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蕭瑟與再出發-2009年荷蘭行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10月上旬來到荷蘭,參觀兩個展覽:HortFairFloraHolland Trade Fair,拜訪種苗公司與蘭花公司。在今年的荷蘭產業,看到的是那種蕭瑟情境。以規模盛大的Hort Fair展覽場為例,自200811區減少至7區。以前的花卉展示區共有四區,除了一區為荷蘭館,其他區各有不同的國家館。而今年所有花卉集中於第7區。由於場地縮小,人數看來熱絡,但是在展出家數與參觀人數兩項數據,已顯示此花卉產業的蕭條。

中國大陸的蘭花產業,今年無公司參展。不論是台商或是大陸企業,找不出任何一家參展。唯一不變是台灣館。數年以來,每年以相近的方式一次又一次演出相同的劇碼。數年來外界產業劇烈的變化,影響不了這些固定的劇本。過去如此,今年如此,明年還是如此。

在花卉展場內,只有看到一家公司拓展其展示版圖。面積比去年增大,展出的品種比去年更多。Floricultura公司在去年展出的品種,中大花品系只有35品種,今年幾乎完全是中大花。典型的品系是中花與大花,梗數為兩梗或三梗。更有一些四吋盆開出的中大花為雙梗,多分叉。數年之前,有花卉雜誌預言此公司將被稱為Empire of orchids,而台灣只是kingdom of orchids。只要看著此公司在此會場數年來的展出就可以瞭解何以能夠擔當此Empire。反諷地台灣館正在此公司的對面。

Floricultura公司的參訪也可看到此擴充現象。在荷蘭蘭花產業一片叫苦時刻,此公司的員工人數自2008650人擴充至2009年的800人。編制中包括研究人員75人,組培室450操作台的工作人員500人。溫室現場作業人員100人,再加上從事小苗移植之作業人員150人。在2009年,荷蘭許多蘭花公司與種苗公司開始倒閉,停業或裁員,Floricultura公司反而加速擴充,其2009年生產的種苗就是2012年的開花株。另一家Anthura公司則是擴大委外的代工量。公司本身生產火鶴花,鳳梨花等組培苗。蝴蝶蘭產業則將組培苗委外代工,公司本身擔任二吋苗生產,再將二吋苗售予顧客。在2009年,在全球蘭花產業一片叫苦時,此兩家公司重新開始開拓版圖,準備於2011年開始提供2吋種苗。而且對象是歐洲的基本顧客。

對於在海外市場的拓展,兩家公司都放緩了腳步。因為美國市場的萎縮高於預期,因此無論是Floricultura公司在舊金山新溫室的興建或是Anthura公司海外基地的建立,都將步伐放慢。但是計畫仍是持續進行。只是將進度變慢,數量減少。而在美國經濟復甦之後即可全速前進。

對於蘭花公司而言,2009年比2008年更是慘澹,而且也不看好2010年。主要的原因在於需求量在2009年開始停滯,而2009年供貨量幾乎是2008年的1.21.4倍。各蘭花公司的減量生產效應尚未在市場供應量加以顯現。市場仍然有大量未知來源的種苗。這些種苗可能來自歐洲,台灣或是中國,隨時都有機會投入市場成為開花株。尤其是空運到歐洲的抽梗苗,更使荷蘭溫室內催梗開花作業時期更為縮短。因此市場若有漲價趨勢,就有種苗湧入荷蘭。對於20-30高的迷你小花,此情況更為嚴重。自組培苗出瓶至開花出售可在1年內完成。單位面積可栽培數量多,造成此種迷你小花成為許多蘭花公司之進入此產業的首選。也因為此種小花之暴起暴跌,造成丹麥幾家蘭花公司停止營業,提早造成歐洲蘭花產業的版圖重新洗牌。這也是荷蘭種苗公司對迷你小花不再介入生產的主因。

歐洲蘭花產業的根本問題在於生產過剩,在於膨脹的速度太快。體質不全,品質並未提昇,只求數量增大。這段時期,過多的供貨量,大量而品質不良的蝴蝶蘭充斥消費市場,消費者面對這種大量而且品質不佳的產品,直接反應是減少購買量。2009年蘭花產業的根本問題就是生產太多,售出太少。因此2009年的售價又低於2008年。

Tel Laak公司為例,雙梗大白花在2008年的單價是7-8歐元,2009年的出貨價為5.0-5.5歐元。這是品質最佳的公司。其他蘭花公司為了刺激購買量,有學習日本蘭界開始組盆,組合成三株或五株的大盆。也有以組合盆栽方式出售蘭花,將蝴蝶蘭,堇花蘭與其他蘭花,加上觀葉植物等擺設,成為另一種組合盆。但是這些組合盆能夠帶動的市場仍然有限。在Farm Market,可以看到蝴蝶蘭已不是最大的擺設區,而且其他蘭花的單價也可超過蝴蝶蘭。蝴蝶蘭的好風光已成了過去。

蘭花公司普遍討論比較各種蘭花的生產成本。在蝴蝶蘭價格不再高居不下之後,此種高溫栽培(日夜28/26),低溫催梗(20/18),低溫開花(23/20)之生產方式,無論春夏秋冬,都是一種耗能的生產方式。因此能夠忍受更高的日溫與更低的夜溫等蘭屬成為另一種選擇。完全以低溫栽培,以委外代工避開夏季高溫時期的堇花蘭,也是蘭花公司另一個選擇。蘭花公司與消費者都有個共識:"為何一定是蝴蝶蘭?"

對於兩家種苗公司,荷蘭蘭花公司的心境是如此複雜。自兩家公司採購兩吋苗,得到的是品質穩定,時程穩定的種苗。但是蘭花公司的憂心則是同質性太高,各家蘭花公司自兩家種苗公司購入的品系,其花型,花色都相近,將來在市場上並無差異性,價格無法提昇。這是荷蘭蘭業都已意識的問題。種苗公司的應對方式是不斷地育種,或是自台灣等地購入品種(不是種苗)。但是育出的新品種或是外購的品種是否合乎荷蘭的生產方式或是消費需求?這是目前種苗公司的成敗關鍵。如何進行研發,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得到每一品種的生理特性,開花特性等。因此整個荷蘭或是整個歐洲的蘭花產業除了生產技術,除了管理制度,最後成敗的關鍵在於研發能力,在於該公司的整體研究能力,在於公司面對問題時解決問題的能力與時間。研究能力已經成為現今到未來5年,10年,或是20年時期的成敗關鍵。

小公司(蘭花公司)也自台灣等地進口品種進行測試,但是其研發能力本來就不如大公司(種苗公司)。台灣目前對荷蘭的銷售量以少量種苗為主,尤其是新品種的種苗。如果這些小公司因研發能力不足而不再引入試驗樣品,台灣輸往荷蘭的種苗數量則是再急劇下跌。

荷蘭種苗公司並不是無懈可擊,除了供應的品種同質性太高之問題,每週每月的等量生產方式有其臨界點。超過此臨界數量,將造成市場供需的另一波問題。而這也是台灣蘭界的機會。台灣蘭花產業由此有另一個生存空間。但是台灣蘭花產業能否把握此生存機會?

2009年的HortFair看到是那蕭瑟情境,代表市場不再熱絡。2008年,荷蘭至少有三成以上的公司停業。在20099月下旬,蝴蝶蘭拍賣價先短暫回昇而又再度下跌。對於蘭花公司而言,討論的問題是何時是停損點,何時是此產業的最低點。對於種苗公司而言,則是神閒氣定的維持基本產量,掌握住顧客基本需求。不斷地育種與購買品種,再以最短的時間,瞭解這些品種是否適合為商業品種。對於2010年與2011年將是如何?種苗公司與蘭花公司都是無法預知,但是兩家種苗公司對於未來的生產數量已進行安排。目標是在未來經濟復甦之後,消費市場重新啟動的購買量。在那重新開始的時間點,只有完成準備的公司才能拓展,才有資格永續經營。蘭花公司也是如此,以所能掌控的銷售數量,穩紥穩打,步步為營。在未來能夠生存而且壯大的蘭花公司都是強者。

對於台灣蘭花產業而言,這是首次經歷的大風暴。對於荷蘭蘭花公司而言,也是第一次的不景氣。但是對於整體荷蘭花卉產業,這不是第一次。在過去百年歷史中,荷蘭花卉產業已經經歷數次的起起伏伏,因此早有經驗自我調整。以2006年十一月為例,在預期未來一片大好,在種苗供不應求的情況下,在許多公司將生產作物改為蝴蝶蘭之熱鬧時期,我拜訪兩家在2002年進入蝴蝶蘭產業的大公司。這兩家公司對熱鬧的市場並無反應,不再增量,只求維持現有的顧客群。他們提及荷蘭花卉產業百餘年的發展歷史。只要一種作物大量且盲目的生產,即是大崩潰的開始。因此自2006年下半年至2010年這段時期的市場變化,只是以往花卉產業發展史中再一個歷史驗証。這兩家公司在此段時程並未受到波及,因為他們早已自過去的歷史得到教訓。

在好萊塢的電影常常看到此情景。地上裂開一個大洞,將地面上的人類,車輛,物品等完全吞噬。地面再度合起,看不到痕跡,彷彿從未發生。2006年歐洲蝴蝶蘭種苗市場的需求暴增,台灣蘭界說那是歐洲市場為台灣打開一個大缺口,而今反而看到那是自地面裂開的大洞穴。在此數年之中,此裂開的大洞最初吞下了台灣的種苗,再來吞下台灣的品種,最後吞下的是台灣蘭業的信心。近年來,台灣蘭花產業推出的新技術,如大而無當的8公尺溫室,過度投資的活動盤床,有設備(熱邦浦,Heat pump),缺乏熱源(Heat source)的省能系統,再加上一窩蜂的LED研究。這些看到皮毛而盲目模仿的技術與設備,只是代表台灣蘭界面對荷蘭產業的自卑反應。如果對於荷蘭蘭花產業的變遷缺乏瞭解,則無法瞭解台灣蘭花種苗何以在荷蘭市場暴起暴跌。如果不瞭解此演變,如果無法得到教訓。那麼在未來,台灣蘭花產業近年來在歐洲的一切事蹟,在洞穴重新合起之後,則埋在地府下。永遠不能知曉何以發生。歷史如果不留存記錄,未來則再犯錯。但是在歐洲,台灣蘭花產業可能連再度進場,再度犯錯的機會都沒有。

2006年至2009年,歐洲蘭花產業的混亂尚未結束。在蕭瑟氣氛中,卻已看到一些種苗公司與蘭花公司著手安排,準備在未來拓展版圖。他們公司最大的憑藉就是面對問題,解決問題的能力。就是公司研發的能力。

在問及這些公司對台灣蘭界的建議是什麼?一家公司的答覆是台灣需要知識的交流與學習。這家公司已接待過無數的台灣訪客。面對一再重覆的問題,也顯示台灣的訪客回台之後,沒有將訪問的所見所聞加以公開,加以交流。因此幾年來,台灣的訪客就是一樣的參訪,問著同樣的問題。而也代表台灣蘭業的停滯。最大的種苗公司,公司負責人親自接待與討論,問及他每日的工作是什麼?他的答案是60%的上班時間是在溫室內觀察蘭花的生長狀態。上班以外的時間主要用於閱讀,大量的閱讀。閱讀的刊物不限於蘭花或花卉刊物,更涉獵蔬菜生產,溫室結構等刊物。

2008年至2009年,全球蘭花產業的問題是什麼?就在於大量,廉價,品質不適合的開花株種苗生產過剩。很多蘭花種苗健康情況或許良好,但是其生長與開花的生理特性根本不適合栽培於其顧客的溫室。這些蘭園或蘭花公司自然無法提供好品質的開花株給予終端顧客。

此次蘭花產業危機的主要原因是盲目擴充的生產量與全球經濟風暴。經由此次產業危機,所有蘭花產業重新洗牌。歐洲,日本,美國等三地,未來都是出現新的局面。以供應種苗為主的台灣與中國,如果不能徹底的改變體質,將是同樣地被逐出世界蘭花種苗市場。

在近兩年,蘭花產業仍是求穩定,求生存,但也應該開始著手未來。在此次荷蘭之旅,看到了一些種苗公司與蘭花公司的強項所在,就是不斷地研發,不斷地求知,不斷地增進。但也由此看到台灣蘭花產業的希望與具體作法。在基本面,就是自瞭解品種的特性開始,協助一些公司與蘭園建立生產體系。具體的步驟已擬定,希望一步一步的加以實現。但是對整體台灣蘭花產業,我已無語以對,只將2001年在德荷兩國的參觀報告其部份內容重新放置如下:

 ******************************************************************************************************

自歐洲蘭花產業之發展看台灣2001/11

http://bse.nchu.edu.tw/new_page_62.htm

台灣與荷蘭的土地面積與人口數目十分接近。兩個國家在蘭花產業上己成為世界市場競爭者。荷蘭優勢是全球佈局的行銷能力,是那種旺盛的企圖心。能夠認清自己與對手,尋求最有利的行銷策略。以蘭花產業而言,可以如下之評語比較:『台灣人會種花,荷蘭人會賣花』,『將蘭花的品質排列成金字塔,台灣提供最上層的特級品做為參加蘭展的比賽花,但也種出大批在國際上毫無競爭力的二級花,荷蘭不種特級比賽花,但是大量種出在國際市場能夠行銷的一級花』。

一個國家的花卉產業不能脫離其文化背景。蘭花產業是現代產業的一環,如同工業的生產方式,要求品質整齊,準時出貨。國內產業小面積、小規模的蘭園一向以少量多樣化為主。大規模生產少見成功的個案。大量生產合乎外銷品質之蘭花,這是國內面臨的挑戰。在國際蘭花市場逐漸擴展之時期,台灣蘭界能否占上一席之地?國內媒體不斷報導蘭界出走大陸,不斷報導種苗與生產技術己移到大陸。然而今年大陸春節市場是否利潤可言?報導中一直強調未來大陸將與台灣競爭國際市場,如果大陸的生產方式仍是沿用台灣。也是沿襲少量多樣化之生產技術,不能大規模的量產一級品。以大陸生產之蘭花品質加以比較,大陸蘭花產業不是台灣的對手。而台灣蘭界在世界上真正的對手是荷蘭。

荷蘭公司在台灣委託組培場代工生產蝴蝶蘭組培苗己有數年,品種包括荷蘭選育之品種與自台灣收購的品種。近年來開始在台灣從事小苗、中苗的代工生產。台灣亞熱帶之氣候優勢對荷蘭不是致命點,反而藉此成為其代工生產基他。

如果荷蘭蘭花公司對於蘭花產業能夠如同球根、玫瑰花等作物,建立了穩定的全球市場,台灣原有的優勢反而只能擔任代工之角色,提供生產基地。以夠水準的栽培管理技術,為荷蘭蘭花的盆花市場進行大苗代工作業。難道蘭花產業的宿命如同多數產業,只有擔任代工的角色。此蘭花產業最大的利潤反而被荷蘭人所掌握。

如果台灣業者無法開拓外銷,無法立足於世界市場,未來台灣產業將會如何?少數業者擁有育種與栽培優勢,加以開花株長途運輸之不便,因此保住了國內內銷市場。具有熟悉栽培技術之蘭園,接受荷蘭之委託代工,不需要擔憂行銷問題,因此也有穩定之收入,也有生存空間。但是這蘭花產業最大的利基則不屬於台灣。

國內的官界與學界在忙於建立農業生技園區,在憂心大陸生產的蝴蝶蘭將回銷台灣。大家的眼光只著重於海峽兩岸,疏忽了歐洲的荷蘭。荷蘭以其數十年的花卉行銷經驗正在進行全球佈局。當國內學術界與行政人員正在自喜蝴蝶蘭品種的豐碩,荷蘭人己依品種特性區隔市場。國內認為台灣亞熱帶的氣候為荷蘭歐洲氣候所不能及,荷蘭人己在此海島建立代工基地。國內產業自傲對蘭花具有多年之栽培經驗,歐洲農業人員己開始進行蘭花栽培之團隊研究。當部份蘭業至大陸生產,媒體則擴大宣傳成為絕大多數之蘭業己西進。只要大陸的生產技術與行銷觀念仍是沿襲台灣,而大陸的氣候條件又不如台灣。大陸蘭花產業並不是台灣的真正對手。在全球化的競爭下,荷蘭人才是可怕可敬的對手,根本的原因在於文化背景下的心態。在荷蘭Wageningen大學農業物理系的教授告訴我兩段話:一,『荷蘭是個小國,小國的產品無法靠內銷市場維持,必需行銷世界,因此產品在國際上要有競爭力』。二、『荷蘭的商品可在世界各地生產與銷售,但是研發一定要在荷蘭。』

在面對挑戰時,如何回應即成為蘭花產業成敗之關鍵。面對內銷供應太多之困局,面對外銷市場之開拓不易,面對荷蘭蘭花公司之全球挑戰。在目前之情況,台灣蘭界仍占優於荷蘭。只要國內問題能夠解決,只要生產技術能夠不斷提昇,只要外銷市場能夠維持擴展,台灣永遠是自傲的蝴蝶蘭王國。相反地如果量產與行銷問題不能解決,如果學術界沒有能力協助產業提昇技術,台灣蘭界之未來外銷命運只有兩型:1. 維持少量多樣化的生產,外銷數量不再增大。2. 成為荷蘭的代工基地,賺取代工費用。

台灣蘭花產業如何維持領先?生產者將傳統經驗、直覺的生產管理方式轉變為標準化的管理。以工業化生產概念提高出成率。行銷公司收集市場資料,依各地市場流行需要之花色、花型適時適地提供產品。學術界積極地投入研究,協助業者解決生產技術之問題。  

由國內經濟發展之歷程,將工商界產品行銷於世界已有經驗與基礎。在蘭花產業之轉型中也已看到了產業界自身逐漸的調適。而在此轉型競爭的時代,需要學術研究人員協助此蘭花產業提昇技術,提高品質與降低成本。因此學術人員需要能力與良知。學術良知代表一種職業道德,為此產業之提昇而努力,而不是基於占山頭、搶計劃、自我膨脹之心態。學術能力代表研究的結果能夠真正為業者所採用,真正對此產業生產技術有所助益。在台灣與歐洲蘭花產業之國際競爭中,台灣的學術研究實力是我個人最憂心的競爭項目。

 ******************************************************************************************************

以上文章是200111月完成,轉眼已過了八年。此八年是個人辛勞的八年歲月。一個人一生有多少八年精華歲月?我自2003年至2009年,每年10月或是11月到荷蘭參觀Hort Fair與參訪荷蘭的蘭花產業。每次都是在返台的飛機上完成出國報告。

曾經有個年輕的蘭友疑惑的問著我:"老師,你每年自己花錢花時間到荷蘭參觀,又寫出一篇篇的報導。在台灣蘭花產業界,根本沒有多少人要看這些文章,文章對於台灣蘭花產業也沒有任何影響,你為什麼要這麼辛苦?要這樣地白費心力?"

        我自省在"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中,我無法為此蘭花產業立功。但我可以立言,可為台灣留下一項歷史記錄。也依此自我要求能夠"立德"。我告訴這位大惑不解的年輕人:"從事蘭花產業的最終目的是要重建台灣農村。出國參觀而完成報告給予產業參考是一個教授的本份。如果問我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我是台灣人,因為我是讀書人,因為我希望我自己是個道道地地的台灣讀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