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日本的商業化蘭花栽培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ICOGO Bulletin 22期有篇八木先生(Mikio Yagi)所撰寫的文章:日本的商業化蘭花栽培。此篇文章是以日本蘭花產業經營者的角度觀察此蘭花產業。因此將此篇文章內容介紹如下:

日本商業化的蘭花栽培大約在1980年代由虎頭蘭分生苗栽培開始。因為虎頭蘭可在簡易設施下栽培生產出不尋常的華麗盆花,因此成為禮品市場的最愛,其批發價格也創下難以置信,每盆超過兩萬日圓的天價。然而虎頭蘭生產產量自1997年的372萬盆至2006年降低至248萬盆。在此期間,價格十分穩定,每盆接近2400日圓。在此同時期其銷售金額自90億日圓減少至61億日圓。

1980年代,蝴蝶蘭的品種也開始改進。加上使用組織培養苗進行繁殖,使得禮品市場自虎頭蘭轉移到蝴蝶蘭。根據1997年的統計,蝴蝶蘭所有銷售量1124萬株,每株價格均1000日圓。在2006年,產量為1300萬株,每株售價為1225日圓。

除了上述兩種蘭花,春石斛在1977年生產213萬株,單價1250日圓。到了2006年,產量並未有所變動,但是單價下跌至866日圓。價格下跌的原因歸諸於生產者採用較小的盆器栽培。

秋石斛的產業下跌最為顯著,1997年產量178萬盆,單價1525日元。2006年產量只有112萬盆,減少了30%。單價則降低了20%。

與上述四種蘭花相比較,其他蘭花的產量都很小。日本近年來蘭花總產量大約為2000萬盆,銷售金額278億日元。在上述四種蘭花以外的蘭花產業,大概佔有1020%的比例。

日本人口1.2億人,其蘭花銷售竟無法與荷蘭相比較。荷蘭(人口1600萬人)2007年售出4552萬株盆花,銷售金額2.2億歐元。而潛在的歐洲市場,其人口數目超過3億。

日本蘭花栽培的一項特點是數量眾多的生產者,大約有1000家蘭園,每家每年平均生產2萬株蘭花。日本蘭花銷售經由拍賣市場。大小不同的國內花卉行銷公司共約有100家,相互競爭購買此蘭花作物。近年來,日本蘭花生產蘭園經營十分艱苦,去年開始暴漲的燃料成本更是使得此情況更加惡化。

根據統計數字,近十年來日本蘭花銷售量跌了10%,然而每盆價格幾乎並未改變。

日本蘭花栽培最特別的現象是其銷售方式。除了虎頭蘭,其他蘭花以三株,五株等集體放置於一個盆器內加以組合銷售。而不是以單株單盆方式銷售。有75%的人力成本是耗費在此種組合作業。蝴蝶蘭排列成瀑布造形,使其成為迷人的藝術品,其銷售價格達到1500025000日元。但是此種商品的輸送費用十分高昂。拍賣市場又額外抽取10%的佣金。經銷商又必須得到10%以上的利潤才能維持開銷。小規模生產,加上流通,拍賣的過程額外抽取利潤,形成日本此種蘭花產業的基本問題。

日本蘭花最初即以組盆方式出售,因為此產品是用以作為最受歡迎的禮品,其價值勝過一般的盆花。以華麗的排列外形以匹配最高的售價。雖然如此,此種組盆出售的市場一年一年的縮減。因此蘭花產業需要有一些好計劃以阻擋此種禮品市場的蕭條。也要改變消費者的想法:對蘭花產品不只是禮品市場。然而這種轉變的可能性十分微小。因為日本蘭花生產者其栽培方式還是以瀑布造型的蘭花為主。已超過一個世紀之久都沒有多少改變。

另一個日本蘭花產業的問題在於至今尚未出現能夠領導蘭花產業的種苗繁殖公司。此與荷蘭有很大的不同。荷蘭是以種苗公司領導蘭花產業。日本的蝴蝶蘭繁殖成本太高,因此近年來,日本每年自台灣進口600萬株成熟大苗。(附註:此數字可能不正確,與米田教授的調查數量相差極大)。也自中國大陸,泰國,印尼與其他國家輸入。輸入植物的問題不僅在於植物品質,而且帶來病毒與變異。在大花花朵上常有細胞病斑。在組盆的蘭花花瓣上如果出現病斑,或是有輕微的變異,都使盆花失去了價值。

雖然自台灣輸入的種苗其品質逐年改善,但是由於能源成本的提高。台灣代工的種苗在冬天與春天運達日本的成熟植株,由於加溫作業不適當因而提早抽梗。在去梗後再運達日本。這種已去梗之植株,開花品質不良或不整齊,因此衍生新的問題。

十年前日本蘭界自我吹噓為天下第一,而今許多蘭園認為蘭花生產已經沒有未來。最主要的原因是日本民族對蘭花的消費性已不再延續。日本消費文化的轉變是要接受蘭花做為家庭的裝飾或是仍然做為送人的禮物。對此而言,日本栽培者與經銷商都缺乏此熱誠以開發適合家庭使用的市場。荷蘭在過去的10年內,蘭花盆花的生產每年增加20%。與此相比,日本的現況令人遺憾。日本人的財務資產雖然估計為15000元。消費者仍然認為蘭花只能為高價送禮的產品,而且適合在家擺設的品種又是極端的少量。未來加溫成本將是逐年增加,日本蘭花栽培又被受限於氣候的限制。

在世界上認真的搜尋則可找到無數蘭花品種,都可以適合日本家庭的消費。生產者與經銷商要決定如何提供這些適合家庭使用的品種,決定消費者願意接受的價格。為了降低成本,生產規模必需擴大。世界潮流是傾向大量分配與大量消費,因此日本蘭花的傳統分配鏈已沒有其他機會,只有融入此潮流。使得蘭花維持為最高級的盆花。

最後期勉日本蘭花栽培者,尤其年輕的一代,不要將自己局限於國內市場猛烈的自相殘殺,而是將眼光看著全世界,尤其是成功經營的國家:荷蘭。

 

〈附記〉

台灣的蘭花產業,尤其是蝴蝶蘭產業是由日本外銷市場開始。自為日本蘭園代工播種果莢,一直至代工成熟可催花的大苗。由於日本外銷量的擴大,也開始擴展台灣蘭花產業的規模。在2007年台灣大苗銷日開始出現問題,使得台灣蘭花產業開始產生崩痕。台灣蘭花產業因日本而興起,也因日本而頹微。"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八木先生的警言"十年前日本蘭界自我吹噓天下第一,而今天許多蘭園認為蘭花生產已經沒有未來。"十年之前為1998,正是荷蘭與美國等大公司開始進入蘭花產業的年代。十年的時光,日本蘭界此百年老店反而潰不成軍。如同一隻反應遲緩的大恐龍,無法面對國際產業新變局。在2008年,其蘭花產地售價幾乎全面下跌。以前只是銷售量減少,2008年之後連售價都下滑。

此篇文章中已提出許多原因,例如蘭園數目多,生產規模小。自產地至消費者中間流通層級多。傳統禮品市場的蕭條,做為家庭或個人使用的消費心態未能建立。品種方面仍然以組盆大花為主,而缺乏個人市場的主力品種。更缺乏種苗公司領導市場。這些都是日本蘭花產業失去競爭力的原因。而八木先生在文章中也呼籲日本蘭界不要侷限自己於國內,要走向世界,學習荷蘭此強國的優點。這些問題也都可以在台灣蘭界可以發現。台灣的蘭界主流仍然無法走出日本的陰影。

由八木先生的文章可以看出日本蘭界的問題。台灣蘭界在2007年下半年輸日受挫是蘭業面臨的第一個風暴。2008年上半年又遭遇輸歐洲小花與輸美國大白花挫敗的兩個風暴,5月之後內銷市場在無能政客禁花命令下產生另一個內銷風暴。四個風暴在2008年合成一個蘭業颶風,此即是台灣蘭業必須面對的極端考驗。台灣面臨的問題,或許其解答就由瞭解日本蘭花產業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