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日本蝴蝶蘭產業與台灣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台灣蝴蝶蘭自趣味栽培至大量生產,最大的轉折點是日本市場的開發。由於有日本蘭園的委託代工,才奠立台灣蘭花產業的基礎。但是近年來,台灣蘭業因輸美溫室之興起因而將市場重心轉向為北美洲。外銷日本市場的數量與金額反而退居第二。近兩年,這種市場萎縮現象更為嚴重,因此台日蘭花產業合作方式開始進入第二階段。這種變化原因還是要由日本蘭花產業的生產與行銷結構談起。

日本蝴蝶蘭產業很少有公司化的產業,反而可以稱為三百多家家庭蘭園所組成的產業,以家族經營方式從事蘭花生產。日本蘭界是傳統結構,此行業中"大老""長輩"之角色對行銷有決定性影響。

日本蘭花的行銷也是自成一個系統。荷蘭為拍賣市場,美國為批發市場。日本則是經過數層的管道才得以進到拍賣市場,再經由多層階段才到達消費者,在以前經濟繁榮,蝴蝶蘭盆花售價得以三株一盆,三萬至五萬日圓的天價時代,這些多層管道所添加成本對於蘭園而言尚可忍受。但是在經濟持續蕭條,終端價格下跌時,中間管道承銷人員不可能失去收入,因此向下殺價。吸收這些差額,就是最基層的蘭農。因此自去年開始,蝴蝶蘭開花株產地價格開始下跌。

日本蘭業重信譽,因此與台灣的蘭園來往是自朋友交情開始。生意買賣與友情是交織而成。但是近數年來,日本蘭界老成凋零。台灣蘭業所建立的人脈也因人事變動而漸漸萎縮。這是因人際關係引起之種苗行銷問題。蘭園下一代再從事蘭花生產的意願又是逐年消失。

種苗生產的技術問題,例如種苗品質認定不一致,種苗病毒與帶菌,開花品質不佳等老問題。這些技術問題已是討論多年的問題。日本蘭園面積小,溫室結構過度複雜,環控設備功能不足,這也是數十年累積的問題。生產設備不佳,維修或更新成本高昂。收入不佳則無能力再投資更新設備,不完備的設備難能有好花。這樣形成了惡性循環。

日本蘭花產業正面臨一個重大轉折,此種轉折並不只發生於蘭花產業,也發生在其他農業產業。如果日本農業本身無法解決這轉折問題,日本傳統農業只有逐漸凋零消失。依附於此傳統蘭業的台灣種苗供應者也為之受害。因此台灣蘭花產業對日本的行銷必須重視此農業形態改變問題。

日本農業的根本問題即是小面積,小規模。高成本的生產方式已失去其國際競爭力。傳統行銷管道,自生產者至消費者中間層層管道,使得流通成本大大提昇。更使農產品在市場失去競爭力。日本花卉行銷人員預言日本將引入更多外國農產品。

在技術面,必須自小農式生產開始改變。依賴經驗累積技術的方式已無法應對此時代。有競爭力的蘭花產業,要走向企業化經營。生產技術必須能夠系統化與數量化。而不幸地,這正是日本傳統農業之缺失。這種缺乏系統化,缺乏數量化的技術問題,在日本學術界的研究結果都可以發現。日本蘭花研究進行最早,但是就是無法產生一本企業經營使用的栽培手冊。日本書店所銷售的蘭花書籍是為趣味栽培者而寫,而不是為企業經營而寫。趣味栽培與企業經營之分野,在台灣蘭花產業發展史中早可見到。

日本政府在農業上的使力是在小細節上認真做事,但是對於此種結構性的問題數十年來提不出具體辦法。以近年來日本政府大力推行的植物工廠為例,最後得利者只是那些搭建植物工廠的工業老闆,而不是使用植物工廠的農民。只是以"植物工廠"之噱頭宣傳,而不敢正視其蔬菜產品高度耗能,高成本無競爭力之事實。

日本此種農業正面臨大轉型考驗。而台灣蘭花產業與日本蘭界之來往就衍生數種型態,最佳的狀況是延續以往的合作關係,雙方是朋友,也是生意伙伴。台灣仍有一些公司或是蘭園,因為種苗栽培技術優良與雙方來往友誼穩固,因此對日本能夠維持著良好的出口生產數量。這種經營方式不容易消失,但是也不容易擴張

另一種狀態是至日本購地或租地,用以建立海外生產基地。以日本人之排外性,此種計劃成功性不大。而且開花株的行銷還是受到原來管道所限制。

再來是蘭園與日方蘭園合作,以股份分配方式合股經營,台灣可以以種苗做為投資合作的股份。但是此種方式的日本蘭園生產,仍然擺脫不了終端市場下滑因而導致的產地價格不高的命運。如果台灣種苗無標準生產技術,日本合作的蘭園也無標準技術可銜接,品質提昇之可行性不高。因此如果要在日本市場重新建立蘭花市場,而不再是沿襲傳統方式,那麼必須有另一種思維,有另一種大格局。

在市場訴求方面,蘭花的終端市場不能只停留在禮品市場,而是在消費者市場。以消費者買得起,願意購買的開花株為訴求。因此價格為消費品價格,品質為個人喜好單株性商品,而不是送禮用組盆盆花。品種的花型花色都必需重新思考與篩選。

在生產技術方面,要建立自組培苗至開花株全程且完整的系統化技術。自台灣到日本,每個環節到要能夠環環相扣。生產過程能夠追蹤,能夠進行品管。

在市場行銷方面,必須結合流通業與行銷業。只有結合流通業,才能減少自蘭園產地至消費者之層級。減少了中間的流程才能確保生產利潤。有行銷人才加入,才能將開花株訴諸於消費者。

對日本市場此種新的經營方式,這種新思維需要許多配合條件:

1.       需要資金。不論是日本現有蘭園的更新,或是購買土地,另建基地。只要再加上種苗費用,那都是一大筆資金投資。

2.       品種與生產技術:日本送禮市場以大白花為主。然而一般民眾消費市場則是要有其他選項。不同品種的生產技術需要建立。產品的包裝技術更與傳統盆花不同。

3.       市場行銷與流通業的引入:如何藉由量販店,如何藉由便利商店或連鎖花店等場所以不同方式出售產品,如何搭配其他商品共同行銷?

4.       觀念與決心。這是最艱難的部份。對於這種保守自大的生產團體,這才是最難克服的問題。

日本蘭花市場是台灣蘭花產業的奠基者。此市場不再如同以往的風光。未來又是如何?有眼前的問題,有未來即將來臨的問題。有表層的問題,也有深層的問題。如何永續經營日本市場?這也是考驗著台灣蘭界的能力與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