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美國蘭花溫室種大麻

 

 

智能生物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蘭花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由中國中草藥產業報導見兩岸農業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中國一個中草藥天地網網站,於201712月刊出一篇李誠的文章中藥材市價溫水煮青蛙行業政策引導的誤區。中國的文章如果對現況有所批評,一定要增添政治宣傳文句以沖淡其批評對象。以下所附之文章是將那些化妝性文句刪除後之原文。此篇文章相當長,首先談到中國中藥材在這幾年將是大崩盤。第二段為分析為何價格如此之崩跌。第三段說明生產過剩之深層背景,再來解釋中藥材此商品之特殊性:1.需求少彈性,2.生產週期長,3.單一品種需求量不大,4.大宗品種價格週期性大漲大跌。第五段細部解釋此中藥材之特殊性,第六段是其他相關因子之影響。而後的討論重點:看得見的手(政府角色)對中草藥產業之影響,並舉出一些因地方政府力量造福農民的實際例子。其中以中藥上市的振東集團為實例,並介紹其具體作法,看不見的手(經濟學法則)與看的見的手(政府介入),兩手共同作用會有那些結果?看的見的手如何造成看不見的手的扭曲。

這篇文章十分詳實,政府對產業干預的結果也一一點出。由這篇文章,不只可以了解中國中草藥產業的現況與未來,也可由此深入瞭解中國其他農業產業之變化。

由這篇文章,能否深思台灣的農業?台灣農業所栽培的農作物中有栽培時間長,如蘭花、柑橘、火龍果。有時間近一年(香蕉)與數個月(高麗菜)。在台灣此淺盤市場一直發生哪些事?台灣政府,農委會,農糧署等又是扮演何種角色?產生哪些影響?

海峽兩岸,官員同文同種,。但是民間力量大不相同。能否由此思考台灣之契機?

附件一:

中藥材市價溫水煮青蛙行業 政策引導的誤區

http://www.zyctd.com/zixun/203/281459.html 中草藥天地網

2017-12-25 10:39 作者:李誠

中藥材市場價格正在溫水煮青蛙

在未來三五年,中藥材各個品種市價大多會,或快或慢地下跌,大盤指數也會下行,最終跌到或低於生產成本,遠遠超乎今天市場的預判。

什麼低部在抬高,什麼跌一跌就有資本抄底等等,只不過是中藥材行業一兩味安慰劑,心理舒服片刻,並不能改變趨勢的潮流。你想,明明在市價下跌的大趨勢之中,資金抄底,不過是以卵擊石。

產能過剩,庫存沉積,供大於求,價格爛市,市價進入蕭條期。大盤已經連續下行三個月,市價蕭條的陰影正在藥市上空,悄無聲息地壓來!三五年,就泰山壓頂了。

當今新聞界最熱的詞是灰犀牛。這次中藥材市場價格的下跌,不像灰犀牛,這一次是溫水煮青蛙。水溫在升高:一方面是藥材生產,正在大躍進,另一方面是中藥材社會庫存,彷彿幾百波堰塞湖,被一環環青山緊緊擁抱,而且,山水還在註入,水位還在上漲。這樣,青蛙在怡然自樂中會悄然而亡。

這是中藥材市場價格在走自己曲折的必經之路――中藥材生產產能過剩。歷經三五年,一直到量變累積,發生了爛市質變,這時全行業才會有共識。

對的,直跌到生產者虧得跳腳罵娘,棄種,棄挖,毀苗。直跌到壓大貨的噤若寒蟬,掄反彈的一個個被套牢。直跌到資本傷痕累累偃旗息鼓。直跌到撒錢的看得見的手,做了一個喊停的手勢。直跌到全社會共識藥材市價,藥你完。這時,彷彿夜沉沉、死寂靜,才能說中藥材市場價格跌到底了。這時,生產才會減種。這時,社會沉積的龐大庫存才開始三五年的消化。這時,價格才可能緩緩復甦。

這不是商業周期蕭條和危機那樣通用的概念能夠概括的。因為,社會終端需求一直在增長,中藥產業鏈下游一直在健康發展。這僅僅是中藥行業產業鏈條結構性的問題,不能用資本主義危機一類的語言描繪。這場三五年的市價下跌,將受益的是降低原料進價的中藥廠,終端消費者似乎也能分到一碗底的便宜晚餐。

但是,結構性產能過剩,中藥材爛市,傷及的將是藥農,關係千百萬藥農和藥商的實實在在的生計。特別是社會資源在錯配,極大浪費了稀缺的土地資源,自然是天大的事。

只是,找不到一個恰如其分的詞描述這複雜,為了引起關注,減少損害,只得借用市價蕭條一詞。

 

中藥材市場價格蕭條的走勢

2017年下半年中藥材市場價格下跌態勢,已顯現:

調料類跌幅最大,草果從頂峰180元跌到腰斬價85元,白胡椒85-45元,黑胡椒75-28元,八角30-18元,益智仁95-60元,小白蔻78 -52元,香砂95-15元。

一年生的家種藥材跌幅最大:標杆品種板蘭根從13元跌落到產地車板交貨價6元。多年生大宗中藥材從天價回調,在走下坡路中掙扎,有著需求高增長支撐的標杆品種三七,從最高價800元回調到120元,反彈280元,再回調220元,在中低價位徘徊,不知何去何從。浙江大貝從180元跌到55元。

跌的最多的一種是甘遂,從300元掉到40元,白芨從1000元,掉到500元以下。梔子從高價55元跌落,目前福建統貨要價在8-9元,江西色紅貨16-17元。在梔子產新後期的時候,由於行情低迷,少有農戶採摘,中晚期乾品售價在12元左右,後市令人堪憂。

兔絲子從高價78元,價格一路慘跌,寧夏統貨要價才18元左右,內蒙高含量水洗貨價在24-25元。漲了十年的阿膠的原料鮮驢皮終於跳水,神驢走下神壇,從80元跌到40元。

20171219日網站一文,發出一聲高亢的疑問:到底這些品種還要跌多久?到底還要跌到什麼價位?誰能給出一個答案? ”

其實,這僅僅是一場大戲的序幕而已。如今,一些品種跌得摻,大盤不過跌個百分之幾。但是,下跌趨勢大江東去,以後每年跌幅都會加大,而且不跌到地板上,地下室裡,人間地獄,不會止跌。因為,打著旗幟,一個成千上萬人的群體遊行,喊破嗓子,也停不下來!不跳黃河不死心。而且,大的下跌趨勢可能長達三五年。丟掉幻​​想,漫長的十年不遇的寒冬暴風雪,正在敲打藥材市場大廈的天窗!

這蕭條形成的原因,簡而言之,兩隻手,看不見的手和看得見的手,一個都沒少。

看不見的手的財富效應,生產過剩

中藥材市場內在原因:牛生熊!

2015年未――2016年全年――2017年上半年,市場價格的小牛市。其中,以三七、吳茱萸為代表的一批中藥材,年漲幅均已翻倍甚至超過三倍。以吳茱萸為例,2014年吳茱萸的價格與今年7月最新統計,在不到3年的時間裡,吳茱萸的價格翻了近6倍,漲幅達到600%

其實,就是藥材價格暴漲惹得禍:種植藥材有了高收入,高於種糧,高於外出打工,甚至暴利。看不見的手,向平靜的湖面投下一塊財富巨石,第一圈泛起的波瀾是有市場的主產區藥農,近水樓台先得月,擴種了。這個種藥發財的故事,激起向外擴展的第二圈漣漪,次產區擴種了。這個財富故事衍變為種藥暴富的傳奇故事,召喚起致富無門的人們,於是新產區推廣了。這期間飛濺的浪花就,是媒體的溫柔,看得見的手的緊隨而上的招喚,看看四川九寨溝種藥賽種黑色黃金的報導,那一個能按捺住心中貪婪的慾望。

市場這隻看不見的手,高舉價格上漲的吹鋒號,政府這隻看得見的手揮舞衝鋒的旗幟,指揮中藥材生產擴種,羊群轟然出發,生產終於過剩,庫存疊床架屋飽和了,市場價格高位橫盤,下跌。

中藥材大宗商品價格的特殊性

那麼,此時此刻,看不見的手應該再度出手,自發地調節供給和需求。鳴價格下跌之金而退,以減少生產種植供給,擴大需求,不就自然而然地避免爛市嗎。不幸的是,看不見的手遇到了中藥材這樣特殊的商品,調控是調控,但是,不能立竿見影,而是滯後一二個生產週期。

中藥材大宗商品價格有自己的特殊性。使看不見的手調控有滯後性:

1. 中藥材需求價格缺乏彈性

價格調節需求乏力,因為,藥就是藥,沒病誰吃藥?再便宜,也不會多吃。藥就是藥,有病再貴也得吃,少了漲價,也不會少吃。這樣,價格的跌或漲不能同步調節需求增或減,需求的鋼性,價格就暴漲暴跌。多了是草,少了是寶。漲價漲上天堂,跌價跌到地獄。例如人參地價曾經17元,天價曾經800元。

2. 中藥材生產週期長價格調節供給滯後

價格調節供給就難得及時雨。一個品種缺了,價格暴漲了,刺激生產多種了,產出新一輪的供給也要耐心等待,等待就是空窗期,黃連等一個生產週期五年,三七等三年,供給才能追上來。於是,在等待新貨期間,就會出現三五年的天價。看看吳茱萸,在當今大勢下跌中,反而逆勢暴漲的趨勢:原本20多元底價爬行十多年,一旦短缺,上漲無極限,浙江小花360元左右,湖南中花380元左右,江西中花410元左右。漲價了就是種下一棵苗要等四五年才進入旺果期。

3. 中藥材單品種盤子小

盤子小,架不住全民種藥,一場種藥熱就多到滿足三五年甚至十多年的需求,更架不住強大的政府號召,一個調整農業生產結構就讓中藥材產能過剩爛市四五年,一個藥材扶貧的中央文件就預示今後三五年供大於求再度爛市。

一個品種就是一個投資標的,總盤子相比石油、銅、玉米期貨品種,好比芝麻比西瓜。在中藥材這個平靜內陸湖中,一條資本小魚都能掀起一波價格大浪花。一二個億就壟斷一個中等中藥材品種:草果,太子參,川芎,大貝,元胡,麥冬、棗皮都有這樣資本的故事。百八十億可以壟斷中藥材貴重大宗品種:蟲草,三七,人參,川貝都有資本神龍現首不見尾。所以,資本的力量,在這個市場,就是天王蓋地虎。極易操盤控盤,翻手為雲,复手為雨。

4. 中藥材大宗品種市場價格週期性大起大落

中藥材市場大趨勢呈現出週期性。一般說五年一個小周期,十年一個大周期。市場價格會呈現:復甦,繁榮,蕭條,危機。

所以,中藥材商品價格的供給和需求矛盾有自己的特殊性,中藥材市價有上行或下行週期,這一點請地方政府,制定行業政策的,一方大員,一方諸侯,特別注意了。如果看得見的手的政策引導不當,或引發一致性預期的羊群效應,那麼,便會加大波動,漲價泡沫如花,跌價落井下石。當前,一輪上行週期結束了,一輪下跌週期開始了。看不見的手若何?

看得見的手,要和看不見的手,應該協調配合,盡力慰平周期波動,保持中藥材穩定健康發展。

中藥材行業的特殊性

因為,中藥材行業是傳統的行業,也是一個在國民經濟產業結構中的小行業;就是醫藥行業中,中藥和西藥相比,中藥也是小行業,大致三比七。中藥材種植面積,在“十二五”後期達到3000萬畝。

當然,傳統行業未來三五十年前景無限好,大健康成為新興的戰略性支柱產業。但是,既使中醫藥迎來風口,每年需求有望遞增,但仍不能與全國總供給相匹配!一個盛500毫升的大杯子,往裡不停地加水,5000,50000毫升,只能浪費!

地方省市種植業規劃都力爭作大作強,種植面積翻番。這樣,全國種植面積將超萬畝,將導致中藥材嚴重產能過剩,價格暴跌!

這樣全國上下一致看好中藥材生產種植,國家多個管理部門也看好,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當前中藥材產能過剩,市場價格週期趨勢下行時刻,這樣的大背景下,再來百個藥企幫助百萬貧困戶,種植百個大宗品種,那麼,一石激起千波浪,實際執行會演變成千千萬萬個企業幫助千千萬萬個貧困戶種植千百個品種!

中藥材不是種得越多越好,多了是草!浪費社會稀缺的資源。類似這樣的行業發展問題,該不該種,該在什麼地方種,該種多少,不應該由看得見的手指揮的,而是看不見的手的選擇,山川河流大地天氣的自然選擇,也是市場的選擇。特別是本不該看得見的手出手,卻偏偏出手,而且,選擇在一個不當的時機,還在一個不當的方向上。

中藥材生產,要適度規模,要調結構,去過剩產能,去過剩庫存,要重視質量。同時,該現代化,該機械化,該科學化,又要市場化,信息化,流通升級……一句話打造現代化的中藥材生產和流通新的模式。

不應該在總規模上盲目擴張,應該穩定現在的大宗品種主產區和產地市場,調整次產區,不盲目發展新產區。中藥材道地產地的變遷,是歷史、人文、自然、市場的選擇,它的變遷不是看得見的手三五年的規劃可以完成的,需要一二十年,這樣的大周期大空間的遷移。道地產地變遷是市場經濟自然而然的,不是行業政策策劃的。

影響中藥材價格的相關因素

中藥材是農副產品,市價一般會跟著糧價走,但會滯後半年至一年,也就是落後一個生產週期。近幾年主糧價格下跌,玉米價格20141.20元,現在0.80元,跌去了三分之一。這樣,種糧的要改求種藥,直到糧藥收益扯平。沒辦法,中藥材價格明明知道跟著糧價走是跳坑,硬著頭皮,也得跟著跳下去!如此,大盤指數,最少要下降三分之一,或更多。

再說,宏觀貨幣政策,美國貨幣量化寬鬆,已過拐點。今年1215日,美國宣布加息。美元收縮回流,是未來三五年大趨勢。我國繼續實行穩健的貨幣政策,強調貨幣中性,這是一個利好消息,貨幣不會成為擾動中藥材價格的因素。

簡而言之,通脹過去了,資產價格弱通脹回歸了,但是,農副產品價格在成本線震盪,一個未來多年的新趨勢,認不認,都身在其中。

宏觀決定微觀,大局決定行業,糧價和貨幣,決定性地影響藥價大趨勢。過去國家保護糧價和通漲的長期現實,培養了我們固化的習慣性思維。時代變遷,一個宏觀大周期已經轉勢!千萬要重新認識!

綜上所述,中藥材市場供大於求,庫存疊加,水庫水位上漲到警戒線。生產還在擴張,未來水還源源不斷注入。中藥材商品價格週期性的大起大落,如今市價進入下行週期。看不見的手,調節乏力。主糧市場價格也處於低谷期。資金由寬鬆趨勢大周期演變為中性趨勢大周期,看得見的手還在燒火加柴引導種藥,這七個週期一致疊加,令藥價下行。認真想一想,中藥材市場價格跌落大趨勢,必然勢如流水落花春去也!

地方政府和行業看得見的手

黨中央對宏觀經濟定調:讓市場起主導作用(看不見的手),政府更好發揮作用(看得見的手)

政府的作用有三個層面:

1. 經濟的有效運轉,有賴於政府執行一系列重要的職能,如製定標準、制定規則、並利用行政、司法的力量保證這些標準和規則得到貫徹、執行。

2. 市場失靈時,政府有必要扮演媽媽餵奶的角色。在宏觀方面,當經濟發生過度的波動的時候,政府利用財政或貨幣手段,平抑經濟的過度波動。

3. 產業政策:按照主流的經濟學理論,充分競爭的市場機制可以為資源充分定價、最優化資源的配置並實現經濟產出的最大化。這裡並沒有產業政策的空間,政府只要做好前面兩項職能就可以了。但是,當行業中存在瓶頸的時候,在這種情況下,消除瓶頸為第一要務,這也正是政府實行產業政策的理論基礎。

第三個層面,理論界頗多爭議。我還是老思路,從實際出發,關於中藥材行業的行業政策,也是從過去和目前的實踐活動分析研究,不作純理論的爭論,而遵循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為官一場造福一方

我多年來一直特別敬佩甘肅王建忠老師,他從廿世紀九十年起,任甘肅隴西縣中藥材市場管理科科長,後升任隴西縣藥材發展局局長,為官一場,造福一方。大力發展中藥材種植生產,業績不言,事實昭聞天下,​​今天甘肅中藥材產業的光輝萬丈,有他點燃和傳遞的豐功偉績。

在他上任之前甘肅品種中,只有當歸有傳統的道地優勢,黨參和黃芪全國產地眾多,內蒙小綿黃芪,山西渾源等大錦黃芪,山西上黨黨參等眾星宛若天上銀河。經過王建忠老師的多年堅持不懈的努力,現在甘肅三大品種當歸、黨參、黃芪均成為全國最大的主產地,中藥材大宗商品中的三大明星。

目前,甘肅省作為國內中藥材主產地之一,種植面積為400萬畝以上,位列全國第一,產量達到了lOO萬噸以上,也是全國第一。,中藥材產值超過百億元,在全國位列前茅。

農民種植中藥材收益佔農民人均純收入的比重更高。隴西縣、渭源縣、漳縣、岷縣及宕昌縣的藥材收入佔農民總收入的比重30-40%,在一些主產鄉鎮村落,比重甚至達到50%以上。

可見,政府官員在中藥材行業的發展中,起到領軍的極其重大的作用,英雄造時世,這一點不容忽視。當然,天時地利人和的客觀大趨勢,大背景,時代造英雄,這一點也宜然。

中藥材扶貧企業取得實效

日前,農業部與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國務院扶貧辦、工業和信息化部、農發行聯合發布《關於印發中藥材產業扶貧行動計劃(2017-2020)的通知》,提出要凝聚多方力量,充分發揮中藥材產業優勢,共同推進精準脫貧。歸納為三百方針:百萬貧困戶脫貧,百家醫藥企業介入,種植百種大宗品種。

振東藥業集團在山西順平縣扶貧取得可喜成果,讓天然中藥材庫成了貧困山區農家的錢袋子。截至目前,平順縣中藥材種植戶數2萬餘戶,種植面積達50萬畝,總收入2億元,全縣農民收入近三成來自中藥材種植。

佛堂村的74戶貧困戶都種上了中藥材。如今,整個村198戶除留了點口糧地外,全都種了黨參,戶均收入達到了8500元。佛堂嶺村也成了遠近聞名的黨參村。

成功的主要經驗:

1. 適宜的自然條件

海拔300米到1800米的落差,獨特的地貌和氣候條件造就平順豐厚的中藥材自然資源。全縣有動植物中藥材300餘種,大宗中藥材67種,還有潞黨參、連翹、柴胡、黃芪等道地中藥材10餘種。。振東藥業獨具慧眼,把資源條件開發為產業優勢。規模化、標準化、產業化的種植生產帶動了貧困山區農家增收致富。

2. 傳統

過去百餘年,甚至更早,佛堂嶺村就有種黨參的習俗。不過一直都是少部分農戶種來貼補家用的。

3. 規模化、標準化基地建設

藥材種植從補貼家用到支柱產業,一切都源於2011年振東藥業集團與平順縣政府共同打造的中藥材基地項目的啟動。公司+政府+專業合作社+基地+農戶的管理模式,規模化發展50萬畝GAP中藥材種植。

4. 主動承擔風險

為了能夠樹立貧困戶種植中藥材脫貧的信心,振東藥業積極主動全方位、分階段承擔全程風險。

針對中藥材種子種苗價格高的問題,實行企業預付。由企業訂購種子種苗先期發放給農戶,採收後再扣除,大大激勵了農戶參與種植的積極性;

通過土地流轉,以反租倒包的形式對土地進行統一規劃、種植和管理,形成了集約化發展、機械化操作,使貧困戶有了土地流轉款和耕作管理兩份穩定收入;

中藥材成材週期長,價格波動大,為規避市場風險,鎖定種植戶利益,振東藥業對中藥材進行保護價收購。公司和農戶簽訂收購合同,以5年平均價為收購保護價,高於保護價時隨行就市,低於保護價則按保護價收購,打消了農戶的後顧之憂。

5. 建設深加工和物流倉儲全產業鏈

2013年,振東藥業在青羊鎮就地興建了中藥材飲片和立體倉儲廠房,延伸了產業鏈,目前倉儲藥材產值達1.5億元。

6. 責任落實到人

在產業整合過程中,振東藥業讓每一個中層幹部與貧困村結對子,通過精準扶貧項目,優先吸納貧困勞動力300餘人,採摘季節8500餘人打零工,有效覆蓋3萬餘人。

可見,中藥材精準扶貧,以中藥上市公司振東集團為代表,已初見實效。

看得見手調控市場

看得見的手要扶植中藥材單品種作大作強。

1. 人參是全國先行者。

人參產業規劃,資產抵押,成立人參投資公司,各大企業紛紛跟進。又申請批文:人參可作為新資源食品,開發保健品擴大需求等一系列舉措。目標很明確,追赶超韓國高麗參――也是我多年的宿夢,做大做強人參產業。

蒼天有眼,善待好心。人參真的如天之驕子,資本進場,游資追捧,羊群效應……其中,重大的政策之一是限制砍林種參,其實就是從人參產業鏈的源頭限制供地,限地宜是限產!

但是,出乎意料:人參起價,種人參就等於種鈔票,這時,吉林無地可種的參農,跑到了黑龍江租地種人參。有多少人?種了多少?原本人參小產區的黑龍江,天翻地覆慨而慷,現在成了人參首屈一指的主產區,今年產量在7000噸以上。目前,黑龍江人參的產量已經占到全國產量的70%。人參主產地這個金字招牌易主,從這樣的視角觀察,是吉林雙手奉送給了黑龍江!這叫正打歪著。煮熟的這隻人參主產地的鴨子,揭鍋才發現,在別人鍋裡呢!

人參創造了史無前歷的天價,上等家種人參1000元以上,小支條小抄還300多。是歷史一般低價的lO倍。連續五年高價就是看不見的手,在高舉人參種植大躍進的一面軍旗,於是產能過剩。掉價的半山腰,資本大舉托盤,這樣的結果反倒勢得其反,拖長了下跌週期。

莫遺忘,作強人參產業,偉大的目標:走名牌產品、名牌企業、深厚人參文化的金光大道!赶超高麗!關鍵不在國內人參價格炒不炒火不火。

2. 三七規劃

雲南省政府為單一藥材品種三七專門出台規劃,足可見對三七的重視程度!這在全國絕無僅有。從側面也可看出三七產業對於雲南省的重要性!

文件值得關注的內容:

2015年,雲南省三七種植在地面積達到100萬畝以上,當年可採挖面積38萬畝,產量近5萬噸,3萬多農戶從事三七種植。文山三七畝產由原來的50公斤提高到2015年的180公斤。

力爭將三七種植面積優化控制在80萬畝左右。

提高對三七資源的掌控力和話語權。長態儲備製度。企業開展三七收儲工作,通過定制與儲備對三七市場供需關係進行合理調節監管,以保障三七種植業合理有序健康發展。

3. 兩隻手協調

三七持續五年天價,引發五年種植熱潮。市場年需求2萬噸,而年產量5萬噸,市場已經嚴重供大於求。其實,市場的價格機制已經發出了信號,2014年末-2015年三七市場價格走低,這時,三七種植略有調整,但是,顯然沒有到位。

2016年市場價格再次被拉起來,這顯然不是市場供不應求的反映,而是反應了資本的力量,反映了人為掌控市場價格的意願。

市場價格拉起來,價格機制自發地起作用。市場這隻看不見的手,就是增加供給,減少需求。這和夢想控制市場價格的初衷背道而馳。這樣前三年累積的三七生產過剩的歷史問題沒有解決,又為未來更嚴重的供大於求,再添一把柴。

市場是不以人的主觀意志為轉移的,政府規劃要充分發揮市場在配置資源的主要作用。兩隻手協調,促進三七產業健康發展。

4. 陝西、山西、河北、蘭卅、香格里拉等,看得見的手規劃風起雲湧

山西省政府提出了到2030年,全省中藥材種植面積達到1000萬畝,中藥產業產值達到1000億元。

河北省做大做強中藥產業。到2020年力爭發展到120萬畝,帶動14萬人脫貧。

蘭州市促進中藥產業可持續發展。到2020年,力爭全市中藥材種植面積達到25萬畝。

  香格里拉中藥材種植面積增長迅速,從2011年的8370畝增加到2016年的26000畝,種植面積擴大了三倍。

各省市縣的中藥材產業發展規劃,僅僅列出少數例子。單個看都很美好。但是,把全國的都看一個遍,聯繫起來,綜合起來,嚇人一跳。

十一不可勝數的看得見的手合成誤區

別掉入合成誤區的陷阱!

一個企業,一個省份,精準扶貧,作大作強中藥材生產,種植面積五年翻番,規劃落實,致富一方。但是,若連鎖反應發生了,多米諾骨牌一個接一個地倒下,就形像地演義了這個世界事物之間的關聯、影響和最終令人驚嘆的變局!

可見,對個體而言是正確的事情,對總體而言可能未必正確。如果不了解這一點,就很容易掉進合成的陷阱。在日常生活中,合成誤區的現像比比皆是。比如,只有一個家庭購買轎車會大大方便出行,而當所有的家庭都擁有了自己的私家車之後,道路上可能車滿為患,誰都添堵了。政府開始了限牌限號限行,優先發展公共交通。

可見,日常生活如此,行業的戰略決策和宏觀調控也一樣。

道理很簡單,一個省生產面積擴種500萬畝,10個省就擴種5000萬畝,全國總產量將翻兩倍。再說,一個縣擴種25萬畝不多,100個縣市呢,2500萬畝,擴種的產量幾乎夠全國用一年了。就怕還多,多到你不知道那個縣也擴種了。

具體說,一個品種板蘭根,主產區大慶和甘肅,已經供大於求,如果全國新產區一窩蜂再種50萬畝就爛市了。上一次週期板蘭根就跌到2元,很慘!

全國種藥熱的結果就是產能過剩!市價下跌!

十二好心好手不一定辦好事

目前中藥材市場的庫存,一大批品種,庫存水位已經浮上了最高警示線!再鼓勵發展中藥材生產是火上澆油。

然而,很不幸:生產還在盲目擴張。不斷有新的推手:土地流轉大戶種藥材,新農村新的組織形態合作社種藥材,大企業聯盟搞基地種藥材,扶貧攻堅種藥材,主糧價下跌小農種藥材,看得見的手調控地方經濟,財政補貼種藥材。中藥材在今日之中國能受到這樣的厚愛有加,受寵若驚。的的確確,上述每一條種藥材的政策引導,都是好心好意,單獨看又都是上策。

不過,當一條又一條的種藥材的意向,全部集中在一個點,原本曬曬日光浴更健康,但是,把陽光通過聚光鏡聚焦一點,就會灼傷皮膚!中藥材產業承擔不起,需求吸納不了這麼大量如潮水湧來的供給量。火了的生產種藥熱,就是經濟學上一致性預期和羊群效應。如果大家都這麼看好,往往這事就壞了。

羊群效應也叫從眾效應,是個人的觀念、行為,向著與多數人相一致的方向變化的現象。

羊群效應,從眾心理,很容易導致盲從,而盲從往往會遭到失敗。

歷史證明:每次的生產大上大下都主要是新產區在折騰。所以,新產區發展中藥材生產一定要慎重!新產區不要輕易提倡要發財種藥材這樣不切實際的口號!

這樣看得見的手脫離實際瞎指揮的行為,三十多年以來,已經重複發生多次了,每一次市場的繁榮期,每一次中藥材價格普漲,都伴隨著頭腦發熱的盲動,特別是1998-2003年調整種植結構種藥熱,那一幕又捲土重來,歷史何其驚人的相似!2015年至今的種藥熱,這兩次,規模大,範圍廣,折騰的結果是勞民傷財。

孰不知中藥材的總規模和各個品種在商品大世界中,盤子很小,現在已經產能過剩了,還要擴大產能?非得爛市才罷休嗎?上一次爛市的慘狀還有誰記得?信息界的良心,應該呼喊: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

 

十三看得見的手扭曲看不見的手

看不見的手――市場只能解決效率問題。看得見的手――財政資金,即要考慮社會效率,更用社會財富二次分配,解決公平問題。

財政資金補貼種藥材,各地方政府,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對企業發展中藥材種植還有很多優惠政策。

一個村書記給大家算了一筆賬:我們按市場最低價算,三年之後連翹一畝地大概收入3000元,國家還要補助500;蒼朮一畝大概一萬元,國家補助500;豬苓一畝地收入在3萬元左右,國家補助5000元。按照這個算,效益是挺不錯的。

這樣的政策引導造成的後果是扭曲價格,扭曲看不見的手,讓市場失靈。最終,造成社會生產成本降低,生產盲目擴張,生產供大於求。

再如,中藥材兔絲子已經供大於求,市價從68元跌落到18元。傳統主產區藥農都虧得一塌糊塗。這時一個新產地東北的大戶來到安國市場信息部諮詢,分析師勸告:菟絲子還要跌價。千萬減種。他卻說:不怕,跌到13元也不賠,還得種!分析師問為什麼?他說:政府有補貼。

這個案例很典型,政府補貼的結果:一方面激勵新產區大規模擴種,一方面使他們的生產種植成本下降了。他們的成本等於實際成本減去政府補貼才是他們的真實成本。這樣老主產區18元成本,新產區由於補貼成本降低到13元,這樣,免絲子的市價只有跌到13元以下,新產區才能自發減種。

政府財政資金補助不止,市場中藥材菟絲子市價跌跌不休!

經濟學的十大原理之一是邊際理論。一個企業的成本收益更看重邊際成本和邊際效益,一個社會也一樣。實際就是再增加產量,取得的效益。中藥材生產中,千千萬萬生產者生產同一個品種,政府扶貧鼓勵新的貧困戶進入種植業,原本供大於求,更多新產區由扶貧再進入,則更加嚴重的供大於求。新進入者由於補貼而成本低,這樣,促使價格一跌再跌,社會總效益反而減少。

新產區因補貼而成本低,這樣社會邊際成本下降,引發價格跌下。新產區保本,老產區虧得更多,要虧掉相當政府給新產區補貼的那一塊金額。所以,這樣的生產擴張是不划算的。

不是規模越大越好,規模擴張到一定的邊際,生產增長反而效益下降,這是徒勞無功!

十四兩隻手都需要現代化

政府發展中藥材產業的初衷是難得可貴的,但是,應該把重點放在中藥材生產、流通、加工等現代化上,加強培育現代化的市場降低流通成本。鼓勵先進科學技術落實到中藥材生產中,降低生產成本、提高勞動生產效率。建設全國完善的信息系統,向藥農提供真實可靠信息,幫助藥農學會在中藥材市場中學會游泳。市場經濟的主體,在市場的大海中游泳,必須經歷潮起潮落的鍛煉,不可能永遠躺在搖籃中成長。

1. 看不見的手現代化的選擇

市場經濟的價格自發地波動,是市場的價格機制在工作。一般情況下,看得見的手不適合替看不見的手工作。價格揮動著指揮棒,指揮供給和需求的量,以便達到均衡價格,最大效益地有效利用稀缺的資源,創造社會財富。

中藥材市場的現代化,彷彿蓋三層大樓:一樓是現代化的現貨崙儲物流,這是中藥材市場現代化的基礎。由此傳統的現貨交易,升級為現代化的現貨交易。這是千秋萬世的基石。不蓋一樓,就建二三樓就是空中樓閣。

二樓是電子商務平台,由面對面的交易模式,轉變為背靠背;由熟人交易,轉變為陌生人信譽交易;由一對一交易,轉變為集合競價的平台交易,總之,由傳統有形市場交易,轉變為移動互聯網交易。這是交易模式的現代化。其目的是提高交易效率,降低社會成本。

三樓是期貨交易。期貨是人類社會市場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的創新。現貨市場和期貨市場,分別是一個完美市場的兩條腿,缺一不可。

世界期貨市場產生於十九世紀中期美國的芝加哥現貨糧食等農產品交易市場。由於農產品生產週期長,產新季節短,和全年需求的矛盾,市價波動大。給生產者和使用者都帶來市場價格的風險,所以,市場自然創造出可以發現價格和套期保值的期貨交易。

中藥材原料藥大宗商品,明清時代的傳統市場,春芽破土般出現了大貨囤積居奇的典型案例。1984年中藥材市場放開,廿世紀九十年代未,自發的大貨儲備,實際就是以現貨作期貨,今天實進,為了遠期賣出。典型案例是中國藥材公司儲備黃連、羌活、羚羊角等。廿一世紀初康美囤積三七,一時成為藥界明星。回顧歷史,說明中藥材市場在前進中,不斷探索,不斷創新。而2016年,18家出資50多億大量收儲三七,不過是中藥材市場準期貨的一水東流而巳,也是在沿著世界經濟必由之路,在途中,最終中藥材現貨市場一定會衍生出中藥材期貨市場。

但是,天下之事是複雜的,不是一個平面,一條直線。而是非線性的。

看看虛擬世界的風雲變幻,令人警醒:比特幣期貨上市第一天,曾經三次熔斷,就是因為投機大漲導致,任何投機品一旦和期貨扯上關係,都很容易導致失控。

自從誕生比特幣以來,總共暴漲了2200萬倍,這是世界歷史上最大的泡沫,遠超鬱金香泡沫。

資本的力量在創造奇蹟,但是,貪婪的資本也在毀滅奇蹟。千萬別走成也期貨、敗也期貨的老路,少數金融大鱷操縱市場,收刮盤剝中小投資者,社會兩極分化,社會矛盾難以調和,不知道社會最終選擇改革宜或革命的宿命輪迴。

所以,期貨的規則和監管是重頭戲。

2. 兩隻手協調發展

兩隻手才是健全之美,兩受手協調才能創造歷史。

中藥材市場需要升級現代化,中藥材流通體系需要現代化。政府的行業引導,深刻全面認識實際情況,當前,中藥材生產種植業要去過剩產能,去累積庫存,調結構,補短板,重質量。

政府需要遵循市場規律,要有前瞻性,全局觀。該交給市場的,即市場機制能夠調整的,不可越俎代庖。特別是地方政府不要盲目求追求生產規模和價格提升,要穩中求進,穩量重質,這樣中藥材行業才會穩定健康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