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無官御史台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2009年首頁-佇看風急天寒夜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2008年歲末提筆寫出2009年的首頁,代表對於2009年的期望與奮鬥目標。然而今年有別於前幾年的歲末,2009年的首頁竟是如此難以表達,難以述出的文章。

20085月,是台灣政治,經濟,社會等文化各層面的轉捩點。台灣蘭花產業在2008年上半年已感受到危機,不肖官員的禁止送花命令成為一個引爆點。到了下半年度,蝴蝶蘭全球性生產過剩的問題全面浮現。在下半年度世界性的金融風暴對於蘭花產業又是雪上加霜。畢竟花卉不是民生必需品,在日常消費品中其採購優先次序不會是名單的前端。

2008年年底,面對下一個新年,並不是代表蘭花產業災難的結束。不幸地,這只是台灣蘭花產業衰退的開始。歐洲蘭花產業將景氣回升的時程定於2010年下半年。換言之,他們已經作好面對2009年的心理準備。一方面減少產量,一方面擴張東歐等新市場。再依據2010年下半年的回升點加以調整產業規模。因此台灣蘭花產業也勢必面對此衰世,承認此衰世的存在,而在衰世中能夠有所守,能夠撐得住,也才能夠等待到那否極泰來的時間點。

在今年下半年看著蘭花產業的興衰。個人在此產業已從事了14年。在1994年,台灣蘭花溫室的面積不超過10公頃。而在2008年總面積已超過160公頃,所規劃設計的輸美溫室設備已廣為使用。2005年幾乎是台灣此產業的頂峰,2006年下半年又額外得到來自歐洲的大筆財富。然而在2008年卻是面對此種進退不得的窘境。產業近年來由盛而衰的變化本來就可預期一定會發生,個人也只能眼睜睜看著它發生。明末孔尚任所著的戲曲桃花扇,其中最後一折為哀江南,以其文句形容此產業竟是如此傳神:「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

只要在搜尋網站打上兩個關鍵詞:蝴蝶蘭,碩士論文。即可看到許許多多社會科學研究論文。引用各種社會理論或是經濟學理加以解釋台灣如何成為蝴蝶蘭王國。如果台灣產業由盛而衰而不能回復,未來將有更多不同領域社會學科的碩士論文,再引用各式理論以論述台灣為何失去了蝴蝶蘭王國此地位。

台灣蘭花產業不是毫無優勢。種源收集與育種能力本來就是此產業的優勢,也因為具有此優勢,台灣一度成為全世界最大的種苗供應國。台灣產業每年都在進步,但是其他競爭國家跑的更快。產業相互競爭在通過一個交叉點之後,台灣的出口方式即由種苗輸出成為品種輸出。台灣產業要自品種優勢轉為種苗優勢,此一步竟是如此難以跨越。也由於無法脫胎換骨,台灣蝴蝶蘭產業在2008年上半年的過量供應現象注定一定出現。禍不單行的2008年下半年金融風暴,更使台灣蝴蝶蘭產業的問題更加惡化。

產業的問題是什麼?未來要如何作為才能否極泰來?在生產技術面,在管理制度面,BSE網站自成立至今一再提及,如今再多言也是無益。在此謹以人心的深層面看此產業。因為台灣蝴蝶蘭產業其技術面與制度面雖然與其他產業相差甚遠,但是此產業中人心的基本心態與其他產業的基本心態卻是完全相同。無競爭力的產業其特質就是不重視專業,不能虛心學習。在人性的無明中,自我毀滅前輩辛苦建立的基業。這是台灣此社會內部長期相互影響下的共同心態。以佛家之言,都是面臨歷史的共業。台灣蘭花產業與其他產業一樣,必須由內心開始改變,由心態開始調整。

面對新世紀的新挑戰,發生的問題是什麼?要如何解決問題?有沒有決心解決問題?如何將決心化成行動?

現今蘭花產業最簡單也是最直接的問題在於成本與售價。過去高售價的時代,只要有貨源,不論是種苗或是開花株,都能賣得好價錢。此種好時光都已成了歷史。在2008年上半年,歐洲與美國蘭花產業出現的市場問題在於蘭花市場供給量遠遠超過消費市場的購買量。而2008年下半年的金融風暴更是降低了消費市場原先的購買量,也因此使得供需更加不平衡。蘭花產業不僅要解決自身的供需問題,更要面對大環境不景氣的考驗。

二十世紀的蘭花生產技術雖然不如二十一世紀。但是上一代蘭業人員的相互信任,生意往來的互助,對後進人員的提攜照顧,這些美德在二十一世紀的蘭花產業反而逐漸的消失。自二十一世紀之初,蘭花產業的主流心態已沈浸同化於台灣官僚社會的心態。產業同行相聚時相互吹捧,互相逢迎,在自我膨漲中失去了對真相的觀察力,失去了對時勢變化的判斷力。自台北看天下"坐井觀天的驕恣心態傳染了此產業。在媒體操作下更只有情緒的發洩,眼界更加短視。在商業交易中,互不信任,相互算計。產業中人際往來彼此失去了信任。

2008年上半年開始的生產過剩與下半年的金融風暴,對產業經濟面的影響都只是一時,只會持續數年的時間。但是產業中人心需要改變,心態需要調整才能應付此經濟面的變局,也才能使蘭花產業可大可久。心態的重新調整,重新學習其效果不是立竿見影,其效果是緩慢,但是可以久遠。

台灣歷史中明鄭時代參議大臣陳永華的施政即是一個實例。鄭經退守台灣準備整軍再戰,以有限的土地與人力要與清廷對抗,軍事與經濟的實力充實當然最先考慮。陳永華首先藉由國際貿易與日本、英國通商以打破清朝的封鎖,促使台灣當時的經濟實力壯大。鄭經的眼光只局限於軍事與經濟。但是陳永華的思慮如此深遠。因此他對台灣最深久的貢獻是興學校,辦教育,培養人才。經由數十年的培育,台灣人才傲居東南。自清康熙之後,雖然歷經日本,國黨等外來政權的欺凌壓制,台灣仍是人才輩出。至今這種重視教育,重視培養子弟的風氣仍然根植於台灣的民間文化。

教育是百年大計,由明鄭陳永華之文教策略可得以驗證。在經濟面,明鄭對外貿易打破清朝封鎖,只是多延續東寧王國的記年。在教育面,為台灣培育延續百年的人才,留下重視教育培育人才之精神這才是台灣民間社會的根源力量。

回到蘭花產業此主題,台灣此蘭花產業已經由盛而衰。產業現今的衰勢與國際上其他國家蘭花產業現況並無不同。面對未來只有兩個結局,一是維持實力至停損點,然後再重新擴展產業,迎向下一波的產業復甦。另一是由盛而衰,更由衰成亂,在慌亂中失去了方向。在混亂中耗損自己產業的根基,因而無法再起被逐出國際而退出此產業。

產業的危機也是轉機。蘭花產業的快速膨漲也使此產業混入了雜質與毒素。面臨外在極大的討戰,未嘗不是此產業重新調整,重新整頓之契機。如果因為近年來的危機,反而促使產業本質因而調整,因而去虛留實,這即是台灣蘭花產業的契機。以中醫的洩毒醫療比喻此產業之調整再生。中醫的排毒療法有三階段。第一階段是宣洩排毒,將體內有害的成份宣洩而出,但也導致體質流失而元氣大傷。第二階段是補氣養身,重新培養體力。第三階段是體力回復與重新鍛鍊。在元氣蓄積,功夫精進後重新出道江湖。

如果心態未能調整,產業的本質即不能健全。就是僥倖撐過此時期,在下回經濟體系再度復甦,在蘭花市場重新熱絡之後,不健全的產業仍是注定淘汰。

20075月下旬,台灣開始進入另一階段。對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而言,也是新的開始。台灣蘭花產業近期的快速變遷,這些變化都不會是突然發生,都是有跡可尋。在過去數年中,因為期望能夠扭轉此變局,因此不斷提出對此蘭花產業的建言。近兩年網站文章更是不斷的增加,結局就是無法挽回。對於無能挽回者要強加挽回,只是無濟於事。這是無力可回天的最深感嘆。也是個人只得面對的產業宿命。對於2007年的政治變局,對於台灣多數人心的沈淪,感受更是深沈,更為心痛。這也成為個人對此蘭花產業的轉捩點。對於整體蘭花產業而言,根本的問題是台北政壇的意識型態感染了此產業。心態不能調整,不願意改變,再多的建言都是無濟於事。如果成員心態仍然不願改變,在此共業之下台灣蘭花產業的未來結局已是可以預知,其變化的時程都已排定。

2008年變局中,卻也看到了希望。台灣蘭花產業還是有著持續努力,不斷向上的人員,在此看到此產業再起的契機。因此研究室不再,也不必要憂心全部的產業,而是盡力輔助這些努力向上的蘭業人員。2008年的變局,對個人而言,反而是個放下,是個大解脫。對此產業,不是急於爭一時,而是以二、三年的時間,建立信譽,建立國外產業對台灣的信任。因此在20083月之後,個人逐漸退出台灣蘭業的主流活動。對個人而言,對研究室而言,那是一種放下,一種解脫,反而有更多可揮灑的空間。

「握天樞,爭剝復;處環中,應無窮」,這是大學生涯中自新儒家大師牟宗三先生所學得之箴言。在2008年,見到此變局,在變動中更能體會此箴言的深義。體驗如何身處變局仍然維持安定的心思。

「佇看風急天寒夜,誰是當門定腳人」,此是宋朝吳康齋先生的格言。在2008年歲末,面對更艱辛的2009年,僅以此自勉,與以此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