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200710月荷蘭行-重新學習與自我定位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由於今年的Horti Fair提早於10月舉行,我在10月上旬來到了荷蘭。今年的行程是協助花卉產業參訪團到此地考察,因此在此參觀的4日之間,除了Horti Fair展與當地蘭花生產者的蘭展,參訪FloriculturaAnthuraPeedeerdan三家種苗公司,再加上Tek laak4家蘭花公司。在4天的行程中,對國際蘭花產業的感想是大勢已底定,而台灣業者要面對與思考的即是重新學習,自我定位,以建立量產生產鏈。

今年荷蘭蝴蝶蘭產業的變化可由其拍賣市場的價格看出端倪。兩梗、三梗以上的單株蝴蝶蘭維持去年的價格。但是單梗或是花瓣直徑7公分以下小花系列,價格跌落至少1歐元。尤其只有單梗的小花,價格更是低於其生產成本。今年的開花價格並未符合去年的預期漲價結果。在2006年,由於種苗的一度缺貨,造成一波搶購風潮,而其搶購的理由是預期此種苗缺貨將促成2007年開花株的漲價。在2007年的拍賣價格,否定了此預測。這也說明蘭花此產品如果不具有一定的品質,即無法得到一定的收入。

Horti Fair的會場,也可看出此市場穩定的趨向。會場上荷蘭種苗公司只留下三大公司參展,另外再加上德國Orchideen Bremkens kgSteri-Plant GmbH兩家公司。在去年2006年,原來可看到一些荷蘭小規模種苗公司,還有來自比利時、法國、印尼、中國大陸等國家紛紛參展,而今年這些種苗公司已不再出現。在此異軍突起是NEON聯盟的蝴蝶蘭展出攤位,十餘位金髮碧眼的外國人,努力的推銷著台灣品種。

 一、蝴蝶蘭生產規範的建立

在歐洲,蝴蝶蘭產業已由荷蘭人訂出規範。這些規範在花色方面並無特殊喜

好。在花型方面,朝向雙梗,中、大輪花。而在生產系統方面,其生產規範包含了栽培環境與生產制度。以Floricultura公司的Culture Guide為例,其栽培環境規範可舉例如下:

     

日夜溫度

   

栽培密度

栽培

時期

溫室需求空間

2吋苗至4吋苗

   

   

28/26 ℃

20/18 ℃

22/20 ℃

4000-6000 lux

7000-8000 lux

7000-8000 lux

64 /m2

32/m2

25/m2

25-30

6-7

12-16

45

15

40

其他條件包括相對溼度:50-80RH,光周期14小時。

除了栽培環境的規範,關於介質、水質、灌溉、施肥與病蟲害等技術也已建立作業規範。

在種苗銷售後的服務業務,種苗公司除了提供無病毒組培苗或是兩吋苗,而且還要提供教學課程、栽培手冊等服務。顧客每季固定收到公司的Newsletter以提供新資訊。此外各地區行銷部經理,在產品售出後定期至栽培者蘭園訪問,提供技術支援與市場資訊。

由上述的栽培技術與市場行銷經理的服務制度,荷蘭種苗公司已立下其規範。不合乎此規範者,無法在西歐地區生產與行銷。品種的環境特性更加敏感,例如栽培溫度如果偏高2℃,葉片即有問題產生。蘭花生產者也已接受此規範,因此不合乎此規範的品種,例如生長習性是高溫高光或是低溫品系,例如蘭花習性是單梗大花等品系,已無法在此地區被接受。如果自二吋苗至開花株無法在一年內完成,當然也無法在此地區生存。此種規範是基於西歐氣候的考量,適合其氣候特性與經濟成本分析。

去年西歐自台灣、中國大陸掃購了許多種苗,這些未有品管的種苗已對這些栽培者提供了教訓。如果選購的品種無法合乎上述規範,種苗價格無論是多便宜,甚至是免費提供,都是無法成為可售出的商品。因此便宜的種苗並不是代表降低成本,而是消耗栽培成本,又成為無法售出的成品,此即代表無收入可言。因此再以不計品質,只求低價的經營策略,已逐漸無法在西歐持續生存。這種不求品質只重低價的公司在歐洲逐漸減少,而依此為生的貿易商其營業機會也降低。

在蘭花公司的參觀中,逐漸發現了M型分布的存在。在過去3年內生產品質無法提高的公司,為M型分布的左側。朝向以大量生產,以微薄利潤加上龐大數量以增加收益。但是M型分布的右邊,則是能夠維持品質的公司,其販售價格仍是維持於高價,而且也逐漸擴大產量。這種數量與品質都能兼顧的蘭花公司,正是台灣蘭業的主要對手,但是也可能是台灣種苗的大買主。

在蘭花生產公司中,也可以看到技術的調整現象。自全面自動化重新調整成為最適自動化。對於小公司而言,移植機械,搬運機械一定是基本配備,也都採用活動植床。但是並未全面採用影像選別機械。一方面是管理的技術問題:蝴蝶蘭生產採用分生苗。以相同的栽培環境,相同的介質、肥料與灌溉技術生產的植株應該生長一致、整齊。抽梗與開花時期一致。抽梗數目,花朵大小、數目也應該相近。在產品一致之下,何需再使用選別機械。另一方面影像處理只能評估花朵數目大小與花朵的主要顏色,但是開花品質中色彩的鮮豔亮麗並非電腦影像所能比較。因此對生產高品質的大公司或小蘭園而言,都不需要採用此全自動選別機械,也由此看到這些公司的高利潤秘訣。不盲目引進全自動機械,因此成本不至於高昂。維持高品質,得到高收益,因此利潤自然增加。

在此參觀行程中,看到了品質進步的公司,其規模有大也有小,但都是不斷地改進其生產技術。

 

 二、逐漸邊緣化的台灣

2006年,由於荷蘭種苗的短暫缺貨,增加了台灣組培苗與二吋苗銷歐的數量。加上海運貨櫃的增加,造成台灣輸歐的數量與重量大幅度增大。而此種增加量延伸到了2007年上半年。在2007下半年開始,此銷售量的增加率開始停滯,最主要的原因在於種苗的本身品質不良與不合乎荷蘭所建立的規範。品質不良的種苗,在經過接近一年的栽培與開花,其開花品質無法進入拍賣市場,因此造成荷蘭購買者重新思考品質與成本的關聯性。品質不良,成本再低也帶不來收益,更無利潤可言。只有一些急於進入此產業的公司,急於以低價購買種苗,才有可能以2006年瘋狂購買的方式盲目購買種苗。這種殘餘的市場需求也逐漸減少。

在去年台灣以貨櫃海運方式輸入一批數量可觀的成熟大苗,這曾經是台灣蘭界的美夢:在蘭花園區一車一車的拖離蘭園,在高雄港一櫃又一櫃的上船,運送至世界各地。這種大苗海運方式已失去盛況。一方面是出口種苗品質良莠不齊,一方面是此技術本身並未完整成熟。而對於大苗輸送後的海外生產基地也沒有提供技術支援。承接的基地無人工光源,無降溫設備,當然無法提供大苗抽梗開花的適當環境。在各方條件都不完備之下,台灣海運大苗輸出歐洲蒙上了陰影,賠上了信譽與台灣的形象。

台灣蘭苗輸歐的另一種方式是對方要求每品種數百株至數千株的訂單。如果每一品種要求4000株,一年輸出60個品種,輸出數量可高達24萬株。但是不論數量的多少,這種輸出仍是輸出品種,而不是輸出種苗。在荷蘭的大公司都可看到其0.5公頃的測試區,裡頭維持著合乎荷蘭生產規範的栽培環境,以此測試著自外國購入的品種是否適合其生產環境。而以Floricultura公司的品種測試基準,每批測試的品種分生苗平均數量是4000株。由此可知,不論歐洲公司購買的總量是多少,每一品種選購數量少於5000株,即是購買品種而不是購買種苗。台灣業者自認為一次一批數千株的方式最合乎生產效益,而不知正只是為荷蘭蘭界提供低廉的試驗材料。

 三、台灣的機會

在荷蘭,其蝴蝶蘭的品種選擇、栽培技術、市場行銷等都已建立規範,也逐漸將此規範擴展至西歐。那台灣蘭花產業在歐洲的機會是什麼?

在短期生存而言,無法改變此規範,也不可能影響此規範。因此短期內只能在此規範架構下求發展。對於荷蘭業者提供的品系,在栽培溫度、光量等調節標準,在生產時期的時程都要合乎其規範,如果能做到合乎其規範,荷蘭產業有多大,台灣擔任種苗提供者的角色,台灣蘭花產業的機會就有多大。

除了提供適合栽培的品種,也要針對品種特性提供其栽培技術,使得種苗順利成長為開花株。建立此技術的服務,即能穩固此市場。

對中程發展而言,可以以品種特性調整此規範。例如5-6月到達,在夏天栽培的品系,可以提供日溫28-32℃,夜溫23-26℃的品種,用以減少夏季降溫的能源。在9-10月到達的品系,可以選用日溫26-28℃,夜溫20-23℃的品種,以降低加溫的能量需求。這些品種可以適度修改其原來生產規範,又能降低其生產成本,又得到相同的生產時程與品質。

荷蘭的生產規範不見得適用於東歐、南歐與北歐。因此在這些地區還是有著發展機會。因此荷蘭生產規範值得學習的特點不是其28/26℃6000 lux等固定數值,而是其規範的根本精神。在技術上訂出自種苗供應至行銷的作業標準,使得此行業內人員有著共同的依據。在生產時期的規範,使得生產者可以計畫生產。因此在歐洲各地區或是全球未來的海外市場,都要相對的建立此生產規範。否則當荷蘭將其規範修正應用於其他市場,台灣機會又相對減少。

四、觀念與力量

Horti Fair會場,可以看到台灣蘭界與官府人員四處穿梭的身影,看到這些以公費在荷蘭揮灑的公職人員,心中已無所感慨,也不寄託任何希望。以Floricultura公司而言,台灣官員拜訪的人次已是全球第一。但是這些人員對蘭花產業還是陌生不解。走馬看花應付式的參觀,根本無法瞭解荷蘭產業是什麼?

荷蘭蘭花產業已訂下完整規範,已逐漸擴大其影響力。至今台灣蘭花產業仍然是全球最大的品種輸出國,但根本不是最大的種苗輸出國。台灣不再是全世界唯一可供應品種或是種苗的國家。台灣蘭界必須放下那種天朝的驕縱心態,更不要染上官府那種以台北看天下的自大態度,而是要重新認識21世紀的蘭花產業。這種心態的調整即是自觀念的改變開始。觀念無法調整,則談不上技術的改革。

自觀念的改變再轉為技術的革新,再產生產業的力量。這觀念的調整並不容易,因此以五個層次加以述明:

1.      願意聽聽不同的看法,例如荷蘭的蘭業是什麼?

2.      聽的懂,聽的進,不同的看法。

3.      對系統化的產業徹底的瞭解。

4.      願意開始進行改革。

5.      完整、徹底的改變。

這種自觀念調整至技術革新的歷程看似容易,但是十分困難。因為要從人心的轉變開始。這是台灣蘭花產業步伐緩慢的原因。

 五、根紮台灣,花開全球

在今年Horti Fair會場台灣會館的旁邊,竟然是Floricultura公司的展示場。一個公司場地大於一個國家的展示場,參觀的人數更無法相提並論。參訪的台灣蘭友看到此種對比,訝異的喊著:這不是一間公司幹掉一個王國嗎?

在台灣展示區中有兩家台灣的蘭花公司,展示著單梗大花,路過的荷蘭業者大惑不解的問著為何你們要花費一大筆錢到此地展出不合乎此地市場需求的產品?。而這句話自2001年以來,不斷地在台灣展示區重現又重現。在其中一家公司的展示櫃台,高高的掛著根紮台灣,花開全球的口號。

在同一會場,在二十公尺之外的展示區, NEON聯盟的職員忙碌著回答顧客的問題,擺出來的品種完全來自台灣,參訪者不斷地拍照。

台灣在此蘭花產業的競爭,跑的最早。但是由於最初階段沒有競爭者,因此再怎麼慢跑,永遠是第一。但是在1997年之後荷蘭進入此產業。中國大陸在台商的技術播種下,也在21世紀進入市場。近年來越南、印尼等國家,中東的以色列也都成為競賽者。台灣已不再是唯一供應品種或種苗的國家。

由於蘭花前輩的努力,台灣目前仍是具有種源與育種優勢。但是無法量產品種成為蘭花產業,無法為台灣農業帶來更多財富。在荷蘭看著如許多的蘭花生產公司,看著許多家庭窗台擺飾著蝴蝶蘭,許許多多都是台灣的品種。我們只能感慨世界上每兩株蝴蝶蘭,就有一株是台灣的品種,而不能再厚顏無恥的嚷著每兩株蝴蝶蘭,就有一株來自台灣。台灣產業的基本兩大問題是:維持品質與擴大量產。此問題無得解決,台灣即走不出國際。

歐洲蝴蝶蘭的需求量不斷地增大,種苗供應量仍是不足。去年種苗公司的失誤事件,得到的經驗促使種苗公司放慢組培苗擴大量產的速率。因此數年之內,歐洲種苗的需求不會飽和。另一方面,去年因缺苗恐慌心理而向亞洲掃購的便宜種苗,在2007年陸續開花。對於這些初學者的重大教訓是種苗品質的重要,以廉價低品質的種苗種不出市場需要的開花株。因此品質不佳,成本低廉的種苗已失去市場競爭力。

在此段市場尚未飽和之時期,台灣還是有機會。要成為種苗輸出大國或只是品種輸出國,都只是一念之差。

台灣蘭界如果仍是停留此驕縱的自大心態,而荷蘭自建立生產規範開始,在全球不斷地佈局。當荷蘭規範推廣於歐洲、美洲,又逐漸進軍世界。台灣的未來除了國內內需市場,日、韓、美國華人社會的單梗大花市場,外國大廠的代工場,最後就是品種輸出國。將前輩辛苦育出的品種,不斷地售出。當多年累積的品種都加以清倉出售後,台灣的價值也逐漸消退。

Horti Fair會場,看到了NEON聯盟,看到荷蘭三大種苗公司的展示,也看到台灣單梗,長且高梗的大花那種不搭當的擺設。台灣蘭界需要技術革新,需要觀念改變,需要重新學習與面對此21世紀國際蘭花產業。打開胸襟,重新學習與開始自我定位。

 六、自我定位

荷蘭蘭花的主力是種苗公司與蘭花公司,台灣的產業主力是小蘭園。荷蘭藉由產業規範,種苗公司與蘭花公司得以連結與壯大。台灣也需要建立規範,使得各蘭園在確立自我定位之後,再以產業規範串聯成為一個系統化的種苗供應鏈。

在完整的蘭花生產體系,包括 1.育種與選種, 2.組培苗生產, 3.種苗生產, 4.儲運處理, 5.催梗與開花。沒有一家荷蘭公司可以完全的擔任所有的作業,何況是台灣的小蘭園。因此台灣的蘭園或公司要重新思考自己在蘭花產業的定位角色。

對開發中的國家而言,以政府的力量連結各階段的生產者可以建立產業。在已開發國家,以生產者協會組織生產者建立產業供應鏈。台灣就是缺乏一個可以串聯各不同階段生產者的機構或單位,這又是台灣產業的整體問題。因此希望近期內,即將少數觀念能夠調整,技術能夠創新的業界朋友,加以共同建立一個穩定供應鏈。

七、言也迂,辭也激,而意也哀

我在1997年訪問荷蘭,看到的是此國家準備投入此產業。而在2001年,發現已是一個長大的對手。而在2004年,感受到此國家發展的速度,這一年荷蘭整體產業開始超越台灣。對於台灣蘭花產業我有著期望,那是一個自3公頃發展成160公頃的產業,而自1994年,我開始見證著其成長。對一個深具情感的產業,看著對手一直茁壯,而再多的建言反而被稱為唱衰台灣蘭花產業。對此種無奈我曾以言也迂,辭也激,而意也哀加以形容。然而轉眼已是過了十年。

今年有機會帶著參訪團參觀荷蘭蘭花產業。在四天的行程中都是緊湊,更談不到觀光休閒。然而參與的成員學習情緒如此熱烈,在行車期間更是不斷地討論著參訪心得。由這些熱心學習的蘭友可以看到台灣的機會,只要放開胸襟,改變觀念熱心的學習,認清自己與荷蘭產業的特色與弱點,能夠確定自己的定位,還是可以串起完整的供應鏈,有機會進軍國際。在短期之內,世界蝴蝶蘭種苗市場還是供不應求,但是品質不佳縱是價格低廉,已失去了機會。真正的機會是屬於開放胸襟認真學習的人。能夠時時學習,不斷地增進技術,能夠增進品質,能夠增大產量,能夠依據荷蘭蘭花產業規範提供適合的種苗,荷蘭產業有多大,台灣種苗銷售的機會就有多大。相反地,如果持續自大驕縱,就如同此Horti Fair會場之所見。在台灣攤位上高掛著根紮台灣的口號,卻擺佈著不合市場需要的品系,無力的面對走過的人群。而在二十公尺之外的NEON攤位,外國蘭界熱烈著參觀討論台灣的品種。這兩種參展結果強烈的對比,也是台灣蘭界未來的寫照。

荷蘭蝴蝶蘭產業走向兩極化,而蘭園品質優勢與其經營規模並未有絕對相關。良好品質的公司得到極高的利潤,品質不是上等但是具有一定水準的公司得到的是低利潤,品質不佳的蘭花開花株已逐出市場。這已說明一項事實,蘭花是觀賞品而非民生必需品,品質未達一定層級,即是無價值可言。

在荷蘭或西歐市場,蝴蝶蘭市場還在擴大。但是對於種苗的要求也有了共識。開花株未達一定水準門檻,無商品價值。種苗品質未具有一定水準,成本再低生產者也不願意接受。自種苗品質至生產技術,此產業都已建立規範。

台灣蘭界在荷蘭,在歐洲,已必須面對此種苗品質M型分佈特性。2006年那種種苗缺口潮已不再現,因此M型的中間位置是種苗品質的基本要求。位於左側的種苗,無上市機會。

瞭解荷蘭建立的生產規範,提供合乎此規範,品質具有一定水準的種苗,即能與荷蘭產業接軌。台灣還是有機會成為歐洲種苗的大國。歐洲蘭花市場有多大,台灣的種苗市場界有多大。如果維持現有的心態,以每品種供應數千株而沾沾自喜,那就永遠是品種供應國,持續流血輸出直到血液乾涸。

台灣蘭花機會是什麼?重新學習二十一世紀的國際產業,自我定位自己在此生產體系的角色。要從哪裡開始?就由當下觀念的改變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