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固本與紮根-對商業周刊報導的回應之二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此篇文章是針對商業周刊1026期回應文章的第二篇,內容用以表達對台灣

        蘭花產業的期望。此產業若要能夠於國際競爭,根本的方法是固本源與紮根基。前者是深厚自己的基本優勢,後者是重新培養此產業雄厚的競爭力。

        在蘭花產業上,無論個人蘭園或是蘭業公司都必須思考自己的定位。換言之,在此蘭花產業,自己的目標是國內市場還是在全球競爭。在生產流程上,是自我定位於選種育種,組培苗生產,種苗小、大苗生產,大苗催梗與開花,或是進行貿易與市場行銷?以歐洲荷蘭為例,種苗公司的角色是育種,組培苗製作與小苗栽培。蘭花公司的角色是自二吋苗至開花株。花卉流通業與市場通路則早就有一群人從事花卉行銷。在台灣現在有專業分工的蘭園,但是也有許多一條龍方式全程生產的生產者。蘭園若只是停在育種與出售品種的角色,那麼自身的任務極為單純。若是銷售市場只停留在國內,本篇文章的內容則與此無關。若是要放眼天下,進入國際市場,在此二十一世紀則是先自省蘭園或公司本身在此產業的定位。

一、               台灣蘭花產業的問題

有關台灣蘭花產業的優勢或劣勢或是相關的SWOT分析,國內已有太多的報導。

台灣蝴蝶蘭產業沒有爭議的強項是豐富的種源與育種能力。但是在蝴蝶蘭產業的競爭中,台灣面對許多問題:

(一)育種目標

育種目標是為了趣味栽培,為了蘭展得獎,還是針對消費市場選育適合大量栽培的品種?

(二)組培苗生產

對於曾經製作組培苗的品系,在再度要求從事此品種組培苗量產時,能否  把握產程、準時交貨,而且品質整齊,數量合乎要求?對於未曾製作組培苗的新品種,組培場要花費多少時間以探索此品種的最佳製程條件?

(三)種苗生產

自組培苗、一吋半、兩吋半至三吋半,各階段的管理方式與環控條件是什  麼?每一階段的成功率(出成率)是多少?除了傳統三階段,改用1.7吋、2.8吋等規格其栽培方式是否改變?採用水草或樹皮,在栽培管理方面有哪些調  整?

(四)儲運

不同階段的種苗以空運或是海運輸送至其他國家時,前處理技術與其作業條件是什麼?所謂的斷水,是要將介質水分維持於多低才是合理?低溫的條件是溫度要多低?以貨櫃輸送,合理紙箱的堆疊方式是什麼?其開口面積是多少?種苗在海外基地取出後的恢復技術是什麼?

(五)催梗與開花

催梗與開花時期的溫度、光量與光周期需求條件是什麼?花梗數目、花梗高度、花朵大小、花朵數目等影響條件又是什麼?

(六)市場行銷

台灣的主要外銷市場中,日本與韓國的需求是長梗組盆式大花,歐洲與美  國新興市場是70公分以下的雙梗單株花。但是市場需求條件有花朵大小、數目、花型、花色,銷售時花苞開放程度等產品條件。依各國之文化背景、消費習慣等而不同。在亞洲市場,花卉需求量有節慶之分。美國則以四大節日占大多數

比例。歐洲在暑假是淡季,其餘季節都有需求,但是冬天的需求量較多。

台灣蘭花產業中,市場行銷永遠是最弱的一環。此項弱點影響了育種,影響了種苗權的申請,也影響了栽培方式。在市場不明的情況下,永遠限於少量多樣化的漩渦。

二、               荷蘭與台灣之競賽

蘭花產業四大要素為技術、制度、觀念、人才。荷蘭其花卉產業早就有此基礎,因此只要著手建立蝴蝶蘭栽培技術,將此作物納入原來的產業鏈,即可在全球佈局。

台灣的優勢是多年的種源收集與育種能力,也以此基礎在蘭展中可大放異采,可以一再得獎。台灣蘭花產業的大規模生產則自日本蘭界代工開始,再進入美國與中國大陸市場。台灣花卉產業原來就是弱項產業,最早具有外銷能力的菊花與劍蘭原來是國際花卉產業下的代工市場,沒有自有品種,沒有建立自己的技術,更談不上建立制度,建立國際競爭的觀念,也更談不上培育人才。蘭花產業比起這些花卉作物,優點是自有品種,但是其他問題依舊存在。

荷蘭介入此蘭花產業,是以其原先花卉產業的基礎,重新應用於新的作物對象:蝴蝶蘭。因此經過37年的學習,慢慢熟悉此作物,則可將此作物納入原來的生產體系。

台灣蘭業的主流仍是舉辦蘭展,仍然是出售品種之心態,而且原來花卉產業的基礎如此薄弱。在蘭花學術研究與人才培育方面更是不足。一些花拳繡腿的研究結果,可以自欺自娛是天下第一,但是對產業無所助益。台灣如果要在國際產業上立足,要重新思考自己的定位,瞭解自己的產業特質,針對國際競爭下弱勢條件,逐漸補足加強。而不是用更多的藉口以掩飾。

荷蘭的花卉產業是以集團軍的方式在世界攻城略地,其方式如同羅馬兵團。台灣蘭界小規模生產則是游擊隊。大公司大規模生產則如同佔據山頭自封為王的山大王。因此無法相互配合。在海外市場的爭奪戰中更常看到此種怯於外爭、勇以內戰的特性,只在華人蘭園相爭銷售金額。所幸在近五年的競爭下,台灣蘭界已有一些蘭園或蘭業公司能夠改變體質,提升能力,在國際市場上找到自己的定位。其規模或許無法稱為集團軍,但是已是可獨立作戰,可自我補給的獨立派。

台灣需要建立更多的獨立派,但是這些獨立派不只是再單獨作戰,不要只在國際市場獨自奮鬥,而是要能相互支援,相互配合。這樣台灣的蘭花產業才可以可大可久。

台灣蘭花產業要重新思考自己的定位。對於原來的優勢:豐富種源與育種能力,要重新思考與學習如何善用此優勢,因此我稱為 固本源,重新鞏固自己的優勢,善用自己的優勢。在國際競爭方面,要重新立下基礎,重新學習與思考,用以建立未來5年、10年,或是更久的基本能力,對此我稱為紮深根。在紮深根的部份,要重新學習與建立量產技術,要建立行銷,管理等制度,建立市場通路。在觀念方面,要拋棄原來自卑與自大交混的心態以終身學習,藉由自我能力的加強以建立自己的自信。在人才培育方面,要培養現在接手經營與未來接班的人才。蘭業要重新調整,在能力充實,在體質健全之後,才真正於國際市場競爭。

三、               準備好了嗎?

二次大戰期間,日本人初期在太平洋節節勝利。戰爭爆發後,日本海軍最優秀的飛行員持續在戰場上揚威耀武。美國人選擇了與日本人完全相反的作法。美國不會如同日本人將最優秀的飛行員通通送往前線,而是將有經驗的飛行員送到後方擔任教官,源源不斷地培養一批批新的飛行員。另一方面開始製造新型戰艦與飛機。經過兩年後,這些訓練足夠的高手一批批送上前線,新一代的戰鬥機、戰艦送到前方。從這段時間開始,日本已毫無機會了。

蝴蝶蘭的產業競爭不是如同戰爭如此殘酷,但是競爭的本質並無兩樣。技術在哪裡,制度在哪裡,人才在哪裡,哪裡就是得勝的一方。在台灣蘭界第二代開始準備接班後,只要看到此第二代的修養與能力,即可判斷此蘭園能否持續經營。

沒有準備或是準備不及,就不要出戰。"準備好了才能在產業界活躍",在台灣這是一家蘭業公司的信念。只有準備好了,才能按部就班的計畫生產,才能在國際市場上擁有自己的一份空間。也只有準備好了,才能爭一世、爭三世。

準備完善並不是在溫室內擁有一大片種苗,然後等待買家上門。而是掌握市場,掌控通路,擁有完整化、系統化的栽培技術。具有可依生產時程,從事計畫生產的能力。

四、               固本源:種源與育種

台灣的優勢是種源與育種能力,這些優勢必須維持,因為品種是產業的根本。但是只有種源,只有新品種,對於品種特性不了解,就無法善用品種。在市場不明朗,品種量產後不知道買方市場在何處的現實情況下,台灣許多育出的品種只有以兩種方式加以處理:其一是直接賣出或是收取兩、三年左右的權利金,但是也失去了品種權。其二是自行生產,少量多樣化以分散銷售的風險。但是產品在市場流通後,也是失去了品種權。

近年來,品種權成為一些業者關懷的項目,也成為台北農委會的重要施政目標。但是品種權只是品種保護的一個因子,並不代表此品種即能在產業上大賺其錢。如同專利權,工業界每年申請許多專利,但是真正成為產業技術能因而賺錢的比例並不高。

台灣要不斷地從事育種,並可藉由品種權的申請以保護自己的權利。但是並不能夠因此而自認為此種方式即可奪回優勢。具有品種權是基本權利,但是如何善用品種,那是另一番真功夫。

荷蘭Anthura公司聲稱其公司對每一蝴蝶蘭品種的性狀資料至少有數百項。以此篩選其商業品系。通常蝴蝶蘭的品種其外觀性狀特徵至少必須包括以下內容:

花朵顏色、大小、花型、花朵數目、花梗數目、花梗直徑、花色亮麗程度、花梗堅實程度、花型與花序排列等。如果配合品種權的審議,品種特性的項目則為株型、葉片形狀、花梗數目、花型、上萼瓣、下萼辦、翼瓣與唇辦的特色。

  這種外觀特性是趣味栽培者的判別標準,也是各種蘭展的評審標準。但是進入蘭花產業,這些外觀特性只是其中一項特性,並不是全部。

對於商業化品種,其栽培特性包括:

(一)組培苗生產

適用的培養基,母株製作方法,大量繁殖的繁殖周期,分切倍率,繁殖周期,環境調節的日夜溫度,光量,光質與光周期,變異率,良品率等。

(二)種苗生產期

自小苗至大苗各階段的環境因子,抗病性,對蟲害的敏感性,化學藥劑的影響性,肥料的需求量等,另外有生長整齊度,生長速率,葉片角度,子葉留存率等。

(三)催梗開花期

催梗與開花時期的溫度、溼度、光量、光質、光周期等條件,給水給肥的作業條件,抽梗與開花整齊性,花梗的直立性,陽光角度的影響性等。

(四)儲運與觀賞期

花苞的耐運輸能力,觀賞時其花苞與花色的維持能力,可觀賞時期的時間,在展示窗口對環境的耐性等。

由上述的例證可知建立量產品種的品種特性是如此重要。因為蝴蝶蘭品種其特性表現的影響因子除了品種自身特性(遺傳),還有栽培環境(溫室環控)與管理技術。許多品種在台灣的觀賞性狀十分良好,但在不同的栽培環境即失去其特性,造成商品的價值低落。例如V3大白花,在歐洲低光地區,其大花特性很難維持。又如花朵亮麗的新原美人與Sunrise Star,在高光量,高溫低濕的開花環境,其花型、花序與花色則完全走樣。

除了建立品種外觀特性與量產特性資料,還要建立市場資訊。瞭解各消費市場對於各花型、花色的需求,各市場不同節日消費量的變化,才能推出適合的品種及時在適合的市場銷售。例如義大利北部偏好大花,在當地生產雙梗小花只有自討苦吃。

以上述的資料可知品種優勢不能僅限於種源豐富與育種能力,這兩種優勢只是基本面,品種權的申請只是一個保護條件,這些不是產業的一切。要建立有競爭力的產業,還要建立品種量產的特性資料,要為這些品種尋找適合的市場。

對一個二千至三千坪規模的蘭園,是要生產數百個品種,或是十個左右的品種?對育種而言,品種源愈多愈好,對生產而言,品種太多成為生產的累贅。台灣蘭業要開步行走,必須區分品種的三項特性資料:外觀特性、量產特性與市場特性。

面對國際競爭,"固本源"的意義在此。不僅維持種源與育種能力,還要建立品種的量產特性與市場特性等資料。台灣的原本的優勢才能延續,才能成為國際競爭的原動力。

五、               紮深根-培養能力

蘭花產業的四大要素:技術、制度、觀念與人才。在國際競爭下需要的技術與制度其細部內容,在BSE網站的內容已談論數年,因此不再覆述。在觀念面如果以趣味栽培為主,育種的目標是出售品種,那麼也不用討論如何培養國際競爭能力。若是有決心從事國際競爭,則自觀念上要徹底調整。不要感染自卑與自大的交織心態,重新學習重新紮下根基。因此台灣蘭界才能佔有一定的地位。四大要素中人才培育更為重要。

人才要如何培育?台灣蘭花產業目前的窘境是無完整性、系統性的人才培育計畫。只有各種訓練班與研討會,提供各種片段技術與資料。台灣蘭花產業沒有完整師資,沒有教材,沒有完整的訓練方法。這種問題不是一朝一夕所能解決,也不是在大學內成立蝴蝶蘭學系或是蘭花學系即可成功,也不是在公家機關花大錢蓋棟蘭花研究中心等大樓即可奏效。因此人才培育必須自我開始。以荷蘭Anthura公司為例,對於購買其種苗的栽培者有其訓練課程,有其教材。這些課程與教材是由其公司自行建立。台灣蘭界只要努力,也可以做到。

在人才的自我培育中,台灣需要自我訓練一批人才,再由這些人才共同培養師資、編列教材。在人才培育中個人建議如下:

(一)自基本學理開始

台灣沒有蝴蝶蘭或其他蘭花在量化生產的教材,倒是有許多自日本文書翻譯而來的栽培手冊,這些書籍可供參考,但並不適用產業。蝴蝶蘭等蘭花還是植物,其基本學理不會超出植物學、植物生理學的範圍,因此在學習蘭花栽培技術之基礎就是這些基本學理。

(二)觀察、歸納

在栽培作業中實際觀察蘭花生長過程,建立客觀量化的數據。例如溫室內部微氣候,給水給肥與用藥的化學成分、濃度、次數等資料。將這些作業資料與作物生長狀況加以歸納比對,並與同業相互比較討論。影響生長性狀與開花特性根本的原因則由植物生理學理加以驗證。

(三)語文能力

加強英文或日文的能力,尤其蘭界第二代的接班人。

(四)國際市場資訊

俗稱 國際觀",對於未來銷售市場的瞭解,這也是由資料收集開始。

這種人才自我培育的過程中,荷蘭花卉產業俱樂部(club)的方式值得學習。可以自少數幾位同業開始,只要志同道合。可以是橫向同質性組合,例如都是小、中、大苗的代工蘭園組成club。可以是產業的系統性組合,例如品種育種者,組培苗生產者與種苗栽培者等組成一個club。一群人定期聚會,每次有一個討論主題,大家提出栽培經驗,交換心得與產業資訊。可做成技術資料彼此分享,也可再訂出下次聚會主題。在此club運作穩定之後,新加入者則以觀察員身分見習,經由一段時日得到原會員同意再行加入此club。由club的建立,再逐漸朝向制度化與公司組織化。藉由此相互學習,技術可以學習的更快、更完整。也可藉由此相互學習,逐次朝向制度化。

六、               台灣蘭花產業的分工區塊

如果以2002年至2007年的產業發展而言,台灣蘭花產業的整體水準是在緩慢進步,只是對手進步的更快。台灣產業主要的問題是缺乏系統化、完整化的技術連結,因此在技術領域,至少要有四大區塊的分工:育種與組培苗生產、種苗栽培、儲運、市場行銷。

(一)育種與組培苗生產

包括育種目標的選定,組培苗量產的時程,品質與數量管理等技術。

(二)種苗栽培

包括不同市場的不同生產階段調整與安排。例如自1.52.53.5吋或3.8吋的水草栽培,2.0吋至3.0吋的樹皮栽培等技術。

(三)貯運

包括前處理過程的作業條件,貯運環控與運輸容器,海外基地活力恢復技術等。

(四)市場行銷

包括消費市場的市場需求,資訊收集,海外基地的建立,栽培技術的指導。

上述的技術區塊,台灣已也有公司以一條龍式的方式進行。但是合理作法是藉由數家公司、數個蘭園合力完成。與現今階段的代工不同之處在於其技術的完整性、系統性。

 

七、               缺憾還諸天地

商業周刊的報導在蘭花產業引起的回響原先是未曾預料。在眾多媒體一面倒的歌功頌德中,商業周刊敘述的事實也刺痛許多蘭業人員。尤其是將 蝴蝶蘭王國掛在嘴中的人員。

台灣是個海島,但是數十年前在政治環境的扭曲下自認自己代表大中國。因此這種奇特的心態一直流毒於台灣的文化:自身的具體實力與心態不搭配。

台灣蝴蝶蘭產業的優勢是種源豐富與育種能力,這是荷蘭人也承認的事實。但是此兩種優勢能夠成就趣味栽培的王國,能夠在蘭展中屢次得獎,但是這兩個優勢條件仍是不足以建立蘭花產業。

在國際競爭下,近三年來此產業將有劇烈的變化,因此是要爭一時、爭一代,還是長長久久至三代或更久。

只要從當下檢討,從當下開始自我培養成為人才,台灣蘭業即可更強、更久。如果沉溺於 天下第一之神話,在自欺欺人中,只有自我沈淪。但是整個國際蘭花產業持續地向前發展,沒有憐憫也不會等待。

1994年我進入此產業,看著整體產業的成長,而在2004年之後,有些蘭園持續向上,更有些蘭園開始沈倫,我在此蘭業的理想,愈來愈難實現。對台灣農村的心願,愈來愈難完成。個人的感慨即在此回應系列的第三篇 缺憾還諸天地加以表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