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長途越野賽與蘭花產業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20107月下旬來到荷蘭。以前到荷蘭參訪是10月或是11月,今年則是在夏天來到荷蘭。白日氣溫18-22,無夏季之酷熱,然而上週此地區卻是盛夏大熱天。

在三天的參訪,看到了此一年來荷蘭蝴蝶蘭栽培技術的改變:

1.      冷房之冷氣由下向上,維持植株附近的低溫,更能有效吹乾植株而減少病害。缺點是此種主動式低溫通風方式仍是耗能。

2.      在日溫增加,日照量增加時,相對增加肥料濃度。目前正在探討日間最高日照量與累積最高日照量之忍受值。

3.      裝設近紅外線葉溫量測裝置。以噴霧配合通風,使得葉片溫度不得高於氣溫。

4.      催梗溫度為日夜溫20/18℃,但是開花溫度改為18/20℃,以避免花梗太長,並且調節產期。

5.      在催梗與開花時期補充CO2,使得花朵數目增加。

        在拍賣市場的拍賣價格中,蝴蝶蘭與其他蘭花的價格仍然是偏低。一方面是供給量仍然超過需求,尤其在此夏季。另一方面是消費者對於品質低落的反應。在2006年下半年,一窩峰的湧入此蘭花生產行業,不考慮自身溫室結構與環控能力是否適合栽培蝴蝶蘭,不考慮自身栽培技術是否成熟。大量低品質的蝴蝶蘭盆花進入市場,造成消費者的厭倦。蝴蝶蘭之美無法顯現,價值感無法被肯定。

在國際競爭下的蝴蝶蘭產業,宛如一場長期的越野競賽。

荷蘭蝴蝶蘭產業已走向兩極化。一邊是溫室環控設備愈加完善,栽培技術愈加進步,不斷地要求更好。另一邊是沿用其他作物之溫室設備,依種苗公司之栽培手冊照本宣科的進行栽培作業。由於近年來大環境急遽變化,這些環控能力不足的溫室,不能自我調整生產技術,品質無法提昇,在市場逐漸的淘汰。

在越野競賽中,考驗選手的體力與耐力。又由於比賽路況事先並不知曉,也考驗選手的學習能力。因此往往在比賽的初期,看到選手的步伐,即可知曉那些選手注定淘汰。不必等待其出局,即可知曉其結局。當比賽進入中段,由選手的體力狀態與應變學習能力,即可知曉那個選手是贏家,將是未來的冠軍。但是如果參賽的都是好手,根基好,訓練足夠,又能在比賽過程中不斷地學習,那麼在比賽全程都無法預測誰是真正的贏家。

在荷蘭看到不同的公司與其不同的產品品質。在2010年夏季已可知曉那些公司注定出局。在美國在日本也是如此。只是台灣的蘭花產業,有股市化的本質,又有政治力量介入。此種複雜的蘭花產業生態,已不是由技術面,制度面與理念面能夠加以評斷。海峽兩岸的蘭花產業,早已離開蘭花產業之本質,因此不適用此篇文章中越野競賽之比喻。

荷蘭的蝴蝶蘭產業正在進行一場淘汰賽。因此留下來,足以持續競爭的蘭花公司都是強者。未來在全球蝴蝶蘭產業的競爭者也是這些公司。但是其生產制度與生產方式在基礎上存在嚴重的錯誤。荷蘭蘭花種苗公司雖是強者,但已暴露出其生產制度的基本問題。因此全球蘭花產業的機會還是無窮。以目前的經營方式,荷蘭種苗公司是無法獨霸天下。

        機會不是等於幸運。2006年下半年的幸運已呈現其不幸後果。2010年後機會來自做好準備的經營者。面對未來的國際競爭,2010年之後成功的公司除了生產技術,除了管理制度,還要有完備的資訊收集能力,還要有迅速解決問題的研發能力。因此2010年之後成功的蘭花事業經營者,其團隊更加多元。有生產,有管理,有資訊收集,有研發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