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20104月北京行-亂世出英雄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今年四月中旬到中國北京參訪,重點是參觀第12屆中國國際花卉園藝展覽會。在中國大陸此展覽會一年於上海,一年在北京交替展出。20072009在上海,20082010年在北京。對蝴蝶蘭產業而言,真正的盛況是在2007年,會場可稱為蝴蝶蘭展示場。而在2009年,國際蘭花產業陷入衰退之時,上海的展覽尚未看到那蕭瑟氣氛。全世界蘭業重新調整之時,2009年的上海展覽會未看到此"Game over"場面。但是2010年的北京展覽會,則是正式進入"Game over"。代表一個階段的結束,但也是另一個階段的開始。在過去的展覽會場,處處可以看到蝴蝶蘭公司,甚至資材或溫室等公司,也應景在其展出設備之旁,擺上一兩盆蝴蝶蘭為裝飾。但是今年的北京會場看到是一個蒼涼之感。整體規模已遞減,展出的蝴蝶蘭廠家,也不超過十家。會場中出現最多的作物是火鶴花,鳳梨花,菊花等作物。這些展出作物幾乎是荷蘭Anthura公司網站上占有首席的作物。也可看出這波金融風暴與蘭花產業風暴下,誰是真正的贏家。

中國大陸蝴蝶蘭產業經由三個階段。在2001年至2004年是開創階段。做為一種新奇的花卉作物,在年宵花中每株百元人民幣以上的售價並不是難事。在2005年,開始有了生產過剩的問題。但是2006年下半年開始歐洲種苗的瘋狂搶購潮,使得2007年間大陸蝴蝶蘭種苗有外銷三千萬株的記錄。因此也促成更多新的蘭花公司投入此產業,這是第二時期稱為幸運期或大量擴充期。但是此種幸運時期十分短暫。在2008年下半年,國際蝴蝶蘭數量生產過剩,加上金融風暴對消費市場的影響,中國大陸蝴蝶蘭產業在2010年進入第三階段。此階段則稱為亂中求生之時期。

中國大陸的外銷市場,韓國與日本的數量有限。歐洲的外銷數量大幅度遞減。目前只要以已抽梗的雙梗小花種苗為主力。中國與加拿大附介質外銷之協議已完成。但是在北美洲花卉消費量下滑的影響下,在近期內外銷成長量不大。因此中國大陸種苗外銷其盛況已不再,要再創造下一個盛況不能再等待奇蹟。守株待兔的時期已結束,必須依賴自己的能力爭取外銷市場。金融風暴終有沈寂,盲目生產的蘭花業者也逐漸退出市場。在市場供需正常化之後,大陸蘭界尤其是台商,要如何面對新世界的新市場?

在內銷市場方面,花卉作物栽培者如果發現蝴蝶蘭的利潤有限,當然將栽培作物轉為火鶴花,鳳梨花等其他作物,因此造成蝴蝶蘭種苗供應者的行銷問題。例如2010年年宵花最熱賣的作物是鳳梨花與火鶴花。在2009年,對中國大陸蝴蝶蘭產業而言,宛如自天堂下墜入地獄。2007年的種苗外銷量暴增,那是天上掉下的禮物,產業一下子提昇至天堂。2008年之後蝴蝶蘭生產過剩,加上全球金融風暴,則使此產業急速墜入地獄。

2008年,中國大陸種苗公司過度著重於外銷市場,尤其是歐洲的小花市場。在外銷受阻之後,又組培場急速減少組培苗產量。在2009年,大陸年宵花的組培苗生產量有限,因此也造成20103-43吋種苗短缺。但是這種短缺不是來自花卉市場已回復盛況,而是種苗生產者生產量緊縮的結果。

2008年之後,大陸散戶方式生產內容為夫妻2人,種苗2萬株,租下2個大棚生產。此方式在大陸擴散崛起,使得生產面積與生產數量擴增,但也造成市場資訊的混亂。在本國市場資訊不明之下,國外蘭花市場亦是混亂不明。因此2010年可稱為混亂的一年。在混亂中能夠重建次序,能夠撥亂反正,則是蘭花產業的英雄豪傑。

大陸蝴蝶蘭產業對於國際市場與其國內市場都是面臨新的考驗。第一個考驗是蝴蝶蘭此作物的定位。如果蝴蝶蘭只是定位在年宵花,只有在一、二線城市行銷,而且消費者只有注重價格高低而不在乎品質,那麼此花卉產業只有縮減國內市場,將國內市場讓渡於便宜的切花與其他盆花。如果蝴蝶蘭的銷售時間可以擴大延長,可以進入日常生活,行銷的城鎮更加普及,而且品質可以在價格上反應。那麼大陸蝴蝶蘭產業內銷市場尚有可為。

<真英雄,真豪傑>

在亂世中成為英雄豪傑,不是等待,也不可能無中生有。而是真工夫。真工夫有對內也有對外。

1.      對內瞭解自己的公司,自己的生產基地。制度面包括公司的組織,各級研發、生產、行銷幹部與員工的能力,公司的管理制度等。生產面需要瞭解基地的溫室結構、環控設備、環控能力等。以山東地區為例,夏季氣溫如果提高2-3度,溫室降溫能力是否具備。北方如果暴風雪比以前增厚30公分,溫室屋頂能否承擔?生產基地每一細節都是必須重新檢討。

2.      對內瞭解自己擁有品種的特性。例如在栽培,抽梗與開花時期,其日夜溫度、光量、光週期等需求條件,對給水給肥的肥份吸收能力,對病蟲害的敏感程度等。

3.      對外瞭解市場的需求。由市場需求以決定生產。而不再是如同以往純粹自己選擇品種,選擇種苗生產之尺寸,再等顧客上門。

4.      對外有能力串聯上中下游的生產技術。除了掌握自己生產所需技術,也能為下游顧客提供生產技術。

對於荷蘭花卉公司而言,這些已是行諸多年的基本知識。荷蘭花卉產業不是天生的強者,而是經過百餘年的起起伏伏,自我反省後對花卉產業經營所建立之基本知識。因此在荷蘭自然形成了種苗公司與生產公司兩種型態之行業。種苗公司即是此行業之領頭羊。

因此在2010年之後,真正的贏家不在於公司規模,而是公司的實力精純。種苗公司能夠選種、育種再生產種苗,固然有其領導地位。個體戶能夠依據自己基地之位置,大氣狀態與市場需求而慎選種苗,把握開花時間,及時送達市場。小個體戶仍有自己的一片天空。

對於國際市場而言,那奇蹟作物的時代,對顧客一視同仁,對於生產的品系毫無差別,只要有種苗或是開花株即可獲得利潤的時代是一去不返。在國際市場上,生產者提供的開花株則因季節性、地域性、文化背景、特殊節日等影響因子而有所不同。換言之,品系的選擇要更細緻,更用心。以日本為例,不再只是單梗高莖大白花的禮品市場,個人消費花之市場早已開始。歐洲也不僅有是四吋雙梗小花。已經有2吋,3吋,4吋與5吋等不同的商品。為消費市場量身訂做,客製化生產的時代已來到了蝴蝶蘭產業。

因為多樣化市場,在荷蘭已不再是1公頃,4-5個相同品種的生產方式。但是在亞洲,一棟數百坪溫室內放置數十個品種的生產方式也已不具效率。因此在品種種類與單一品種的生產數量之間要求達到一個平衡。這些生產計劃之規劃,生產時程的安排等,都是真工夫的考驗。

未來的國際蝴蝶蘭市場將趨於穩定,價格將不再提高,只是維持於獲利之水準。因此控制成本,掌控出成率都是基本條件。歐洲種苗公司在此新世紀並未有絕對優勢。但是他們也不斷建立公司的利基。例如到世界各地收購品種,不斷地育出新品種,到印度等低工資國家建立組培苗代工廠等。在此蝴蝶蘭產業蕭條的時期,也正是準備下一次再起的時期。成功的蝴蝶蘭產業經營者,也不只是犯錯最小的人,而是有大格局,有知識,有器度人才。

<回思台灣>

台灣蘭花產業,早已是國際產業的一環。大陸蝴蝶蘭產業由台商開始,現今海峽兩岸各自發展成為不同的經營型態,然而面對的基本問題仍是相同。對大陸蘭花產業的觀察反省,或許對台灣蘭花產業也有助益。現今在生產面台灣蘭花產業與大陸產業之交集將只是新品種的引入大陸與在當地量產。在制度面則有許多相近之點。

台灣蘭花產業自1990年代走過了二十年。有起伏,有盛衰,總量增加有限,但是總是持續的發展。因為台灣此蘭業的內涵就是有著台灣文化的韌性。只可惜當今台灣全體蘭花產業的努力成果卻被少數人員所壟斷。這些人自稱是蘭業的主流者,結合政治與媒體,往自身貼金戴銀,卻對蘭花產業世界性的發展現況缺乏認知。只是將蘭花產業的光環做為政客角逐直轄市長的工具。所幸台灣產業並不是這些小人物所能主宰,台灣產業已度過近兩年的險灘與漩渦,正朝向遠方。只可惜在現今格局下,無法開創大格局,無法撐起一個大場面,這是台灣產業發展二十年來最令人惋惜的結果。

<展望>

2009年,由不同國家的展覽會場都可以瞭解蝴蝶蘭產業是否到達成熟,到達轉型階段。台灣,日本,歐洲等地的產業都已走過過去那段光輝的歲月,而步入新的型態。中國大陸的蝴蝶蘭產業,則在2010年總算到達"Game over"。必須真正的面對未來。

一個階段的結束,即是另一個階段的開始。未來蝴蝶蘭全球市場,即是精緻化,差異化,客製化。因此蘭花還是最高單價的花卉,蝴蝶蘭還是不可取代的盆花。蘭花產業不會自花卉產業中消退,未來的蘭花產業門檻愈高,技術要求愈高。因此在2010年之過渡時期,即是回首自省的開始。回思自身經營的公司,自身工作的蘭園,對自己栽培的品種,對於消費市場,對於蘭花產業的作業項目的關鍵內容。自身能瞭解多少?能夠掌握多少?

蝴蝶蘭產業已走過奇蹟作物之時代,走過暴起暴跌之時期。在經過此段考驗,能生存茁壯者才是真正的勇者。因此在此亂世中能夠脫穎而出,才是真英雄真豪傑。因此

"試看明日之域中,竟是誰家之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