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世界蘭花產業現況-ICOGO 2009年會理事長松本先生的演講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在今年35日舉行的ICOGO年會,由松本理事長(Andy Matsui)發表"世界蘭花產業現況"之演講,此講稿承蒙王寅東教授提供。演講內容係以世界性眼光看此蘭花產業,十分具有啟示性。其內容介紹如下:

由美國引起的經濟危機已經傳播全世界,消費市場遭遇史無前例的緊縮現象。花卉此消費品,由於不是日常用品,被歸類成奢侈性商品。已有報導顯示世界花卉消費量減少了30%。我們所栽培的蘭花,在特定的區域其銷售量也出現狂跌。然而消費者仍然繼續認為蘭花仍是所有花卉的首選。一部份的原因是蘭花觀賞壽命長久,部份原因是蘭花的數量在花卉市場仍是稀少。

今日我們所面對的全球經濟危機如同九級大地震。可能需要至少二到三年的時間,我們才能度過此荒涼時期。我們必須要有長時間的準備,包括蘭花在內的商品銷售量才能完全回復以前的水準。

汽車製造商在存貨太多時,只需要一個月就可減少其國內的生產量。然而蘭花與汽車不同,至少需要13個月的成長期,因此生產量無法迅速調整。這是蘭花產業面對的一項關鍵挑戰。

<歐洲>

5年前(2004)松本先生曾作出預測。在未來10年之內,除非有產生了巨大的經濟危機,在世界各地其蘭花消費量可以容納蘭花的生產量。

然而近年來歐盟地區任意的增加蘭花產量,因此對此蘭花產業發生了警訊。松本先生在2007年預測20096月的時間點蘭花價格將急劇下滑。但是沒有人嚴肅地重視此問題。轉捩點在2008年暑假,時間點比2009年更早,荷蘭蘭花市場遭遇了蘭花售價的急劇下跌。雖然此規模還不是太大。在2008年年底,全球經濟衰退才造成蘭花價格猛然下跌,甚至於低於成本。松本先生預測歐盟蘭花售價的急劇下跌,如今已是事實。

歐盟地區年產的蘭花約為12千萬盆,然而歐盟地區擁有3億高教育,高文化水準的人們。由於東歐與俄羅斯快速的經濟成長,此市場能夠吸收每年10%的增產量。事實上自2006年後連續三年,歐盟蘭花產量每年增加20%。部份的警訊是蝴蝶蘭以外的蘭花產量減低。相對於蝴蝶蘭,其產量減少了20%。這也是蝴蝶蘭價格下跌的原因。

在歐洲的溫室全年都栽培盆花,以達到最高的生產效率。此種盲目緊湊的生產計劃的條件是在於蘭花需求量全年均無差別。只要需求量超過生產量,此種生產方式並無問題。然而如果生產量超過需求量,那就是另一回事。在夏天初期,人們離開都市前往度假。在盛夏,陽光直射人們,家庭主婦失去了購買蘭花的興致。但是蘭花在溫室持續成為開花株,這些無處可去的蘭花如洪水般湧入了拍賣市場。在美國,由於沒有蘭花拍賣市場,蘭花栽培者在需求不大的季節則生產更少的蘭花。因此上述的問題在美國比較不嚴重。在荷蘭的蘭花市場,一個弱點就是供應與需求的不平衡容易發生。

歐洲另一個問題是過度強調蝴蝶蘭此蘭花,現在蝴蝶蘭佔有80%以上的蘭花市場,因此使得蘭花市場到達飽和點。最是一個主要的市場障礙。我們應該將蝴蝶蘭在蘭花產量的比例降低至65-75%。另一個關注的問題在於90(或更高)比例的蘭花被栽培於12公分盆器。因此消費者無法選擇花朵的大小。對此松本先生相信這也是一個主要障礙,容易引起蘭花售價急速下跌。

<日本>

在歐洲蘭花產業經歷起起伏伏之前,日本蘭花產業在1980年到達頂峯。在二十餘年之後,日本的蘭花產量已跌到全盛期的三分之一。全球經濟危機可能是壓垮此產業的最後一根稻草。在過去的十年,蝴蝶蘭超級大白花仍然受到歡迎,也是豪華禮品市場的第一首選。然而這些出售的大白花,占有90%以上的蘭花市場。除了高級禮物市場反而無法再開啟其他市場。在過度生產後,無可避免的要降低售價。經濟上的崩盤也造成高級禮物市場的緊縮。在現在日本只有10%的蘭花生產者還有利潤。其他生產者自台灣購買種苗再重新種植。依靠此種接力栽培,蘭園幾乎無法生存。

在日本,許多蘭園生產面積相當小,但是在尖峰時期日本有800家以上的蘭園。蘭花產業在世界各地都是極有希望,但是在日本此產業非常容易崩潰。因此必須深入分析其原因。

第一個原因,蘭花產業應該具有商業化生產規模,不能只憑著細縫式的市場,依靠喜好園藝者加以維持。對日本農業而言,這種小規模生產面積的問題,是致命的影響,而且並不是只有蘭花產業。日本蘭花產業陷入此困境因此無法發展成企業的規模。

第二點,每個蘭花生產者投資的資本有限,生產設備通常簡陋而缺少創新技術。因此蘭花生產成本仍然居高不下,而且實際上不可能擴充生產規模。除此之外,生產高級禮品的蝴蝶蘭十分耗費勞力,75%的勞力是用以處理開花株與準備出貨。因此使得生產成本更高。包裝與運輸費用也不便宜。拍賣人員的服務費用高達售價的10%。在上述的情況下,只有少數有限的蘭花生產者由於產地接近消費市場,因此還有利潤。

第三點,許多蘭花生產者勉強的爭奪微薄利潤,目標僅在昂貴的蘭花市場而忽視了需要發展一般民眾的平民市場。日本有12千萬人民,家庭使用的消費市場是值得預期。這種平價市場至今尚未發展。日本此型市場的蘭花預定消費量至少有6仟萬株。日本必須儘速發展此種家用市場,否則蘭花產業將是陷入毀滅。

第四點,也是嚴重的挑戰。日本不像歐洲,蘭花產業沒有領導者。因為缺乏領導者將產業帶入大規模生產,日本只能看著栽培者向國外不同國家購買種苗,在此情況下,日本蘭花產業難以成為大規模產業。

<美國>

2008年,估計北美地區產生了2500萬盆蘭花。由於經濟衰退,蘭花消費量也衰減。蘭花產量也降低。依據此統計數字,將近1500萬盆蘭花在加州出售。此州人口大約3000萬。因此蘭花在此州的普及程度令人滿意。然而在加州已開始看到新的蘭花栽培者,以任意栽培方式,生產低品質產品,在市場垃圾式的傾倒其產品。因為此種趨勢造成蘭花產業的前景十分黯淡。

北美洲並沒有種苗公司,此點與日本相同。許多生產者自世界各地購買種苗,尤其是自台灣輸入的種苗逐漸增加。然而這些種苗的品種數量有限,而且放置於貨櫃中,約需1個月的船運時間。這種方式總是對於種苗造成額外負擔。除此之外,在冬季與春季自台灣輸入的種苗,在台灣是在秋季與冬季栽培。那些種苗很少栽培於加溫的溫室,許多種苗都是抽梗後再加以去梗,因此這些種苗無法期待會有令人滿意的開花品質。

在今年,有一家荷蘭種苗公司在松井公司附近建立一座4.5公頃的昂貴溫室,在那裡將開始生產蘭花種苗。在北美,許多蘭花栽培者對此公司有著高度的期待。松井公司則預計在今年到美國東岸擴充新場。

在過去的兩、三年,佛羅里達的阿波卡市(Apopka)已經湧進將近60家小規模的韓國蘭園。去年此地區生產了將近500萬株蝴蝶蘭。然而阿波卡的氣候與台北相近,溫度與相對濕度太高,因此不利於栽培與開花,更無法生產高品質的蘭花。在銷售管道上。阿波卡的生產者依靠鄰近的大公司銷售盆花。主要產品是大白花與紅花。整體而言,其品質不佳,因此這些蘭花生產者無法有利潤可圖。

北美的蘭花生產集中於加州與佛羅里達州。兩州的總產量占有美國60%以上。在廣大的中西部,只有兩三家新蘭園,在2009年剛要開始。

<其他地區>

南美洲的巴西,本來是文心蘭與其他蘭屬的起源地。自二十年前開始,即有日本與荷蘭的移民栽植蘭花。今日大約有60家蘭花生產者,主要是蝴蝶蘭與文心蘭。松井先生預定在今年夏初至巴西考察當地蘭花產業。在中美洲與南美洲,除了巴西,阿根廷、哥倫比亞、厄瓜多爾、哥斯大黎加與墨西哥在近年內預期開始栽培蘭花。

泰國的蘭花產業在全球蘭花栽培業有其獨特地位。泰國蘭花生產曾經一度急速擴充,幾乎是全世界最大規模的石斛蘭切花市場。然而數量生產過剩與全球切花價格急遽下跌,造成此石斛蘭切花市場的緊縮。泰國的蘭花產業出現原因在於此國家具有便宜而且有一定品質的勞動人口。但是近年來無法趕上歐洲的技術與作業系統,因此有許多需要改善的空間。在鄰近的印尼與馬來西亞,其種苗產業也面對相同的狀況。這些國家預期會有迅速的變化。

自上述國家購置組織培養苗的生產者,考慮將生產基地移到其他地區,例如印度。此國家生產勞力便宜,而且有機會發展新的種苗生產制度。依上述條件,生產組培苗的時機已是成熟。在蘭花栽培量擴充,世界性的市場競爭開始熱絡,蘭花種苗的運作對歐洲種苗公司將形成壓力。歐洲種苗公司由於操作人員的高工資,這些公司為了求生存可能遷移其生產基地。

<台灣與中國>

位於亞太地區的台灣,主力在於大規模生產蝴蝶蘭種苗。然而中國大陸是個快速成長的競爭者。然而此兩個國家是針對虛擬的市場生產種苗(原文如下:“both countries are producing orchid seedlings to virtual markets”)。在現今的環境,其發展性必然有限。尤其歐洲蘭花種苗市場的供應量已如洪水般氾濫成災。

第一點,台灣與大陸對蝴蝶蘭的育種方向需要重新組織與安排,針對全球市場,將育種的焦點在於有希望銷售的品種。

第二點,在此兩個國家的生產者應該完全消除植株病毒,發展與推廣新技術用以防止栽培過程產生的變異。

第三點,需要加裝適當的溫度控制設備與建立一套新系統,使得海運的大苗甚至在冬天都能不帶花梗。此方式不但可以解決抽梗問題,也由於冬季適當的加溫可防止鐮刀菌的傳播與感染。這些都是為了要確保供應的種苗能為顧客所滿意。

第四點,台灣與中國大陸,不要只著眼於蝴蝶蘭,也應發展其他蘭花。除了蝴蝶蘭,也需要發展其他蘭花新品種以幫助未來的蘭花產業,也可依新品種的選育而成為種苗供應國。除此之外,在未來兩個國家無法永遠是全球蘭花種苗供應者。

最後,對此兩個國家而言,最佳行動是在世界各主要蘭花栽培市場,建立自己的基地,建構一套蘭花生產系統。依據此原理在有需求的地方進行蘭花栽培連結每個市場。

<總結>

由於全球經濟危機引起的市場問題將對全球蘭花市場造成實質的傷害。如果不能沉思此現象,就一無所獲。另一方面而言,我們必須學習在過去所犯的錯誤。除非我們從這些錯誤學習,否則我們在未來不會進步,而且將再會犯了同樣的錯誤。從自己的錯誤學習,最主要的是由各種可能的角度分析已經發生的事。証實錯誤最有效率的方式是由更多的人以不同的眼光以驗證相同的事務。我們應該儘可能與許多人討論發生的結果,以反應不同的現象而得到結論。

以上為松井公司對於ICOGO會員之勉勵內容,在此文章暫不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