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一葉落而知天下秋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學研究室 陳加忠

 
 

在十一月中旬,收到了荷蘭友人傳來的蝴蝶蘭產業照片。

在一家蘭花公司的垃圾處理場,台灣海運大苗在剝棄軟盆之後,堆積在垃圾處理箱內(圖1)。而另一張圖片是在不同時間拍攝,堆積於角落等待清運(圖2)。在荷蘭,塑膠類容器需要另行處理,不能與可分解之生物材料混合丟棄,因此荷蘭蘭花公司需要加以去盆,這些軟盆棄置於一旁(圖3)。

台灣一些蘭花公司其海運大苗在荷蘭推銷的最後招數是將大苗送到對方溫室,等待5個月的抽梗、開花與銷售,再收取種苗費用。此種推銷方式並不管用。荷蘭栽培者已清楚瞭解,再便宜甚至免費的種苗,只要有病害、病毒,只要不合乎其栽培環境,根本無法長成可銷售的商品。在去年因為種苗缺貨,因而到處掃購的時代已成為過去,台灣業者如果再抱持著只求廉價,不計品質的行銷手法,那幾張海運大苗在荷蘭溫室的下場,也是代表此種低價、低品質種苗的結局。

在相同的十一月,荷蘭與以色列共同合作的大苗,自以色列以海運運抵荷蘭的溫室(圖4)。自2004年開始,荷蘭人在以色列海法地區開始建立蝴蝶蘭栽培基地。在台灣旗艦作物喊著興高采烈之時,以色列低調的開始進入此蘭花產業。三年之後,其大苗藉由3天的海運時間運達了荷蘭。這也代表台灣不是唯一可進行海運大苗輸送的國家。

在今年下半年,大白花大苗在日本、韓國與美國三地的銷售風波,導致了美國西岸大白花開花株售價的低迷。這一連串的事務由台灣大苗在日本退關開始,而延續影響了美西市場。這也代表蝴蝶蘭產業早已進入國際競爭的時代。

除了中國大陸提供組培苗與小苗,越南、印尼等國已正在發展此產業。東歐國家謀求與荷蘭合作,成為其種苗代工基地。因此台灣還是全世界的品種供應大國,但已不是組培苗、小苗、大苗的種苗供應大國。品種供應國與種苗供應國對蘭花產業而言,不能相提並論。

台灣蝴蝶蘭的根基雄厚,其有種源豐富及育種能力之優勢,而此優勢竟然只是造就了品種輸出王國而不能成為產業大國。在近期科學人的期刊仍然刊出台灣如何成為蝴蝶蘭王國?此文章。正確的標題應該是台灣如何成為蝴蝶蘭品種輸出王國?

近年來,M型社會成為流行的話題。台灣蝴蝶蘭產業已逐漸成為此M型分佈。能夠找到自己的定位,把握自己的優勢,以謙虛胸懷不斷地學習,這些蘭園是M型分布的右邊。相反地,一再沉溺過去的光輝,一再自傲自己品種是天下第一,驕橫著以大量低品質低成本的種苗在國際市場傾銷,自己閉鎖而不屑看看其他國家的成就,這些蘭業則傾向M型的左側。

由台灣海運大苗在荷蘭溫室廢棄物處理區的堆積照片,明確地顯示荷蘭人已成功地區隔市場。蘭花種苗不論數量多大,成本多低,只要不合乎品質需求,還是走向了丟棄的命運。這對台灣與大陸兩地以暴發戶心理從事量大、質差、成本低的經營業者而言,只能以此成語形容一葉落而知天下秋。以另一角度而言,這對於認真經營者也是一種鼓勵。好品質,數量穩定,生產時程確定的種苗永遠有其生存空間。

 

1. 台灣海運大苗被丟棄於垃圾箱

 

 
2. 台灣海運大苗被丟棄於垃圾堆
 
 
3. 自台灣海運大苗拆掉的軟盆
 
 
4. 自以色列海運至荷蘭的大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