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2009年上半年蝴蝶蘭產業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2009年春節之後,國際蝴蝶蘭產業陷入有此產業以來的最低潮。原因十分簡單,2006年下半年盲目的種苗量產造成2008年上半年之後的供給量過剩。2008年下半年全球金融風暴,造成花卉此觀賞品需求量遞減。供給與需求的不平衡愈拉愈大,才造成2009年上半年的痛局。

老招牌的日本市場是苦撐等待。美國的蘭花市場雖然在2008年維持一個平穩場面,但是苦難發生在2009年的上半年。銷售數量開始下滑,生產者的產地售出價格一跌再跌。至於有指標意義的西歐,其供需情況可由圖1~4加以表示。

1與圖2為荷蘭2008年花卉拍賣市場每週的蝴蝶蘭供應量與平均單價。以供應量而言,每週維持140萬株之數量。其中50%於荷蘭銷售,另一半行銷至歐洲。自春天至冬天,市場供應量幾乎很少有巨幅的變動。圖2表示每週平均單價。在2008年每株蝴蝶蘭平均成本為4.0-4.2歐元。由圖2可知自情人節後開始跌價。關鍵點第20-38週,也是自母親節之後,價格崩跌至成本以下。在第40週前後,有著短暫的上昇,但是在歲末又再度崩盤,未能提昇價格。

在今年2009年,荷蘭種苗公司預估歐洲整體的生產數目比起2008年超出45%,這些開花株不見得全部送出溫室加以拍賣,但是2008年與200912-17週的每週供應量(3)與平均單價(4)可知,送出拍賣市場的數量每週約有180萬株。由此可預估2009年上半年的供應量。換言之,市場供應量需加了28.5(40萬株/140萬株)6月步入炎夏,4吋盆雙梗主流花拍賣價已跌至3歐元。自溫室每送出一株蝴蝶蘭,就要損失1歐元。1公頃年產48萬株,代表每年損失將近50萬歐元。這就是蘭花產業量產的可怕性。栽培數量一直擴充,通過了成本與售價的致命交叉點,利潤由正轉負。這時種的愈多,也是賠的愈多。

2009年下半年的產銷不可能有顯著改善,因為此種需要長時間栽培的作物,減量效應不可能立竿見影。在2010年預估還是超量,只是超量比例可望縮減。因此歐洲蝴蝶蘭的重新開始最快也在2010年年底。

全球的蝴蝶蘭產業走過了那新奇產品的歲月,已成為一種常規化的觀賞花木,失去其新奇特質。此蘭花的行銷問題就由中國大陸浙江杭州的一則新聞談起。

此新聞標題為"冷 蝴蝶蘭半價銷售少人問津"。內容中敘述:蝴蝶蘭銷售情況不佳,只有降價出售。原來700多元組合大盆蝴蝶蘭現在只賣300多元,一些600多元的小盆蝴蝶蘭現在只要300元不到。如果再賣不出去,只能降到200多元。

在杭州花卉市場,花期較短的中高價花卉都在降價。天氣炎熱,盆花花期短。蝴蝶蘭的花期只有兩個月,只能降價銷售。一些花期較長的花卉,價格還算穩定,例如火鶴花,鳳梨花等,這些盆栽花期長,價格基本上沒有降多少。

對批發市場的價格而言,蝴蝶蘭旺季時為一枝25元,現在只能賣十幾元。

因為蝴蝶蘭難賣,商家只得多進一些好養的綠葉盆栽。像金錢樹,鐵樹這樣的綠葉植物因為好養,價格不會降多少。

以上為中國大陸杭州花市的一則小新聞,但是由此點出了蝴蝶蘭產業必須面對的問題。

蝴蝶蘭的生理習性是低溫催花,而開花的品質特性與大氣環境息息相關。在強光下,許多鮮艷的花瓣容易失去顏色。高日溫使得花梗抽長,高夜溫使得花瓣變小,花朵數目減少。在蝴蝶蘭花苞開放後,太高的日夜溫度更使得觀賞時期減短,花朵提早老化。換言之,在炎夏無法得到高品質的蝴蝶蘭。除非在抽梗之後,生產者仍然維持日溫23℃以下,夜溫20℃以下的環境。消費者也採用空調,降溫為蝴蝶蘭維持低溫的觀賞環境。否則在夏季,生產者無法提供好品質蝴蝶蘭。消費者無法維持高品質蝴蝶蘭。

日本以前的賞花期是一月與七月。七月雖然是夏天,但是送禮之盆花著重送禮當下的美觀,不在乎收禮者的觀賞環境。美國的蘭花消費本來就有季節之分。夏季是人們前往大自然旅遊的旺季,絕對不是盆花消費的季節,因此其蝴蝶蘭園的抽梗與開花作業也因為市場季節性的變化而調整生產時程。

中國大陸至今仍然是年宵花為主力的生產方式。年宵花的需求或許可向前促銷自中秋開始,但是自過完舊曆年至中秋節之間,盆花行銷數量其比例仍然不高。在現今花卉市場最叫好的竟然是回到馬拉巴栗等綠葉耐久之盆栽。

荷蘭建立的終年生產型態是為了配合其高投資、高成本的要求。因為溫室興建成本與設備成本如此高昂,因而必須以高度週轉率以快速回收成本。其溫室配合昂貴的冷凍機械,使得每年每個月份都可提供一定品質,一定數量的開花株。此種生產方式在早期供需不平衡階段運作十分順暢。夏天需求量雖然是全年最低量,但是在夏天的供貨量仍然低於市場需求量,當然仍有高售價,也代表全年有高收益。但是2006年下半年盲目的增量,在2008年夏天馬上看到此種供給與需求的不平衡。夏天的供給量已超過市場需求量,因此2008年夏天價格開始慘跌。在2008年秋季,需求量增加,但是供給量卻也開始巨量增加,市場價格持續崩潰。

由圖2可知荷蘭花卉市場蝴蝶蘭自第35週之後一直增加供貨量,尤其2008年聖誕節的供應量更是暴增,這種超量供應使得市場崩盤。在2009年,供給量持續增加,價格更加下跌。這即是一種惡性結果,造成價格無法拉抬。

多餘的供給量需要出路。自2008上半年,荷蘭業者開始向東歐,南歐擴展,多少可舒解一些生產過剩問題。然而2008年下半年金融風暴,窒息了蘭花作物的購買意願。因此在2009年之後,荷蘭業者加快進軍美國市場的腳步。在加州,在中西部陸續建立生產基地。對中國大陸年花市場也著手投入。這些海外市場的擴展,都是要為國內多餘的種苗找出路。荷蘭整體蝴蝶蘭產業,一方面外拓市場,一方面自我減量。在2011年之後,才有機會看到此蝴蝶蘭產業有機會平穩運作。

對荷蘭蝴蝶蘭產業而言,開始面對新時代的挑戰。以往種苗公司以6個月時期將組培苗栽培至2吋苗。蘭花公司以6個月使2吋苗成為4吋成熟大苗,再以5個月自抽梗至開花。每個月送出開花株,再馬上進貨2吋苗。以溫室滿載之生產方式以快速回收投資成本。在2008年之後,夏天供應量嚴重超過市場需求量,荷蘭生產者必須開始考慮市場需求有其大小月之分,考慮夏天環控能源的高昂。荷蘭蝴蝶蘭產業面對新的挑戰,需要重新調整。在調整中,超量的種苗急於找出路,造成台荷雙方提早了美國市場的遭遇戰。

對台灣與大陸的業者而言,也是面臨著雙重挑戰。歐洲那種2006年下半年至2007年上半年盲目掃購種苗的盛況已一去不回。歐洲蘭花產業如同過去,再向台灣或大陸無選擇性,大規模購買種苗的機會已不會再出現。因此海峽兩岸只有技術自我提昇,經營型態全面調整的公司才有機會再成為全世界種苗的供應者。

另一面,自從2008年的快速擴展,在回收成本的壓力下,荷蘭蘭界向外擴展的力道又猛又急。其種苗終究成為開花株,在美國與加拿大與台灣蘭界競爭開花株市場。因此台灣與荷蘭在美國市場大規模的爭奪戰已比預期更早發生。雙方競爭的第一回合是2009年美國東北地區的母親節市場。第二回合將是200910月以後美國加州的盆花銷售量。由今年下半年,美國加州盆花市場臺灣與荷蘭蝴蝶蘭的銷售量與金額的比例消長,即可評估2010年或是未來台荷美國市場爭奪戰的結局。

對於2008年至2010年的變局,就是考驗著此蘭花產業從事人員之能力。對歐美花卉產業而言,蝴蝶蘭產業只是花卉產業的一環。而此花卉產業本來就是有所謂景氣循環。在盛世,在賺錢時期,就是要累積財富與經驗,積極培養更進步的技術。而在衰世,就要守成,要等待轉機,但是不致於失去原來的本錢。在時機改善之後,又是一個新局面的開始。

全球蝴蝶蘭的市場目前成為極端的雙常態分佈。一方面是小的右端常態分佈,居於高品質與高售價的一端,此種市場大約只有5%,屬於金字塔的頂端。此市場不容易進入,因為"極品"的定義難以界定。為了生產此高品質的蘭花,其栽培時期要加長,成本則是更高。而且這種"極品"的市場也在變動,蝴蝶蘭不見得是這些極品市場的唯一選擇。市場的左端是30-45%的廉價市場。在經濟景氣時代,廉價市場約為30%。在經濟不景氣時代,此市場比例擴大至45%。此廉價市場往壞的發展就是比爛、比便宜。在成本無法降低,在售價不斷下降的情況下,售價一旦低於成本,大量生產就是大量失血。

在比爛、比便宜的心態下,蘭花脫離其本質。以美學而言,如果蘭花的美感無法勝過草花與切花,成本又高於草花與切花,低品質的蘭花使得中間型消費群失去購買意願。這是蘭花自2008年後市場積弱不振的主因,國際金融風暴又是禍不單行。然而就是無此金融風暴,蝴蝶蘭產業也逃不過此衰退命運。

在等待經濟復甦的時期,歐美成功的花卉產業如同其他產業,不僅是單單以縮小生產面苦撐等待,而是在此時機積極改善體質。共同的特點是穩定生產品質,降低生產過程之風險。在2009年國際蘭花產業更能看到對生產品質的要求。反應在生產品質的直接要求就是種苗品質。

種苗品質都是現今與未來蘭花產業的基本要求。對蝴蝶蘭種苗而言,自組培苗生產開始的無變異,無病毒,一直到小中大苗的健康程度與整齊程度。此種更徹底的品質要求直接反應於近期來的海運種苗。國外的客戶自3.5吋大苗向下調整為2.5~3.0吋的中苗。原因即是3.5吋大苗經過近一個月的海運期間,品質受到損傷。這種損傷不是反應在開貨櫃後的大苗死亡數目或比例,而是在大苗抵達5個月後的開花品質。對海外客戶而言,在其溫室內部栽培至抽梗開花,其開花株的品質才是種苗客戶的開花品質。由於3.5吋大苗品質的不穩定,海外客戶向下要求為2.5吋的種苗。這是種苗生產的倒退。

以長遠的眼光考量,低品質低廉價的蘭花是不登大雅之堂,並非蘭花市場的常態。高品質高成本的極品也只是金字塔的頂端。市場最後還是回到中庸之道。良好的品質(不必為極品),合理的利潤,這才是正常的市場機制,也才是市場的主流。因此為了準備2011年之後的市場需求。種苗產業需要更講求品質穩定,能夠協助海外顧客於其生產基地量產品質穩定的開花株。由於大苗海運存在著風險,因此現階段海運大苗的市場訴求是低成本低售價的左側分佈。為了追求好品質,2.5~3.0吋之種苗開始成為市場主流。真正的原因在於此2.5~3.0吋階段之種苗在長期運輸下仍能具有活力,在持續接力栽培後還能維持其生長勢。

國際蝴蝶蘭產業的強國荷蘭,在此經濟緊縮的時期,也面對其根本問題。面對未來產業的發展,荷蘭整體產業面臨此兩難之局。

在生產面,為了管理的方便,生產場的品種種類愈小,在管理與產品包裝、儲運等工作則是更是單純。由於工作單純化,生產成本可以愈低。然而在消費面,消費者需要多樣化的產品。荷蘭消費市場以前的蘭花開花株放置方式是一個匣盒放置8株。至少有4個花型花色。到了2009年,逐漸改成一個匣盒放置8株,為8個花型花色。甚至一些銷售中心,更改成4株蝴蝶蘭與其他蘭花。消費者希望更多樣的花型,花色,生產者希望品種愈少愈單純愈好。

荷蘭產業面對的第二個問題是栽培時程的管理。以前的市場需求量大於供給量。每個月供應相同的數量,市場都可完全接受,因此生產時程容易安排。每個月買入種苗2吋苗,在6個月後為大苗,送到催梗溫室,再到開花溫室,以5-5.5月成開花株出售,因此每個月以一定的進貨量與以一定的出貨量進行管理。但是新的市場需求,供應量必須隨著月份的不同有所調整。市場需求開始有了大小月之分,因此種苗供應量也是如此。以標準的4吋苗而言,每年6-9月中旬是小月,往前追涉上一年的7月中旬至10月中旬,則是種苗供應量的小月。美國十二月是蝴蝶蘭的小月,因此在6-7月必須減少海運大苗送達美國的數量。荷蘭的產銷問題不但只是四吋苗。若是2.5-3.0吋即能催梗的成熟株,到達荷蘭成為開花株的時間又是與四吋苗不同。這種栽培方式的調節,已是歐洲產業的新挑戰。

2009年上半年的國際蝴蝶蘭產業變化就是如此劇烈。在美國與加拿大市場,荷蘭蘭花產業逐漸進場設立基地。而在歐洲,由於市場需求不再是均勻性而有大小月份之差別。新的蝴蝶蘭產業其生產方式在此一兩年中開始蘊釀變化。能夠掌控此新產業的脈動者,就是2011年以後的贏家。

未來的蝴蝶蘭產業,分工將是更精細。荷蘭原來自組培苗,2吋苗,4吋苗至開花株之生產方式,即將再度調整,再度分工化。都是必須選擇最適合的栽培地區,生產不同階段的種苗。在最接近消費市場所在地,建立開花基地。時程、數量、品質掌握的更加精確。荷蘭蘭花公司原本購入二吋苗再栽培成為開花株出售的作業方式,近期也開始再細分成大苗栽培、催梗、開花株等三階段分工。日本蘭園希望購買抽梗苗,放置於自家蘭園迅速成為開花株,也是基於此分工概念。產業分工不僅只是種苗生產的縱向分工,還有橫向面的分工,例如資材的供應、人員的訓練、產業資訊的收集等。無論是縱向或是橫向,都必須相互配合,各取所需。以合理的成本得到利潤。這種分工方式在工業生產已是常態。農業產業以水產品為例,早有成功的分工生產個案。

2009年上半年看到了此蘭花產業由勝而衰,看著產業逐漸蕭條,而這上半年只是個開始。自6月開始至9月中旬,北半球開始進行炎夏,買氣更加渙散,售價更是下跌。此三個月的暑假,是蝴蝶蘭購買數量與購買金額的最低點。有許多公司在此暑假之後也因而出局。留下來持續應戰的公司,還有2010年的難關。在此低潮蕭條的等待期,"從事研發,累積技術"是人人耳熟成詳的口號,只是真正付諸實現的又有多少?在公司為生存而為經費週轉中又能臨危不亂者又有幾人?

2009上半年,對蘭花產業,尤其是蝴蝶蘭產業,都是艱苦的半年。但是此半年的情況還不是最低點,還有今年暑假三個月的資金調度考驗,還有明年一年未能預知的問題。而在2008-2010年的三年歲月,蝴蝶蘭產業的成功者是屬於能夠撐得過,守得住,而在此低潮時期又能夠積極進取,從事研發,提昇技術的業者。成功的蝴蝶蘭產業就是如此,瞭解品種的特性,瞭解系統化的生產流程,瞭解種苗市場的需求,能夠建立標準作業程序以穩定生產數量、時程、與品質。技術能夠整場輸出,能夠依客戶需要為其量身訂作提供種苗,為其安排生產時程。更能夠藉由分工以降低成本。這種能力的要求已超越2006年以前的蘭業經營者能力要求。因此能夠撐過此三年,就是蘭花產業下一階段的真正強者。

未來的蘭花產業,更需要分工,需要更靈活的相互配合,這些本來是工商界生存的基本條件。然而十分可惜,台灣蘭花產業未能脫離傳統農業的框架。電子業與企業管理界真正有能力者仍留在工商業忙碌。在亂世中卻只有看到在電子業與在企管界失意淘汰的敗將殘兵,假藉電子業專才與企業管理專家之名義在農業界詐財。這是台灣社會衰亂中必然出現的一種角色,是台灣農業的無奈,也是台灣諺語中"家中無能人,即被惡人欺"的現代社會寫實版。面對2009年下半年與未來對蘭花產業的考驗,只有說道

"且看明日之域中,究竟是誰家天下!"

 

1. 荷蘭2008年花卉拍賣市場每週的蝴蝶蘭供應量

 

2. 荷蘭2008年花卉拍賣市場每週的蝴蝶蘭平均單價

 

3. 2008年與2009年的12-17週每週供應量

 

4. 2008年與2009年的12-17週每週平均單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