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美國蘭花溫室種大麻

 

 

蘭業感言篇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傳統的蘭花栽培與現代的蘭花產業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台灣的蘭花產業以蝴蝶蘭為主,但是台灣的蘭花栽培發展史並不是只限於蝴蝶蘭。國蘭,嘉德利亞蘭,石斛蘭等蘭花都在蘭界占有一定的地位。眾多的蘭花栽培者,在1990年代逐漸由趣味栽培轉向產業生產。以蝴蝶蘭為例,即有三百家以上的大小蘭園,但是能自趣味栽培走向企業生產者比例並不高。自趣味栽培調整成為產業經營為何如此困難?問題的根本點不只是技術問題,還包括管理制度,而其深層問題則是人心的觀念。

"熱帶蘭花生理學"的作者之ㄧ丘才新博士(Choy Sin Hew)博士,在Scientia Horticulturae期刊200187110頁的一篇評論性論文"Ancient Chinese orchid cultivationA fresh look at an age-old practice",提供了一個訊息。他以現代化的蘭花栽培技術以評估中國古代蘭花栽培經驗。丘博士列出中國宋朝以來有關蘭花栽培的古籍資料如下:

朝代

書名

作者

出版年代

金章蘭譜

趙時庚

1233

 

王氏蘭譜

王貴學

1247

 

蘭譜奧法

趙時庚/王貴學

1250

 

 

鹿亭翁

1368

 

 

鹿亭翁

不詳

本草綱目

李時珍

1578

 

 

高濂

1591

 

眾鐘齋蘭譜

張德文

1598

 

群芳譜

王眾普

1621

第一香草記

朱克柔

1796

 

蘭蕙鏡

屠用寧

1811

 

興蘭譜略

張光照

1816

 

蘭言述略

袁世俊

1876

 

此篇文章中丘博士以1.種植與移植,2.灌溉,3.蟲害防治等三項栽培作業以評估中國古籍中所記載蘭花栽培技術的合理性。這些古籍所探討的蘭花即是現代所稱的國蘭。

一、種植與移植

蘭易此書記載蘭花喜好群生而不喜自母株分離或單株栽培。蘭株成長過大,盆器充塞時就必須分盆。如果過度成長,根系就會纏繞。在重新移盆時,需要小心地打破盆器,取出潮溼的介質,移除腐爛的根系。在分株之後每盆最好種植34(金章蘭譜記載)。老根集中於新盆器中間,新根放置於四周(蘭譜、高濂)。植株必須放置較深位置,鋪下介質後再將蘭株向上輕輕移動。此方式可避免在根系形成空隙。而在澆水時可避免根系浸泡於水中。蘭花不喜歡覆蓋太厚的介質,盆器底部附上能夠幫助排水的材料。盆器下半部鋪陳破碎的磚塊,上半部鋪設細沙。移植後以雨水或池塘水加以澆灌,根系要維持固定。在移植後半個月內不可澆水與施肥。

"蘭易"此書記載蘭株最好在秋末或初冬季節進行分株。金章蘭譜記載移盆後第二年產生的第一支花梗要移除,這樣才能連續多年得到花株。葉片要生長良好才能得到好花。

介質以燃燒後的木材灰燼最佳。動物堆肥以鵝糞或羊糞最好。豬骨與牛骨灰燼也可使用。木材灰燼與牛骨灰燼的比例以43最好。生豆與豆餅都必須浸泡於沸水內,經過儲存後才可使用。依據葉與根的生長狀況每個月施肥12次。新花苞長度1213公分需要施肥。開花後需要立即施肥。

上述古籍的栽培技術,丘博士以自己的研究結果加以比對,兩者結論都是相互符合,也合乎植物生理理論。

二、灌溉

中國蘭花古籍中認為澆水的水量需要依據土壤種類與季節。最佳的水源為早上的露水,雨水也可使用,其次才是池水或河水。井水儘量不要使用。在早秋季節,雖然季節轉涼,介質仍是高溼。蘭花只能每三天給水一次。在9月之後,最好的水源為清洗魚類的剩水。可以保護蘭花免於霜害。有些蘭花例如紫蘭,只能以清水灌溉。根系剛剛長出,不可以施以重肥或經常給水。施予重肥後需要經常給水。

三、蟲害防治

古籍記載蘭花主要的害蟲有螞蟻,老鼠,蚤,蚯蚓,蜘蛛與蝸牛。老鼠喜歡啃食根部,螞蟻傷害花瓣。將花盆浸入水中可對治蚯蚓,尿水也可用以驅逐蚯蚓。蜘蛛在葉部結網。蚤蟲無法以眼睛察覺但是會吸食葉部養分,引起黃葉與萎凋。在二月,氣候多變化,雨後蘭株不可直接照射陽光,否則潮溼葉面將出現白色斑點。通風不良導致嚴重蟲害。為了防治蟲害,古籍提出的方法有使用芝麻油,大蒜抽取液與冷茶水。最常用的方法是混合各種成份於油中,並塗抹於葉片。使用木炭粉末以控制蟲害也在其他古籍有所記載。如果發現嚴重感染的植株,要迅速移走加以隔離。

對於上述古籍記載的栽培技術,丘博士給予極高的評價。其原文登載如下

" When reviewing the old literature on orchid cultivation in ancient China, one is struck by the sound knowledge the growers had of the growth and physiology of orchids. It is not surprising that many of the age-old practices are still in use today.

" Not only do we get an insight into the orchid cultivation in ancient China, but we also see the passion the ancient Chinese orchidologists had for orchids resulting in the development of appropriate cultural practices. "

歷史學家對中國農業史的研究結果其結論幾乎都是一致,例如台灣商務印書局出版許倬雲等箸"中國歷史論文集"。此書在其中一篇文章"我國歷代農田施用的油粕肥料-兼論植物油",討論古代綠肥的使用。其文章內容是否正確,仍然需要農業肥料專家加以辨識。而其結論如下"我們的祖先沒有近代的科學知識,但他們卻憑著長期的經驗與敏銳的觀察,而竟然達到如此高的農業知識,實在令人驚異"。這種評論在每篇中國科技史的研究文章幾乎都可發現。

丘教授與許教授來自不同的領域,一為植物生理與另一為歷史學,對於中國傳統農業都加以積極肯定。在18世紀之前這些結論是事實。但是不論中國文化過去是如何偉大,十八世紀後在科技層次已無法與西方競爭。然而中國傳統文化中關於農業技術的概念至今仍然影響著現代的農業經營型態。傳統的蘭花產業雖然已步入21世紀,已必須面臨國際競爭,但是蘭業主流心態仍停留在過去。

以丘教授此篇文章內容與其"熱帶蘭花生理學"加以比較,就可看出兩者顯著的差異。

傳統蘭業著重經驗的累積,以長久的時間與精力加以歸納得出栽培經驗。這種嘗試錯誤法需要天賦,有天賦才能成為專家。這就是日本蘭界所稱之"名人""達人"。但是藉由經驗產生的技術就有如下問題,

1.經驗因為不是通則,因此只適用於特定的品種,特定的地區,使用特定的介質等特訂條件。往往一項基本條件改變,原有經驗方法就難以再成立。

2.經驗難以複製,更難以傳授。學徒要能體會師傅的真傳也需要多年的工夫。例如日本蘭界的通識:學澆水三年,學施肥六年,學開花要二十年。

3.經驗需要長久時間才能建立與學習,因此無法面對變動的產業。如果出現新的品種或是市場有了新花型需求,因為新品種,新產品型態不是自己所熟悉,以經驗方式建立新技術又是緩不濟急。因此無法面對競爭。

4.傳統經驗有通則,但是沒有精確 的概念,更沒有數字、量化的概念。例如古籍記載使用蒜精以驅蟲,此防治方式即未交代施用濃度與施用次數。

西方的農業科技為何進步神速?以Anthura公司為例,自1997年進入蝴蝶蘭產業,2005年即出版其栽培手冊。以其使用的介質為例,即有兩種配方,而配方的成分與混合比例都交代清楚。任何栽培者都可依其栽培手冊所列出原料加以混合調配。其主要研究方法至少有3種。

1.自植物生理學開始,自基本原理出發。

2.以實驗設計得到量測數據,配合統計技術歸納結論。

3.以感測器與儀器進行量測,以增進數據的正確性與可靠性,再依此數據建立資料庫。

文化著重傳承,也需要開創。如果只有以祖先留下的典籍沾沾自喜,那是無法面對現今的挑戰。近代人如果只在言談之間以引用古籍為榮,自己又無祖先之勤奮樸實,那更是自我墮落。

在蘭花產業中即看到此不調和的現象。生活在二十一世紀,栽培技術仍保留於1990年代的水準,觀念停駐於1980年代之前。這就是台灣產業的奇異組合。

由丘教授此篇文章,再看看台灣蘭花產業面對的問題。這也是當今農業面對的問題。技術的創新進步已不容易,建立生產制度更是困難。但是產業創新進步的終極深處是來自人心的改變,在自認自己是天下第一的心態下,這又是難上加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