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美國蘭花溫室種大麻

 

 

蘭業感言篇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有關品種權協議的知識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今年630日自由時報有份讀者投書,題目為"品種權協議,輸了一大塊",作者是台大郭華仁教授與謝銘洋教授。在74日則由中央社以新聞稿方式刊出農委會的回應。有關兩岸品種權協議內容一定會對於台灣蘭花產業最敏感的品種權問題有所影響,因此台灣蘭花蘭界尤其是育種者,必需瞭解這些相關的法律知識。

有關兩岸品種權因為"農民免責規範"在海峽兩岸有不同的規定,因此未來對於品種權利的維護將會衍生爭議。

品種權保障規範在國際新品種保護聯盟(UPOV)的公約有兩種:

1.      UPOV1991年新公約:除了已公告特定的水稻品種農民可自行留種使用。其它育種者培育之品種,不可留用種植。

2.      UPOV1978年舊公約:只有限制農民不可販售種苗與種子。但是品種權不及於收穫物。

台灣適用UPOV1991年新公約,中國仍然依據1978年舊公約。郭教授簡單易懂的比喻如下:假如台灣有一個桃子品種在中國申請得到品種權。中國農民買了一株種苗,自行繁殖1000株幼苗自己種植,只要不賣這1000株種苗就不會受罰。這1000株桃樹每年生成桃子,農民將桃子(收穫物)送到市場賣出並不犯法。

由於這種UPOV新舊公約的不同,可以看到未來蘭花品種將衍生的問題。

1.      台灣的蝴蝶蘭在中國取得品種權。有家公司買下一株蝴蝶蘭作為母本。使用其花梗用以進行組培苗繁殖,可以量產成為數萬株組培苗。組培苗自組培瓶取出後移植健化成小,中,大苗再成開花株。因為中國採用UPOV1978年舊公約,因此蘭園出售510萬的開花株,因為是收穫物,因此不能處罰。

2.      蝴蝶蘭自組培苗至開花株,各階段的小苗,中苗,大苗,抽梗苗在品種權協議上要如何確定是屬於種苗還是產品(收穫物) 由那些人依據那些標準加以認定?

3.      對於果樹而言,一棵桃樹種苗要繁殖至數百株,數千株,需要許多年。一株香蕉,繁殖速度成種苗則快了許多。一株蝴蝶蘭藉由組織培養繁殖,在2年或3年,即有大批複製品。

4.      依據中國實施的UPOV1978年舊公約,台灣的育種者在中國申請了品種權,要如何保障自己的權益?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每一個品種能以高價賣斷給予對方。至於品種權的問題,則交由大陸買主自行處理。

對於郭教授提出的問題,在74日中央社的新聞稿,刊出台灣官方的回應。內容如下:

"確實有疑慮存在,目前只能待ECFA生效後,透過兩岸政治協商,呼籲中國大陸修法,改遵循UPOV 1991年新公約"

"最終則待中國大陸整個社會進步,真正遵循國際智慧財產保護觀念;否則法修了,實際卻不遵從,短期內法治作用也不會立即見效"

在一週之內看到此兩篇報導,特別敬佩郭華仁教授與謝銘洋教授的學術良知,不愧是台灣大學的真正教授。

所謂的"兩岸智慧財產權保護合作協議"能否保障蘭花育種者的權益?在一家私立大學法律系的招生廣告中,其標題如下:

"法律不會保護好人,法律只會保護暸解法律的人"

這個標語如此殘酷,但是卻是事實。

台灣的蘭花產業以品種自豪。"品種權"能否保護育種家權利?關鍵在於育種者是否瞭解相關法律條文。如果迷信"品種即是一切""有品種權即有保障",面對法律與條約本身細部內容都不加以瞭解,到頭來也只是白忙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