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日本埼玉縣的兩家蘭園

 

國立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在今年8月的東京行,特別到達埼玉縣的兩家蘭園。這兩家蘭園各有1000坪與2000坪,每年需要自台灣進口大苗約10萬與20萬株。其溫室結構仍然是日本的傳統溫室,有內外遮蔭網與側面遮蔭網。環控設備有加溫機械與加溼機,而最重要的設備是冷氣機,這是此兩家蘭園的法寶。藉由冷氣機可以在夏季仍然能夠使得溫室內部溫度維持26-28之日溫與18℃的夜溫。在此種日夜溫度之下,正是V3大白花抽梗開花的最佳環境。由於日夜溫差為8-10,使得花梗延伸至足夠長度。此環境產出的長梗大白花,花朵大小具有13公分,每梗有10-14朵花,這正是大白花的極品。但是為了得到好的開花品質,V3大白花之開花期光量必須維持強光(25000lux)。低溫強光控制則造成昂貴的能源需求。這兩家蘭園的經營特色即是以高成本的設備與能源,以得到高品質的大白花。"花更多錢賺更多錢"即為此兩家蘭園的經營方式。

日本大白花之需求時間有其季節性。供貨時間如果無法及時,則得不到好的售價。有良好的溫室微氣候,才能掌握供貨時程,因此具備好溫室與好環控設備才有好品質,才能掌握時程。但是好溫室與好環控設備所衍生的增額成本則必須在售價中求得平衡。

日本的蝴蝶蘭市場以大白花為主,目前是V3品種的天下,在所有生產條件都完備之下,要得到12-14朵大朵白花並非難事。以3株組盆,合計40朵左右的組盆大白花在觀賞上十分壯觀。V3大白花除了其花朵大小,最吸引日本蘭園還是其生理特性。

傳統的日本大白花品種幾乎都是低溫特性。栽培日夜溫度為22-25/18-20,催梗溫度為18-20/17-18。V3是高溫品種,栽培日夜溫度為28-33/23-26,催梗溫度為28℃/23℃以下。由於這種生理特性,在台灣進行高溫栽培,送到日本以適當的溫度不必過度低溫即可催梗。尤其白日催梗溫度為28℃以下,比起傳統日本大白花需要20℃以下之環境,冷氣催花之能源已大為節省。V3品種因此成功搭起了台灣與日本分工栽培,接力生產之橋樑。近年來,要再找到一個適合台灣與日本接力生產之品種已是不容易。

同樣的V3品種來到日本各地蘭園,其售價卻是大不相同。三株組盆的開花株有做為高級品,售價10000日圓以上,有中間價位8000-9000日圓,也有低價位4000-5000日圓。能夠達到高價位的大白花,除了有好品種(V3),健康成熟的種苗,在日本蘭園還要有好的溫室環境(低溫高光),適當的給水、給肥等管理作業,最後的關鍵是好的開花品質與蘭園的好名氣。好名聲是來自此家蘭園多年信譽的累積。近年來,蝴蝶蘭市場日益縮小,因此蘭園經營者也需要有好的行銷手法。除了傳統拍賣市場,也需要自行開拓直銷市場。

日本蘭園如果以一條龍方式,其蝴蝶蘭種苗自組培苗開始栽培至大苗,其成本至少是1500日圓以上。自台灣購買大苗,種苗售價成本幾乎維持於700日圓。此為二比一的種苗成本價格。而且一條龍生產,需要二年半的生產時程。自台灣購買大苗直接催梗開花,其時程可減少至半年。但是此種接力生產在日本蘭界尚未普遍接受。更仍有許多蘭園仍然不知有此種合作方式。而且日本蝴蝶蘭的整體市場正在縮小,金字塔的上方市場有更多人競逐,因此三株一盆的花朵數由30朵朝向40朵以爭取市場。一些日本購買者也開始要求種苗價格自700日圓降至650日圓,或是更低。

日本蝴蝶蘭產業的困境來自其花卉消費特性。在歐洲,買花、用花與賞花已是生活的一部份。以蝴蝶蘭為例,有15%為高檔高消費市場,5吋盆,大輪花,雙梗,70-100公分。有55%為中間階級市場。4吋盆,中輪花,雙梗,60-70公分。也有30%的廉價市場,為23吋盆,小花,雙梗,20公分或35公分。但是日本的蝴蝶蘭主流市場就是高檔貨,只有金字塔的頂端消費者。金字塔中間梯形的中產階級與底層的基層民眾,根本不是蝴蝶蘭的消費群。

日本人使用蝴蝶蘭,主要作為送禮之用。有公司購買送給公司,有個人購買送給公司,但是就是少有個人購買贈送個人,或是個人購買自行欣賞。因此要擴大花卉銷售量,就要挖掘潛在的客戶。蝴蝶蘭產業在日本市場要能擴大,其未來主力就是這些中間階級的個人用花。

近年來,由於台灣與大陸原定銷售歐洲的迷你小花品種生產過剩,這些小花也開始在日本試銷。由於日本社會本來沒有個人買花賞花的文化,因此這些小花只有存在於特定節日的銷售市場,例如母親節與情人節。銷售數量有限,銷售金額不高,經手的貿易商或許有利可圖,但是栽培的日本蘭園不見得能夠賺錢,因此小花在日本市場終究施展不開。因為這些小花品種原來是為了歐洲,並不是為日本市場而選育栽培,因而在日本不見得受到歡迎。

日本蝴蝶蘭銷售另一個問題是組盆市場其行銷並不穩定,花店的銷售比例大約是三比一。進貨三盆,平均可銷售一盆。花店的經營方式是以大於三倍購買價格加以出售。高售價使得購買力下降,購買力下降促使花店之售價再提升,因此形成一種惡性循環。

未來的日本蝴蝶蘭產業在短期內必須維持此高階市場,即是此大白花市場。價格必須為禮品產業所能接受並持續採用。長期性則是設法開發中間階級的蝴蝶蘭市場。也就是增加蝴蝶蘭銷售量。

日本中間階級蝴蝶蘭市場的開發並不容易。首先要建立日本文化中買花賞花的習慣。日本的花卉市場除了節慶用花,平日之用花目的只要在於祭祀。因此賞花、用花之習性要逐漸建立,尤其其對象是年輕的一代。此外在花型花色的選用一定要能與日本文化配合。在地狹人多的日本,居家空間不大,適用的花型,搭配的花色都要加以考慮現有的生活環境。高梗組盆之花型並不適合。小花因花朵不大,與日本人用花習性不合。適合中產階級的花型,花朵大小,花序排列等特性都要下工夫研究。

由於短期目標是大白花高階市場的掌握,要能夠穩定價格與降低成本。目前日本幾家蘭園以更多花朵數目爭奪市場之方式並不適用。台灣的蘭花前輩已在"生活蘭藝"發表此相關評論文章。因為大白花的花朵數目愈多,自第一朵花開放至第11朵,12朵至少需要一個半月。開花所需時間愈久,生產成本愈高。花朵數愈多,組盆工資愈高,運輸成本也是愈高。增加的成本能否在行銷市場以更高的售價賺回?這是目前日本市場演變中面對的問號?因此一昧增加花朵數以提高售價,其邊際效應並不大。

對日本蘭園而言,最理想的生產與行銷方式在於自行育種,有自己的品種,而且在市場上受到歡迎。每年生產一定的數量,可以掌握市場,控制價格,而且針對此品種建立自己完整的生產系統。

此種理想狀態仍然存在基本缺憾。蝴蝶蘭本來是高溫栽培,低溫催梗與開花之生產方式。在日本自組培苗生產開始,一直到達開花階段,時間長,成本高,風險也高。與台灣蘭界合作,進行分工與接力,這是最合理的方式。但是事實上反而並不容易達成。以企業界的用語而言,"無縫接軌"是接力生產最完美的方式。但是台灣與日本蘭園兩邊要達到無縫接軌並不容易。根本的原因在於雙方缺乏瞭解,缺乏溝通。日本蘭界提出之栽培問題,台灣業者無相關經驗,因此無法回答。蘭花栽培只憑經驗,無學理背景之基本問題在此完全暴露。

目前在大白花種苗的接軌點並未有共識。以日方觀點,植株愈成熟,葉片數目到達8片,愈能得到十二朵以上的大白花。但是要達到此規格,台灣的蘭園自2.5吋苗移植至4吋盆後,至少要有8個月的栽培時間。愈到成長後期,根系長滿盆器,給水給肥愈難控制。出成率則是愈低。如果大苗栽培時間不要延長,台灣的種苗以7片葉之成熟程度即可外銷,在日本再以高溫養成,對台灣蘭界的問題則是較低。但是日本業者急於催梗,難以說服在日本蘭界再高溫栽培一段時間。

台灣出貨到日本之前,如果已進行催梗前處理,給予強光並降低氮肥濃度。此批大苗到達日本,很快就可進行低溫催花。如果未經此種前處理作業,到達日本馬上進行低溫催花,那麼成熟大苗一方面進行營養生長以長葉,一方面進行生殖生長以來梗。營養分配至兩方向,反而造成花梗不夠健壯,影響開花品質。

但是以生產歷程而言,進行催梗前處理對植株葉片生長並無幫助。因此對台灣的業者而言,這種作業只有增加成本。因此台灣蘭界不願意擔任此工作。如果兩邊的要求無交集,最後的開花品質也無法確保。

除了兩邊的接軌點認知,各家蘭園的管理作業也未能標準化與一致化。日本蘭園習慣自數家台灣蘭園購買種苗以分散風險。因此在日本溫室區一眼望去,同樣是V3品種,卻有不同的生長狀態。不同的蘭園,其水草的使用量與壓實程度即不一致。甚至相同蘭園的出品貨品,都有不一致現象。到了日本蘭園,就要花費更多工夫分別管理,增加人力成本,而且導致產期無法掌握。

此種栽培方式的不一致性,已造成無縫接軌的困難。台灣與日本蘭園,過去都是以經驗法則累積技術,無學理基礎,在討論栽培技術難有共同依據,成為各說各話之局面。日本與台灣學術界所出版的栽培手冊,也是無法脫離此種經驗法則。許多生產技術例如溫度、光量等需求條件各說各話,栽培者無所適從。在日本,蘭花業者在不同地區各有前輩或達人,可以領導一方。但是不同地區之前輩,也是缺乏共同的討論依據。

在學術界,台灣與日本也未能接軌。台灣學術界有親日派與非親日派。前者將日本學術界敬為天神加以崇拜。以"植物工廠""組培苗無糖栽培"為例,在歐美學術界評價不高,日本產業也未加以採納應用,但是台灣親日派學者則完全接受。日本愛知教育大學的蝴蝶蘭研究研究水準,在日本蘭花產業也是評價奇低。由於研究過於主觀,無法周延考慮各方面之影響因子即下結論,因此其研究結果對於栽培技術無多大助益。但是此門派在台灣還是有一批崇拜者競相邀請演講。由於台灣與日本的學術界缺乏蘭花之大師級人物,學術界無法為業者信服,更談不上擔任接軌的角色。

日本的蝴蝶蘭市場正在縮小,宛如逐漸陷入沙漠的金字塔,露出地面的比例更加減少。自台灣購入種苗,由於溫室週轉率快反而促使產量增加。短期之內此種頂級的大白花市場競爭更加激烈。台灣與日本無法達到無縫接軌,因此日本仍有三分之二以上的蘭園未向台灣採購種苗。日本蝴蝶蘭市場小幅度萎縮,但其產值仍是可觀。台灣蘭界要如何把握此市場,要如何無縫接軌。除了雙方的蘭界相互的暸解,也需要學術界之引導。只是台灣與日本蘭花產業真正的大師級人物在那裡?

        台灣蘭界不暸解日本之需求,日本蘭界不暸解台灣之生產方式。雙方在此接力賽中,浪費了太多的人力與物力。而且以成熟大苗到達日本,進入催梗作業正是此種苗品質的整體考驗。因此這種接力栽培要自那裡開始?自育種,自組培苗生產,自小中大苗?答案很簡單但是很難達到。真正的答案是每一階段都是重要,每一階段都必需接續。日本蘭花種苗市場其產值仍然十分可觀,但是如果自身基本功夫不能做好,還是一個看得到,吃不到的大餅。