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關於中國深圳蝴蝶蘭產業的報導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Google網站搜尋2010120一則中國深圳地區蝴蝶蘭產業的報導,其標題十分傳神"蝴蝶蘭產業蹣跚十幾載,價格跌宕,如今不值錢"。此標題涵括了中國蝴蝶蘭產業十餘年的變化,也是台灣蘭花產業的一個對照。

此篇報導的內容介紹如下:

2004年深圳年花就以蝴蝶蘭為首位,在2010年也是如此。其年宵花銷售量約為50萬株。但是近期自花市傳來的消息,低價位實生苗的開花株價格跌了10,每株為20元人民幣。

在中國大陸的四大洋蘭是蝴蝶蘭,大花蕙蘭,石斛蘭與嘉德利亞蘭。四大洋蘭在年花的銷售比例逐年增加。蝴蝶蘭在1987年開始出現,大花蕙蘭與石斛蘭於2002年進入市場,嘉德利亞蘭為2008年。

最早期(2000年前幾年),深圳一株A級蝴蝶蘭,只要有8-10朵,可賣到200元人民幣。在2004年,A級品售價是80-100元。而在2010年,預估價格為20元。一些新奇品種還有30元實力。原因即是經濟學的基本供需原理。在1999年,深圳有兩家台商經營的蘭園,在1999年後,大陸自營蘭花公司開始運作。自2004年開始,中國開始"國產化"蝴蝶蘭,自華北至華南,大批公司成立。在2009年底,中國大陸蝴蝶蘭公司已超過200家。自2004年之後產量一直增加,價格因而年年下降。這種產銷數據反映出一個事實。2004年之前,中國大陸的蝴蝶蘭因為供不應求,因為新奇時髦,所以成了奇蹟作物。一個泡沫式的奇蹟產業。2004年至2009年,供需趨向平衡,因此已是經濟學原理支配下的農作物。2010年後,成為供過於求,劇烈競爭的產業。以生產成本而言,基本的開花株成本是12元人民幣,銷售成本是5元人民幣。考慮行銷,輸送等損失率,加上部份人力成本,20元人民幣的售價代表這將是接近蝴蝶蘭生產的基本盤。售價再低於18元則已是無利可圖。

一些特殊新奇的品種,無論是大白花,小黃花,黃花紅心,綠花紅心等,價格則不受20元人民幣的限制,可到達30~40元人民幣。由這兩種售價可知,大陸蝴蝶蘭產業即是此兩類型。一為大眾化,普遍,大量的老品種,一為新奇,少數的新品種。前者是供需原則下,正常市場的產品。後者是沿襲1990-2004年間,那種稀奇,誇耀的少量產品。後者生產量如果超過某一局限值,即淪落成為前者。

這種蘭花產業的市場演變,也在大花蕙蘭重演。中國年花市場最早出現的大花蕙蘭來自日本與韓國。2005年之前,四梗的大花蕙蘭售價是600-800人民幣。今年的批發價則降低為350-400元。但是在2007年之後,韓國貨大批進入中國,售價開始下滑,在2010年,大陸自產的大花蕙蘭將大量進入年花市場,價格下滑更快。

由上述蝴蝶蘭與大花蕙蘭的故事可知,中國花卉市場的基本定律是年宵花為主,其他時期比例極低。以新奇,稀少之花卉為高檔貨。因為價格高,因此將此品種的產量擴增,此產品一方面失去了新奇性,一方面供應量大增,價格開始崩盤。這種基本定律自大都市開始向二線都市擴散,再傳至三線城市。在大都市,是經由十餘年才到達平衡,因此才有如是的標題"蝴蝶蘭產業蹣跚十幾載"。對於二,三線都市,此種劇本再次上演,但是可以演出的時間愈來愈短。換言之,蘭花作物在各城市,自奇蹟作物至一般作物,已是此種蘭花產品的定局。而且在蝴蝶蘭與大花蕙蘭之後,就是再炒作石斛或嘉德利亞蘭,也不可能有以往的榮景。

中國大陸花卉市場集中於年花市場,而年花市場的購買者又可區分成兩型。多數購買平價品以應年節的消費群。少數購買高檔價格,追求新奇品種的富有人家。

對此兩消費族群而言,蘭花公司對於平價品則以熟悉的品種為主。因此集中於V31,紅龍,巨寶紅玫瑰等品種。高檔品以新奇稀有的品系為主。傳統老品種的售價無法提高,但是栽培經驗豐富,供貨時節比較容易掌控。新奇品種售價高,但是如果無法在年節供貨,則是無利可圖,引入新品種風險就是在於不暸解此品種特性,對於栽培技術與管理作業難以掌握。

對於大陸蝴蝶蘭年花市場能夠針對普遍的品種,自小苗至開花株,能夠掌控開花時程,能夠提昇品質。在花朵大小,在花色鮮麗方面下工夫,這種蘭花公司即是現有數百家公司中的贏家。而在更高的境界,能夠針對新奇品種,在短時間內暸解其生理特性,建立生產作業程序。使得這些品種能夠於短期內上市,供貨時期又能合乎年花節慶,品質又有一定的水準。這種公司就是贏家中的大贏家。

換言之,大陸蝴蝶蘭內銷市場並不是不可為,而是其競爭更加激烈。只有高技術水準之公司,才能持續求勝。而且更能夠在短時間即累積財富。未來蘭花市場其天下就是以技術取勝。

因此在大陸的台商朋友,也只能正視此事實。如果仍要持續經營此產業,那就是在現實的市場現況下追求最高的利益。獲得利益的關鍵點就是穩定生產時程,在年節前10天即時供貨。穩定生產數量,依市場需求量計劃生產。提昇生產品質,以花朵大小,數目與鮮麗程度以提高售價。在降低成本方面,關鍵因子即是提昇出成率,減少損失率,尤其是病害防治與病毒管制。

如果目標市場不只是中國內需市場,而是全球蘭花公司的種苗供應者,此門檻則是更高。對手已不是中國自家蘭花公司的內戰,而是要面對世界性的競爭。

由台灣看大陸蘭花產業的演變,那些劇情是否也曾在台灣內需市場演出?劇本如此相近,只是演出規模有大有小而已。大陸200家以上的蘭花公司要能夠持續生存,2009年之後是個轉捩點,只有脫胎換骨,自制度,自心態的調整開始。台灣蘭花產業,面對中國蘭花市場自泡沫趨向平淡,從這些演變中可以學到什麼?得到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