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20094月上海行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2009年四月初,來到上海參觀兩年一次的花卉園藝展覽會,也到浙江杭州參觀。四月初是農曆的三月。在此次上海,杭州來回行程得以體會中國古籍中描述的江南三月之美"暮春三月,江南草長,雜樹生花,群鶯亂舞"。在高速公路上看著路過的城鎮。松山、嘉興、蘇州、蕭山等,都是以前歷史課本常見的地名,而今得以路過,也由路途的遠近以體驗以前的史實。

此次展覽會與兩年前比較,展出家數已經明顯減少了許多。兩年前有兩個展示館,戶外展示區也排滿了各型園藝機械。而在今年,只有維持原先的一個展示館。兩年前展示作物項目幾乎可稱為"蝴蝶蘭展"。那年除了許多蝴蝶蘭生產公司的展出攤位。販售資材的公司,當時也應景在其資材設備上擺設數盆蝴蝶蘭。在今年的展出場地,蝴蝶蘭的展出廠商雖然還是存在,但是專業生產場數目已減少。也有原來的蝴蝶蘭生產公司增加展出大花蕙蘭與其他蘭屬。日本向山蘭園的展示場,是完全不涉及蝴蝶蘭育種的蘭園,更是成為許多業者駐足觀察的地方。在資材的展示攤位,不再看到蝴蝶蘭。蝴蝶蘭此作物,中國大陸也是走過了其燦爛的歲月,已由燦爛走向了平淡,成為一種正規化的盆花作物。

在電動遊戲中,一個階級的結束,螢幕即顯示"Game Over"之字眼,告示此電玩遊戲參預者,此階段已結束。參預者可以結束而離開,也可以重新啟動,重新進行下一個遊戲。因此"Game Over"是一個階段的結束,也是另一個階段的開始。

20082月,日本東京巨蛋蘭展,代表著日本蘭花產業的Game Over,如今日本此產業難以展開另一個新的階段。200810月荷蘭的Horti Fair,代表著歐洲蘭花產業的Game Over,歐洲蘭花產業即在去年開始重新調整。20093月台南蘭展是台灣蘭花產業的Game Over。代表台灣自種苗量產產業退回以趣味栽培,育種為主的經營方式。20094月上海展覽會卻並不是中國大陸相關產業的Game Over。中國大陸此產業Game Over的時間點最快也是發生在20104月的北京展覽會。中國大陸的蘭花產業是一個特殊型態的產業。其生產成本與市場行銷都與其他國家有顯著的不同。

中國大陸多年來實施"科技農業""生技農業"以來,中國各地已興建大批的溫室與組培室,以租賃方式交予使用者。因此生產成本中土地成本,溫室與設施成本,設備成本等固定成本都比其他國家更低。而變動成本因子中,人力成本也不高,因此整體生產成本條件已佔有優勢。在市場行銷方面,每年年宵花的內需市場以送禮為主,至少有5成以上,甚至於7成以上的消費方式,是以公司或政府的公款購買蝴蝶蘭盆花進行送禮。這些購花經費不是來自私人預算。每年一千萬以上的年宵花,有絕大部份是使用公司,組織或政府的公款購買。此種特殊的消費方式,使得年宵花維持一定的銷售數量,獲得一定的銷售金額。這也使得大陸蝴蝶蘭產業在全球經濟風暴之下,20091月的年宵花還有一定的銷售金額。此種銷售金額可維持大陸蝴蝶蘭產業不致於很快到達"Game Over"。但也是因為此種特定的公款消費方式,使得此產業維持於僵硬狀態。銷售金額缺乏了私人消費資金的投入,此特殊性深遠的影響了中國大陸產業。

中國大陸的蝴蝶蘭產業,可發展出三種型態。第一類型是以內銷花為主,自101日開始至舊曆年前的銷售季節,競爭總量不超過二千萬的市場。此銷售情況如果不變,在未來,二千五佰萬株幾乎是大陸蝴蝶蘭內銷的數量局限。在今年的上海展覽會場也已看到此發展。除了蝴蝶蘭,大花蕙蘭與石斛蘭等其他蘭花已陸續推出市場。紅色系列的火鶴花與鳳梨花,也逐漸搶回原先失去的紅色盆花市場。蝴蝶蘭不再是年花的唯一最愛,公款為主的銷售金額也將為其他盆花所分享。

第二種經營方式為經由貿易商銷售種苗至歐洲。此方式最大的問題是產品集中為小花品種。與外國客戶無法對話。在貿易商停單後,外銷即受阻。這種經營方式風險最大。以每月代工10萬株2.5吋的中苗為例,當接到貿易商停貨的通知時,損失不是溫室內當月準備的10萬株,而是自組培苗至中苗準備於一年內供應的種苗,數量高達百萬株以上。這些等待成長,依序輸出的種苗,一旦海外客戶停單,龐大的種苗只能由生產場自謀出路。這是近來常見的悲劇。

第三種產業是國際蘭花產業的代工廠。已有少數公司走著此種代工經營方式。荷蘭等歐洲公司送來的組培苗為母瓶,在大陸代工成子瓶組培苗。再以特殊運輸容器裝載後外銷至指定地點。此種經營方式不用選育品種,不需要擔心外銷市場,有產品輸出即有收入,這曾是最安穩也是收益最高的經營方式。但是此種經營方式受限於海外的蘭花公司。當外國客戶經營不當,停止甚至退出此蘭花產業,擔任代工的公司,即面對難以收場的悲劇。反之,委託客戶如果體質健全,代工場能夠進行品管,維持量產品質,此種建立於雙方實力的代工方式也將維持成長,雙方持續獲利。

未來可行的經營方式是自己開發客戶群。可以是在海外,也可以是內陸的內需市場。在生產流程方面,自慎選品種開始,瞭解品種的特性,建立規格化、標準化的生產流程,能夠及時的提供種苗或是開花株。在市場行銷方面,能夠開發真正的大眾市場或是市民市場。這種工作需要長遠努力,功效最緩慢,但也是如此才能可大可久。

在市場行銷的目標選定之外,中國大陸的蝴蝶蘭產業,面對的生產問題還有病毒對治、選育品種、與品種栽培的問題。

病毒對治工作包括自母株開始的病毒檢測。檢測工作需要訓練有素的工作人員。儀器無論是ELISA或是PCR,都已是普遍應用的儀器。因此病毒檢測之有效性,取樣技術是絕對的關鍵因子,也是目前直接影響成敗的因子。

取樣工作不是只是考慮在母株或是在組培苗上直接取樣的部位,而且更涉及取樣的數目比例。在病毒隔離作業,包括母株保存區,組培苗無菌操作台,溫室栽培床等的隔離作業。中國文化中"差不多"的心態,就是此種隔離作業精確要求的死敵。病毒就在"差不多""無所謂"中一再的傳播。

品種選育需要豐富的種源與多年的選育經驗。這是台灣蘭花產業之所長,也是大陸蘭花產業最弱的一環。一些在海峽兩岸均有蘭花生產場的公司,可自台灣收集品種至大陸生產。但是除了品種獲取之外,大陸產業開始發展就忽視的問題是品種的特性。包括栽培特性、開花特性、病蟲害抵抗特性等。

以紅龍為例,這是一個栽培溫度不敏感的品系。白日溫度在23-35,夜間溫度在20-26,都是適合栽培的溫度環境。在光量要求則是較高的光量,大苗為19000 lux以上。但是在生殖階段,必須在日溫22以下,夜溫19以下,才有春化作用。抽梗之後日溫維持23以下,夜溫維持20以下才有好的開花品質。在2007年的冬天,大陸普遍低溫,紅龍頓時成為品質良好的年花。也促使在2008年此品種的種苗售價高漲。然而在2008年秋冬兩季,中國大陸先是低溫,再來連續高溫,又再轉成低溫。溫度的劇烈變化使得此品種原來的開花品質不能表現。

2009年,組培苗供應場即開始面對此問題。購買者不僅是探詢花型,花色與價格,已開始探詢品種的栽培特性。大陸蝴蝶蘭開花株的生產者已開始瞭解不同品種有其栽培特性。因此如何瞭解品種特性,如何善用品種特性配合自己生產基地的氣候,這些是未來大陸開花株生產者必備的知識,也是種苗供應者必須提供給予種植者的基本知識。

由此可知,品種育種是如此重要,但是選育出好品種而不能善用其栽培特性,好的品種則不見得能夠顯現其好的遺傳特性,也不見得被視為好商品。

在此次展覽會,再次看到台灣與大陸共同面臨的問題。以內銷市場而言,兩邊現有的內銷數量與內銷金額都是有限。在經濟風暴之下,擴充內銷市場要看到成績則要留待未來的三、五年。中國大陸的內需市場可支持一定規模的產業,但是過大的產業如果無外銷能力,這種量多無特色的生產場負擔就是如是沈重。廣而淺的內需市場是無法支持這些沉重的大船。

在外銷方面,除了美國、日本、歐洲,還有世界其他各地區,理論上的蝴蝶蘭市場是無限。但是海外市場的開發,如果沒有海外基地的建立,沒有技術的持續支援,只有價廉種苗的大量傾銷,還是無法解決龐大庫存量的問題。要以急就章的方式迅速出售溫室內現存的存貨,此方式在海峽兩岸已有太多失敗的案例。

除了蝴蝶蘭,是否有其他可以取代的作物,如其他蘭屬,或是中草藥等。這些替代作物也需要進行市場的開發,這種生產計劃也是需要長久經營才能見效。

在一片混亂中,看到了持續生存的蘭花公司。這些公司原來就有其他經營業務。自2004年之後逐漸加強蝴蝶蘭的經營比重。但是在產業危機開始之後,能夠迅速放棄無法售出的種苗,以瘦身方式拋棄多餘的產品,公司繼續營運。這些公司是此次風暴中損失最小的一群。

在此次參觀,見到了各蘭園與公司的負責人,也能觀察瞭解對此產業的應變。經營蝴蝶蘭的蘭園或是公司,都可比喻成為一條航行的船隻。自2004年之後,船隻逐漸的加大,負荷逐漸的增加,應變能力也趨於緩慢。自去年中期,此產業風暴已經來臨,全球經濟危機是第二重風暴。在暴風雨中如何把握方向,如何維持前行,這正是考驗公司領導人的智慧。在過去的歲月,船隻愈大,負載愈重,船長的身份就是更加尊貴。但是愈大愈重的船隻,這種大船如果反應太慢反而更容易翻覆。

台灣與大陸蘭花產業的未來發展是什麼?這是此展覽會中許多朋友問及的問題,而我的答案也如同以前:自我的定位是什麼?能否建立系統化的量產體系。在自我定位方面,自育種、組培苗生產、種苗生產、催梗與開花等流程都有可以發揮的空間。是在國內生產或是建立海外基地,或是與海外生產者的加盟合作,都有對應推廣的方式。但是首先要瞭解自己的定位。尤其在此Game Over階段,正是下一階段的開始,能否思考自己的現有基礎,瞭解自我的定位。

建立系統化的量產體系已是討論多年的主題。瞭解品種特性,配合品種特性,以系統化的觀念自小苗至成株,能夠量產,能夠品管,能夠及時提供品質穩定,數量穩定的產品。

20093月台南蘭展,代表台灣蘭界的Game Over。而4月上海展覽會,並不代表大陸蘭界已告一段落。對大陸蘭界,對台商公司而言,這並不見得是利多。因為來自公款的消費金額,如同過量的鎖靜劑可疏解疼痛,有時反而延續了對病情的及時反應。

今年4月來到了上海,見到了許多蘭界的朋友,在相互討論,對於大陸蘭花產業有另一番見解,也是不虛此行。在展覽會的會場,見到了Anthura公司在中國大陸的負責人。這位相識數年的朋友其公司總部設在昆明雲南。已為中國大陸各地量身定作火鶴花的品種,並且開始推廣。他的推廣方式是在昆明基地興建兩種溫室。一種是傳統的設施,栽培著各式的火鶴花品種。另一種是現代化的溫室,種植著該公司為當地市場選出的品種。在一段時日之後,兩種栽培設施之內呈現著不同的結果,這就是最有效的推廣方式,為消費市場量身定做的品種透過此推廣方式加以行銷。隨後此位負責人提及他們準備進軍大陸蝴蝶蘭種苗市場。在蘭花市場一片低迷之中,此公司逆勢而行,開始著手準備進入中國蝴蝶蘭市場。

蝴蝶蘭產業正是生物產業的代表,需要長時間的準備。一個投資計畫要在數年後才能看到成果。在蝴蝶蘭產業開始的階段,此新奇產品出現市場,供需未能均衡,有貨即可出售,即有收入。而此種亂種、亂賣、亂賺錢的時代已是過去。這種混亂的時代已是Game Over。新的階段的開始即是代表此生物產業的常規化。成功者是準備周詳,方向正確的領導者,這也才是蝴蝶蘭產業真功夫考驗的開始。2009年的上海展覽會參觀,本來應該是一個階段的結束,然而能否是另一階段的開始?失敗者將在近期內看到其失敗。成功者卻是在日後數年才能呈現其成功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