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2008春季國際蝴蝶蘭產業:中國大陸與美國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陳加忠

 
 

、中國大陸篇:慢半拍或慢一拍

今年四月上旬來到北京參觀花卉博覽會。中國大陸的花卉博覽會,一年於上海舉行,另一年則是在北京。北京與花卉主要產地並不相鄰,因此產出之規模不如上海。但是在國際蘭花產業變化快速的一年,此北京博覽會的展出內容則有指標的意義。

此展覽會在蝴蝶蘭產業有著特別的現象:1. 2007年有新的生技公司進入此蘭花產業,而且一開始經營就具有極大的規模,甚至無菌操作台都超過100台。2. 一些花卉園藝公司,原來的產業經營項目並未有蝴蝶蘭此作物,而在今年展出中增加了此作物,而且展出規模並不小。

2007年,國際蝴蝶蘭產業出現了供過於求的現象,造成價格滑落(圖1)。此種供過於求的主因如下:

1.2006年下半年與2007年上半年,供給量突然暴增,尤其中國大陸與歐洲的種苗生產。

2.開花株供貨數量不合乎當月份的需求量。例如美國3月與4月之供貨量總是過剩,歐洲7月與8月的需求量遞減。

3.供應的花型,花色等品質不合乎市場需求。

在此次北京博覽會看到了這些蝴蝶蘭產業特色。已有公司存在嚴重的銷售問題:生產過剩,外銷市場未能掌握。尤其是所生產的品種不是歐洲要求的主力品系。而這些對歐洲(小花系列)與美洲(大白花)生產過剩的品系,又很難在大陸內需市場加以銷售。在此種現實的市場競爭之下,也可看到所謂的〝替死鬼現象〞。藉由鼓吹蝴蝶蘭的前景將是一片大好,藉此將設備、種苗等脫手銷售給予不熟悉此產業的投資者。

2007年下半年之後,國際蝴蝶蘭產業面臨此開花株生產過多,種苗生產過剩之問題。真正主因如圖1所示,並不是整體需求量遞減或停滯,各主要消費國家的需求量仍是增加。但是種苗與開花株供應量增加率太快,增加量太大,而且增加的品種其花型,花色或供貨時間都未能與消費市場相互配合。

對此次花卉博覽會的參觀心得,整體而言以〝慢半拍〞或〝慢一拍〞加以形容。慢半拍是指栽培的品系。歐洲的雙梗小花或是單梗小花已不是其消費市場主流,只占有消費市場的一小部分。但是在此展出會場,除了單梗大花之外,展出的小花品系比例很高。慢一拍是指投入蝴蝶蘭產業的時間。在2007下半年開始出現種苗過剩,而在此時期再大規模的投入種苗生產市場,在時間點的選擇已是慢了一段時間。

為了解決種苗過剩,在外銷數量未能擴增時,擴大內需市場成為另一種宣洩產品方式,因此東北、西北地區與華北、華中與華南的二、三線城市,則成為蝴蝶蘭溫室擴建推廣的對象。

在中國大陸有兩種蘭花產業可以在此時期生存。第一種企業是蘭花栽培公司,組培苗公司或兩者兼具。具有外銷能力,其行銷管道不被貿易商所壟斷,其種苗合乎國外市場的需求。不合乎外銷品質的二級產品在催梗開花後又能在中國大陸內銷市場加以銷售消化。此種公司可持續經營,又有發展之實力。

第二種產業為個體戶經營方式,由夫婦或是二、三好友共同經營。在各城市的近郊租下溫室,每年春天自種苗公司購買近一至兩萬株的中苗,栽培至春節之前達到開花株階段,再直接銷售城市之春節市場。此種經營模式避開冬季加溫費用,採用自然低溫以催梗開花。成本遠低於終年生產的大公司,直接銷售又減少了中間通路的差價,因此可以得到合理的利潤。此種以內需市場為主,成本低,售價相對要求不高,在整體中國大陸的蘭花產業有其生存空間。

由此可再討論中國大陸蘭花產業的優勢。對企業栽培而言,土地取得容易,官方投資的溫室面積多,容易租借。種苗成本與人工成本比台灣與歐美便宜,因此企業界容易進入生產,容易擴大。但是幅員廣大的國家有其限制條件。資材、種苗與成株等運輸距離長,運輸費用高。近期的原料價格與能源價格暴漲,對運輸成本更是推波助瀾。

對於近一年內暴增的種苗數量,解套方式不外乎內需與外銷。內需市場是將蘭苗栽培成為開花株,再銷售至中國大陸各地。外銷是將種苗販售至海外蘭花栽培場,由其栽培開花株出售。後者是否成功則是在於種苗是否合乎外國客戶要求。必須清潔無病毒,無病蟲害。花型、花色、梗數、高度與花朵數目等整體品質適合客戶需要。而以蝴蝶蘭生長週期之長,這種種苗生產不是數天、數月的功夫,而是需要一段準備,其基本功夫是自身量產技術的建立與海外市場資訊完備的收集。

中國大陸的多樣化氣候,可以依品種性與溫室環控能力進行蘭花生產規劃。例如大紅花的紅龍品系,為夜溫敏感品種,不適合於華中以南的地區進行生產。V31紅天使此著名品種,只有在白天低溫環境下才有好的開花株,因此溫室白天的溫控能力決定其開花品質。在今年四月花卉博覽會,看到數家公司已有高品質的組培苗與蘭苗,也看到小花充斥的展出現況。大陸蝴蝶蘭產業需要面對的主要問題仍是如何為2007年暴增而出的蘭苗數量加以解套。是再開發內銷市場,或是找對國外買主,或是以廉價傾銷方式流血輸出,這正是此產業在2008年面臨的嚴峻考驗。

、美國篇:少輸為贏

20084月,美國蝴蝶蘭開花株產地價跌落至3美元以下。一方面是在自然低溫下,大小蘭園的成熟大苗紛紛開花。一方面的原因在於2007年下半年自台灣湧入太多3.5吋海運大苗。

美國的蝴蝶蘭產業有其特殊性。產地主要為加州與佛羅里達州。主要銷售地為東西兩岸,尤其加州大都市與東北部各都市。開花株的銷售面臨兩大問題:1.內陸運輸成本昂貴,自西部或東南地區運送至全美各地運輸費用太高。2.近年的次級房貸風暴影響了蘭花的購買意願。畢竟蘭花是觀賞植物,不是日常生活的日用必需品。

為了擴大內需市場,近年來除了二月情人節,五月母親節,十二月聖誕節,新增的送禮時節加添了六月畢業典禮與復活節。但是自2007年下半年開始,開花株的供給遠超過需求量。此種供需不均的問題等不是以全年供給總量與需求總量彼此的對照比較即可發現。供需不均衡問題在於供應的時間不恰當與供應的品質不合乎市場之需求。例如錯過了聖誕節的開花株,對於做為情人節的禮物而言,則又是太早。在華人比例不高的城市,單梗大白花並不是消費者的最愛。

美國市場與歐洲市場不同除了人口集中的城市分布廣遠,運輸不便之外,花卉產品並未有大型拍賣市場與鮮品配送體系。蝴蝶蘭開花株自溫室產地送至消費者,中間有各級通路。因此除非自行建立通路,將溫室栽培完成的開花株直接送交末端通路,藉由中間通路衍生的費用極高。因而美國蝴蝶蘭產業的生存之道也有極大與極小兩種。極大為公司,極小為面積1000m22000m2的小蘭園。

大公司有量產技術,有計劃生產能力,能夠依據美國市場特性,採取重要節日增加供貨,一般時日降低供貨量之生產方式。其產品包括多樣化的開花株。盆器大小不同、花型、花色與花梗高度不同。在市場行銷方面,直接自產地供貨給予百貨公司或連鎖店。未來的大型公司則將是以麥當勞企業之經營型態進行此蝴蝶蘭產業。由公司之主要生產基地提供成熟大苗(麥當勞公司的中央廚房),送到各城市郊區的催花溫室(麥當勞各地區連鎖店),以標準作業程序進行催梗開花,再就近銷售。

小蘭園建立在都市的外圍,以數百坪面積從事催梗與開花。通常以夫婦為經營主題,加上鄰近的僱工。開花株自行供貨至鄰近的花店。因為減少了中間的通路,售出的價格可高於公司經營型態的蘭花公司。由於面積小,產量有限,恰為適合少數人經營方式的案例。以自家經營方式賺取自家工資。如果種苗來自台灣自家家族蘭園的大苗,其種苗成本又可再降低。此種方式可稱為台灣蘭花產業中家族經營一條龍生產方式的海外延伸版。雖然無法為台灣整體產業開拓更大市場,但也是疏解台灣自家蘭園大苗出貨的好方式,而另一個間接效益是可以作為美國投資移民的好據點。以此種小規模,接近消費城市,直接供貨的經營方式,可在美國各大小城市得到生存機會。只是要自生存再至擴充,機會則是不大。

不屬於極大型公司或是極小型家庭蘭園,就是目前美國市場辛苦掙扎的中型公司。在生產成本逐漸增加,開花株售價逐年下滑,其生存之道往往是以降價換取購買量。然而供應的開花株如果時間不適當,品質不適合,削價求售不見得成功。真正的致命傷在於售價自我降低之後,在消費市場難以再度回升。大公司對於此種削價惡性競爭的對手,只能以區隔市場方式加以隔離。以公司的形象品牌與此類廉價品加以區隔。如同荷蘭蘭花公司區隔荷蘭種苗的開花株與亞洲種苗的開花株。

美國市場自2007年下半年,蝴蝶蘭市場陷入窘境。其源由已由一個大公司的負責人以〝台灣海運大苗短多長空〞加以形容。此〝短多長空〞一語道破了此種市場演變。一個成功的蝴蝶蘭產業必須建立完整性與系統化的作業體系。自大苗到達海外基地的活力恢復,抽梗、開花、包裝供貨等流程都要建立技術,而且必須依消費者對品質的要求,不同節日與月份的數量與時程需求,完成詳細的生產規劃。台灣得以以帶水草之大苗配合海運運輸至美國生產基地,只是此作業體系的第一步,不是所有技術的全部。在其他技術未建立,市場行銷未詳細規劃。大量海運大苗進入美國生產基地,反而是在消費市場提供大量不合時宜的開花株,尤其首當其衝的加州市場。降低產品的價值其代價反而是降低了消費量。

美國市場的解套方式是什麼?一方面是穩定市場次序。提高品質,供應合乎時節需求的產品。針對多元的消費群提供各種選擇,而不是只拘泥於單梗,長梗的大白花。一方面是開拓新市場,在各城市建立催花溫室,運輸成熟大苗在消費地進行催梗,開花。而其成功的背景即是詳盡細密的生產規劃。

目前美國市場充斥著多餘的成熟大苗,這些蘭苗如何在成為蘭花株之後逐漸釋出。在不同時間,不同地點加以出售以回收生產成本。對2008年美國蝴蝶蘭產業,只有以〝少輸為贏〞加以形容。

 

、台灣:篇外篇

(由於BSE網站文章已不再刊載與台灣蘭花產業相關之內容,此部分之章節已加以節略。完整內容留存於BSE研究室之資料檔案)

  

、台灣與中國大陸、中國大陸與美國

台灣與中國大陸的蘭花產業極為相似,大陸蘭花產業由台商建立,其基本心態也是與台灣相同。

失敗的產業經營者其相同點在於搶短線,爭眼前,唯利是圖。在2006年下半年,有多少具有病毒,已有病蟲害感染的種苗傾銷給予歐洲蝴蝶蘭產業的生手。得到了小利,失去了信譽。在市場方面,習於自我內戰,爭奪有限的市場,搶種流行的品種。海峽兩岸成功的產業經營者也有其相同點。虛心求知,不斷地改進其生產技術。冷靜地觀察國際蘭花產業的演變,預先準備市場需要的品種。而更重要的是經營者的格局。心胸是否狹窄,格局是否太小都與現有的經營規模並不相干。無胸襟氣度,無大格局,現有的生產面積再大也難持久。相反地具有能力,具有胸襟氣度,目前生產規模就是小,其機會將是不斷地來臨。

中國大陸與美國的文化內涵有天壤之差異,蝴蝶蘭產業的類似點是其經營方式。兩個國家尚未建立大型拍賣市場,盆花鮮品的流通是不耐長途運輸,只能就近銷售。盆花消費人口集中都市,各都市距離遙遠。

在相似的消費地理環境之下,只有大企業與小公司(蘭園)才有生存空間。大企業的積極經營將走向麥當勞企業型態。小公司則藉由產地至消費者的直接配送以爭取生存空間。在兩種經營型態之外的公司與蘭園並非一無是處,而是要能自我定位,定位自己的供應市場,定位自己的消費群,再由此規劃自家公司的生產計劃。

、未來

在圖1之供應曲線與需求曲線比較,可知自2006年下半年至今2008年上半年,國際蝴蝶蘭供應量已超過需求量。兩條曲線下次的交會點最快在2009年下半年。

歐洲荷蘭與德國的種苗公司已做好準備,已知曉如何在2008年與2009年平穩走過此供需不等的兩年。

在中國大陸,在亞洲其餘各產區,能夠在此階段時期得以生存,得以穩定,未來得以發展的蘭花產業,已經不是由其生產規模的大小所決定,在此時期並不是比較是否財粗氣大。成功者是能夠知曉此產業的脈動,能夠調整觀念,能夠技術求新,能夠提高效率。面對未來,是準備好的人得以生存與發展。

我對台灣蝴蝶蘭產業,已無任何意見。此次大陸行後回台重新整理參觀資料,僅以道德經第四十一章中一段文字做此結語。

〝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

 

1. 國際蝴蝶蘭產業的供給量與需求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