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2008年蝴蝶蘭產業-自西方再影響東方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200710月之後,荷蘭蝴蝶蘭產業有了劇烈的變化,也波及亞洲的台灣與中國大陸的蘭花產業。以下所提及的荷蘭蝴蝶蘭產業的最近狀況是由荷蘭的朋友所提供。中國大陸產業資料則為個人至上海與北京的訪問所得。

I. 荷蘭蝴蝶蘭產業的最近狀況與對亞洲市場之影響

一、荷蘭

在種苗市場上,Floricultura公司與Anthura公司的二吋苗供應量在十餘年來出現了供過於求的狀況。已有一些蘭花公司不再經營,因此轉售多餘的小苗。而上述兩家公司有現貨供應,而且要多少即可供給多少。

除了Floricultura公司與Anthura公司等進行育種與組培苗生產的種苗公司。在荷蘭的蘭花公司又可區分成兩類。一類以Pothos公司為代表,原來是其他花卉的種苗公司。此種公司自荷蘭其他蘭花種苗公司、中國大陸與台灣購買組織培養苗,種植至二吋苗出售,也將部份二吋苗持續栽培至四吋苗,催梗成開花株出售。另一類型以Optiflor公司為代表,自荷蘭種苗公司、中國大陸與台灣購買二吋苗,以半年時間栽培至四吋盆,再催梗開花出售。許多荷蘭蘭花公司,都有部分種苗是經過荷蘭貿易商在台灣或中國大陸購買種苗。在過去2004年至2006年,蝴蝶蘭開花株因供需失衡,普遍缺貨。花農或蘭花公司只要購買到種苗,栽培至開花株都可出售。品質不佳的開花株(單梗,或花朵數目不足)也可行銷至新興市場(東歐、南歐等),售出價格至少可以抵消成本。因此只要有蝴蝶蘭種苗,將其栽培成開花株,都可賺錢。但是在2007年下半年,供應量突然超過需求量。開花株呈現了供過於求的現象。品質不良的開花株,售價開始跌落。以大公司為例,生產面積5-10公頃,年產250-500萬盆。一旦售出價格低於生產成本,損失即是慘重。因此上述那些公司,只得減少種苗購買量或是要求供應商降低種苗價格。首當其衝即是亞洲地區的種苗供應商。種苗品質稍有不良即被拒收,或是要求降低價格。

Floricultura公司與Anthura公司所提供的種苗都有一定的規格。依其規格種出的開花株,在現在的拍賣市場還是有利潤可言。但是在2007年最後一季二吋苗出現供過於求。而台灣與中國大陸的組培苗或是1.7吋苗一向被認定帶有病毒或是開花後產品規格不符合歐洲市場要求。在種苗貨源不足,而開花株仍有利潤之時期,這些產品仍然可被市場接受。但是在開花株的需求市場趨向飽和之後,台灣或中國大陸的種苗在歐洲市場都是首先淘汰。

200710月,二吋苗供過於求。又出現另一種效應。Floricultura公司與Anthura公司的對策是將組培苗栽培時期自原來的26週在溫室內多放置1-2月再出售,因此其葉片數為五葉片(含兩片子葉),葉幅比起台灣的二吋種苗 (原台灣的規格為1.7吋苗)更加成熟。與亞洲地區的種苗相互比較,更有競爭力。

荷蘭的蝴蝶蘭市場已建立規範,其量化指標包括梗數、花朵數目、花梗高度、花型等。以2008年第一週的拍賣價格為例:1.雙梗,每梗7朵以上,四吋盆(12公分),價格4.5歐元。 2.單梗,75公分以下,6-8朵,四吋盆,價格2.2-2.4歐元。由於成本上揚,只有第一種產品才有利潤。

台灣海運大苗開花株的開花表現在去年11月為單梗,90公分,6-8朵,四吋盆,價格1.4-1.8歐元。是否有利潤可言,留予產業界自行判斷。

在蘭花市場上也有逆勢上揚的例子。例如Tek laak公司,購買種苗直接移植至5吋盆。經11月後以開花株出售,成本增加,但是此種雙梗,70公分高,花朵大(11公分以上)的開花株,其拍賣價格超過7.0歐元。

由於上述的市場變化,2008年開始,荷蘭將有蘭花公司退出此市場。小面積之花農,自有土地,以自有溫室改裝以種植蝴蝶蘭,因此無利息成本,存活率較高。向銀行貸款以經營此行業的蘭花公司,風險相當高。因此在2008年開始重整。

二. 中國大陸

中國大陸有些組培場在200710月開始出現客戶無法順利取貨,造成組培場塞車現象。一家荷蘭公司的代工場。每個月的委託代工量在20079月之後,由每個月數十萬株降低一半。

大陸一些二吋苗的供應公司,經由荷蘭貿易商銷售至荷蘭公司,此公司對於貨款已延後償付。荷蘭貿易商對於中國大陸供應1.7吋蘭苗的蘭花公司提出新的要求,將1.7苗移植至2.8吋盆,在達到成熟階段再出貨。對於2.8吋盆已經達到成熟程度的植株,則要求催出雙梗再取貨。大陸的一些蘭花公司正是面臨抉擇:是到此為止還是持續投下資本,將1.7吋苗移植至下一階段?

2007年,中國大陸的組培苗與二吋苗總生產量估算約為900011500萬株。2008年成為開花株後,內銷最大數量為1500萬株。組培苗與二吋苗等外銷量如果維持2006年之水準(3000萬株),在2007年底小、中苗剩餘數量為4500-7000萬株。這些數量在2008年陸續成為開花株。此龐大數量的蘭花將到處流竄,對於週遭的國家如韓國、日本與台灣市場造成影響。在此次訪問也看到一些公司已完成生產線的重整,瞭解歐洲市場對於種苗的需求條件。正在準備大舉進入國際市場。但是多數大規模的蘭園正要開始面對產銷問題。在2008-2009年,中國大陸此產業將重新洗牌調整。

台灣必須面對的問題為大陸蘭苗是否開放進口。在政治背景上如果台灣國會與行政權在3月之後都是同一政黨,而此政黨對蘭花等農產品又採取開放進口政策。台灣有限的需求市場對於中國大陸龐大的殘餘種苗數量根本無疏解作用,反而使得台灣蘭花產業面臨一場浩劫。

三、台灣

台灣的蝴蝶蘭市場資訊(生產數量、供應國家、供應方式、供應數量等)均是不明。在2006年下半年與2007上半年,有多少蘭園盲目躁進,大量生產歐洲不需要的品種?到目前也無明確的數據。

台灣的主力市場是日本與美國,歐洲市場的比例不高。2006年下半年有350萬之增加量。但是在2006年至2007年針對歐洲市場之增產數量(例如雙梗小花),本來就缺乏統計資料,因此荷蘭蘭花產業重整對台灣產業影響有多大?也無從判別。但是在此段時期,有些蘭園只是傳聞歐洲市場洞開,市場無限大,因而大量擴量。在2008-2009年,正也要面臨財務考驗。

 

II. 西方與東方之遭遇

洋蘭,顧名思義是來自西洋的蘭花。自歐洲引進日本,再由日本來到台灣。由於數十年來育種家不斷地收集種源,持續的育種,加上組培苗中無菌播種技術的擴散,台灣本身氣候可維持多數蝴蝶蘭不死而且可成長的環境,各地蘭藝展覽的舉辦等種種因子,造就了台灣的品種王國。但是多數的蘭園也滿足於此型態。由台南縣立蘭展的格局即可看到此種以育種、品種出售、趣味栽培為主題的蘭花業者。

大多數蝴蝶蘭來自西方,台灣只有兩個原生種。卻能由此衍生難以計數的優良品種。這些品種陸續由荷蘭人選購再帶回西方。由西歐的花卉王國荷蘭人擔任起產業經營的角色,將蝴蝶蘭納入其原先的花卉產業。產業經營的基本要求為爭取利潤。荷蘭人因而對此產業採取了標準化生產掌控市場成本精算清潔種苗等策略。以成本精算為例,補光成本遠大於加溫成本,在溫帶國家量產品種當然是低光需求品系。在每平方公尺有最大生產量的前提之下,闊葉長葉的品種自然被淘汰。生長緩慢的品系當然無法進入量產品種名單。為了穩定市場,將蝴蝶蘭塑造成一般消費使用的花卉,而不是只侷限於少數節日的節慶花。

1997年至2007年,這是蝴蝶蘭國際產業的萌芽階段,也可稱為第一階段。此蘭花與市場上新興產品相同。一開始逐漸投入市場受到歡迎之後,逐漸增加銷售量,價格也不斷增高。但是在2007年,到達了一個需求穩定且開始重整的關鍵期。在第一階段的前十年,幾乎有開花株即可出售。如同荷蘭花農的看法,只要弄得到種苗,只要種出開花株,即可賺到錢。對歐洲而言,2007年下半年是個轉捩點,代表過去十年亂買、亂種、亂賣的時代已經結束,消費者已建立起品質的觀念。不合乎品質需求的開花株,價格逐漸跌落。超過品質基本需求的開花株,價格開始上揚。蝴蝶蘭此花卉作物正進入市場的常態發展階段,已自奇蹟式作物進入產業型作物。

2008年,蝴蝶蘭產業進入第二階段。這種單株出售,高度75公分以下,多花朵,雙梗,花朵大小與數目要能夠與高度相配,滿足個人化消費型態之需求,由消費者至販售店購買帶回住家的蝴蝶蘭開花株,已是國際花卉產業的主流,而這是荷蘭人建立的規範。另一方面,長梗,單梗,大花,大葉片,栽培時間長,以組盆形式出售,由花店組合再配送至消費者的開花株,這是台灣蘭界栽培的主力品系。這種生產與銷售型態不會在花卉市場消失,只是將停留在台灣、大陸、韓國、日本、世界華人市場與西方市場中的貴族市場。這種大花組盆出售方式,全球數量約有4000-5000萬株。未來全球市場預估為10億株,此種大花市場還是維持4000-5000萬株之數量。這種消費市場不是西方蘭花公司所注重,因此以大花組盆銷售之蘭花市場,短期內不會受到西方蘭花公司所影響,而只是東方蝴蝶蘭生產國家相互爭奪的泥沼戰。

此種單株,個人化的蝴蝶蘭市場,在西方蘭花產業的推動下,已成為國際蘭花產業的主流。不論在歐洲或是在北美,都可看到消費市場充塞著此種單株、個人化的蝴蝶蘭開花株。日本市場原來是大花的天下,近三年來,單株系列已占有市場的40%。而且市場比重也將年年增加。此種蝴蝶蘭的生產者在2008年與2009年正開始重整。在這段重整時期,最困難的問題是生產數量的掌握。在2006年下半年與2007年上半年,在此蝴蝶蘭產業盲目躁進的擴大期,在中國大陸,在歐洲,到底生產出多少組培苗?有多少已成為1.5吋或2.5吋的小、中苗?又有多少已是到達可催花出售之階段?當走過了此段過渡期,自2009年下半年之後,則又是另一個蝴蝶蘭產業的發展期。在蝴蝶蘭產業第二個階段,可以預見品質更受到重視。品質的區隔以“M型社會無法描述此現象,反而是兩個大小半圓(圖1)才能代表消費市場對此蝴蝶蘭品質之要求。

台灣大多數的蘭園都有單打獨鬥的本事,大多數蘭園都有其最得意的品系。少量生產尚可維持一定水準。但是根本弱點在於無法大量生產出國際主流的蝴蝶蘭種苗。因此多數蘭園仍是局限於大花、長花梗、組盆出售的消費市場,而也在此型消費市場中以蘭花王國自居。自旗艦作物口號喊出至今天,此作物對台灣農業最大的貢獻並不是已為台灣農業帶來多少產值,或是為農村帶來多少財富。而是如同過去的少棒隊,帶給台灣人們世界第一的滿足感。蝴蝶蘭品種王國滿足了台灣農業界的虛榮心態,滿足自己自稱 天下第一之名號。然而品種大國仍舊無法成為種苗大國,更不是蘭花產業的大國。台灣蘭園的量產能力如同圖2,也是不同大小的雙半圓。

2007108期的Flower Tech雜誌以“Taiwan strives to stay leader in Phalaenopsis標題報導台灣的蝴蝶蘭花產業。對台灣蝴蝶蘭產業稱為“Land of Phalaenopsis,而不是台灣農業自稱的“Kingdom of Phalaenopsis。蝴蝶蘭品種最初主要是來自西方,在台灣因不斷地育種、選種而形成此多樣式的品種王國。但是台灣尚未自品種王國提升成產業王國。優良品種流向西方,在荷蘭建立了蘭花產業。荷蘭人的蘭花生產規範,其市場脈動,反而再度影響了國際市場,也已經影響了亞洲的生產者。在2001-2003年,台灣有此機會,有此條件成為蘭花王國,但是在驕傲之中,拱手讓出了此王國。

在民國五十年代,讀到的教科書都宣稱“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如今已進入2008年,再回顧此產業的發展演變,西方再度影響東方。未來歷史學者比較西方文化與東方文化時,由蝴蝶蘭產業變遷又多個研究與驗證理論的素材。

 

1. 國際市場對蝴蝶蘭品質之需求比例

 

2. 台灣的蘭園大量生產之量產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