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荷蘭屋頂農場公司宣告破產

 

 

蘭業感言篇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門戶之見與蘭花研究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近日為撰寫一篇論文因此重新研讀一些學術論文與栽培手冊。發現將這些資料列舉排比,倒也可以發現一些有趣的現象。

一、蝴蝶蘭的栽培日夜溫度

1.      25-30(台糖蝴蝶蘭栽培手冊)

2.      25/15 日夜溫度 (太田,1991)

3.      30/25 (Kaziwara等,日本,1992)

4.      30/30 (KubotaYoneda,日本,1990)

5.      28-32 (Blanchard等,美國,2005)

6.      20/15 (LootensHeursel,比利時,1992)

7.      28/26 (Anthura公司,Floricultural公司,荷蘭)

8.      20/20 (市橋,日本,2008)

二、蝴蝶蘭的催梗溫度

1.      25/20(日夜溫度,台糖蝴蝶蘭栽培手冊)

2.      17-25(Blanchard等,美國,2005)

3.      20/18(AnthuraFloricultural公司,荷蘭)

三、蝴蝶蘭大苗的光量

1.      15000-20000 lux (台糖蝴蝶蘭栽培手冊)

2.      100-300 μmol m-2s-15330-16000 lux (Blanchard等,美國,2005)

3.      130 μmol m-2s-18000 lux (太田,日,1991)

4.      180 μmol m-2s-19600 lux (LootensHeursel,比利時,1998)

5.      5000-8000 lux (Anthura公司)

6.      4000-6000 lux(Floricultural公司)

7.      13000 lux (大田等,日本,1991)

8.      11000 lux (漥田等,日本,1994)

 

除了上述資料,只要在Google搜尋網站,填入英文"Phalaenopsis""Culture"等關鍵字,即可得到更多的網站資料,那麼蝴蝶蘭栽培最佳日溫,夜溫與光量是什麼?即可由各網站找到更多數據,但是就是無法得到完全相同的數據。

如果看看蝴蝶蘭的原產地,此種多樣性的栽培環境條件即可得到解答。原生種本來來自不同的地區,各有其不同的環境需求。大自然的安排本來就是如此。但是台灣學術界自1980年代及樹立了一個魔咒,所有的蝴蝶蘭都市相同習性,栽培30/25,催花25/20℃。這個魔咒成了金科玉律,不能懷疑,不能挑戰。

以學術研究的立場而言,在進行研究時只能以有限的品種進行研究。研究人員最大的忌諱就是以一個或少數品種研究的結果,宣稱所有的蘭花都是適用於此。此種謬誤在西方哲學則稱為"執一以廢百"。研究人員無論其研究結果是如何的精湛,只要執著此"執一以廢百"意見,他的研究結果反而限制了自己的視野,妨礙了此產業,這是狹義的門戶之見。有一篇期刊論文,其篇名為"Temperature during the day, but not during the night, Controls flowering of Phalaenopsis Orchids"。只要到台灣,中國,日本看看山區溫室之催花作業就知此篇論文之標題是否太過武斷。

狹義的門戶之見已是將自己研究的論文內容加以堅持,自認為可放諸四海皆準。廣義的門戶卻是以師生之情誼,延伸至各官學研界,成為一種相互照應,相互牽引,只論門派不論真理之歪風。只要不是自己的門派,則力加排擠,去之而後快。更可怕的門戶之見是以科系為門戶,非我科系即是異族,非排擠不可。

20102月,看到一個頭銜十分冗長的機關"農業生物技術產業化發展方案推動專案小組"一份會議記錄。此單位綜合"各界意見",對蘭花產業提出如下建議。除了品種權,舉辦蘭展,建立生產履歷等三個老口號,相關的技術問題列舉如下:

1.      栽培標準作業程序(SOP)

2.      建立蝴蝶蘭全球行銷體系

3.      建立蝴蝶蘭全球技術服務團隊

4.      加強品種生理特性研究

5.      加強海運技術研究

6.      加強生產自動化研究

7.      加強蟲害病毒問題之研究

這些問題是在20102月的官方文件提出。而在200771026期的商業周刊,在2002年後的BSE網站文章,都可看到相同的問題。對於蝴蝶蘭產業的技術問題,其中加強品種生理特性研究在2010年官方文件第一次出現。在2010年之前,台灣的官學研界永遠喊著30/25栽培,25/20℃開花之魔咒。台灣農業研究的深層問題,門戶之見已盤根錯節存在此學術圈。

        宋朝李格非在其文章"洛陽名園記"有如下數語"天下之治亂,候於洛陽之興衰;洛陽之興衰,候於園囿之興廢而得"。簡單數句即述說由園囿興衰以見天下之治亂。以古喻今,園囿之興廢在現代即是學術界之強弱。學術研究已是蘭花產業競爭力的最後一道防線。台灣自根部毀掉此防線的即是學術的門戶之見。狹義的門戶之見可由更多研究論文加以修正。例如自1997年至2010年,官方文件終於出現"蘭花生理研究"。但是廣義的門戶之見在於人心的病毒,何處可尋得解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