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荷蘭屋頂農場公司宣告破產

 

 

蘭業感言篇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臺灣中研院對蝴蝶蘭之認識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20171219日,一個科普網站"泛科學刊出中研院農業生物科技研究中心之訪問稿,副標題為研之有物。這篇文章報導了有關水稻與蝴蝶蘭之文章。其中有關蝴蝶蘭之部份附錄如下。

201712月為時間座標點,中華民國全國最高研究單位對於蝴蝶蘭之認識如下:

1. 要蝴蝶蘭開花(催花),開花前至少連續兩個月要在 16°C 以下

2. 大部分蘭花品系抽雙梗的比例不到 10% ,有的要達到訂單要求就用兩株一盆,相對提高成本。

3. 我們農生中心南部生物技術中心研究人員解決了一半,蘭花從組織培養發育時間可以縮短 8 個月,還有一些蘭花品系抽雙梗比例可以提升到 80%

4. 蝴蝶蘭現在一年約是五十億臺幣的出口值。

5. 但現在我們面臨競爭對手。一個是荷蘭,跟臺灣是夥伴、也是競爭者,因為荷蘭在歐洲有通路,所以臺灣花卉在歐洲擴展成長很慢。

6. 希望把臺灣變成不只是蝴蝶蘭「出口」的王國,也要臺灣變成蝴蝶蘭「研究」的王國,我相信是可以的。

 

BSE網站有個專欄“蘭界感言篇。專欄內這些文章即將成為台灣蝴蝶蘭興衰史之材料。而這篇中研院對於蝴蝶蘭產業的認識即是作為此專欄之完結篇。此專欄即將結束。

如果一個國家最高農業研究單位,對於台灣官方之農業重要產業其認識是如此,那麼對於各大學農學院相關科系,對於農試所,各改良場等蘭花研究人員,也都沒有好苛責的。研究是產業的進步動力,學術是國家的最後一道防線。看到號稱全國農業最尖端的研究單位,對於蝴蝶蘭產業的認知是如此,而其時間點是201712月。那麼對台灣官方蘭花研究單位的一切宣傳有什麼好相信?對中研院農業研究人員的敬意也消失殆盡。可悲的台灣蘭花官方研究,可憐的納稅人稅金。

這篇文章是BSE網站“蘭界感言篇的句點。可以說明台灣產業為何被荷蘭打的潰不成軍。在雙方研究實力之比較,此篇中研院訪問稿即說明了台灣的結局為何如此。

 

附件 一:

不只是蝴蝶蘭「出口」王國,更要成為蝴蝶蘭「研究」王國

專訪 ,談農業基礎研究

2017/12/19 http://pansci.asia/archives/131853

 

臺灣繞一圈,農民回饋了哪些問題?

我剛到中研院農業生物科技研究中心的時候,當時的院長要我去臺灣繞一圈,看能做什麼幫忙臺灣農業。其中一個是蘭花產業。蘭花藉由無性繁殖(組織培養)到開花,一個生命週期(life cycle)也要三年,再加上沒有適當的生物化學及細胞學的工具,因此做蘭花的研究很難。

                          http://pansci.asia/wp-content/uploads/2017/12/d772a7fdc96eac1642c3ac2509d0a15d-560x448.jpg

   蘭花的生命週期。要如何縮短組織培養、催花的時間,以及開出想要的花型,是農民最關心的問題。資料來源/施明哲提供。圖說重製/江佩津、張語辰。

  蘭花生長週期長,沒辦法像一般商品下訂後馬上有成品,因此花農需要預測什麼品系流行,預先栽培推廣,提供國外市場下單訂購,但預測錯誤就會造成損失,如果生長期能夠縮短半年或一年,成本及風險就會降低很多。

  要蝴蝶蘭開花(催花),開花前至少連續兩個月要在 16°C 以下,但臺灣平地溫度很少連續兩個月低溫,因此在臺灣養蝴蝶蘭需要以冷氣降溫,增加許多成本,也耗費能源,縮短低溫催花的時間對花農也非常重要。 

  另外,還必須配合全球市場喜好養殖蘭花,美國市場喜歡特別大的白花,像 V3 大白花;歐洲市場不喜歡大,喜歡瘦長、抽雙梗(一株有兩花梗),但大部分蘭花品系抽雙梗的比例不到 10% ,有的要達到訂單要求就用兩株一盆,相對提高成本。因此如何提高抽雙梗的比例,是市場需求的商業問題,也是重要的生物問題。所以農業生技的研究,能藉由解決生產者的問題,造福消費者,也同時探討有趣的生物問題。

   這些問題目前我們農生中心南部生物技術中心研究人員解決了一半,蘭花從組織培養發育時間可以縮短 8 個月,還有一些蘭花品系抽雙梗比例可以提升到 80%

    蝴蝶蘭是臺灣最重要的出口花卉作物之一,過去十年間,每年都穩定成長,現在一年約是五十億臺幣的出口值。到 2016 年為止,出口到美國佔 60% 、文心蘭出口到日本佔 90%,但現在我們面臨競爭對手。一個是荷蘭,跟臺灣是夥伴、也是競爭者,因為荷蘭在歐洲有通路,所以臺灣花卉在歐洲擴展成長很慢。另一個則是中國大陸的競爭。所以我們不能停在這裡,臺灣唯一可以競爭的,就是能一直推出新的品種。

    之前有農民用育種的方式培育出第一代的「皇帝」蘭花,但要想培育出第二代,又花了十年的時間,大家都在等。因為當時沒有發現「皇帝」的第一代是「三倍體」,雙套染色體配子與單套染色體配子結合產生三倍體,產生的子代可能會因為無法產生配子、而無法再產生下一代,等於是靠運氣在育種。

如果有基因研究的工具,我們可以知道遺傳性狀跟基因的關係,就可以加速這過程。所以為什麼要做基因體研究?是要縮短等待的時間,讓農業發展不會亂槍打鳥,以後實驗的設計是有邏輯、一步一步去做。

  為了達到這個目標,要累積許多蘭花的功能性基因資料庫、基因圖譜去做研究。我們以臺灣原生種蝴蝶蘭「臺灣阿嬤」為研究標的,臺灣蝴蝶蘭大花的品系幾乎都是臺灣阿嬤的後代,多子多孫因此叫做「臺灣阿嬤」,所以要做基因定序當然就選擇它,去建立了臺灣蝴蝶蘭的基因資料庫。

  希望把臺灣變成不只是蝴蝶蘭「出口」的王國,也要臺灣變成蝴蝶蘭「研究」的王國,我相信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