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缺憾還諸天地-對商業周刊報導回應之三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此篇文章是商業周刊1026期內容的第三篇回應文章。第一篇文章用以檢討台灣的蝴蝶蘭產業。第二篇是討論如何培養國際競爭力,第三篇回應是對近年來台灣的蘭花產業的感觸,也述及個人的心境。內容就由三個小故事談起。

一、 數年前,中國大陸某地區要成立花卉生產專業區。該專業區負責人需要一位規畫人才,尤其是蘭花溫室生產。此負責人找尋規劃專家的方式十分簡單。請中國大陸蘭花相關產業的公司或是台商推薦1-2個人選。當一堆名單送達此負責人辦公室,再從中挑出出現次數最多的名字。一個來自台南縣的台商奉此專業區負責人命令到興大BSE研究室力邀我前往規劃。他的說詞十分直接。一方面告訴我,在中國大陸有個表演的舞台,可以展現我的能力。一方面他以台灣俗語 近廟欺神以形容台灣蘭界主流力量的心態。他說一個台南縣立蘭花專業園區我都無法提出任何意見,台灣官府也無人會重視專業能力,為何我不到中國大陸發揮?他們的邀請我沒有答應,但是也無法對他們的批評有所答辯。

二、 200610月我到中國大陸拜訪一家台商經營的蝴蝶蘭公司,這家公司在2006年銷售二吋苗至歐洲已達600萬株以上,2007年更多。而此位負責人係自2001年開始從事此蘭花生產。這五年來此公司以有限的資料作為教材訓練員工,逐漸擴充壯大成為穩健的蘭花公司。而BSE網站的資料正是該公司訓練教材的部分來源。該負責人認為台灣蘭界一定更強,進步更快,因為容易自興大BSE研究室得到更新、更完整的蝴蝶蘭產業資料。在2006年底與2007年初,此負責人返台訪問蘭園發現並不是如此。在台灣,多數蘭園不用收集資料,不必再讀書進修。他對我提出的問題很簡單,但我答不出口: 我在大陸收集BSE網站資料並不容易,而台灣有此機會,為何大家都不把握?

三、摘錄商業周刊的報導(關於建立品種資料,精確定位市場)

「陳加忠認為解決的方式是科學,系統性測試各種蝴蝶蘭,為他們定位最佳市場。他指出,蝴蝶蘭戰爭已非技術問題,而是制度。制度的前提是以科學驗證理論,歸納數據。

為了驗證理論,陳加忠花三年半時間在全台灣旅行,紀錄蝴蝶蘭(種苗)賣出後在不同緯度、環境的生長情形。可惜的是,陳加忠的理論漂洋過海,聽進荷蘭業者耳裡,立刻著手實驗,求證是否合用。在台灣,卻僅一家業者願意嘗試。」

我自1994年進入蘭花量產的研究領域。十餘年的辛勞,賠掉了自己的健康。對此我並無後悔,只有深深的遺憾。十餘年的研究結果,一方面以學術論文加以發表,一方面在網站上撰寫推廣文章,也設法舉辦各項訓練班,也親自至蘭園進行技術指導。對自己的研究結果,自認未曾造假,未曾浮誇,一定要經過實地驗證才可以發表。因此可對得起自己內心的良知。然而面對台灣蘭花產業的發展現況,我只有如此的遺憾。我的學術研究結果,可以協助台商在大陸的經營,也影響了荷蘭蘭業。但是對於台灣蘭花產業,我十餘年的努力到底對台灣蘭花產業有多少助益?

以佛家的共業來看看此蘭花產業。如果此產業中絕大多數的成員,自民間的小蘭園、有錢的大公司、貿易商、政府的官員、研究人員與大學教師等眾人,眼光能夠看的遠,能力能夠不斷加強,以職業道德盡自己的責任,那麼此產業是向上提升。相反地,如果此產業之大多數成員,只是尋短利,只是求利用他人,只是以公家經費滿足自己權力慾。這種集體沉淪,互相影響的業識,只有使得此產業競爭力更加墮落。

我於1994年進入此產業,那時正是蘭花產業的草創期,產業的規模不大,但是有著整體向上的力量。大家互相扶持、互相鼓勵。但是在2004年之後,亮出旗艦作物的招牌,在媒體的慫恿鼓吹之下,蘭花產業內部一些人心態逐漸改變。驕縱、不可一世、自滿霸氣的心態開始出現,更開始瀰漫。一有挫折馬上找理由歸罪他人。怪罪設備不佳,怪罪政府不補助,怪罪外國人不識貨。尤其昔日公務機關的官僚作風,竟也在民間的協會已可看見。若問台灣蘭花產業的問題是什麼?最深層的問題就是昔日純樸努力的風氣正在轉變,驕縱自大的心態正開始影響此產業。

檢討反省台灣蘭花產業的競爭力問題,其根本的問題是什麼?就是這種向下沉淪的驕縱心態,因此永遠不會看到自己的不足之處。此產業真正的敵人不是荷蘭,不是中國大陸,而是自己。這種自大驕縱的心態,不願意持續學習的優越感,阻礙了產業的整體力量。

我在1994年投入此產業,當時對蘭花產業的真正的期望是藉此高科技產業以重建台灣的農村,給台灣農村帶來財富,給農村青年帶來自尊與自信。而蝴蝶蘭產業是個典範,由此希望有更多的作物可在世界市場有其競爭力。台灣的農業可以在更小的面積有更大的收入。多餘的土地可種樹綠化,可以重現福爾摩沙之美。

為了此理念,研究室不斷地投入。十餘年來,研究室沒有周六與周日,一年只有三天的假期。除了研究與教學,還要進行技術推廣。在2001年之後由於未知的原因,推廣性文章被迫無法在台灣花卉園藝月刊發表。研究室開始藉由網站進行推廣工作。除了研究室的研究成果,還加上各國資料的收集整理。這些努力的結果不見得最好,不見得最完善,但是研究室已盡了全力。

2002年至2007年,5年來網站的文章逐漸增加,分列的項目也增列。令人最大的遺憾,台灣以外的讀者竟比台灣內部還多。而台灣內部的讀者群,幾乎沒有公務機關的官員與研究人員。到了2007年上半年,BSE網站給了我最深的感嘆。網站內的資料可以影響了荷蘭的蘭花公司,可以協助台商在大陸的蘭花事業,但是對於台灣蘭花產業到底有哪些助益?多年的辛勤,是否對台灣蘭花產業最後也只是做了虛功

看著商業周刊的報導,也重新再看著2002年以來BSE網站內對於荷蘭、日本、美國等蝴蝶蘭產業的報導文章。向上提昇台灣整體產業的願望愈加遙遠,重建台灣農村的宿願也更難實現。在現實層面上,也只能協助一些努力向上的蘭界,短期內維持著生存,長期性則不斷充實能力以待未來。在蘭花產業此波變遷告一段落之後,再重新出發。在台灣的產業問題中,技術與制度都容易建立,但是最難挽回是沉淪的人心,也就是那觀念的層面。如果不能自觀念面開始改變,也就談不上人才的培育。

清朝沈葆楨在台南延平郡王祠楹聯提詞如下 極一生無可如何之遇,缺憾還諸天地。鄭成功有著反清復明收復中原的理想。但是在台灣,現實的格局,有限的人力與空間,注定其理想是無力可回天的悲劇。而今日的世界,雖然台灣仍是個島國,但是已可以不受海島先天的限制。可放眼天下,可在世界上競爭。只要有意志,有決心,台灣蝴蝶蘭產業藉由以往累積的基礎,勤奮努力的個性,開放的胸襟與氣度,真的可以成為世界蝴蝶蘭的王國。但是若停留在島國狹隘心態而自視代表大中國,自認天下第一,以義和團的心態看待國外產業,在自卑又自大的心態下,還是只能困守台灣。因此台灣蘭花產業是積極進取或是退守國內市場,全在於觀念的調整。

在今年四月中旬的定期健康檢查,我十餘年前的噩夢又再來臨,肝功能指數急遽上升。七月的複檢仍未改善。目前只能平心靜氣的調養。返台奮鬥已近二十年,從未將自己放在第一順位。而今肝指數上昇已是警訊,自己必須將自己的身體健康放在第一。因此也無法如同往昔,在各地蘭園奔波。回首十餘年在蘭花產業的投入,對台灣蘭花整體產業是否有所影響?學術的成就竟是在荷蘭,在中國大陸受到肯定。這些付出,代價就是自己的健康。對此沒有後悔,只有深深地遺憾,而這些遺憾也只能還諸於天地之間。自己能夠心安,因為我已盡了全力。而對此海島的格局,我過去辛勤的努力不見得對整體產業有所助益。但是還是有著持續努力的蘭園,還是有著可以互相勉勵,互相扶持的朋友。這些朋友的關懷支持著我,一直向前行。

在此以兩篇回應文章省思與檢討固本與紮根與這些共同奮鬥的朋友們共勉。只要持續地努力,我們不急於爭一時,但是我們準備爭一世,也要為台灣的後來者爭三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