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20083月:為台灣蘭花產業而寫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日本花卉園藝新聞刊物在2008125日的新聞,回顧2007年日本切花行情此篇文章中有一段內容敘述如下:

氣候的改變對於切花與盆花出貨造成很大的影響。去年秋天拜訪一位使用溫室生產洋蘭的業者,此生產者訴說:{今天天氣究竟發生什麼事,實在令人不清楚}。這位被稱為「養蘭名人」的業者已有三十年栽培經驗,但是無法暸解蘭花在2007年的生產情況。未來會變成如何也無法預測。換句話說,花卉的生理狀況已因氣候突變而混亂,以往的栽培經驗現在都不管用了。

台灣的蘭花產業與日本淵源甚深。台灣的品種先來自日本,因為育種能力而大放異彩。台灣蘭展方式也與日本各地蘭藝者之聚會相近。台灣的蝴蝶蘭產業起源於日本蘭園的需求。為日本蘭園代工播種果莢,然後逐漸代工小、中、大苗,而更進步至分生苗代工生產。在所有的外銷市場中,日本市場的品質要求最高,但是價格也是最好。

日本蘭園的栽培技術是著重經驗累積與傳承,承襲方式是師徒制,以漫長的時光獲得栽培經驗。因此在固定的地區,固定溫室結構下,種植固定的品種。日積月累的摸索練習,久而久之成為此行業的專家,也是俗稱的〝名人〞或〝達人〞。由於蘭花栽培完全來自人為經驗,許多工作也是以人力進行,對於管理作業如澆水、施肥、催梗等也是以經驗法則進行,因而限制了蘭花的生產量。蘭花產量不多,但是品質高,因此售價也高。此種高售價的產品,只能在日本市場銷售。

在一切條件都維持不變的情況下,此種經驗方式可延續數十年甚至幾代,但是只要其中一個條件改變,就無法重現其生產品質。在日本,依蘭園的多年季節變化,依蘭園內部的微氣候,再以經驗法則進行澆水、施肥等管理工作。而近年來,大氣氣候突變,北半球出現了未曾有的高低溫,這種極端氣候已超越了以前以長期經驗累積的能力。因此日本蘭界出現了這種手足無措的結局,無法處理這種氣候突變對蘭花生長之影響。

日本蝴蝶蘭市場在20世紀也幾乎是守成不變,一年內有三千萬的消費量。以組盆大白花為主,自花梗高度,花朵大小,花朵數目與花序排列均有嚴格的標準,可稱為蝴蝶蘭的極緻表現。在栽培過程中,以時間累積成熟度,因此時間長,成本高,每個蘭園生產數量有限,而成本條件有高售價配合,因此利潤也高。但是在二十一世紀,大白花已不是消費市場唯一的選項。對於這些老資格蘭園,栽培的蘭花需要引進不同的品種,銷售市場不再只是大白花。如何面對快速的變遷,這已是日本傳統蘭園在二十一世紀的大考驗。

日本這種經驗傳承的栽培方式早為台灣蘭界所沿襲。在自家的蘭園,以多年時間摸索或學習栽培技術。因此台灣蘭界有個不成文的傳統,在此行業愈是資深,愈是令人尊重的前輩。這種經驗累積方式,註定在固定的條件下才能發揮。生產條件只要變動,以往的經驗法則則不再適用。以去年2007年阿里山山區的催花場為例,台灣去年的溫度顯著低於以前的前數年。大氣溫度十月下旬開始降溫,導致十二月在阿里山山區即可看到許許多多的開花株。對今年二月的春節市場而言,這些開花株都是太早投入市場。這是氣候變動對於傳統催花技術的擾動。又以烏樹林園區為例,一些在自家蘭園能夠掌控開花時程的蘭園,在此地生長反而亂了分寸。蘭園過去在老家生產,春節前都能夠將開花株銷售一空,移師烏樹林之後,在三月蘭展反而可看到其溫室內部排滿開花株。

台灣蘭業就是在此種思維下擺盪,蘭園面積擴大了,蘭園溫室更新了,蘭園的栽培管理仍是停留於過去的時代。溫室的使用只是提供蘭花〝不死能生長〞的環境,而不是考量如何提高單位面積的生產量,如何規劃生產的時程,如何降低生產成本,如何提高出成率。因為以經驗傳承為主,因此不用再吸收新技術,不用研讀學理。知識的增進不是重要。

在蘭花產業剛剛萌芽的時期,台灣蘭花產業有著美好的時光,台灣幾乎是全球品種與種苗最大與唯一供應國。由於賺錢容易,也沒有必要再讀書,再增進生產技術。生產技術可以由時間來換取,以經驗慢慢加以累積。

台灣的最主要國際市場本來是日本,尤其是大白花。銷日不合格的大苗再銷售至美國。但是近年來國際市場已不是過去的型態。單梗大花,不再是日、美唯一選擇。曾為歐洲市場寵兒的雙梗小花如今也只是其市場的一部份。國際市場要求是品系多樣化,種苗供應又要能夠計劃生產。這種快速的市場變遷,已不是傳統行銷所能應付。近幾年來有更多國家投入國際市場。國內蘭園的家數與生產面積也開始劇增。供應量增加率快,市場需求增加率反而相對緩慢,造成市場爭奪大戰。近數年來蘭園經營者比以前忙碌。在以前的美好歲月,無論種什麼品種,無論在哪裡栽培,無論什麼時候大苗成為開花株,都可以賣出,賣光。但是近年來蘭園園子內部留存的大苗好像越多,價格反而更差,要投入更多心思以賣出產品。賣出之後要急於購入種苗將溫室空間填滿。在忙碌中,更談不到讀書或進修知識。何況台灣產業界流傳著如下話語學術理論與產業無法配合。在蘭花產業創始期間,台灣學術界也未投入多少心力。

在今後幾年中,蘭花產業尤其是蝴蝶蘭產業已是國際競爭的產業,競爭更加激烈。國內業者要能求生存,都是先將溫室內部的種苗或開花株換成現金。但是產業如果要持續發展,需要設法沈靜思考要如何走下去。

杜正勝先生在1998年出版的台灣心,台灣魂此書序言有如下文句。

〝喧囂的時代真正需要的是沈靜思考的聲音,而不是追逐風潮的吶喊。〞

在許多媒體妖魔化之下,杜部長的所作所為不在此蘭花產業相關文章加以評論。在此篇文章要表達的是這兩句話。台灣產業可以維持現況,可以維持現在的生產狀況。但是此產業如果希望能夠更大,更廣,為台灣農業帶給更多財富,做為一個經濟作物在國際競爭下發展的典範。那麼台灣蘭花產業需要脫胎換骨。與此產業相關人員都要冷靜細心思考。台灣蘭花產業在行銷方面是要維持此現況:在台灣內部競爭內銷市場,在台灣之外的市場再重演此自家人的內戰。還是真正的進軍國際?在生產方面,是要維持經驗法則的生方式?還是走向以學理為基礎的,能夠建立計劃生產,建立工廠式管理的生產技術?

1994年至2007年,我與台灣蘭界的往來方式有現場訪談,有自動化貸款的審查,有訓練班的開授等。而在2007年年底,隨著農委會農業自動化之計劃接近尾聲,計劃內容下的花卉生產自動化服務團也宣佈結束。訓練班因缺少經費也難再舉辦。如今與台灣蘭界的連繫,大都只是網站的文章。然而在技術面,在制度面,在觀念面,該說出的話語,應該提出的建議,都已提出。自此以後BSE網站也不會再有涉及關於國內產業的見解或是感言。研究室早已逐漸離開了台灣蘭業的主流活動。

近年來,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只有盡力幫助一些蘭界朋友,重新組成一個團隊。自選種育種,組培苗生產,大小苗生產,催梗與開花,至海外建立基地與行銷等,能夠組成一個小而強的團隊。活動範圍不局限於台灣,也已經擴展到海外。因而守道以待時不只是個理想,而是一步一步的實現。也在此祝福此產業的蘭友,在二十一世紀的國際競爭環境下,找到自己的定位,能夠永續經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