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無官御史台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2015年首頁:島煙湖霧見春生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2014年的代表字是。在物質層面上是黑心食品,而在制度層次是黑色規則,其深層是黑色心靈。在漫天蓋地的黑色氣氛籠罩之下,11月底的選舉成為全民心靈的發洩,而也為台灣帶來新的變局。

對一個學術人員而言,發揮的舞台是在學術界,然而近六年來,學術圈內也滲透著黑潮。2014年兩大論文偽造事件,使得台灣在國際學術上被視為染黑的學界。學術之黑暗才是一個國家最深沉終極的問題。

2014年下半年,交卸了行政事務,個人有更大的舒展空間。在201411月,到荷蘭訪問其溫室與蘭花產業。兩年未見的荷蘭,呈現另一種再生再現的風格。自2011年開始,三年來的歐洲蘭花市場幾乎沒有多少變化。自組培苗量產到開花株也差不多需要此三年。而這三年可作為一個產業的大調整。一方面荷蘭溫室產業,由於氣候的激烈變遷,此國家溫室產業在中亞,在東歐,在南非,在中南美及東南亞及中國,紛紛節節敗退。以學術合作名義能夠持續出售溫室只剩最後一個冤大頭國家,名稱為中華民國。這些不適用的溫室都是由台灣黑心的研究人員作為內應加以引進。然而荷蘭蝴蝶蘭產業卻是呈現另一種面貌。其栽培面積增加不大,蘭花公司自90餘家減少至70家,而在2015年應該只剩65家左右。由於無政府輔助,無工商界資金流入,能夠存活而持續發展的蘭花公司,如今都是強者。

由蘭花產業來看台灣。蝴蝶蘭在歐美已成了平價品。在美國甚至被稱為高級草花。其利潤已難再高於10%以上。因此台灣未來此產業只有兩種。一是退縮台灣海島,競逐不到一千萬的內銷市場。另外則是勇敢的面對國際競爭。然而在國際競爭之下,產品已無高利潤可言,因此生存之道只有提昇出成率,只有提供終端顧客需要的產品。因此台灣此產業需要生產管理,需要市場資訊,也需要以研發增進生產技術。這些卻是台灣此產業的致命傷。同樣地,也是台灣農業,工業等產品之致命傷。蘭花產業反應的問題不僅只是蘭花,而是反映出台灣經濟面的真實問題。另人悲哀地,政府資金不正確的介入造成此產業無力以轉型。此發生於蘭花產業也出現在其他產業。

蘭花產業可作為台灣近二十年來經濟,學術,人心等種種層面的一面窗。透過此產業的變遷,可以看到台灣產業的過去與未來。在經濟層面,蝴蝶蘭產業已是成熟之產業。再新奇的品種也難能得到更好的價錢。因此在售價固定的情況下,利潤在於降低成本,提高出成率。因此生產管理與市場規劃更為重要。需要技術研發以改善生產流程,需要有資訊收集進行市場規劃。

技術的研發無論是源自產業本身,或是來自學術界,其根源都是一個國家的學術能力。台灣農業資源投入的量化指標,都是名列世界之首。一些指標例如台灣農業每年投入之經費/台灣農業每年所得,台灣農業研究人員/台灣農民人口等比例值,台灣都是在世界名列前茅。台灣的農業研究組織,有一堆吃公家飯的研究所與改良場,也包括5國立大學農學院。農業研究編制與人員數目之比例在全球居冠,但是農業研究終究只剩下小表演,只有小泡沫而缺乏大格局。

在農業的產業化發展中,根本的問題還是在於人心。過去的農業社會,沒有契約概念,只有口頭承諾,以信譽相互維繫。而到了二十一世紀,蘭花產業仍然無契約概念,而信譽又為之消殆,糾紛當然日益產生。主流生產技術仍然停止於1980年代。停止於依賴人為觀察,由經驗累積以堆砌生產技術。在二十一世紀之氣候變遷之下,這樣的傳統技術已不再適用。

台灣蝴蝶蘭的根本問題即是在此。技術面停留於經驗層次,制度面蕩然不存,學術研究界無力支援。而也由此顯示出其他產業的共同問題。在二十一世紀需要大格局,需要大轉型,需要有人才帶領走出此困境。其他產業例如醫療,材料等收益高,還有人才願意投入。而農業的根本問題即是少有此種有德性,有能力的人才。

美國在二十一世紀仍然領先,未來還是領導世界數十年。其根源是學術研究的創新能力與將學術成果轉換成企業營利之能力。此國家對於學術研究之嚴格要求,相對地在各大學即是藉由學術研究過程不斷地培養人才。台灣在此只有形式性的研究工作。農業每年有巨額的研究經費,有無數的研究計劃。各種財團法人不斷地成立,人數不斷地擴編,不斷地進場瓜分台灣農業殘餘的研究財力。由一些口號衍生出一連串的研究計劃,而最後終成了泡沫。以植物工場為例,看不到能夠賺錢的產業。此研究計畫仍然沒完沒了的要耗盡台灣農業的生機。在其他領域如文創,如太陽能光電等題目更是如此。只是用以瓜分經費,而這些黑心成員其主力更少不了研究人員。學術研究者無德無能,黑心行事。學術界本身無法成為向上提昇的力量,反而自甘為門神共同墜落,這是2014年台灣深層的憂患。

學術界之博士學位,SCI論文,IF指數如今成為競相攻擊之對象。這些學術要求本身並無錯誤。真正的錯誤是以虛偽造假以取得之學歷或偽造發表的論文,還有浮濫的集體掛名。這些“SCI”標準,博士學歷,本來是學術界用以自我評鍵的標準。在台灣只有要求表面名稱而不願意審核實質內容,反而使學術更加沉淪。真正的問題是一些黑心的學術界成員以不正當手段污名化這些學術標準。

台灣學術界需要大格局,需要德術雙修的人才,古代以大宗師稱之。回顧中國歷史,在明末清初,亡國、亡天下的慘痛下,出現了大格局的大宗師。但是在清廷高壓之下,無得發揮。在二十一世紀的前十四年,台灣日益沉淪,政治日益幽暗,經濟日漸停滯,因此在今年十一月底之選舉,才有驚人之變局。但是此變局只是將黑暗勢力代表加以打散,而非消失。人心若無向上力量,黑暗勢力仍然再度集結,再度盤據台灣的天空與大地。現今台灣各行各業都需要大宗師帶出大格局。

隨著網路之方便,訊息傳播更快更廣,但是網路消息缺乏深度與遠度。只有廣度,沒有深度與遠度,那終究只是情緒發洩而無法凝聚力量。要能將廣度轉為更遠,更深,此種向上的力量才能持久。人心的向上需要學術的領導,而這正是台灣現今的根本問題。只有學術訓練仍不足以成為人才,還需要實務之磨練。但是人才的基本培育非學術界不可。

在今年的出國參訪。著重觀察不同國家,不同地區在二十一世紀之初,如何摸索著國家的方向,努力尋找著社會力量的出處。台灣此海島,已是世界各式文化交會之處。有機會,也有危機。最需要大格局的領導。人才需要學術界的培養。然而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台灣是否還有充裕的時間培育人才?

對個人而言,八月交卸行政職務之後脫離了人事之拘絆。現今在台灣蘭花產業,個人所能發揮之空間已是有限,而在生物產業反而有更大的天地。除了蘭花,生物產業更可涉及食用菌、安全蔬果、畜產、水產、中草藥及疫苗生產。由瞭解生物特性開始,建構適用之生產環境,規劃系統性之生產流程,並且進行經濟成本評估。在蘭花以外生物產業,反而有更多揮洒空間。真正的生物產業並不是勉強以基因轉殖之方式改變生命。而是瞭解生物的本質,尊重生物的特性,為其架構適合的生長空間。人體是最複雜之生物,生物產業的研究方法也可用以人體,因此研究室的領域更走入了健康管理與預防醫學。自蘭花產業走出,在學術界的天地如此寬廣。

2014年之歲末,此年度台灣呈現是字。自2013年的字,墮落為2014年的字。而人心的黑暗面才是令人驚怖。在今年的學運,在十一月底的選舉,看到了集體情緒之發洩。然而在發散之後,需要人心的凝聚。此時各領域都需要學術界大宗師以撐起一塊青天。然而個人力量如此有限,以無限之人力要如何撐起無限的理想?梁啟超先生之感懷詩句在2014年歲末令人如是感念:

「世界有窮願無盡,海天寥廓立多時」

在論語 憲問篇中知其不可為而為之者。儒者在此已超越成敗之算計。只知當行而行,而不計較損失,只求一己之心安。

陳簡齊之除夜詩一直是我喜歡的詩句;

城中爆竹已殘更,朔吹翻江意未平。多事鬓毛隨節換,盡情燈火向人明。
比量舊歲聊堪喜,流轉殊方又可驚。明日岳陽樓上去,島煙湖霧看春生。

迎接2015年,面對未知的未來,以世界有窮願無盡自我期許。而2015年之首頁,就是期盼島煙湖霧見春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