地觀察市場,針對市場需求的變化以進行品種的預測與生產調整。

3.      生產品質要能夠長期穩定。

4.      因應客戶不同的需求,對於生產管理進行不同的處理。

對於未來市場,此負責人認為歐洲未來兩三年仍不會出現市場飽和,仍然是大陸蝴蝶蘭最主要的出口市場。

 二、上海蝴蝶蘭企業觀點

此篇報導中以一家上海蝴蝶蘭公司為主。此公司2006年出口450萬株,以瓶苗與兩吋苗為主。瓶苗出口價格為每株3.5元人民幣,在歐洲市場貿易商之售價為6-7元。對於蝴蝶蘭種苗出口則面對三個主要問題。

 1. 病毒問題:可以以技術手段解決。

 2. 大陸的出口審查與檢疫時間,在中國大陸要此程序均要1.5個月。

 3. 運輸費用較高,均為台灣的費用的1.5倍。

 三、廣東蝴蝶蘭企業觀點

此篇文章的標題 種苗賣方市場已經形成,報導中訪問了兩家公司。

第一家公司的總經理認為2007年蝴蝶蘭市場已經變成賣方市場,而且預測未來三年內將是保持此種市場格局。根據現有蝴蝶蘭生產規模的增加程度,全球種苗供應量無法達到需求量。此公司固定訂單為400萬株,全年訂單將達到800萬株,而公司今年產量將超過1000萬株。

        第二家公司的董事長也有相同看法。根據他對國際市場變化的觀察,此公司將種苗由原先以實生苗為主調整為以分生苗為主。其種苗產量擴大了3倍,其中三分之二為外銷市場。

四、大陸蝴蝶蘭產業面臨的機會與問題

此篇報導於72日發表,認為2007年美國蝴蝶蘭的消費量大於4000萬株,歐洲消費量大於1億株。台灣或世界蝴蝶蘭產業已向中國大陸轉移,大陸將成為全球蝴蝶蘭第一大生產基地。

        大陸蝴蝶蘭產業也面臨許多問題,其中最大的三項問題如下:

(一)此產業為三高產業:高技術、高投資與高報酬率,但是中國大陸許多企業只有看到高報酬率,因而盲目的大規模投入,缺乏專業技術人員。由於專業技術的不足,使得品質停滯。

(二)大陸總產量不斷增加,國內市場無法短期內提升,目標朝向國際市場。但是世界不同地區有不同之種苗需求。其花型、花色也不相同。企業對品種與市場若瞭解不深刻,只有於國內市場惡性競爭。

(三)大陸內銷市場以 年花為主,消費期間為春節前一個月。因此催花技術的時程格外重要。

     上述四篇報導中,前三篇來自 中國花卉報,第四篇來自 花卉世界快訊。第四篇文章在 四川農村日報加以轉載,但是標題則改為 蝴蝶蘭期待內需解壓

 後記:在整理這些中國大陸的相關報導時,有兩件事令人為之感慨。第一件事為台灣園藝學術界蘭花研究領域官方的領導者,此教授近期在大陸訪問返回後,告訴學術圈內 中國大陸的蝴蝶蘭技術水準已趕上台灣。第二件事為商業周刊20077237026期的報導,在台灣這是第一個媒體,第一次報導台灣蝴蝶蘭產業的真相。

        常有媒體問我誰是蝴蝶蘭產業的贏家。如果現況不改變,如果台灣此產業內部的從事人員包括栽培者、研究人員、官員大人等仍是維持現狀,如果不能痛定思痛自我檢討,贏家不是台灣,更不是中國大陸,而只有荷蘭此國家。

        大陸的蝴蝶蘭產業是台商加以建立,因此海峽兩岸的發展方式與速度或許有所差異,但是思考方式幾乎完全相同。由上述報導可知,在2006年之前,已將蘭苗順利販售至歐洲的公司,在2007年得到更大的市場,但也更謹慎的面對此新興市場。在2006年嘗到甜頭的公司,則迅速擴充產量而缺乏細部的思考。這些現象在台灣蘭界幾乎完全相同。

        台灣與大陸的內銷花卉是紅花,歐洲不見得接受此花型、花色。歐洲所喜好的花型、花色也不見得為海峽兩岸消費者所討喜。自2006年下半年開始增產的品系,如果無法行銷至國外,以中國人對蘭花產業的反應方式,一定持續栽培成為開花株,再設法投入內銷市場。因此可以預見未來的年節市場將有一段 蘭花盲流在兩岸竄動。

        蝴蝶蘭產業的成功者有哪些特質?不是比賽氣大財粗,只要看看台灣的國營事業與幾家大公司,數數中國大陸號稱大規模、大財力的蘭花公司,就知道此產業不是用金錢就可以砌成城堡。成功者必須不斷地提升自己的專業能力,不斷地提升生產品質,穩定生產時程與數量。成功者必須面對國際市場深入瞭解。因為今日決定生產的蘭花品系,自進行組培苗生產至2吋苗外銷,最快也要一年半,如果是成熟大苗外銷,最快也是2.5年至3.0年。而真正的成功者,其經營的蘭園或公司不僅是生產技術的革新,不只是生產制度的建立,還要有心態、觀念的調整。要能面對二十一世紀的挑戰。在此二十一世紀,蝴蝶蘭產業已是國際化,已要求面對國際競爭。無法在國際市場生存者,只有留在此島內競爭每年不到一千萬株的內銷市場。

        2005年曾到上海參觀大陸蝴蝶蘭產業,那時寫下的文章是 0分至70。而近5年來,台灣產業也在進步,但是進步的速度逐漸放慢,逐漸遲緩。在旗艦作物的口號下,在一次蘭展即可帶來20億商機的宣傳下,在政府經費如流水花不完、用不盡的狀態下,在驕縱與無知中,台灣此產業整體競爭力逐漸停滯。當一切 自上而下的政策與措施對此產業無所助益之後,唯有期望產業本身自發性的覺醒與改進。台灣此產業的基礎---育種能力與品種優勢是如此穩定,但是就是開拓不出,無法建立量產技術,無法形成集團軍在國際市場上競爭。這是我個人從事此產業十三年來最大的感慨,也是最深的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